《纤手驭龙》

第25章 风水仙师点龙穴

作者:司马翎

魏、申二人已步入场中,对立站好。申甫右手掣出长剑,左手还有一口尺半长的短

剑,此外,在他左边腰间有个长形革囊,突出四口

  短剑剑柄。

  只见他把短剑拋起半空中,那剑在空中急转数匝,飕一声插落革囊之内,毫厘不差,

准确无比。这剑一落,便有一剑弹起,恰恰送到他手掌之中。

  这一手以剑换剑的手法简直像在玩魔术一般,果然不愧那“剑魔”的外号。

  魏一峰双手笼在宽袖之内,阴森森目光须臾不离对方。没有一个人懂得他何以笼手

袖内,难道他面对齐名并列的高手申甫还敢如此托大自负不成?

  申甫冷笑道:“魏兄小心了。”光华电掣虹飞,右手长剑已连攻了三招,这三招当

真使得辛辣奇诡之至,慑人心胆,确是一代剑家的气度手法。

  不过他每一招都是在最后关头之际突然撤回。以他剑招的迅快,功力之深厚,若是

当真放尽出手,魏一峰似是难以幸免。可是他偏偏在紧要关头撤回招数,使得在场的大

行家们都感到迷惑不解。

  钦昌国师低声道:“洒家虽是不知魏老先生有什么绝艺,但照这等情形看来,对方

好象甚是忌惮,一心想勾引魏老先生露出绝艺,想来这古怪定是双袖之内。”

  朴日升低声道:“不错,家师叔袖内双手已戴上手套,这对手套乃是用干载玄龟之

皮制成,不畏任何锋刃,乃是一件宝物。他必须一出手就夺过敌人之剑,是以故意让敌

人攻人,拼着略伤也得夺过敌剑。”

  钦昌国师颔首道:“原来如此,无怪对方申老施主好多次明可以得手,偏又自行撤

回招数,敢倩他已知令师的秘技,因此上若非到了能够一举毙敌的关头,决不贪功轻进,

免得长剑被夺。”

  朴日升道:“正是如此……”陡然间勾起忧色,又道:“那位前辈的剑术真有出神

入化之功,他右手的长剑固然已是举世罕涛,不易抵敌,而他左手和腰囊中的一共五日

短剑,瞧来更是凶毒难当。”

  钦昌国师缓缓道:“不错,他左手的五口短剑不发则已,一旦使用势必凶毒莫当。

朴国舅可曾听说过他这几口短剑如何使用的么?”

  朴日升忧色更浓,摇头道:“本爵从未听人说过,想必他向来不施展则已,一使出

来就能制敌死命,是以至今尚无人得知。”

  钦昌国师道:“若是如此,洒家反而有点儿意见可以贡献令师叔参考。”他那对深

邃的眼睛中闪动出智能之光。这种博学渊闻的智者哲人的气质,比之薛飞光那种精灵机

变完全不同。

  他的智能还有一种深厚扎实的力量,能够创造出惊人的果实,不似薛飞光的聪明机

变,只能利用情势巧施妙计,以解决一时的危机。

  朴日升肃然道:“便请国师指点。”

  钦昌道:“对方这五口短剑的威力定必是在于飞出伤人的手法上。

  武功之道虽是千变万化,但仍然须从一个根底衍生,所谓万变不离其宗便是此意。

我们假设他能够参用各种暗器的特异手法掷出伤人,但这种种手法都难不住令师叔,只

有一个诀窍使人感到无计可施,即使是在这五口飞剑之中渗以阵法,另具生克变化之妙,

才能击败一流高手。”

  朴日升矍然道:“国师此言有如当头棒喝,果然是卓绝之见。”

  正在说时,那千手剑魔申甫剑法渐见凌厉,长短剑交互攻守,变化无方,使人目为

之眩,不愧有剑魔之称。

  魏一峰吃他越迫越紧,到底忍熬不住而出掌抵挡。他双掌已变了颜色,漆黑得发亮。

在剑光中硬攫硬夺,加上他的独门借力发招的武功甚是精妙,顷刻之间已扳回劣势,甚

且大有取胜之望。

  钦昌喇嘛定睛瞧了一阵,才道:“对方以飞剑结阵的绝技尚未使出,想是等候时机,

令师叔只要一时大意,就十分可虑。”

  朴日升道:“请国师速速把对方秘技详情赐告,本爵自有应付之法。”

