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干戈》

第11章 采花贼施毒遇克星

作者:司马翎

无情刀管中流说道:“兄弟的意思是这件事最好由局外之人去办最妥,反正不参加比赛的人也没有资格被取消,最多被逐出此地,不能继续参观盛会而已。”

胡元大声道:“对,对,管大哥若肯担承,摩天寨那些小子们可有苦头吃了,哎,还有阿闪姑娘也是,小弟重托阿闪姑娘多打他们几记耳光,才能略消胸中这口恶气。”众人都欣慰的笑起来,显然都很相信管中流、阿闪二人有这等本事。

羊武趁机向田不恭打听管中流的来历,得知他是上一届金鳌大会的魁首,不觉肃然起敬,也认为他必有这等本事无疑。

乡老伯举手止住众人笑话,道:“小管出手也不妥,他有资格做秘室量才的主试官,此举关系重大,不可轻易放弃。”

吕杰道:“对啊,此事关系十分重大,小弟窃以为最佳之法莫如由小弟出头,最多拼着小弟资格被取消,好歹也得办妥此事,免得田道长遭遇危险。”

众人方自摇头,田不恭哈哈笑道:“诸位不须争论了,小道一点不怕他们加害,只是想到他们可能故技重施,在明天的决赛中跟诸位捣乱。还有一个秘密还未奉告,那就是我为何会注意到尉迟忻说话之故。”

阿闪道:“是啊,那时台上争斗正激烈,你怎会分散了注意力去听别人低语。”

田不恭道:“诸位定必想不到跟尉迟忻说话之人是谁,我告诉你们,那人便是不夜岛的田若云。”

众人听了田若云的名字,顿时群雄耸动,柳儿畏惧地直向乡老伯身上扑去,乡老伯大为怜惜,在她耳边说道:“我传给你的内功心法神妙无穷,只要练到第三层,田若云就没法子赢得你了,若能练到最顶的第四层境界,以你纯阴之质,更是奥妙无穷,以后才慢慢解释给你听,总之,这门内功最难的是入门第一层,须得是纯阴之质,天资过人,再加上机缘凑巧,遭受极端痛苦,激起不屈不挠的毅力勇气,才有希望。试想这些条件是多么难才会凑巧碰上?”

柳儿听了果然略感安慰,低声问道:“我什么时候才能练到第三层呢?”须知她自经过大变,已成惊弓之鸟,眼下但求有能力自卫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乡老伯说道:“这倒不难,有个速成之法极有灵效,但却带着点邪气,那就是你这种纯阴路子的内功,可以采纯阳之气增长自家功力。”

他寻思一下,又道:“此是我老人家就武学中阴阳相配之道推想而得,只须推研出吸采阳气的妙块,就可以立时增长功力。”

柳儿大惊道:“这……这如何使得?”

心想这等采阳补阴之法简直是极邪门的功夫,我宁被人害死也不愿意用此法增长功力。

乡老伯只笑一笑,没有做声。

此时泰山派的羊武正在述说他在台上如何听得尉迟忻指点之事,说完之后,田不恭接口道:“只不知后来尉迟忻为何在并不要紧的关头停口不说?假若是在你们打到最凶险之时才突然停口,整个局面就不相同了。”

王元度笑道:“这定是乡老伯暗中帮助我们。”

大家都向乡老伯望去,那老人点头道:“不错,那尉迟忻使出独门传音之术,我老人家却有法子阻扰他的传声,使那孩子听不见。”

王元度恭容向乡老伯说道:“既是有不夜岛门下夹杂其间,晚辈意慾亲自去拜访尉迟忻,彻底解决此事。”

乡老伯摇摇头,道:“这事也不急在一时,我老人家自有安排,包管摩天寨那几个小子乖乖的罢手。”

此时田不恭表面上虽是嘻嘻的笑着,但心中却不住的反复思量要不要警告王元度一声,说出卓辽决心取他性命之事。可是不但是他的决心,而且卓辽将用计谋手段也都蒙他坦白见告,他如此的看重自己信任自己,此举不啻出卖他。

他感到为难之极,左思右想,总难解决,须知此事非同小可,如若不及时警告王元度一声,以王元度的为人性格,那是百分之百难以幸免,但在道义上来说,卓辽对自己推心置腹,告以心中隐秘,又焉能出卖他,使他的计划化为泡影?

