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29章 无形剑气定武林

作者:司马翎

  且说朴日升那一日被辛无痕带走,直向东南方奔去,才走了二十余里,数人拥出来

会合,却是申甫、司徒妙善、吴同、遁天子等四人。

  众人默默跟着辛无痕的背影奔去,黄昏之际,他们已不停地走了一个下午,但见一

座青山遥阻去路。

  辛无痕向朴日升道:“你在头前带路。”

  朴日升越众而前,进入山中,不久已到达山腰,但见一处悬崖上有一间石屋。

  人人都晓得此地便是仙露岭,在那石屋隐居的自然是朴日升的师父假弥勒简十全。

  朴日升迅快奔去,到了屋前,先轻扣两下,又重扣三下,屋内传出一阵洪亮的笑声,

群山传来回声,响亮得惊人已极。

  朴日升推门而入,但见一人坐在太师椅上,身体相当肥胖,光秃秃的头上泛出一片

亮光,面庞圆胖,慈眉善目,鼻大口阔,面上总是一派笑容,肥大的肚皮从敞开的衣服

中突露,果然跟寺庙中塑刻的弥勒佛极为相肖。

  然而这位佛爷也似的人,却是昔年凶名极盛的煞星,杀人无数,因此才会得到这个

外号。

  朴日升叩见过之后,惊讶地道:“师父,您老敢是忘了这个危险暗号?辛仙子等人

已经到达啦!”

  假弥勒简十全笑道:“我正等候她送上门来的这一天,我告诉你吧,她辛家独门一

脉相传的武功虽是高强,尤其是她已有了五十载修为火侯的人,更加厉害不过,你虽是

天生根骨秉赋俱异于常人,但目下还远远比不上她,不过为师可又不同,我有本事叫她

陪我一同前赴黄泉,你信也不信?”

  朴日升失声道:“师父万万不可。”

  简十全慈眉一皱,道:“难道为师还活得不够么?有她陪陪我也很不错了,出去请

她进来吧!”

  朴日升一面起身,一面迅快把同来四人名子说出,特别对遁天子的情形加以解释过,

因为遁天于得到毒蛇信而齐身高手之林的事,他师父丝毫不知。

  他说得简短扼要,听的人决不会不明白,接着便转身出去请辛无痕进来。

  辛无痕独自和朴日升入屋,简十全哈哈一笑,合十道:“辛姑娘可好?为何要遮盖

你面孔?”他往昔行走江湖时,总是假扮僧入,故此合十行礼。

  辛无疽缓缓取下面纱。顿时出现一张秀丽的面庞,衬上她窈窕的身材,怎样看也只

像是个三十左右的美人,哪敢相信她竞是六旬以上的人?

  她淡淡一笑,道:“寒家的内功有驻颜之术,你又不是不知道,难道我会老得不敢

见人不成?”

  简十全道:“这倒是我说错话了,只不知你几时离山复出?又怎会跟小徒走在一处?”

  辛无痕俏眼一瞪,道:“我可没有看上你的徒弟,别在心中胡思乱猜。”

  简十全呵呵而笑,道:“你太多心了。”

  辛无痕道:“我此来是因为你这个徒弟太不成材,所以找你的晦气来啦!”

  简十全面色一沉,笑容全消,怒道:“什么?你说我已老朽无用也还说得过去,但

你却敢说我这徒弟不成材?”

  辛无痕笑一笑,风韵不减当年,依然十分艳丽动人。她道:“别恼火,可见得你实

在老了,竟变得如此护短起来。”

  简十全一楞,叹一口气,道:“不错,我已老朽啦,但你却不会被时间击败。”

  辛无痕淡淡道:“总有一天会败在时间老人之手,但我仍会早一步逃避他的,闲话

表过,仍然回到正题上,我说你的徒弟不成材那是有原因的,你爱听就说,不爱听就拉

倒。”

  简十全道:“你说,你说。”

  辛无痕膘了朴日升一跟,但见他英俊雅逸而又自具威仪,当真是个一表人才,暗想

有这么一个女婿可真不坏,心中暗暗欢喜,但语气却十分冷漠,道:“他将要对付赵云

坡,你以为他够不够资格?”

