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27章 丑汉偷天娶美妹

作者:司马翎

  且说薛三姑沉吟好久,才道:“我已选中了镖行中一个很有名气和很富有的人做你

的夫婿,他姓黄名达,有个不好听的外号是守财奴,但若是不能守财的话,一则无法富

有,二则是嗜好甚多之人。这都是我所不取的。”

  薛飞光一径低垂着头,热泪在眼眶中打转,对于这个行将变成她终身倚靠之人,她

竞已无心再听。

  薛三姑不管这许多,又絮絮道:“这黄达年纪才四十出头一点儿,老成可靠,定然

十分体贴爱护你。他的相貌也不大漂亮,但寻觅夫婿岂可以貌取人?对不对?”

  这一番对话之后,薛三姑便开始替她办置嫁妆等事,宅中共有四个丫鬟和两个仆妇,

外面还有一个老头子看守门户的,这刻正得甚是忙碌。

  日子如流,晃眼间已过了十二日。男家方面一直有管事之人到薛宅联络,这一天新

郎亲自踵宅拜见薛三姑。

  薛三姑得见这个未来侄女婿时,亦不由得心中发闷,敢情此人的面貌既难看,满面

的疙瘩还不说,一嘴黄牙时有臭味熏人,再就是言语粗鄙,三句之中总有两句提到钱财,

又时时夸耀自己如何富有。

  薛三姑已是如此,薛飞光可想而知。她没有现身出见,而是却不过丫鬟的怂恿,所

以到屏风后偷偷窥看。

  她几乎当场呕吐出来,赶快回到房中,吩咐丫鬟熏一炉好香。那两个贴身侍婢乃是

陪嫁的人,陡然间放声大哭起来。

  薛飞光晓得她们是嫌那黄达老丑,而她们陪嫁过去,便就是黄达的滕妾,是以十分

悲伤。

  她此刻还要别人劝慰,焉能慰解别人。耳中听到她们哀怨的哭声,自家忍不住也不

断地掉眼泪。

  她好几次转动逃离此处的念头,这个想法如此的强烈,连她自家也晓得这刻不拘是

路七也好,闵淳也好,只要是这些相识的高手们向她说一句“路我走吧”,她便会决然

而去,嫁给这个带她逃走之人。

  当然裴淳或朴日升、淳于靖等人是更不在话下。

  但这个幻想终是幻想,哪会有人带她私奔呢?

  薛三姑在下午时分见到,便跟她说道:“这个黄达实在不行,大是出乎我的意想。

所以我决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在这两日之内,如若裴淳或是别的人来提亲,我都会答应

他。我想任何一个来提亲之人也会比黄达好,你意下如何?”

  薛飞光听了这话,不由得感激涕零,道:“姑姑爱护之意,侄女很明白,不管此事

有无变化,侄女终身都感激不忘。”

  薛三姑道:“那就这样决定,假使过了明后两日之期,其时已是迎亲之日,我们便

不能变封了,你可懂得么?”

  薛飞光道:“侄女懂得,就是第三日才有人来提亲,那是我命该如此,只好顺从天

意了。”

  翌日在纷扰中过去了,这一日有许多武林中人登门致送贺礼,所以甚是忙乱。但薛

飞光却宛如处身于荒凉大漠之中,心头的期待和痛苦难以表达。

  她哪里知道裴淳刻下落脚在离这庐州不到十里路的一座乡镇中。

  那个镇上只有一家极简陋的客店,但常年罕有过客投宿,这是因为此地近迩庐州,

谁也不会歇脚投宿。

  因此这间客店全靠前边的饭馆维持开销。好在乡间用度不大,人人保守,等闲不易

变动。所以这间客店便一直开设下去。

  裴淳独自因处陋室之中,饭馆距他这间陋室虽然尚有两墙之隔。

  但以他这等内功深厚之士,馆子内进食的噪吵声仍然十分清晰地传入他耳中。

  他心中甚是凄惶不安,因为他自知此去庐州最多与薛飞光再见最后的一面之后,就

会被薛三姑撵走,而他又是笃谨老实之人,与薛飞光私奔的念头简直从未发生过。因而

这一回被逐,自将是最后的一次相见,从此岁月悠悠,地角天涯,唯剽无限伤情而已。

  裴淳一生做事都十分耐心谨慎,所以他在这间简陋之极的客舍中住了十日之久,还

未曾出过房门半步,连一日三餐也在房中进食。

  已是中午时分,他坐在床铺上发呆,算一算日子,后天便是辛黑姑的半个月期限的

最后一日,也就是说薛三姑她们将于后天搬到庐州的新居。

  正在呆想之时,外面传来轰饮之声,忽然有一个人大声道:“兄弟们别喝啦!待会

便到薛府送礼,咱们喝得醉醺醺的多不好。”

  另一个人应道:“鲍老大你放心:凭咱们兄弟的酒量,这几斤谈酒还能把咱们喝出

酒意不成?”

