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05章 太阳玉符雪魂功

作者:司马翎

眨眼工夫,马延陪着一人出来,裴淳一眼望去,认得正是那个自称种葯人,只见他身上罩住一件蓝色长袍,白绫袜底鞋。颔下留着三络长须,容色森冷,却有一种仙道之气。朴国舅一挥手,步崧奔了过去,双手递上一张名帖说道:“那边站着的公子就是国舅爷,倘若梁先生不弃,便即上来行礼相见!原来步、马二人成名极早,昔年都见过梁葯王,是以目下不须自我介绍。梁康冷冷道:“他是当今国舅爷,爱怎么样便怎样,区区难道还敢嫌弃他不成?”

那边厢飞天夜又博勒听明白这人当真就是葯王梁康,心中大感畅快,纵声而笑,招手命云秋心一同走到屋前。朴国舅与梁葯王见过,尽道倾慕之意,容色问极是谦恭,接着又道:“这位博勒老师与梁先生还有话说,本人且避开一边……”

飞天夜叉博勒拉住云秋心的手,上前道:“某家十八年前便有较量高下之意,孩子,你过去让这位梁葯王怕伯瞧瞧。”

裴淳大踏步走到梁康身边,凛然道,“前辈且慢动手。”朴国舅等人都惊讶之极,暗想这村子好生大胆,势难逃过博勒毒手。

博勒冷冷道:“你要出头架梁?”这话一出,朴国舅等人不用说,连冷如冰也大力惊诧,心想博勒是何等身份之人,怎的如此看得起这山村少年?

裴淳说道:“穷家帮九十余人中毒,你先把解葯给我!他的目光可不敢移到云秋心面上。博勒冷哼一声,心想这个少年不易打发,何况还有冷如冰支持?当初向穷家帮下手原意只是迫他们请出梁葯王救治,目下既已见到梁康,还是送他们解葯免得结下深仇大恨的好。于是取出一枚血红色的丹葯,丢过去喝道:“给我滚开远远的。”

裴淳一手接住,给梁葯王瞧看,问道:“这就是解葯?够不够用?”梁葯王点点头道:“拿大缸化开,每人喝一小盆就行了。”裴淳欠身谢过,退开数步,这时禁不住瞧云秋心一眼,只见她翠眉深锁,笼愁含怨,一派楚楚可怜模样。心想:她一定恨死我了……

朴国舅、冷如冰等人见博勒果真乖乖送出解葯,更是骇怪,这当儿却没有工夫询问他来历。只见云秋心走到梁葯王面前,伸出纤手,意思给他把脉诊看。

梁康摇头道:“老夫不出手救人,小姑娘回去吧!却见云秋心含愁脉脉,极是可怜动人,不觉微微一怔,轻轻叹一口气。博勒冷冷道:“这也使得,你当众向某家磕三个头,立下亲笔文书,写明技艺不如某家,甘心服输。某家凭此得以示天下之人,便不找你晦气!梁康眼中现出怒色,但一闪即隐,颓然摇头。博勒怒道:“你既不敢较量,又不服输,这是什么道理?”

这时连裴淳都做声不得,虽有助他之心,却也说不出此理。只见梁康拂须望天,全不理睬。博勒喝道:“某家若不结果你性命,难消心头之气,接掌!呼的一声发出掌力,隔空劈去。众人皆知梁康也有一身武功,心想他既不肯显露医葯之道,且看他武功如何?心念才动,博勒这一掌力已劈中梁康,梁康连退三步,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显然已受内伤,博勒第一掌因防他反击,不敢用上全力,这时见他全不招架抵挡,反而杀机大起,冷哼一声,纵上前出手疾拍他胸口要穴。这一掌劲力十足,若是拍中了,梁康纵是个铁人,也得在胸前留下一个掌印。裴淳眼看梁康甘心送死,侠气填膺,纵过来伸手一托,恰值博勒略一迟疑,正好托住他手肘,口中大喝道:“人家不愿出手较量,怎可硬迫?”

博勒但觉手肘被托之处疼彻心肺,猛力挣脱退开寻丈,心想这厮口中含着辟毒珠,正是自己这个浑身皆毒之人的大克星,万万碰触不得,顿时无计可施。

步崧得国舅爷指示,大步上前,拱手道:“小兄弟贵姓大名?”裴淳说厂,步崧道:“国舅爷说裴兄弟武功出众,但一时还瞧不出裴兄弟家数渊源,特命我领教几招,瞧瞧猜得出猜不出……”

裴淳心中大喜,提起右掌向他脉门切去。步崧瞧他手法奇突,霎时间已推想出自己若是缩手,对方便顺势变化,不是一掌击到胸口要害,便是化作擒拿手法,可使手臂折断。心中一凛,迅即踏步左闪,裴淳手法一变,不知如何已抓向他手肘,顺他左闪之势,向左一托一抛。步崧登时被他抛开两丈之远,虽是不曾跌倒,手肘间也没有受伤,却已骇得变颜变色。众人都大感骇然,冷如冰说道:“裴兄弟果是尽得赵大侠真传……”话犹未毕,马延冷哼一声,说道:“冷兄虽是雪山派高手,但若是上前出手的话,只怕比步兄还要狼狈!冷如冰也不理他,接着说道:“南好商公直奉了李大侠亲笔书信,前赴令师处送死,只不知何以最近又在江湖上出现?”

