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03章 辣女多情马为媒

作者:司马翎

这时裴淳躲在一条死巷之中,他深知穷家帮弟子甚多,在城市实在不易躲得过他们耳目,于是决定先离开傈阳,过一两天再回转来。

正要出巷,忽然听到蹄声,吃了一惊!凝神聆听时,隐约可闻那紫燕杨岚的口音。这个当儿正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回顾一眼,只好越过围墙,飘身落去,原来是个小小院落。

这院落甚是阴暗潮湿,他站了一会儿,隐隐嗅到一阵奇异的异香,转眼一看,原来地上摆着十来盆花,叶于是红的,花朵大如碗口,却呈绿色。

裴淳皱皱眉头,等到蹄声远远去了,心中稍安。再瞧瞧那些怪花,忽然发觉盆中栽种那花的不是泥土,而是无数蜈蚣、蝎子、蛤蟆等等的尸体,胸口登时泛起作闷慾呕之感。当下口头打量开向院落的门窗,摹地骇了一跳!原来在一扇窗户之内,端坐着一个白色人像。

纲细一看,却是一个身芽白衣的秀丽少女,眼光蒙蒙胧胧的没有神气,若不是她眼珠转动一下,几乎以为是一具瓷石人像。

他移开目光,正要离开此地,却听到一阵幽幽叹息之声,不禁又转头望去,只见那秀丽少女双眉微微皱壹,满面幽凄哀怨的神情。

裴淳大感可怜,便道:“姑娘何故叹息?”

白衣少女缓缓举手指着那些怪花,说道:“你……见过……这花……没有?”这么一句话她吃力地分做几次说出,口舌甚是生硬。

裴淳摇摇头,说道:“小可从未见过!心中想道:“这些怪花难看死了,我宁可从未见过!

白衣少女说道:“这是茶吉尼花,香气……有毒……”裴淳啊一声,答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嗅了花香觉得很不舒服,你不怕么?”白衣少女摇头道:“我不怕!没有……这花……我会死……”裴淳讶道:“没有它你便会死?这是什么缘故?你……你……”他脑海中忽然泛起南好商公直说及他在古庙中一番遭遇的话,猛然省悟,接着道:“你就是跟随飞天夜叉博勒的那位姑娘?”白衣少女微微一笑,点点头道:“是!

裴淳惊道:“商大哥说你不懂汉语,原来不是真的!”那秀丽少女道:“商大哥?啊,就是商公直……我原来……不会讲……汉语……

但我会……看书认字……”

她说话时不能一口气讲完一句话,总要停下寻思。裴淳听她说会得看书认字,更加惊讶不已。只见她招手教他过去,便走近前,随意扫瞥房中一眼,那房间极是干净。她取出一张白纸,又从一根囱形铁管中倒出一截黑色炭条。一端用纸包住,以便拈持,另一端削得尖细如笔。她在纸上写道:“我姓云,名秋心。”停笔问道:“好不好?”

裴淳念道:“云秋心……云秋心……”她也跟着说了一遍,微笑说道:“我不会念……云秋心的秋字……”裴淳茫然道:“那谁教你认字的?”云秋心提起炭笔,在纸上迅快写道:“我在西域的邻家,曾经有人来过中土,家中藏有一部史记,一部唐诗,都送给我,我的姓名都是自己取的!

她又停笔问道:“好不好?”裴淳知道她是自小被博勒带返西域,因此不知道自己的姓氏,心下大为怜悯,便道:“好极了!

云秋心欢然笑道:“秋心这……两个字……合起来怎么读?”裴淳答道:“合起来是个愁字!她点头道:“啊,是愁字!我常常……独自发愁……”

裴淳见她欢笑之容已敛,一派幽凄神色。但觉她便是欢笑之时也带着淡淡忧郁的味道,心想,她干脆用个“愁”字做名字岂不更是恰当!

他生性宽厚和平,一向无忧无虑,所以不大喜欢谈论忧愁的话题。于是转口道:“你见过葯王梁康了?”她摇摇头,提笔写道:“义父说乞丐们向梁葯王报讯,所以还未见到!

裴淳这才恍然大悟,那飞天夜叉博勒为何出手对付穷家帮,只见她又写道:“义父说要出去好多天,所以种了十几盆荼吉尼花给我……”裴淳听过她吃五毒瓜子才能不死之事,因此晓得这些花的作用亦是与五毒瓜子相同。

云秋心停笔缓缓道:“我叫云秋心,你呢?”裴淳说了,她要他写出来,裴淳只好在纸上;但见自己写的字体拙劣,远远比不上她的清丽纤秀,心中暗暗惭愧。

她微笑着端详他的名字,过了一会儿,说道:“像极了……跟你的人一样……’、裴淳老老实实地点头道:“人家也都这么说。”她突然伸手摸摸他的面颊,纤美白腻的手指宛如玉葱一般,裴淳心中怦的一跳,面部红了。只听她说道:“裴淳,你吃什么?”

