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28章 裴宅烛影报新禧

作者:司马翎

  裴淳见到这位盟兄,又触起无限感慨痛苦,几乎站立不住而一交跌倒,幸而淳于靖

一手抓住。

  淳于靖的神情忽喜忽忧,拖了裴淳入屋,但见大厅中已摆了一席盛筵,美酒佳肴,

纷然杂陈。

  裴淳虽是两日不曾进食,可是他一点儿也不感到饥饿,见了酒莱亦引不起一点儿食

慾。不过他还是人席了,只有淳于靖在一旁相陪。

  淳于靖说好说歹的迫他吃了一点儿东西,然后又劝他几杯美酒。

  裴淳简直食不知味,忧伤之色流露无遗。他在这位盟兄面前,自然无须隐瞒一切感

倩,所以并不设法掩饰。

  淳于靖弹精竭智找出许多话慰解裴淳,但一点儿效力都没有。当下说道:“贤弟振

作一下,用心听为兄一言。”

  裴淳果然振起精神,道:“大哥请说。”

  淳于靖道:“你我情同手足,同生共死。愚兄凭这一点儿交情求贤弟为我做一件事。”

  裴淳道:“大哥为何说出这种话,有什么事即管吩咐,小弟纵是粉身碎骨亦在所不

辞。”

  淳于靖道:“这件事一无危险,二不难办,只要你答应的话,定能做到。”

  裴淳忙道:“大哥这就吩咐吧!”

  淳于靖面色一沉,道:“我要贤弟从现在起陪我饮酒,直到明日天色破晓之时为止。

在这一段时间之内,不许贤弟想起云、薛二人。”

  裴淳不禁一怔,凝目寻思。淳于靖肃然道:“贤弟若是不肯答应的话,咱们从此割

席绝交,倩断义绝。我可不敢结交你这种兄弟。”

  这话如此严重,裴淳毫无考虑余地,一叠声答应下来。当下放量豪饮,酒到杯干,

不久已喝了不少。

  裴淳已有了几分酒意,但觉脑筋好象简单得多,只须牢牢记住这个诺言,倒也不是

不能暂时忘掉云、薛二女。

  加上淳于靖的花样层出不穷,一会儿招来乐工吹奏诸般曲调,他和裴淳二人纵声高

唱。一会儿又有惹笑的相声解闷,一会儿又是耍杂技的到来表演。总之五花八门,节目

甚多。

  时间打发得挺快,不觉已到了半夜时分。这时连说书的,玩蛇买葯的都全部表演过。

  淳于靖欢畅大笑道:“贤弟,现在离破晓时分已不甚久,咱们好好的尽情行乐,只

要到了破晓时分,你自然会明白,这一切的安排是什么用意了。”

  裴淳道:“大哥此举定有极深的用意,小弟难得从愁城之中超拔片时,已经感激不

尽了。”

  这时诸般技艺玩意儿重头再来,盛筵之前倒是热闹之至。

  但在另一处地方,在那红烛高燃的新房之内,薛飞光正感到痛苦不堪。

  原来她的夫婿黄达在天黑时已赶来,把赚到的银子数百两都交给她,然后开席饮食,

一直把许多江湖琐事告诉她。

  薛飞光不想与他同寐,虽然明知迟早也逃不过这一关,但是能够拖─时就算一时,

所以装出很感兴趣之情,听他胡吹乱扯。

  看看已是四更天了,黄达便要求她上床安寝。薛飞光左推右托,又延捱了好一会儿,

已到了不能再拖之时。

  黄达陡然连于三杯,然后向薛飞光说道:“我知道你委身下嫁于我,不是出自本心,

所以你才会拼命推托。这样勉强结合也没趣味,因此我倒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计较。”

  薛飞光虽是聪慧绝顶之人,这刻也测不透对方心意,便默默不语。

  黄达道:“我答应一辈子都不侵犯你,连碰也不碰你一下。可是今晚你须得脱光衣

服,一丝不挂,在灯下让我看个饱。”

  薛飞光听了又惊又喜,她实在想不通此人怎会生出如此古怪的念头,竟肯单单是看

这一次之后,永远都不接近她。

  如此以后日子当然很好过,但现在却须得脱光了全身上下衣服,在灯光之下任他观

看,这个条件说苛不苛,说可怕亦很可怕。她不由得皱起眉头,问道:“为什么你要我

这样做呢?”这话自然问的是何以要她脱光衣服。

  黄达神色一整,肃然道:“我一则想瞧瞧你那白璧无瑕的身体。

  二则我瞧过你身体之后,以你这样女孩子来说,纵然依旧是处子之身,可是万一有

那么一日咱们分手了,你还是不能嫁给别人。”