  鲍老大道:“话不是这么说,你们难道还不知道薛三姑前辈的脾气?也许她嗅到酒

气便很不高兴。”

  又是另一个人呵呵笑道:“老大未免过虑了,咱们是送礼去的,后天便是薛姑娘出

阁的大喜日于,难道她做长辈的还好意思对咱们怎样不成?”

  这话甚是有理,众人连续轰饮。裴淳却傻住了,心想他们口中的薛三姑自然不会是

第二个,然则薛飞光已经订下亲事不成?甚至后日就成亲了么?

  他很想出去向这批人打听一下,但又考虑到这批人既然与薛三姑有点儿渊源关系,

说不定也会认得自己。

  若然如此,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入薛三姑耳中。照辛黑姑的说法,薛三姑知悉他到

庐州的话,定必不搬到这一处地方。同时也会设法阻止他与薛飞光见面。

  他自家反来复去地寻思此事,直到这批人走了,他这才死了出去询问之心,暗念此

事真相如何,但等后日前赴庐州时便可揭晓。

  倘若他晓得薛三姑跟薛飞光约好,在这两日之内有任何别的人去向她求亲的话,便

不把薛飞光嫁给黄达,则裴淳自是拼命赶去。

  但他既不知这个约定,因而午间听得那批送礼之人的话纵然是真,他亦不会料到有

可以转圜之机而赶去,甚至还考虑到自己若是在婚礼以前去见她一面的话,会不会使她

十分痛苦?

  到了晚间,他的头也想疼了,实在无法再想下去,好在他内功深厚,到了此时,便

打坐运功,拋开一切念头,安静地过了一夜。

  翌日他整个上午都十分不安,心头沉重得如被千斤大石压住。

  用过午饭之后,终于忍不住结算好账目,动身向庐州走去。

  半个时辰不到,他踏入庐州城内,但见市面甚是繁荣,原来这庐州乃是鱼米之乡,

极是富足,所以才会如此兴盛热闹。

  裴淳无心观赏市容,问明了薛三姑居处如何走法,便大踏步走去。

  看看离那住处不远,陡然发现有不少武林人物走动,心中一震,付道:“他们莫非

是三姑姑派出来监视的人?”

  转念之际,人已闪入一间店铺之内,却是专卖香烛元宝的店铺。

  伙计过来招呼,他只好假意挑选,一面暗暗向街上张望。

  他自家乃是内家高手,自然很容易就瞧得出哪些人是练过武功的,只这片刻间,又

有不少武林人物来往经过。

  裴淳这时决定不露形迹,待深宵之时才暗探薛家,瞧瞧到底是怎么回事,亦顺便看

看自己该不该跟薛飞光会面。

  当下掏钱买了一点儿香烟冥器,出得街上,低头而行。

  他穿着既朴素,手中又拿着香烟冥器,谁也不会多望他一眼。而他却一直走到城西,

见到有一座寺庙,便歪人去。

  这刻上香之人不多,他把香点燃在巨大的石炉内,又把冥器放在鼎内焚化。

  火光熊熊之中,他仿佛瞧见薛飞光凤冠霞帔,一身大红吉服,正与另一个男子交拜

天地。

  一阵悲饱凄凉之感袭上他的心头,使他不知不觉中涌出两行清泪。

  他认为这些香烟冥器乃是一个预兆,此刻他简直在祭奠自己。

  因为以前的裴淳已经随同薛飞光的出嫁而死去,现在他已经是一无牵挂之人,只差

在还未曾剃去头上的烦恼丝而已。

  突然一只手掌落在他肩头,由于这只手掌落下之时并无劲道,所以他不曾闪避。

  侧眼一看,原来是一位老僧,长得慈眉善目,一望而知乃是得道之士。

  老和尚徐徐道:“施主年纪尚轻,所以凡事拋撇不下,其实人生在世,不过是受苦

受难,你何不脱下臭皮囊,得到解脱之乐呢?”

  裴淳想道:“老师父以为我在祭奠亡故亲友,所以出言劝慰。唉!

  他怎知我乃是在祭我自己呢?”

