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干戈》

第02章 会怪女侠士斗灰鹤

作者:司马翎

白衣美女道:“贱妾姓蓝名明珠,这一次屈驾先生移驾此地,又使先生费了不少气力,

心中甚感不安,因此虽然有一件事想请先生帮忙,却觉得十分难以启齿。”

  她说得十分诚恳,实在不是做作。

  王元度不禁冲口道:“只要在下力之所及,甚愿能够为姑娘效劳。”话一出口,登时泛

起后悔之感,心想她既然姓篮,那就是日月坞蓝峦的女儿无疑,这倒不要紧,但她先试过我

的武功才求我帮忙,可见得必是争杀之事,只好硬着头皮等她说出那是件什么事。

  蓝明珠轻叹一声,道:“这件事虽然先生一定可以办到,可是实在有点困难,我真不知

道该不该说出来?”

  王元度被她勾起好奇之心,暗念反正已经答应过她,不能反悔,当下道:“姑娘何不说

出来听听。”

  蓝明珠深深望他一眼,澄澈的目光好像要把他的心看穿,然后轻轻道:“好吧,假如你

觉得很困难,那就算了,千万不要因不好意思推却而答应下来。”

  王元度更觉得稀奇,不禁竖起耳朵,只听蓝明珠道:“我想请先生在一个适当的时机和

一个人见面。”

  王元度点点头,道:“然后呢?”

  她道:“只要见见面,最好还能够略为谈一谈话那就行啦!”

  王元度疑惑道:“此事何难之有,于我并没有一点损失呀?”

  蓝明珠嗫嚅一下,似是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把内幕说出来。

  王元度分辨得出她并不是假装如此,况且也没有假装的必要,于是更加感到奇怪。

  尽管他很想知道内幕,但他仍然保持风度,微微一笑,道:“姑娘若是觉得难以启齿,

那就用不着勉强啦!”

  蓝明珠沉吟一下,才道:“贱妾深恐说出了内幕之后,先生就不肯去见那个人了。”

  王元度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怎会如此奇怪,当下问道:“那人是谁?可是在下认识的?”

  她摇摇头,王元度又适:“那么是不是十分凶恶,一见人就动手?”

  她又摇头,道:“倘若单只是凶恶,先生的一身武功如此高明,怕他何来。”

  王元度心想这个哑谜太难猜了,他本是胸襟豁达的人,当下笑了笑,决心不再追问。

  他站起身,道:“且让在下先瞧瞧那一位是什么人,我们现下就去如何?”

  蓝明珠也陪他起身,还未说话,陡然间,一件物事从门外飞了入来,蓝明珠迅逾闪电向

前一跃,伸手接住了那件物事,却是一只绣花鞋。

  王元度目力何等锐利,早就瞧出是只绣花鞋,心中大感纳闷。

  蓝明珠不待他开口,便竖起食指按在chún上,示意他不要说话,紧接着伸手拉了他向内间

奔去。

  两人奔入内间,放下门帘。

  蓝明珠动作极快的把罗帐从银钩中取下,一面把王元度推向床上。

  王元接见她神色紧张,既不便动问,又不能贸贸然爬上人家大姑娘的绣床上,不由得直

皱眉头。

  蓝明珠推了两次,见他仍不肯上床,一急之下,骈指点中他胁下穴道,接着把他抱上

床,放在床内的位置,并且拉开香衾,把他盖上。

  她自己也脱了鞋子上床,定睛寻思一下,便迅快脱下外衣,坐在床外一张椅上。这时,

她只穿着窄袖亵衣,隐约可以瞧见光着晶莹雪白的玉臂,薄薄的亵衣,还隐约可以瞧见红色

的抹胸。

  她不但如此暴露,而且钻入被窝之内。

  王元度但觉她柔软的身躯贴着自己,鼻子中还有阵阵肉香侵袭,这可是他平生第一次接

近女孩子,而她又是长得那么美貌,不由得心跳加速,既刺激又难过。

  蓝明珠用手肘撞开他的穴道,同时把他的手拉到前面,以致王元度变成用一只手搂抱住

她的姿势。

  王元度他深深吸一口气,登时清醒许多,心中连连冷笑,想道:“你打算用这等诡计诱

我做出卑鄙的勾当,这心思可是白费啦,我王元度乃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决不肯做那苟且

偷摸见不得天日之事。”

  忽然感到她用手指在掌心写字,凝神默想,见她写道:“是家父来啦!”当下一怔,心

想这话如若不假,则她便不是借故诱惑自己了。

  蓝明珠又写道:“家父如见先生在我房内,定必滋生误会,故此须得躲过他的耳目。”

  王元度轻轻点头,但觉温香软玉抱个满怀,别有一种撩荡人心的滋味。他随即醒觉不可

涉及退思,连忙一正心意,身外一切,付诸不闻不问。

  转眼间,外面传来一个苍劲的口音,道:“珠儿,你在房间里干什么?”