  薛飞光道:“你纵使不要我这么做,我也不会嫁给别人。”

  黄达道:“虽是如此,我还是想瞧瞧你的身体,不然的话,我就与你作合体之欢。”

  薛飞光暗自付道:“我实在忍受不了被他蹂躏之苦,所以只好忍受羞愧,让他瞧看

我的清白之躯了……”想到此处,心中的委屈痛苦,真不是文字所能形容得出的。

  她答应之后,起身把锦帐放下,自己钻入帐内。黄达听到簌簌脱衣声,便微微而笑

着。

  他起身走到床边,同时把好烛移到近处,隔着罗帐便问道:“你脱光了衣服没有?”

  薛飞光低低喂了一声,表示已经如言脱光了衣服。

  黄达拔开罗帐,伸头入去。

  他目光到处,但见薛飞光盘坐在床上,身上衣服一件也不曾脱下,同时面上泛起顽

皮的笑容,跟他对瞧,好象这件事很好玩一般。

  黄达道:“怎么啦?”

  薛飞光道:“没有什么!我改变主意了。”

  黄达道:“很好,我却是求之不得。”

  薛飞光道:“我刚刚在想,与其做这有名无实的夫妻,不如接受事实,当真做你的

妻子。不然的话,我就不该答应嫁给你,现在你上床来吧!”

  黄达迅即爬上床去,薛飞光突然间该倒在他怀中,一反以前冷冰冰的态度。

  两人拥抱着在床上滚动时,薛飞光忽然间吃吃而笑,声音之中透出无限欢愉。

  黄达停止任何动作,问道:“你笑什么?”

  薛飞光道:“我这十余日以来,当真比死还难过,这等痛苦,决不是常人所能忍受

的。”

  黄达讶道:“当真这么痛苦?那么你何以不加逃避?或是不嫁,或是自杀,这都不

是行不通的路。”

  薛飞光道:“我以前或许会在其中拣一条路走,但自从与裴淳师兄在一起过了不少

时间之后,深觉做人不能太过自私,宁可舍己为人,牺牲自己亦不能使别人受害。”

  黄达嘲声笑道:“你在我面前提到别个男人,岂是舍己为人之举?”

  薛飞光收敛起笑容,沉重地叹息一声,道:“你已害了我一辈子,你实在对我太残

酷了!只不知这样做法,对你有何好处?”

  黄达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薛飞光道:“辛姊姊,你何不恢复本来面目?”

  黄达呆了一下,才道:“你已瞧出来了?”

  薛飞光道:“刚刚才瞧出来,姊妹你的易容之术果然是当世无双,连身上的气味也

好象男人的一样。”他顿时恢复了辛黑姑的声音,道:“你从何而瞧出破绽的?”

  薛飞光道:“你答应不行夫妇燕好之事,而要我脱衣让你瞧看。

  此举太不近人情,虽然表面上你言之成理,但若是我能定心细想,便瞒不过我了。

我后来又故意倒在你怀中,试出你果然是女儿之身。”

  辛黑姑下床而去,一会儿就回转来,已恢复了清秀的面容,身上的男人气味也消失

了。她道:“你不怕我一怒之下取你性命么?”

  薛飞光道:“我的一辈子已完蛋啦!虽然你是假冒的,可是那个真的黄达怎么办?

我名份上还是他的妻子啊!”

  辛黑姑道:“因此你不怕死,是不是?”

  薛飞光道:“我的前途既无幸福可言,还怕什么呢?”

  辛黑姑道:“你可弄错了,你还可以嫁给裴淳。因为那个真的黄达,事实上早已死

去了一个多月,世间上已无黄达其人。”

  薛飞光吃一惊,道:“这真是想不到的事。”

  辛黑姑冷笑道:“你以为你聪明绝顶,世上无人斗得过你?哼!

  当初若不是你帮助裴淳,那武林五大高手早已变成我的五个奴隶了。

  此仇此恨,我怎能不报?”

  她一手扣住她肚腹上的穴道,又道:“前此是对你精神上的折磨,以后就轮到肉体

上的苦刑了。”

  薛飞光幽幽叹息一声,没有说话。她此刻自然无话可说,自己落在辛黑姑手中,莫

说她已扣住穴道,即使没有,亦无法逃脱她的毒手。

  辛黑姑忽然想起一事,沉吟不语,过了片刻,才道:“南姦商公直你还记得么?”

