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干戈》

第20章 受挟持初识无声剑

作者:司马翎

乡老伯露出讶色,道:“这倒是想不到的兵器,武林中恐怕只有你一个人用这种兵器的吧?”

童贯一点也不明白他何故惊讶,道:“不错,但在下平生从未取用过,都是赤手空拳便对付过去了,今日老先生不比旁人,在下不得不献丑取用。”

乡老伯恍然的喝了一声,道:“原来你从未用过,无怪武林中罕有知道你使用钢钹的,我倒要见识见识这种兵器的手法路数。”

蒲谷和童贯都小心翼翼的立好门户,四只眼睛睁得大大的,盯住乡老伯。他们晓得今日败在乡老伯手底,便成就了此老得到宗师名声地位。设若能够当着天下英雄眼前,赢了这一位,则他们两人的身价不知提高多少倍。

乡老伯回头向蓝峦说了两句话,然后迈步踏入蒲、童二人布成的威力圈中。蒲谷首先发难,提拐横扫,风声呼呼,劲烈刺耳,童贯不敢大意,赶紧也使出一招流星赶月,两个钢钹先后削出。

这两位名家出手果然威力不凡,但见拐影钹光交织成一片无可抵挡的攻势,如波翻浪卷。

乡老伯一侧身,让开双钹,但钢拐已拦腰击到。但见他挥臂一架,呼地大响一声,钢拐荡开,他的手臂居然没有断折。

单单是这一招,乡老伯已可以当得宗师之称,因为他分明已练到罡气布体,金刚不坏的地步了。

童贯双钹迅快攻去,宛如蝴蝶穿花一般,使人眼花缭乱。最难得的是双钹虽是施展迅快花巧手法,可是每一招都蕴蓄无限劲道,随时随地可以化为强攻手法,顿时博得不少激赏的喝采声。

蒲谷的钢拐也自纵操盘扫,不时有一两招怪异手法,皆是全场之人见所未见之绝学。

乡老伯似是故意让他们施展绝艺,一味闪避防守,间中以双臂硬架钢拐,发出震耳的砰砰声。

这一场拼斗好看之极,大部份的人都想不通乡老伯的肉臂,怎能架得住那根粗大的钢拐而不断折。因此,不多时,全场激起喧天闹声,有喝彩的,有鼓掌的,亦有些高呼大叫,情绪热闹非常。

他们斗得正激烈之时,忽然有人上台,走到蓝峦身边低声说话,此人姓孙名烈,乃是日月坞十道指挥之一。他只说了几句话,蓝峦双眉便已皱起,想了一下,才向孙烈回答了两三句。

孙烈走了之后,不一会,又有一人上台向蓝峦报告,此人姓燕名扬,亦是十道指挥之一,他只向蓝峦说了几句话,随即走落台下,蓝峦凝眸忖思,对眼前这一场激斗竟视若无睹。

这时大家的注意力都被乡老伯这一场比武吸引住,谁也不曾发觉蓝峦的动静,自然更没有觉察到有一群人已经离开广场,很快的搭乘快艇离开了小星坞。

这一群人正是姜石公和数十名手下,其中包括不夜岛高手卫步青、没角犀屠望、南阿洪等凶邪之士,陪他们一道出坞的还有一个钱万贯,他乃是一半自愿,一半被迫的跟他们一道走,原来姜石公乃是用钱万贯的性命,威胁蓝峦开放水道,让他们离开。

他选择这个机会,正是蓝峦无法分身之时,是以蓝峦这一回根本还未见过这个敌人之面,就被迫允许开放水道,让仇家遁走。

这一宗是孙烈报告的,第二宗由燕扬报告的是小星坞两座地牢都被人潜入,守卫的俱昏迷不醒。他们一查之下,认出是不夜岛的手法。

蓝峦一听而知这宗事必是由田若云身上惹起,他已擒下田若云,但收禁以前,曾经准他以独门暗号通知不夜岛主甄南。是以这一案必是甄南亲自出手,可见甄南业已潜入本坞。

须知自从金鳌大会开始后,每日总有人赶到,尤其是最后的三四天,小星坞全面戒严封锁,只许进而不许出。因此,甄南潜入容易,若想悄然离开,便很难办到。

这小星坞的地牢被搜,虽然不曾救走田若云,但可知这消息已到达甄南手中,他才会采取行动,因此,蓝峦便大大担心一件事。

他担心的是万一甄南突然在他面前现身,向他提亲,由于他有言在先,假如田若云有本事使人来求亲的话,他必须答应。

此举关系到女儿的终身,非同小可,当初他对付田若云之时,局势全非今日模样,所以才有那种诺言和做法,现在情况大变,他从此已不再闭关自守了,因此,他反而不须急急除去平生的几个大敌,那甄南便是其中之一。

他转眼向王元度望去,心想明珠与他感情还不错,假如王元度能及时央人提亲的话,不但是女儿最美满的姻缘,而且亦可解除了不夜岛的莫大威胁。

但王元度莫说没有求亲之心,即使已有此心,在目下这种场合之中,怎会进行?

