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驭龙》

第06章 借刀杀人辟毒珠

作者:司马翎

六人分别在朴国舅两侧落座,红衣喇嘛居左,形貌狼琐的届右方上首,看来地位甚高,朴国舅说道:“诸位辛苦了几日,本来不当惊动,但本爵胸中之气难消,只好再劳动诸位”六人听了这话,都惊得一齐起身。

形貌偎琐的中年汉子说道:“朴国舅岂能受人闲气,这宗事便请明示。”红衣喇嘛说道:“权先生说得是,不知是谁如此大胆!朴国舅摆摆手,众人重复落坐,才道:“是个年轻愚笨之人。本人虽是样样比他强胜,但仍然博取不到云秋心姑娘的芳心。”众人听了,这才明白他受的是情场恶气,都暗暗放心。步崧说道:“国舅爷说的,想来就是裴淳那小子,只不知他目下在什么地方”朴国舅说道:“他就在楼上与云姑娘晤面说话”马延道:“国舅爷明知云姑娘喜欢他,怎的让他们见面?”

朴国舅说道:“本爵先前以为有几天时间得以接近玉人,定能扭转她的心意,哪知今日三面相对,便比出深浅厚薄了。”

红衣喇嘛大怒说道:“既是如此,容他不得”众人都齐齐附和,只有那姓权的中年人闭起三角眼,不声不响。枯瘦老者嘴巴一张,砰的一声喷出一股火焰。火光虽是即隐,但众人都感到一阵炙热之气。

朴国舅笑道:“裴淳的武功果然有出类拔荤之能。但诸位若是一同出手,逼他无法突围,再由我高丽国金元山老师,施展独步天下的火器,谅他难逃尸骨化灰之危。”说着向众人拱拱手,众人都纷纷辞出,取备兵刃等物。

座中只剩下朴国舅和姓权的两人,朴国舅说道:“权衡先生向来是本爷智羹,独留此地,想必有所指教。”

权衡微微一笑,缓缓道:“国舅爷若是仅仅要取裴淳一命,何须如此惊扰,但须传令下去,他们几位自然就能办到,可见得国舅爷心中实是迟疑未决,希望众人之中有提出异议的,供你参考酌量”朴国舅颔首不语,权衡眨一眨三角眼,又道:“国舅爷平日何等深沉持重,胸襟寥廓无比。今日举措大失常态,可见得古人说关心者乱之言不虚,由此可以测知国舅爷实是深坠情网。”朴国舅离座拱手说道:“权先生料事如神,还望有以教我。”

权衡胸有成竹,说道:“国舅爷既是深坠情网之中,这裴谆便不可鲁莽杀死。”

朴国舅道:“这一点本爵也有同感,但此人不隐,终是本爵眼中之钉,肉中之刺。”

权衡凝想片刻,道:“若是杀死了裴淳,须得防范他师父赵云坡出头报仇。中原二老在武林之中声威极盛,现下李星桥虽是武功已失,但单是一个赵云坡便不易对付,何况此人一出,武林中许多高手闻风而从,岂不是又做成一股对本朝大大不利的势力?”

朴国舅点点头,权衡接着又道:“因此必须寻出如何除去裴淳,而又不至于惹出赵云坡的法子。鄙人想来想去,只有用借刀杀人之计”朴国舅道:“权先生说得极是,但何处找得到如此锋快之刀?”

权衡微笑:“目下已有两人,一是博勒……”

朴国舅颔首道:“他果是有杀死裴淳之心,还有一位是谁?”

这时有下人进来禀报说博勒求见,朴国舅立刻出去,见到博勒之奏,请人另一个厅堂中。飞天液又博勒面色阴沉的说道:“听说秋心左楼上会见裴淳,可是国舅准许的?”

朴国舅脑中记起权衡的话,当下说道:“不错,本爵虽是不愿,己奈秋心姑娘……唉!”

博勒怒道:“待某家教训秋心一顿”朴国舅忙道:“云姑娘一个女儿家,少有跟年纪相若的异性来往,喜欢裴淳也是人情之常。”

博勒一怔,道:“难道就让裴淳放肆得意?”