裴淳舌头一卷,才记起原来是那颗辟毒珠拦在齿颊之间,因而妨碍说话,怪不得她会伸手触摸。当即吐出珠子,道:“这是辟毒珠,以前我听商大哥谈起你的事,便向他要了这颗珠子打算送给你,或者能够解去你体中之毒!

她喜欢地接过珠子,忽然全身一震,手掌垂处,珠子掉落地上。

裴淳连忙拾起,问道:“你不喜欢?”她呻吟一声,道:“我……我痛……”裴淳手足无措,见她似要跌倒,一跃人房,伸手抚住她。云秋心靠在他手臂上,过了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然而这时裴淳却感到心中作闷慾呕,五脏翻腾,浑身都极不舒服。暗暗运功调气,却没有什么效力。

云秋心见他好久不作声,抬眼一瞧,发觉他面色青白难看,不禁惊道:“哎,你中毒啦!裴这才明白,立将辟毒珠丢人口中,顿时一股清凉之感流遍全身。

这时他便想起一事。问道:“有几个乞丐朋友中了你义父的毒,我回去把珠子放在他们口中行不行?”

云秋心想了一会儿,提笔写道:“中毒之人若是内功深厚,此珠才有用处;若是武功有限,此珠只能暂时保住性命,终须用解葯施救才行!

裴淳愁道:“我跟你义父对了一掌,他才跑掉;若是向他索取解葯,他决计不肯给我”云秋心对于救人之事一点也不放在心上,接笔写道:“我每日独自闷坐,有时候自思活在世上没有意思。但只要你时时来陪我说话解闷,那就大不相同!她写的时候,裴淳边看边念,她便也跟着念。

她记性极佳,只读过一遍,就牢牢记住字音。

忽然一阵步声传来,裴淳惊道:“有人来啦!”云秋心指指窗外,作个手势,意思要他出去躲避。接着又道:“你要回来啊……”裴淳点点头,霎时间已跃出墙外巷中。

片刻工夫,墙内传出说话之声,裴淳侧耳一听,但觉音调钩杆格碟,从未听过,却辨认得出乃是博勒的嗓音。过了不久:墙内无声无息。当下跃高一瞧,但见云秋心仍然坐在窗边,愁眉不展,颊有泪痕。

裴淳胸臆间陡然热血沸腾,飘身人内,问道:“谁欺负你了?可是你义父!云秋心摇头道:“他对我很好……”裴淳怔一下,道:“那么我走啦!云秋心美眸中涌出泪珠,幽幽道:“是不是不喜欢我?”裴淳忙道:“不,不!我得去瞧瞧那些中了毒的人!

云秋心沉吟片刻,从怀中取了一个瓶子,说道:“这是解葯……

只要一点点……这样就行啦!她用手指抹抹鼻孔。裴淳大喜过望,接过瓶子说道:“你救了他们,功德元量,我真不知怎样谢你才好!

她垂低头,轻叹一声,挥手道:“去吧!’、裴淳见她忽然十分冷淡,微感尴尬,但仍然十分感激她的好心,当下道:“谢谢你,我去啦!

回身一跃,出了围墙,更不迟疑,放步奔出街上。才走过两条街光景,转角处摹地走出四个乞丐,拦住去路。裴淳停步拱手道:“在下正要前往拜见贵帮帮主!

四丐都微微一怔,左首第一个长满面浓髯的中年乞丐沉声道:“阁下何事要见敝帮帮主?”裴淳拍拍口袋,笑道:“送解葯!

那四丐乃是穷家帮目下在傈阳仅余的十余好手,他们自从博勒走了之后,便即奉五长老之命率领许多弟子严密搜寻博勒及裴淳下落。

五老的命令是找到博勒的话,不得出手。若是找到裴淳,则可以相机行事,现身阻拦,一面派人飞报。原来穷家帮的淳于靖帮主目下已经中毒,五长老被那紫燕杨岚一番说辞之下,都认为裴淳若是商公直的弟子,则不能不向最坏处想。这一来博勒来侵犯可能就是他指点的路径。他一掌能把博勒打跑之举必是事前勾结好。现下只有一点儿测不透的,就是他如此图害穷家帮有何用意?