  蓝明珠唔了一声,才道:“是爹爹么?我刚刚睡着了。”

  房帘掀处,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中年人,跨入房内,他惊讶地道:“咦,你一向很晚才

上床睡的。”

  蓝明珠道:“爹爹敢是有什么吩咐,那么女儿起床使是。”

  她的臂伸出帐外,又道:“请爹爹把外衣丢过来。”

  那青衫中年人笑道:“算啦,明天再谈吧!”转身出房而去。他不论是进来出去,都不

闻半点声响。

  过了一会,蓝明珠才掀衾起身,悄声道:“好险,居然瞒过了家父。”

  话声未歇,突然发觉自己半躶着上身,不由得羞不可抑,两颊飞红,连忙躺下,拉被遮

盖住身体。可是这么一来,又跟王元度挤在一起,很易令对方误以为她有意亲热,不禁更加

张惶失措。

  王元度倒没有注意到她后来的尴尬神情,只知她十分害羞,便假作不知,轻轻道:“在

下可以起来了吧?”

  她闭着眼道:“先生请!”

  王元度赶紧起身,从她身上跨过,跳落床下。

  他把她的外衣取过来,丢入帐内,眼睛望着别处,道:“姑娘请穿好衣服,在下须弄个

明白才行。”

  一会儿,蓝明珠离床下地,仍然含羞答答,始终无法忘掉这个年轻男子曾经眼见和碰触

身体之事。

  王元度道:“在下的鞋子弄脏了蓝姑娘的绣床,甚是歉疚,但这也是迫不得已之事,还

望姑娘原谅。”

  蓝明珠低头道:“先生别这么说,今晚之事,残妾终身感激敬佩,决不能忘记。”

  王元度摆摆手,道:“姑娘最好把今晚的事完全忘掉,若是趁夜深人静之际,把在下送

出贵府,那就是更好不过了。”

  蓝明珠连忙抬头瞧他,道:“先生可是不肯赐助么?”

  王元度无可奈何地道:“不是这个意思,在下感到身在此处,十分不安全,令尊的千钧

杖号称武林一绝,在下自问还没有接得住令尊钢杖的能耐。”

  她嫣然一笑,又露出雪白如编贝的牙齿,道:“暂是不会有什么事故,请先生放心。”

  她沉吟了一下,又道:“但目下家父大概已到了那边去,今晚先生已没有机会可以见到

那人,只好等明天再说。”

  这时柳儿恰好进来,她跟蓝明珠走到一边悄声交谈,说完之后,柳儿走到王元度面前,

道:“请相公随我走,先歇宿一夜再说。”

  王元度心中很不自在,但仍然跟她离开房间,到了走廊,才讶然忖道:“我何故还任得

她们摆布。难道我竟不忍心使蓝明珠和柳儿她们失望。”然而事至如今,只好跟她走去。不

久,两人走入一座偏院之内,人得房中,柳儿点燃油灯,替他整理床铺,王元度举目打量这

房间,但见家具皆甚贵重,陈设华丽,也不似向来无人居住。

  柳儿一面铺床,一面道:“这是舅老爷的居室,四周都是高墙,话声和灯光都不怕被人

察觉。舅老爷刚刚出门,最快也要大半个月才能回来。相公安心歇息,明儿早上婢子便来侍

候。”

  一宿无话,翌日清晨,柳儿服侍王元度盥洗过,用了早点,便去通知蓝明珠。

  王元度望住她袅娜而去的背影,不禁想道:“她虽然只是蓝姑娘的侍婢,可是长得明丽

聪慧,世间少见,令人不禁有红颜薄命之叹!”

  王元度把数日以来的经过细想一遍,那鲁又猛和柳昭两人的面容浮现过心头,当下寻思

道:“昨宵那等情景若是换了他们两人,不知会有什么后果?鲁又猛兄或者无事,但柳昭兄

可就说不定了。”

  想到这里,颇为自己的磊落和定力感到骄傲。

  蓝明珠和柳儿一齐入房,双方见过礼,王元度便道:“在下虽是有心为姑娘效劳,无奈

身上尚有要事,不能久留,只不知姑娘到底有什么为难之处?”