朴国舅微微一笑,并不言语。博勒沉吟一会儿儿,说道:“唯有杀死裴淳,才可兔去后患。”

朴国舅说道:“只怕云姑娘得知此事……”

博勒道:“某家自有妙计,但须国舅相助,裴淳身边藏有商公直的辟毒珠不,此珠一矢,他便将死在秋心面前。”

朴国舅大喜道:“辟毒珠难取得,可是……”

博勒微微一笑,道:“某家只要让秋心服用一种奇毒,裴淳越是对她有情,这毒就发作得越快,若是他心存慾念,那就死得更快,国舅不必替某家担心,这等借她传毒之法,她还不懂。若能够预先在他身上留下伤痕,那时秋心一辈子也不能发觉此中计谋”且说裴淳和云秋心在翠楼书肆中谈古论今,甚是融洽,盘桓了个把时辰,裴淳便向她告辞。云秋心虽是不舍,但心恐义父得知不悦,不敢挽留。说道:“我要做一个精致的锦盒藏放你送给我的五本书,不论到哪儿去,都带在身边。”

裴淳说道:“姑娘如此爱重,实感荣幸。”

云秋心送他走出房门,四顾廊上元人,便轻轻道:“你还来看我么!裴淳点点头,她接着又道:“有一件事必须告诉你,虽然对我大是不利……那梁葯王……”刚刚说到此处,一阵步声传来,却是朴国舅上楼。

云秋心立刻停口不说,裴淳也知此事定必十分机密,当下先行辞行,免得打草惊蛇,被朴国舅发觉。

裴淳回到穷家帮总坛,淳于帮主及五老还有紫燕杨岚等,都来询问消息。裴淳道:“我辞别之时,云姑娘正要把梁葯王有之事告诉我,恰好朴国舅上搂,她只说了梁葯王三字便打住了,瞧来似乎甚是严重。”

淳于靖沉吟半晌,道:“只怕梁葯王禁锢之难。”穷家五老都流露出忧愁之色,原来他们都知道梁葯王若真被囚,淳于帮主决不能坐视。但朴国舅非是普通武林人物,一旦拼上了,穷家帮可能有覆亡之祸。

独独紫燕色然而喜,说道:“如若葯王遭难,正是大好机会。我们设法把他救出,便是有恩于他,何愁他不说出心中隐衷?”

裴谆接口道:“杨姑娘说得极是。”杨岚更是高兴,起身道:,我们先到那府第外面瞧瞧形势可好?“裴淳也有此意,便跟她出去。走出大门,神木秀士郭隐农也跟着来了。三人一道走到那座府第,前面后后瞧了一遍。郭隐农说道:“我瞧后园孤伶伶一座轩院甚是可疑,说不定葯王梁康便囚禁其中”紫燕杨岚道:“我们晚上来时,先探这一处。”郭隐农一心一意想害死裴淳,接口道:“到了晚上守卫定然十分严紧,大白天反而容易得手。”

杨岚道:“对啊,他们决计想不到,我们胆敢白天出手营救。”

郭隐农暗暗好笑,我们这等明目张胆的探道,人家除非都是傻于,否则焉有不知之理?裴淳奋然道:“那么我们这就闯入去。”

郭隐农道:“好,闯就闯,师妹你轻功最好,负责外面把风。”

杨岚应承了,三人转回府后围墙,裴、郭两人跃人后园,四下毫无声息,郭隐浓轻轻道:“你从左边闯入轩内,我打右边进去。若是碰上敌人,须得力拼,以便另一人可以乘机搭教梁葯王”裴淳处身这等境地之中,全然忘了自家惧怕拼搏之事,满口答应,两人迅速分开,各各借着树木地势掩蔽,分头奔去。郭隐农故意半途停步,暗想且让他先行人轩,定必碰见敌人,拼斗起来,越凶越好。除非他能够力敌朴国舅手下一众高手,不然势将丧命此地。

裴淳掩到轩院左边,一跃而入,只见此轩甚是宽敞,东首有一排房间,都寂无人声。他躲在一座假山后面,恻耳查听四下动静。忽然鼻中嗅到一阵奇异香气,头脑间一阵晕眩,立时想起正是奈吉尼花的香气,连忙取出辟毒珠含在口中。内功略一运转,登时复原。当下忖道:“此轩之内既然放置得有茶吉尼花,恐怕是飞天夜叉博勒的居处,但说不定博勒正以毒花迫害梁葯王。”

他一想到别人有难,便忘了自家安危,满腔热血沸腾,奔出去逐间房子查看。接着又转到右边西首各房看过,查无人迹,于是向院门走去,忽见郭隐农站在院门外,便低低招呼一声。郭隐农疾奔人来,冷笑道:“门外写着什么字你瞧见了没有。当真可笑。”

裴淳摇摇头,郭隐农道:“外面写着擅人者死四个字,哼,我冲着这四个字非闯入来不可。”说到这里,忽地眼睛连眨,接着呻吟一声,抒胸抚肚,显得十分难过的模样,裴淳大惊道:“郭兄中毒啦?”

郭隐农苦苦熬忍,道:“什么毒?”

裴淳道:“奈吉尼花,那是中原绝迹的一种毒花。”他闭住呼吸,吐出辟毒珠,道:“郭兄含住此珠,运起内功,片刻后便可解去此毒。”郭隐农一手推开,冷冷道:“我宁可死了也不要你救我。”

说罢转身疾奔出去,裴淳不觉一怔,心中大惑不解。到他跃出后院,只见一身紫衣的杨岚正在发愣,当下道:“郭兄已中了花毒,须得赶快解救。”

杨岚惊道:“可有救他之法?”