那四丐听到解葯二字,不敢元礼,但又不敢做主带他去见帮主。

浓髯乞丐换上笑脸,道:“那好极了,只不知敝帮须得如何报答才能换得解葯?”裴淳摇摇头。另一个乞丐接口道:“阁下不妨说出来,只要解葯灵验有效,敝帮自是不吝重酬。”

裴淳哪知他们乃是故意找话绊住他,以便等候五长老赶到,心想:“不是他们提起,我也忘了两事,一是这解葯有没有灵效?二是倘使有效,云秋心要什么酬报?她是个女孩儿家,不比我奉命下山行道,济世救人。自然要有酬报才成。”

四丐见他沉吟不语,都道他正在考虑酬报之事,心中添了几分警惕。正在这时,远远传来一声忽哨,浓髯乞丐便道:“裴兄请移步到那边僻静之所说话如何?”裴淳点点头,跟他们走人一条宽大巷子中,果然僻静无人。

走人数丈,左边崎头轻响一声,裴淳抬头望去,只见墙上并排站着五个老乞丐,正是穷家帮五长老,个个神情庄严肃穆,显然对他极是重视。

悲淳虽是觉得他们神色古怪,却不多想,喜道:“几位老人家来得正好,解葯有了。”

穷家帮五老飘身落地,其中之一问道:“裴朋友跟商公直怎生称呼?”

裴淳但然道:“我叫他商大哥。”

五老一齐点头。一个最矮的老丐说道:“这就是了,商公宜武功虽是高强,但想来还不能教出朋友这一身功夫。”另一个身量最高的老丐说道:“老叫化赵一悲,敢情裴朋友赐予一剑。”

话声中伸出铁杖,送到裴淳面前。裴淳愕然道:“一剑?”

赵一悲应道:“不错,一剑。”裴淳越听越糊涂,但也知道这一个剑字指的是那七宝诛心剑,当下连鞘取出,正要询问。赵一悲说道:“尝闻此剑锋快元匹,有斩钉削铁之威,老花子甚愿以铁杖一试。”

裴淳见他话声平和,心中虽是疑惑,却也只得掣剑出鞘。剑刃才露,赵一悲的铁杖呼地紧起,疾挑他面门,杖风强劲扑面,裴淳不禁挥剑一架。只听叮的一声微响,铁杖已挑中剑刃。居然毫无损伤。裴淳心中暗暗喝彩。原来在这一触之际,他已试出对方杖上力量忽刚忽柔,连变数次,剑刃再利也无法斩得断铁杖。

赵一悲手腕一翻,铁杖从剑刃下面反跳上来,疾向短剑击落,裴淳五指一紧,抓牢剑柄,叮的一声,杖端压住剑身,不再移动。

裴淳但觉杖上内力激涌袭到,心中暗惊。记得师父说过若是有人以内力相加,必须小心对付,不然便有性命之忧。因此连忙运功抵住,一面说道:“赵长老何故以内力相加?”他一开口,赵一悲面容沉肃如故,其余四老都惊得睁大双眼。其中一个老丐钢鞭挥起,叫道:“铁二愁也见识朋友一剑。”

钢鞭呼地从空而下,掠过他面门,叮一声击在剑刃上,当即搭住不动。

裴淳但觉剑上重如山岳,哪敢抽退剑后,急得眼睛连眨,说道:“两位长老内功深厚,小可实难招架。”

他这话落在对方耳中,变成嘲讽之意。赵、钱二丐运功迫敌,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其余三长老都大惊失色。心想,这少年的内功如此深厚,居然还能开口说话,当真是出道以来第一次遇上的高手。第三个老丐道:“孙三苦来也”挥杖击落,叮的一响,裴淳手中短剑沉下半尺。

这时裴淳但觉对方三股内力激涌而至,势不可当。大惊之下,已做声不得,全神运功抵御!余下两老丐眼见他还支持得住,先后喝道:“李四恨,周五怨来啦!只见一支铁杖,一条钢鞭,齐向短剑击落。

周五怨挥动钢鞭,呼的一声在空中划个圆圈,心中想道:“我这一鞭击落,他势必立刻丧命!此举虽是为世除了大害,但穷家帮从此不能在江湖抬头,咱们五老更是无颜见人。”

这两个念头在心头激烈交战,一时之间难以取决。左边墙头风声飒然微响,一道紫衣人影疾泻落地,正是那紫燕杨岚。她已取出铁琶琵,向裴淳头顶砸落。

老丐周五怨大叫一声:“杨姑娘使不得!冲上前去,但他恰被其余四丐隔往在右方,因此钢鞭够不上部位。

裴淳已觉到劲风压顶,心中暗叫一声我命休矣!不禁闭上双眼。

忽感剑上压力一松,同时听到“当”的一声大响,连忙睁目观看,只见老丐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辣女多情马为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