他一提及南好之名,人人都侧耳倾听,大感兴趣。裴淳道:“家师见过商公直大哥,隔了两日,就命他下山离开,在下不知为何如此发落!冷如冰哼了一声,说道:“那一日商公直身陷重围,若不是李大侠的亲笔信,谁也不肯饶他活命,尊师乃是当世高人,此举必有深意。可奈商公直仍在江湖兴风作浪,裴兄须得担当此事,拿住商公直交还咱们!裴淳登时目瞪口呆,只听冷如冰又道:“如若裴兄办不到,那就急速回山,不得在江湖上露面。冷某这就去邀约少林病僧大师、崆峒李不净道长、洞庭许青竹兄等数人前赴宝山,拜候令师找个公道!裴淳呐呐道:“我……我……”冷如冰道:“你最好立即动身!他虽是冰冰冷冷,但行事却极是严急,说做就做。裴淳看出形势不对,又多了一个滋生事故之人,心中正在着忙,忽听梁康叫道:“裴少侠请过来说一句话。”裴淳见冷如冰没有阻止之意,便走过去。

梁康道:“你既是要离此而去,定必先拿了解葯去救穷家帮之人……”裴淳应一声是,梁康又道:“你把解葯给穷家帮之人……”裴淳取出交给他,梁康瞧了一会儿,顺手取出一个瓷瓶装起,道:“这葯须得收好……”还给裴淳。

博勒冷冷道:“某家迢迢万里赶来中原,为的只是与梁康你较量高低,谁知竟是这等脓包,还胆敢疑惑某家的解葯。等这裴淳走了,瞧瞧可还有人助你!梁康听了既元表情,又无言语,谁都测不出他心中想法。裴淳好不容易才见到葯王梁康,眼下请他救助李师叔的话没说,哪里就肯回山?他心中所想之事,都在面上表露出来。众人一望而知,冷如冰喝道:“裴兄既是不愿回山,把此事奉告令师,兄弟只好得罪!举步走过来,面色阴冷异常。飞天夜叉博勒曾试过他雪魂功的厉害,一手拉了云秋心,一手扯住葯王梁康衣袖,退开丈许之外。葯王梁康讶道:“博勒兄似是十分爱护区区呢!博勒道:“你若是冻死了,某家岂不是白来中原一趟!朴国舅等三人却有意要试试冷如冰的功力,他们距离裴淳只有五六尺远,都不后退。冷如冰双手齐举,面色顿时变得更是惨白,口中发出一阵低微异响,若有若元,细听似是寒风在遥远的冰山雪谷中呼啸。众人本来甚是暖融融的,陡地感到一阵酷寒之气袭到,冻得口鼻间呼吸难通。转眼之间,步崧、马延二人首先忍耐不住,运功催动血气抵御寒冷。朴国舅和裴淳都不见有何异样。又过了片刻,朴国舅微笑道:“雪魂功名不虚传,果是十分难当,须得运功抵御才行啦!话声未毕,步,马二人索性跌坐地上,瞑目催运血气,以本身内功抗御寒气。这时只有裴淳木立不动,瞧他的神气,根本不曾运功抗拒,步、马二人牙关格格作响,朴国舅虽是犹有微笑之容,但目光凝聚,分明已运足内功相抗。葯王梁康打个哆咦,说道:“好冷,迟远一点吧!当先退去。博勒心想原来他武功甚差,无怪他刚才不敢动手。当下随他退后,云秋心已冻得一张粉脸变成紫色,心知梁康是为了她才退远些,大是感激。梁康脚步飘浮,一歪溜转到云秋心身侧,口中连说好冷,左手借大袖掩护,伸出拉住云秋心手腕,三指搭在她寸关尺上,云秋心只觉一阵暖气从他三指传出,透人脉穴之内,霎时间已将体内寒冷之感霎退。梁康一面运功助她御寒,一面已暗暗诊查她的脉象,但觉六脉的缓急轻重滑涩俱与常人相反,不觉长眉一皱,眼中露出奇异的光芒。裴淳站在寒气之中,但觉怀中一团暖气直冒出来,四肢百骸都极是舒服,心里大叫奇怪,想道:“难道这朴国舅三人徒有虚名,其实功夫不济!朴国舅这时心中暗暗叫苦,忖道:“想不到雪山派出了这等高手,把雪魂功练到六七成火候。再过片刻,他若是还不收功,本爵只好出手,免得白白受伤。”对面的冷如冰这刻也极是骇讶,心想:“那中原二老名震衰字,果有神鬼莫测之能,连一个小徒弟也是如此高明。这朴国舅虽是远不及他,但当今高手,能胜得过他只怕找不出几个。”