裴淳道:“辟毒珠就行了,但他不要”杨岚连忙拉他一同追赶,转过两条街,突然一个叫花子现身指点道:“郭爷向那边去了。”

两人依言奔去,一路上都有乞丐指点,终于追到城外一条小河边,芦苇又高又密。两人拨苇而入,找了好一阵子,才因听到呻吟之声找去,只见郭隐农躺在芦苇丛中,翻来覆去,满身满面俱是泥土,背上的乌木棍和竹笛都掉落一边。

裴淳见他面色青白异常,疼得身躯痉孪如虾,不住抽搐,顿时记起梁葯王说过,这奈吉尼花之毒甚是奇怪,若是全不曾贪咳,毫无慾念之人中了,毫无所苦。越是贪填多慾之人,就越是痛苦难当。眼下看这郭5农如此难熬,可知必是慾念极多之人。

他取出辟毒珠交给杨岚,自己退开一边。杨岚也不嫌他污垢,抱起他上身,叫道:“二师兄,快点儿张口,含住宝珠”郭隐农睁开双眼,见是杨岚,眸子中射出疯狂似的光芒,反而把她紧紧搂住,嘶声叫道:“我只要你,你嫁我吧!杨岚惊得呆了,郭隐农一连叫了几声师妹嫁给我。杨岚见他本是极为英俊沉稳之人,变成这等模样,心中大是怜悯,柔声道:“你先解去体中之毒,有话慢慢再说。”

郭隐农虽是*火攻心,极是痛苦,但他性格狠忍,这时还强自支脯说道:“我不要领裴淳的情”话声似是从牙缝中迸出。杨岚说道:“你用不着领他的情,快点儿含住,我求求你。”他越是这般折磨自己,杨成就越发觉得他可怜。郭隐农道:“我也不要你领他的情。”

裴淳远远听见,觉得不是滋味,信步走开。

紫燕杨岚听见裴淳走了,陡然问心中的怜悯烟消云散,不耐烦的道:“那么你是不想活命的了?”

郭隐农听得她声音冷硬,体内顿时又觉一阵剧疼攻心,原来他已中了花毒,若是生出贪喳之心,毒性便主反应。当下熬受不住,呻吟数声,昏死过去。

到他回醒,杨岚还没有走开,郭隐农把心一棱,道:“师妹你回去吧,我不想活啦!”他对自己尚且如此狠心,杨岚元奈说道:“老实告诉你,我不须领他的情,只因他借过我的宝马,所以我向他借这颗珠子,谁也不欠谁的情”郭隐农大喜道:“把珠子给我”当即含在口中,运功驱毒,这辟毒珠乃是世间千毒克星,但奈吉尼1t]l是域外异种,花香之中的毒胜,与一般毒葯、毒物不同,饶是如此,郭隐农一噙住那辟毒珠,便立刻止住体内千般痛苦,若是最初中毒之时,立刻使用此珠驱毒,早t安然元事,他默默用功,但觉丹田中那股真气始终提聚不起,良久乙久,睁眼颓然道:“这珠不行”杨岚吃一惊,道:“怎么不行?”

郭隐农道:“此珠只能止住体内痛苦,无法驱毒。”

杨岚惦念着裴淳,便道:“这儿污垢潮湿,不如回去再试。”两人起身走去,才走了几步,郭隐农一跤跌倒,呻吟道:“我一走动就感到痛苦难当。”杨岚没法,只好陪他在芦苇中打坐。

裴淳沿着沙岸慢慢的走,心想这世间真是无奇不有,像郭隐农只为了不愿领我的情,便甘愿中毒身亡,他越想便越觉得许多事都荒诞奇怪无比,像薛三姑便也是怪人之一。不知不觉走了数里,忽见前面河边有座简陋茅屋,暗觉奇怪,心想这等偏僻之地,怎的还有人居住?

经过茅屋之时,忍不住停步向屋内望去,只见屋中只有丈许方圆大小,却坐得有三个人。这三人并排而坐,面向里面。裴淳只瞧见他们后影,但见这三人发白如银,衣衫槛楼,背脊佝偻,一派龙钟老态。

裴淳讶然付道:“他们可不是穷家三皓么?怎的独居此处?连个侍奉的人都没有?”他晓得三皓耳目都不灵使,当下也不敢惊扰,恭恭敬敬在他们背后行了一礼。

行过了礼、心想他们都是年高德助的老前辈,须得找点儿甚事服劳,以示心中尊老敬贤之意,方始能安。四下一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借刀杀人辟毒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纤手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