  蓝明珠道:“不管先生最后有没有见到那个人,但这番隆情厚谊,贱妾已经十分感激,

恕贱妾动问一事,那就是一个月后,先生难道不打算驾临敝坞么?”

  王元度微笑道:“那是五年一度轰动天下武林的盛会,在下自必要赶来的。”

  蓝明珠道:“既然如此,先生何不屈驾此间,直到那一天现身出去,岂不是省去跋涉之

劳?”

  王元度道:“在下还须赶去谒见一位前辈,所以无暇久耽,还望姑娘原谅。”

  蓝明珠道:“先生说得太客气,想那柳儿和蓝沛两人,用这等手段把先生请来,幸蒙先

生不见怪,已经十分感激,但愿将来有机会报答先生,此心方始能安。现在让我把求托先生

之事详细说出,那个人就是贱妾的姊姊,想请先生在适当的机会跟她见个面。”

  王元度心中叫声糟糕,暗念又是一个女子,真是头痛不过的事,口中说道:“在下应承

过姑娘,只要是力之所及,决不推辞,既然要见的人是令姊,那就是在下力之所及的事,目

下有烦姑娘带领前往一见就是了。”

  蓝明珠笑一下,道:“若是如此简单就好啦,家姊性情古怪,对贱妾成见甚深,若是得

知先生是贱妾请来的人,定必使出种种可怕的手段对付先生。”

  王元度一怔,道:“然则姑娘为何还要在下去见令姊?在下相信姑娘不是好狡之人,此

举必有很深的用意。”

  蓝明珠轻叹一声,道:“这件事实在不易解释得明白,总之我希望她见过先生之后,被

先生的一表人材打动了芳心,不再折磨自己那就好了。”

  说到此处,王元度便有点明白了,心想那位蓝大姑娘想是从来没有异性朋友,所以变得

性情古怪,时时折磨自己,因此,她的妹妹才想法子找个人跟她见面,希望她改变性情,但

这么一来对自己可是大大不利之事,万一这位大姑娘看上自己,岂不十分麻烦。

  只听蓝明珠又适:“家姊名叫芳时,与我不是一母所生,她自小就对我十分妒恨,加上

家母对她实在不好,而家父也较为偏爱于我,所以她不但恨透了我,连带把天下男人都恨上

了,她的武功尽得武珀刀真传,十分厉害,谁也不敢轻易惹她。”

  王元度讶道:“武珀刀?那就是与令师翻车夫人齐名的另一位巾帼奇人何心寒前辈的门

下了,听说何心寒前辈好像也对男性怀有极深成见,令姊既然拜列她的门下,无疑大受影

响。”

  蓝明珠道:“先生说得极是,家姊这些年来,拼了命死练武功,用意只是折磨自己,一

年之中难得说上三五句话,只有家父还能跟她略为交谈几句,别的人莫说与她说话,连面也

见她不到。若是陌生男人,碰上她心情不好之时,那就会有性命之险,此所以必须武功比她

更强的人,才能去见她的面。”

  王元度沉吟一下,才道:“姑娘对令姊的一番好意,在下已经深悉,不管此举是否生

效,在下也要玉成姑娘心愿,只不知几时可以见到令姊。”

  蓝明珠道:“她一日十二时辰,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其余时间都在一处叫做石角的地方

苦修武功,本坞占地甚大,到处花木森秀,只有那石角是一片荒瘠光秃的石地,她在那儿搭

建了一间石屋,以避风雨和歇息之用,四周围以高墙。与外界完全隔绝,连使女也不让进

去。”

  她在描述那处地方之时,眼中不由得流露出害怕而又怜悯的光芒,这时停歇了一下,又

道:“柳儿已去打探,倘若与平常无异,便请先生前往,跃入墙内,跟她见面。”

  王元度道:“在下见到令姊之时,不知应该说些什么话才好?”

  蓝明珠道:“贱妾已经想了许久,本来准备好一套说词,但目下改变主意,先生不妨告

诉她说你是过路之人,因迷了路而见到围墙,特地跃人找人问路,对了,我忘了告诉你,那

一圈围墙高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会怪女侠士斗灰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干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