  薛飞光讶道:“当然记得啦!”

  辛黑姑道:“我前些日子把他抓住,但后来又释放了他,你可知是什么缘故?”

  薛飞光用心一想,已明其故,顿时大大对他生出感激之心。原来她已想到自己遭遇

的这一番磨折,定必是南姦商公直出的主意。

  错非是她薛飞光,决计不能从辛黑姑这一句话之中,推测出这是商公直的主意。

  但也难有薛飞光才会进一步察出商公直的真正用心,因而泛起既佩服而又感激之心。

佩服的是商公直当真不傀是当世无双的智士,竟能在极危险之中想出奇计,使辛黑姑不

杀死他,而这条奇计却又可釜底抽薪,使辛黑姑对她的仇恨减少,因而终于没有取她性

命。

  要知辛黑姑当然很恨薛飞光,一则是由于她也爱裴淳而生的妒根,二则是为了她帮

助裴淳,使她连连落败。

  故此辛黑姑若是不能大大地磨折薛飞光的话,心头的恨意不减,这一次定必会杀死

薛飞光无疑。

  这等“釜底抽薪”的深奥用心,若不是薛飞光,谁会得知?一定认为南姦商公直是

为了希望辛黑姑不杀自己而献出毒计,纯是为他个人打算。

  不过这刻薛飞光当然不能露出丝毫形色,故意大怒道:“原来是这恶徒向姊姊献计,

使我这十几日以来痛不慾生,此仇此恨,决不能忘记。”

  辛黑姑道:“你若是活得成的话,再说狠话不迟。”

  薛飞光恨恨道:“此人姦恶绝伦,我早该杀死他才对。假如姊姊留我一命,我迟早

取下他项上人头。”

  辛黑姑笑道:“只怕你斗不过他狡智心机呢!”

  薛飞光道:“他诚然十分狡猾厉害,但他却断断想不到姊姊最后放我逃生,那我就

有机会取他性命了。”

  辛黑姑道:“不然,他还献我一计,可以让你活命,所以他一定早有防备了。”

  薛飞光心想,商公直当然还有连环妙计,我焉有不知之理。

  但口中却讶然道:“什么?他竟敢如此托大,一点儿不把我放在眼内?”

  辛黑姑道:“那倒不是,他是被迫无奈才再献这一计,因为我说不要杀你,还要你

多受一番折磨。我当时对他说,假如他献不出妙计,我就削去他双足,以代替死罪,这

还是因为他总算已献过一计,立下功劳,若想免去削足之刑,就须得再献一计才行。”

  薛飞光再次泛起对南姦商公直感激之心,因为她已亲眼瞧见商公直献计的成效了。

  要知那辛黑姑原本对薛飞光怀恨极深,决不是这短短的十来日痛苦便可以使她仇恨

冰释。

  故此商公直以超世之聪,献上连环之计,而这第二计便可以使得辛黑姑感到完全消

气释恨,因而不至于做出伤害她身体之事。

  只听辛黑姑又道:“这第二计是由我设法,把你嫁与裴淳为妻。”

  薛飞光讶道:“什么?”表面上虽然装出不胜惊愕之状,其实内心差点儿忍抑不住

欢欣雀跃之情了。

  辛黑姑道:“你是聪明之人,当然晓得这件事不会十分愉快。原因就是你必须答应

我两件事……”

  薛飞光道:“哪两件事?”

  辛黑姑道:“第一件事,你必须一直跟在他身旁,不得离开,除非是他死了或者你

死了,才可以分开。”

  薛飞光担心地皱起眉头,道:“第二件呢?”

  辛黑姑道:“第二件事,你得答应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给他出主意,这自然包括

任何极微小的暗示都不可以。”

  薛飞光眉宇间忧色更重,沉吟了片刻,才道:“你相信裴淳可能会遭遇到杀身之祸,

因此设法让我眼见着他投入危机之中,而又不能加以阻止是不是?”

  辛黑姑反问道:“这样你可感到痛苦?”

  薛飞光道:“恐怕是世间最大的痛苦了。”

  辛黑姑欣然道:“那就行啦!我正是要你遍尝世间莫大的痛苦。

  假使你熬得过这段时间,我以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裴宅烛影报新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