  钦昌道:“洒家的大胆假想是对方一旦跃出圈外,便是猛下毒手之时,他一定是以

回力手发出三剑,绕过敌人,分从三面兜回来进攻。加上正面发出的两剑,按照五星运

行的角度方法,配合时间的快慢,结成一个威力无匹的剑阵。”

  朴日升赂一沉吟,说道:“本爵至今才想得通其中奥妙,敢情任何阵法若是须得有

人参加,便须事先防范被敌人反击的空隙,这一来许多毒招就不能使出。眼下这飞剑结

阵之法因不须提防反击,可以能够极尽凶毒之能事,为一宗绝学。”

  钦昌道:“正是如此,现在就须凭仗国舅的机智把这个猜测透露给令师叔。那五星

运行之时有一定的路线,略一推究,就可以找到逃生的空隙了。”

  在目下这等情势之下,朴日升实在无法把消息通传与魏一峰。但他若是办不到的话,

那申甫的飞剑结阵绝技定能当场挫败魏一峰,轻则受伤,重则丧命。此事非同小可,他

一定要办到。

  钦昌喇嘛宽阔的额上现出几条皱纹,说道:“善哉,善哉,国舅你须得三思而行,

须知洒家那一番话尚是推测之言,未必说得中。”

  言下之意,似是已想出朴日升准备用什么法子替魏一峰解围。

  朴日升微微一笑,道:“我意已决,国师即管宽心拭目以观。”

  他突然大步走出,对面的辛黑姑喝道:“朴日升,你干什么?”她见他威风凛凛地

大步出场,威猛而又十分潇洒,不禁心中一阵微颤,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朴日升停步道:“辛姑娘放心,本人不是言而无信之徒,难道会趁机出手帮助家师

叔不成?”他的目光恰好跟她相触,辛黑姑身子轻轻一震,便不言不语。

  辛无痕道:“你纵然是不会插手帮助魏一峰,也不该走进战圈。”

  朴日升拱手道:“晚辈有意请申老前辈指教一个回合,那就是说只想见识他的五口

短剑的绝技,辛仙子如肯允许代问一下他的意思,感激不尽。”

  原来他晓得无法把消息透露给师叔,当即决定亲自上去接这一场。倘若申甫的飞剑

另有妙着,自不免是一场杀身之厄。

  辛无痕大感兴趣,道:“你可听人说过他五口短剑如何施展的么?”

  朴日升摇头道:“从来未听人说过。”

  辛无痕道:“那么我劝你还是不要逞强的好。”

  朴日升淡淡一笑,道:“但晚辈却还有这一点儿自信,胆敢接下申前辈这一回合。”

  辛无痕不再多论,向申甫说道:“你听见了没有?准不准他出手代接这一回合?”

  申甫突然间射出无数剑光,迫退对手,迅即跃出圈外,傲然道:“这又有何不可,

只便宜了老魏。”

  魏一峰冷冷道:“笑话,谁还怕你。”说时,朴日升已走近师叔身边,低声说道:

“小侄已与钦昌国师商妥,望师叔且忍一忍心中气恼。”

  魏一缝一向十分信服钦昌之智,心想这内中必有深意,且忍一忍也好。便道:“好

吧,但你须得多加小心。”

  朴日升道:“小侄省得。”魏一峰便退开一夯,场中便胜下申、朴二人,相距两丈

左右。

  申甫道:“你年纪轻轻的人,定要上场送死,那也是命中注定,莫怪老夫手毒。”

  朴日升笑一笑,道:“前辈即管全力施为。”

  申甫傲然长笑数声,说道:“老夫这五口短剑向例不能全发,一发便须见血才能回

囊。现下打算以飞剑之法发出五剑,你若是躲得过这五剑,便算我功夫尚未到家,话已

声明如上,你快快准备。”

  朴日升抱拳道:“晚辈已准备好啦!”但见他双手掌背上金光闪耀,原来各有一块

金叶盖在掌背,大小相等,若不是抱拳相向,一时真不易察觉他手背上多了两块金叶。

  这朴日升乃是先天无极派传人,向来以双掌出斗,若用兵器反而减损威力,这两块

金叶覆盖在掌背,既不妨碍掌指发力使劲,碰上锋快兵刃之时也可以用掌背硬架,的确

是十分有用。

  他自从出道以来,从未使用过这一对紫金叶,今日这是第一次使用,可见得他对申

甫何等重视。

  申甫提聚全身功力,扬手掷出短剑,破空向朴日升头顶数尺高处电射而去。紧接着

一连又掷出两剑,一左一右,都分开甚远,即使是不懂武功之人,也能够瞧出这先后三

剑决计戳不到自己身上。申莆连发三剑之后,便把余下的两剑一同取在手中备用。

  那三柄短剑破空飞去之时,发出异乎寻常的嘶风之声,一听而知这千手剑魔申甫功

力深厚无比。

  在场的高手们眼看那三柄短剑完全落空,都大为诧异。他们自然晓得申甫不是没有

准头,发剑皆歪,但大家不明白他为何故意打空?