在众人心中感觉都不一样,朴国舅一瞧再苦熬下去,势必大耗真元,双眉一皱,眼中泛射出森森杀机。正在此时,冷如冰也到了耗损真元的关头,口中异声忽然停歇,双手也缓缓下垂。霎时间日暖凤和,早先那等阴寒酷冷,瞬息之间,元影无踪。

朴国舅吁口大气,说道:“冷先生神功,盖世元双,本人几乎熬受不住了!弯低腰,双手贴在步、马人背上,作出推他们起身之状,口中说道:“两位可以起身啦!步、马二人熬到这刻,已经是四肢疆硬,动弹不得,幸得朴国舅双掌透传出一股热力,眨眼间僵冷之感驱散大半,这才能跃起身。冷如冰早先被马延嘲讽几句,这时一口恶气已消,但真正的对手裴淳,却行如元事,仍然不免大为颓丧,心想:“原只以为本门雪魂功举世无双,哪知武林中能人辈出,这裴淳已是如此,中原二老更休提了。”不过他天性偏激之极,说道:“兄弟待会儿还要向裴兄请教手上功夫,至于令师那一边,若是病僧大师、李道长、许兄诸位要去,兄弟自也舍命相陪!说完退开一边,默立运功。博勒见裴淳内功如此了得,冷如冰不曾得手,这时也就不好逼那葯玉梁康,但跟葯王梁康较量之事乃是他多年来第一件心愿,焉肯就此退走,当下把云秋心拉在一旁,叽叽咕咕他说了一大堆话,云秋心只是点头,最后两人都流露出修谈的神憎。朴国舅向粱葯王施了一礼,说道:“本人这一次专诚拜谒,实有奉请先生人京之意,素知先生高凤亮节,决难在驾,这倒是一件两难之事!梁葯王哈哈笑道:“区区纵是血溅当场送了一命,也决不再重操;日业,有负国舅拳拳盛意,甚是惭愧!步崧、马延两人齐齐冷笑一声,马延接口道:“梁先生最好估量估量,国舅爷是何等尊荣富贵之人,岂能空走这一趟?”步崧道:“国舅爷向来礼贤下士,不肯得罪朋友,但咱们瞧不过眼,却不管这么多”梁康淡淡一笑,也不说话。朴国舅逼近一步,柔声道,“实是京中有人得病,非梁先生屈驾赐救不可。梁先生只走这一趟,本人担保日后永无别人上门騒扰。”他的身份4卜同小可,这话自是十分可信。

裴淳心中暗暗着急,忖道:“梁葯王若是答应了,我再请他治理师叔的话,就须先过朴国舅这关。”飞天夜叉博勒也是同一想法,顿时怒目圆睁。

葯王梁康摇摇头,冷淡如故。朴国舅叹息一声,道:“自来山林隐逸高士,非是富贵得以移易志向,本人深明此理,本来不敢冒读,但此事端的重要无比,梁先生无论如何也得劳驾这一遭。”葯王梁康道:“区区既是不愿,国舅纵是出动十万甲兵,把我擒解京师,我到时只说无法可治,岂不枉然?国舅还是另寻高人,没得耽误要事为是!朴国舅怔了一下,说道:“只看梁先生适才宁愿被博勒老师打死也不肯出手之情,可知梁先生此言出自衷心,但天下间哪里找得到医道高似先生之人?”

梁康道:“区区只识得几味葯草,记得几个汤头歌诀而已,哪里当真就是神医葯王?”

博勒反而听得不耐烦,厉声说道:“原来只是个浪得虚名之辈,云儿,咱们走吧,休提咱们定下之计。”

梁葯王道:“博勒兄极是明智,区区也猜得出你打算把这位姑娘留下,待得她需毒葯救命之时,迫得区区出手救她,其实,一则区区元此本领,为她洗髓易筋去尽毒质,二则区区只等你走了之后,也撒腿一跑,这位姑娘的死活可管不着啦!裴淳惊出一身冷汗,心想:“幸好博勒收回成命,不然的话,云秋心岂不旺自送了一访俊逼?br54321国舅问道:“听梁先生的口气,似是因有隐情,故此不便出手,想必是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太阳玉符雪魂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