  他脑海中浮现出圆圆的脸庞和那两颗迷人的酒涡,便顿时又被痛苦淹没。

  老和尚从他表情中瞧出他正陷在强烈的痛苦中,心中仍悯不已,便又道:“世间万

事万物,都因为一失去便难再得,是以使人感到宝贵,但是这个感觉其实只是幻象,全

然不真。”

  裴淳这回被他说中心坎的隐痛,惘然道:“老师父说得不错,一旦失去就永不可复

得,是以才弥足珍贵。”

  老和尚道:“可是不论你如何珍惜爱重,亦终将化为乌有。既然如此,施主何不勇

敢地接受这个不移的至理?”

  他的话自然蕴含得有无穷奥理,裴淳痴痴地想道:“对啊!我非接受这个事实不可。

既然如此,何不去见她一面,大家把话说开,她嫁她的人,我当我的和尚,免得将来牵

肠挂肚。”

  他抬头深深望了老僧一眼,躬身道:“多谢大师指点迷津,还望大师容许小可在贵

剎歇息一下。”

  老僧欣慰地微笑道:“施主既管休息。”

  裴淳便在僻静的偏殿内坐憩,等侯时光消逝。不知不觉已到了晚膳之时,老僧亲自

来邀他用饭,但他委婉地拒绝了。

  这刻他只需要宁静,不管心中痛苦也好,紊乱也好,也不想有人插入其间。

  木鱼声和诵经之声散布在整座寺内,他静静地听着,心想自己的一辈子也将在这经

卷木鱼和暮鼓晨钟间渡过,可惜这些声音总令人有寂寞之感。

  天色已黑,他悄然走出寺门,缓缓向薛家走去。他一点儿也不知道这刻若是径直跨

入薛家,薛飞光的命运立时改变。

  不久,他已走到街口,转入去便可见到薛家大门。正当此时,一阵急骤蹄声传入耳

中,他立刻警觉地闪人黑暗中。

  四匹马联辔驰到,其中有一匹全身血红,鞍上是个紫色的姑娘,正是紫燕杨岚。

  其余的三骑是千里独行姜密,生离死别管如烟和九州笑星褚扬。

  裴淳不由得皱起眉头,因为他一见到杨岚就觉得头痛。现下他正想俏俏去见薛飞光

一面,杨岚一到,只怕会陪伴着薛飞光,因而使他不能与薛飞光单独晤面。

  他这时与薛飞光相距不远,可是奇妙的命运使他们无法立即见面,以致失去了这最

后的机会。原来他又回到那座寺庙,借宿一宵。

  在那寂静的寺庙中,裴淳大感落寞不安。明日便是薛飞光的出阁佳期,他对此既已

无力改变,那就唯有暗暗祷祝她嫁给一个好夫婿。

  不过,照闵淳的推测,薛三姑为了报复,定要把薛飞光嫁给一个老丑之人,只不知

实情如何?

  假使当真如此,岂不是自己害了薛飞光?因为追溯本源,都是那一天他借了杨岚的

姻脂宝马前往三和镇拜见李师叔,才会碰上了薛飞光,因而使她做出许多违逆薛三姑之

事,以致发生了今日之事。

  这一夜他在胡思乱想中度过,翌日他挨到中午时分,忍不住又向薛府走去。

  他只想探问出薛飞光的夫婿是谁,人才身世如何,至于见不见薛飞光之面,现下已

无关重要了。

  远远已见到薛府张灯结彩,一片喜庆气象,府门外来往之人甚多,裴淳悄悄走近去

瞧看。

  突然间有人叫道:“裴淳,你当真赶来啦!消息倒是灵通得很。”

  话声清脆,却是女子口音。裴淳冒出冷汗,心想怎的这么倒霉,竟被杨岚见到。

  转眼望去,一个全身紫色的美貌少女笑嘻嘻走来,又道:“你打什么地方来的?”

  裴淳苦笑一下,反问道:“令师兄在不在?”

  杨岚小嘴一撅,道:“难道跟我说话就不行么?好!你自家找他去,我不告诉你。”

  裴淳只好一味苦笑,眼看她转身离开,心想这样也好,免得被她盘问不休,而自己

却实在没有这种心情与她敷衍。但杨岚只走了几步,便又回心转意,走回他身边,道:

“你很难过是不是?我请你喝酒吧!”

  裴淳啼笑皆非地瞅住她,却发觉她这话很认真,并非开玩笑,不禁一惊,正要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丑汉偷天娶美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