  这原是弹指间之事,那三口短剑分向三个不同的方向飞出四丈左右,炊然间都旋身

改变方向,一同向朴日升攒射而去,变成从三个不同方位向朴日升攻击。

  申甫紧接着先后掷出手中两剑,但见虹飞电射,道道光华同时进攻当中的朴日升。

  朴日升一直没有理会背后及左右两侧掉头射来的三剑,一味盯视着申甫手中两剑,

到他两剑先后出手之时,突然间迅如电光石火般左跨一步,右退半步,前踏一步,连退

两步等等,霎时间在两尺方圆之内连接换了好几个方位。

  说也奇怪,他每移动一下之时,便恰好有一柄短剑探身掠过,而他竟是按着次序在

剎那间先后闪过五剑,其中间不容发,只要行动慢了一点儿或是错了数寸方位,就难逃

飞剑刺体之厄。

  旁人瞧来但见他在五把飞剑交织的网中闪来闪去,一一避过,极是干脆利落,毫不

拖泥带水,当真是十分好看,而又瞧得出奇险无比。

  众人顿时大声喝彩鼓掌,连辛无痕也不住的点头。申甫有点儿目瞪口呆的样子,凝

立不动。

  一阵微风拂过,朴日升但觉背脊凉沁沁的,原来已出了一身冷汗。

  要知他接下申甫这一场“飞剑结阵”的功夫,看上去似是十分容易,其实凶险无比,

莫说是申甫未必是按照五星轨度发出飞剑,纵然乃是如此,他当时只须赂为改动一下手

法,又或是他朴日升踏步走位之时出了丝毫错误,便有杀身之厄。

  是以他这一场宛如到鬼门关走了一转回来一般,险不可言。以他这等胆色气度之士,

仍不免出了一身冷汗。

  千手剑魔申甫万万想不到自己多年苦练成功的“飞剑结阵”竟被朴日升轻轻易易就

破去,心中又是惊恐,又是佩服。

  他随即退到辛无痕身边,道:“这正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我已不

行啦!”

  此话说得声音不低,人人听见,魏一峰接口道:“申兄说得不错,刚才若是兄弟上

场的话,定难破得申兄这一手奇功秘艺,瞧来还是年轻一辈强胜过我们了。”

  朴日升在场中仍不退下,目光不时掠过辛黑姑和遁天子。他瞧看遁天子之故便因早

先说过要夺他手中之剑,所以表示挑战之意。至于瞧看辛黑姑的原因,便是她自从辛无

痕出现之后,便从清秀美貌少女变成艳丽的面貌。

  她曾在众人面前出现三个面貌是一丑二美,而二美之中一清一艳,迥然不同。

  朴日升却很喜爱她这副艳丽的面貌,是以目光时时沼过她的面庞,心想她在母亲面

前定必是用真正面目,可见得此是她的真面貌。

  辛无痕一一看在眼内,她先向申甫说道:“我倒不服气你说的话,这些年轻一辈还

须再过二十年,才轮到他们称霸武林,眼下仍然强不过我们老一辈的。”

  她的目光落在遁天子面上,说道:“遁天子,那朴日升有意跟你斗上一场,你怎么

说?”

  遁天子沉吟一下,道:“山人情愿暂时示弱,不想出手。”

  朴日升朗声笑道:“道长若是不敢出手,只怕从今以后,阴山派再无出头之日。”

  他这话说得很重,遁天子面皮再厚,也不能咽下。要知朴日升如此地迫他动手之故,

前文已经交待过,便是想略略拖延时间,待得己方之人全部准备妥当,这才突然呼啸逃

走。辛无痕不知云秋心业已不在室内,定然想不到他们有此一着。此是唯一化解今日这

场大祸之法。其次,朴日升雄心万丈,有意成天下武林第一人,是以今日之战中,若能

多杀一人,便减去日后一个大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风水仙师点龙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