直到晚膳用毕,田不恭仍然找不到一个两全之法。当他心中交战苦思之时,还须跟旁的人应酬谈笑。

乡老伯把羊武叫到房间之内,单独晤对。

羊武因与王元度等人结为朋友,便对这位老人家甚是尊敬。这正是名门大派的子弟才具有的教养。

乡老伯命他坐下,才道:“我老头子平生别无所长,唯有对武学之道说得上渊博二字。你泰山派的武功在当今各大门派之中算得上一份。但目下独撑门户的令师旱天雷泰洛似乎远不及令师祖白老二了。”

羊武大惊道:“原来老前辈与敝派先师叔祖有旧,恕晚辈前此不知,疏于问候起居。”

乡老伯道:“这倒不必多扎,我这次踏入江湖,才知道白老二已经亡故,武林高手又弱了一人,殊堪痛惜。现下言归正传,昔年我与白老二盘桓之时,曾经精心研究过你们这一派的武功,是以所知甚深。今日不妨把当日讲论的一点心得转告于你。”

羊武双膝跪倒,肃然道:“多谢老前辈训诲启迪。”

乡老伯微笑道:“起来吧,你年纪甚轻,想必罕有亲炙白老二的机会。咱们今日相逢,总算缘份不浅。”

他等这粗豪烈性少年起身就坐之后,方始又道:“昔年我们纵论天下各家派武功,谈得很多,不必尽行告你。关于你泰山派的武功的得失正是我特地找你之故。”

羊武躬身道:“老前辈请说,晚辈洗耳恭听。”

乡老伯道:“孺子可教,果然不愧是名门大派的弟子,气度自然而然便与俗流不同。说到泰山派的武功,你也知道走的是至阳至刚的路子,是以凶猛逾常,威势惊人。也因此泰山派历代收录门下全都选择性情暴烈刚猛之士,才能相得益彰,易有成就。”

他略略停顿了一下,又道:“但白老二告诉我说,贵派的内功练到最精妙之时,便有三昧真火焚身之厄。历来已有不少前辈高手踏险致死。此所以他练到某一境界就不敢用功猛练,有时甚至要设法散去一点功行,免得火气太盛,支持不住。”

羊武还是第一次听闻这等道理,不由得目瞪口呆,回想起师父秦洛果然晚近时常辍练,脾气也特别暴躁,敢情是因为此故。

乡老伯又道:“令师定然知道这个道理,但你还须苦修多年才望达到这境界,是以不须过早告诉你,免得你心中有所挂碍,难以进步。我老人家今日告诉你的缘故,便因为有法子可以帮助你增长功力,并且减少许多将来三昧真火焚体的危险。这也是你的福缘过人,才会碰上这么凑巧的机会。”

羊武迟疑一下,道:“老前辈的隆情高谊使晚辈感激万分,可是晚辈若是受此大恩,将来如何能够报答?”

乡老伯笑道:“此乃是两全其美之事,不必多虑。”当下连击三掌,便有一个人走入房来。羊武转眼望去,但见他长得甚是丑陋,年纪很轻。

乡老伯道:“你叫他柳儿就行啦!”

转面向柳儿道:“他是泰山派后起之秀羊武,练的内功乃是至阳至刚的路数,与你至阴至柔的内功恰是两个极端。现在我使你们互助互惠,得益无穷。”

羊武一面向柳儿行礼招呼,一面忖道:“这就奇了,他一个男子怎会修习至阴至柔的内功。”

乡老伯命他们两人在榻上盘膝坐好,然后指点运功法门。好在这等法门在他们而言毫不困难,一下子就记牢了。

当下两人各出一掌相抵,先调匀真气,提聚功力,然后依法由掌心输送接受对方的内功真气。

乡老伯欣然地在一旁观看,偶尔会开声说一两句话指点他们。

但不久之后,他们已经心无旁骛地全力运功,若是羊武输出阳刚之气,柳儿便依吸采法门调元运气,反之,羊武也是如是。这原是天地间不可移易的道理,所谓孤阴不长,独阳不生。

他们的内功路数具有这先天的缺陷,便很难到达圆融和洽至精至妙之境。在柳儿而言犹自可,最多练不到最顶层的境界而已。

但羊武则不是这么说了,大凡刚则易折,所以他到了某一境界之时,便会有焚身之灾了。

他们互相得到对方纯阴或纯阳之助,但觉真气越来越圆融充沛,功力倍增,而且运行之际,根本已不须用心主宰,只须顺其自然就和洽无间,如水rǔ交融,不假外力。

且说田不恭在外头与王元度等人谈了一阵,便借故暂离,直奔卓辽所居的院落。他一直都没把卓辽的秘密告诉王元度,此时边行边想道:“时间过得真快,我若不在他们歇息安寐之前把此事办妥,明早一出场,那就再也来不及挽回了。”