  假弥勒简十全双眉一皱,道:“赵云坡?只怕你和我还未够资格。”

  辛无痕笑道:“好吧!你居然忍得住这口气,承认斗不过赵云坡,我便不必再说了。”

  简十全尴尬地笑一下,道:“时机若到,我自会找上他决一死战。”

  他沉吟了一下,又道:“你切不可命日升去碰他。”

  朴日升陡然豪气上涌,朗声叫道:“师父,弟子的性命不算一回事,岂值得师父曲

予维护,不借屈辱于人?”

  辛无痕面色变得几分严厉,向他望去,冷冷道:“你说哪一个屈辱你师父?哼!哼!

别忘了我是你的丈母娘。”

  简十全讶道:“你是日升的丈母娘?”

  辛无疽道:“不错,正因如此,我才有资格责备你教出如此不成材的徒弟。”

  辛无痕冷冷道:“他还赢不得赵云坡教出来的一个愣小于,你有什么好骄傲的?”

  简十全如被人朝心窝打了一拳,整个人都呆了,朴日升心中不忍,朗声道:“弟子

若是与那裴淳决一死战,最不济亦能同归于尽。”

  辛无痕摇摇头,道:“不行,定须赢得他才算数。”

  简十全咬牙切齿地沉思着,一看而知他也不能同意朴日升的“同归于尽”的话,过

了一阵,他才喃喃道:“赵云坡真是绝代之才,当世宗师,唯有他,方能调教出不弱于

日升的传人。”

  辛无痕道:“这才是公平之论,目下当世年轻一辈的一流高手竟出了不少,如穷家

帮帮主淳于靖,北恶慕容赤,路七甚至辛黑姑等等,但他们都终须赂逊日升少许,只有

裴淳这浑头浑脑的家伙,可以跟日升抗手雌雄。”

  简十全叹口气,道:“我费了不少心力,使日升步步踏上武林顶尖的位子,我本想

让赵云坡大大惊讶一下,教他晓得我的厉害,谁知他也调教出这么─个人来。”

  辛无痕道:“简老你长吁短叹亦不中用,还须想出办法才行。”

  她略略一顿,又道:“我倒是有一个法子,不知你同意不同意?”

  简十全道:“只要能使日升击得败赵云坡的传人,我一切都同意。”

  辛无痕点点头,道:“那就行啦!我的计策是请你拨出几个月的时间,帮助日升再

练功夫,我还有许多事情忙着要办,到最后关头,我自会来帮助你一臂之力。”

  简十全皱眉道:“这倒是一个大大难题。”

  辛无痕道:“什么难题?”

  简十全道:“你有事离开了,教他找谁做对手呢?”

  辛无痕道:“我非即迅去办些要紧之事不可,否则就不能把裴淳弄来送死,不过你

的难题我已替你解决了,外面同来的四人当中,就有─个是日升极好的对手。”

  朴日升讶道:“可是遁天子?”

  简十全道:“阴山剑派也没有什么杰出之士,他恐馅不行吧?”

  辛无痕道:“他有一口五异剑中的毒蛇信在手,你以为行不行?”

  简十全道:“虽是如此,日升仍然能以功力取胜。”

  辛无痕道:“那么就让他练上几趟,便可以补功力之不足了。”

  简十全沉吟付想,竟不敢立刻答应,要知他几是当世辈分最老的高手,焉能不知阴

山剑派得毒蛇信之后何等厉害?

  正因他深知厉害,才不愿日升跟他放对试招,一则明山剑派向来以明险凶狡着称,

朴日升若然失手,定是血溅当场之祸,纵或不然,那遁天子得到这等高手助他练剑,威

力之增进难以预测,极可能几场之后,就变成无可匹敌之人,那时节他仗剑横行,莫说

是朴日升,只怕连自己一条老命,亦须葬送在那口毒蛇信异剑锋刃之下。

  辛无痕又道:“第一步是设法使日升武功突晋一层,足可以击毙裴淳,在这同时,

我会安排一切,使裴淳不得不到场应战。第二步,咱们再去对付赵云坡,若然日升不行,

咱们便一拥而上,总要让他此生尝到一次失败的滋味。”

  朴日升微微一笑,道:“辛仙子若是存心要赵云坡挫败受辱,只须利用咱们这许多

高手,让他通过好几关才面对主战之人.其时他内力已耗去几成,便大有落败的可能了。”

  辛无痕道:“对,就这么办,到时候第一关是吴同和司徒妙善两位,第二关是申甫

和魏一峰,第三关由我把守,第四关是简老你,假如你还赢不了他,第五关是朴日升把

守。”

  她把朴日升当作主力安排,可见得利用遁天子练功之事实是非同小可。

  辛无痕一直冷眼查看他的表情,见他没有丝毫被利用的反感,这才放心,其实她已

把朴日升瞧得太简单了,苦论才略雄谋,她只怕还不是这年轻人的敌手。

  当下再把细节计划一番,这才格外面四人延请入屋,与简十全见过。

  辛无痕依计进行,先支使朴日升带领申甫、吴同、司徒妙善避开,屋中剩下她和简

十全、遁天于三人。

  她面色一沉,其寒如水,杀气隐隐流露,冷冷瞪视着遁天子。

  遁天子身躯一震,转目向简十全望去,但见他也是杀机外露,都是冲他而发,在这

两个当代高手中的高手的夹缝中,他晓得连抗拒之力俱无。

  当即取下毒蛇信,双手交给辛无痕,道:“山人自知德薄能鲜,不足当此剑之主,

自愿奉还。”

  辛无痕不接那剑,冷冷道:“你想不想得到此剑?而又成为天下无双的大剑客?”

  遁天子吶吶道:“这个……这个……”

  辛无痕道:“我和简老商量过,很想助你达成此愿,但只不知你到时肯不肯为我们

做一件事?”

  遁天子大喜过望,但他阴沉过人,不露声色地道:“不知那是什么事?”

  辛无痕道:“便是向赵云坡挑战一场,自然此是殊死决战,因为赵云坡一定会拼了

命对付你的。”

  遁天子背上冷汗直流,道:“山人只怕力有不足。”

  辛无痕淡淡一笑,道:“到你剑术大成之时,只怕阻止你不要跟他决斗你也不肯了,

我和简老商议好,到时定必在场为你押阵,假使当真不敌,我们答应出手助你脱险。”

  遁天子当然不敢全信,但亦不敢表示不信,辛无痕又道:“我这就去做个局势,数

日之后你即须向一些人亲口承认杀死了李星桥。如此赵云坡非得与你以死相拼不可,但

我们定有足够时间让你练成剑术始行动手,你练剑的对手是朴日升,这个办法你可有异

议?”

  遁天子暗念此事已如弦上之箭,不得不发,自己纵然是不答应也不行,再又想到辛

无痕如此安排法,首先就得到练剑之利,最后纵然打不过赵云坡,仍有他们出手相助,

可以不死。

  因此,只要辛、简他们的允诺不假,则于自己几乎是有利无害之事,便一口答应了。

内部问题安排妥当了,辛无痕即须出发部署外间各事,她临走时私下对朴日升道:“前

此我要你一同走时,曾经说过你必须通得过某一个人把守的难关,方能娶黑姑为妻,现

在你已知道这个难关由遁天子把守,实在很不易过。我安排各事费时不多,立即可赶到

金陵与你们会合,以便助你过关。”

  朴日升道:“仙子的意思是不是等到你们认为在下的武功已足以赢得裴淳之时,便

停止练功之举,而于其时先击杀遁天子,以免留下后患?”

  辛无痕道:“正是如此,根据我和你师父的推测,这遁天子有你这等对手练剑,进

步之快殊难逆测,假使到最后你实在无法杀他,恐怕须由我与令师一同出手方能济事了。

这遁天了阴险狡毒之极,若然成为天下无敌的剑客,咱们终须反受其害,所以你定须全

心全力练功,预期半年,你当可超出于裴淳之上,半年之后,第一个到达金陵向你挑战

的将是裴淳,你如能取他性命,赵云坡不召自至。”

  辛无痕说完这话,便与申甫等人离开,截劫李星桥为人质,一方面派金笛书生彭逸

去召回辛黑姑及阻止裴、薛婚事。

  她随后又派别人前去召回辛黑姑,因为彭逸居然失去踪迹,裴、薛二人业已成婚,

辛无痕本来大为震怒,及至辛黑姑抵达金陵,向她报告了其中包含的毒计,辛无痕倒是

很相信裴淳定会依约行事,倘使薛飞光忍不住献出计谋,他一定自杀而死,因为薛飞光

决计不敢献计图策。

  辛黑姑实是已爱上了淳于靖,所以大着胆子告诉母亲,辛元痕倒没有责骂她,只道:

“当初是你自愿嫁给朴日升,我才弹精竭智定下此计,一则可以击败赵云坡,二则使你

的夫婿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无形剑气定武林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