他最感痛苦的是这件事竟没有一个人可以商量一下,只能独力解决。正自寻思,廊柱后突然闪出一人,拦住去路,手中提着一根只有五尺长的铁矛,寒光闪闪。

田不恭横牌护身,停步望去,只见拦路之人乃是摩天寨的尉迟忻。心想闻说此人在四师兄弟中武功最高,我已见识过贺亮、辛立等人的武功,极是高明。因此可知此人的武功定必在我之上。

他面上仍然露出诙谐可喜的笑容,道:“呵呵,原来是尉迟施主,难道有意向贫穷的出家人化个缘不成?”

尉迟忻面上毫无表情,淡淡道:“尝闻峨嵋乃是当今武林大门派之一,今日瞧你能迅即自解穴道察制,可见得盛誉不虚。某家钦佩之余,特来领教。”

他虽是十分阴沉之士,但倒还干脆例落,一口就道出拦路之意。

田不恭笑道:“使得,但此处动手似有未便,尤其是距王元度他们所居不远,只怕他们有人出来瞧见经过,可就把事情闹大了。”

尉迟忻道:“如此说来,你已把今日下午之事告诉他们了?”

田不恭颔首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果是如此。我们另找一处地方斗一斗如何?”

他心想横竖已无法逃避,不如大大方方的比划一场,不论胜败,都保存了师门声誉。

尉迟忻道:“很好,到底不愧是峨嵋派第一高手乐天子道长的高徒,胆识过人,走,那边有座空院子,不会有人打扰。某家也是孤身一人,决不以多为胜。”

田不恭鼻子中仿佛嗅到血腥味,因为他摆明单打独斗,定必是不死不休的结局无疑。但他依然嘻嘻哈哈的跟他走去,边行边道:“尉迟施主可是第一次到这两湖之地?你手中的铁矛有多重?”

尉迟忻头也不回,应道:“某家实是第一次踏入中原,至于这根兵器,只有三十斤重。”

他虽是有问必答,却没有多余的话。

三十斤的铁矛非同小可,舞动起来非有千斤之力不能胜任。

田不恭的铁牌也算得是重兵器,但一共只有十五斤重,恰好轻了一半,大概膂力也弱他一半。

眨眼间已奔入一座黑暗的院落中,田不恭暗中皱一下眉头,心想我这铁牌上的古怪已无从施展啦!

这是因为过于黑暗,对方瞧不见他牌上的字迹。

尉迟忻停步道:“此地行不行?”

田不恭道:“行之至,只不知何以会有这么一个空院子?”

尉迟忻冷冷道:“此地本是我们居所,某家已遣走别人,你大可放心出手。”

田不恭摇头道:“你说你只有孤身一人,但小道却觉得这话大有问题。”

说到此处,尉迟忻已泛起怒色,田不恭继续说道:“令师弟们自然要听从你的命令离开,但旁的人却未必如此听话。”

尉迟忻皱眉道:“还有哪些旁人,你领说个明白。”

田不恭呵呵笑道:“你心中明白就行啦,何须我当面点破?”

话声未歇,突然间跃上走廊,挥牌向柱后重重击去。

柱后伸出一把金叉,当一声抵住铁牌。

接着人随叉现,却是个中年汉子。

田不恭道:“小道记得少岛主乃是罕见的美男子,何故变成这等模样?”

要知他擅长玄门透视远听之术,此处虽是黑暗,但田不恭暗暗一瞧,已发现了廊柱后露出少许人影,还有轻微呼吸之声,这才出其不意的扑过去。

那中年汉子把面上的人皮面具揭下,露出俊美的面庞,正是不夜岛少岛主田若云。他一生以容貌自傲,那田不恭的话正搔中痒处,耐不住现出本来面目。

田不恭心思何等灵敏,他最多古灵精怪的主意,当下哈哈一笑,道:“少岛主知不知道何处露出破绽?”

心中却想道:“我只要跟你缠上了,就不必去斗尉迟忻了。”

田若云道:“你肯告诉我不成?”

田不恭道:“瞧在本家的份上,不妨告你实话,你的破绽就在这儿。”

说时,向他胸口指点,真真假假的伸指戳去。

田不恭这个动作,真时可以点住田若云的穴道,假的话只是向他道破破绽之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采花贼施毒遇克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干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