蓝峦提心吊胆瞧来望去,但怕那老姦巨滑无比的不夜岛甄南现身,假如他现身的话,蓝峦可真不知如何应付才好。

台上的激斗陡然中止,原来乡老伯不知使个什么身法,竟跃出了战圈之外。

童、蒲二人立时罢手,都暗暗想道:“我们跟他斗了这许久,末分胜败,也算是很不错了。”

谁知乡老伯一招手,蓝峦便派人送上一只大鼓,此是乡老伯在动手之前吩咐下的。

蓝峦这时仍不放过观察台下的机会,突然见到一个人,很像甄南。不觉心头大震,当即移到无情刀管中流身边,道:“你能替王元度作主订亲么?”

管中流大为惊讶,摇摇头,道:“恐怕不行。”

蓝峦立刻转移目标,上前数步,道:“乡老伯,请过来说句话。”

乡老伯呵呵一笑,道:“等一下再说。”

随即大声向台下宣布道:“我老人家限在三声鼓停歇以前,取胜他们,哪一个有兴趣上来击鼓?”

一道人影跃上台,身法奇快,众人一瞧之下,但见此人年约五六旬之间,面色红润,两道眉毛又细又长,显出聪明狡黠的性格,一身衣服甚是名贵适体,手中拿着一柄尺许长的折扇。

他拱拱手,道:“在下甄南,愿为老先生及童、蒲二兄效劳。”

他一报出姓名,顿时惹起一阵騒动,蓝峦更是目瞪口呆,心想自己这刻已经是输定了。因为他已没有再向乡老伯说话的机会,甄南可在任何时间之内,向他开一句口,蓝明珠便成为妖人之妻,一生幸福从此断送。

乡老伯笑一下,道:“原来是不夜岛主甄南,这面子真不算小,不过,你先敲一次给我听,若是会敲,方能担当。”

甄南笑道:“老先生凡事都如此谨慎,大堪佩服效法。”说罢,便执锤击鼓。

他不徐不疾地连击三通鼓,全场之人都认为很对。

鼓声一停,乡老伯便摇摇头,道:“我觉得有点不对,烦你再敲一次。”

如是者连试了三次,每次的速度板眼都是一样,绝无分毫之差。

乡老伯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我连试你三次,发觉每次都是一样,可见得你的武功造诣真不错。”

甄南道:“不敢当得老先生夸奖,老先生一声令下,在下便开始击鼓了。”

乡老伯呵呵一笑,道:“这面鼓有一点问题。”

甄南不禁愕然低头查看,乡老伯向王元度望了一眼,见他颔首,便满意的道:“甄岛主不必查看了,我老人家倒是有个秘密告诉你。”

他随即低声向他说道:“我已在鼓声震响中,击败你啦!”

不夜岛岛主甄南一愣,道:“这话怎说?莫非你老能在鼓声节奏中施展什么武功?”

乡老伯道:“不关武功的事,我已代王元度向蓝峦提亲,蒙他答应,你瞧,这不是已经击败了你么?”

甄南两眼圆瞪,双眉竖起,那样子凶是凶,却有点像泼辣妇人,他的目光转到蓝峦面上,厉声道:“这话可是真的?”

蓝峦至此心头已放下一块大石,笑道:“这等事焉能拿来说笑?”

他身上的冷汗还在往外冒,因为他一见甄南如此情状,果然是有意当众求亲,在他认为已控制住全盘局势,所以不慌不忙的等候机会,好让蓝峦急上一阵。

本来他一点也不知道蓝峦事先已安排好了没有,但其后他观察出蓝峦的恐惧,这才断定胜局握在手中,于是故意上台亮相,使蓝峦走投无路,也让他紧张着急上一会。

哪知百密一疏,乡老伯居然醒悟了一点,那就是蓝峦必定有极迫切重大之事要跟他说,大概与甄南有关。因此,他使个狡猾,故意教甄南试击那鼓,却趁鼓声震响之际,以传声之法与蓝峦交谈,方始知悉这件重大情节。

全场之人都不晓得他们在说些什么,因此纷纷议论,甄南气恼难消,眼睛一转,想出一计,便大声道:“敝岛远隔中土,自成风俗,岛上土人击鼓另有节奏,若然老先生不反对的话,在下改用敝岛的鼓法,时间比这三通鼓只长不短,老先生意下如何?”

他说得好像是贪好玩的改变,但乡老伯却晓得他乃是一种挑战。虽然不晓得其中有什么玄虚,但以自己的身份,焉能拒绝?当下点首同意了,走到童、蒲二人当中。

童贯举手道:“甄岛主且慢击鼓,兄弟有事要请教乡老伯前辈。”

甄南道:“童兄请便。”

童贯向乡老伯道:“在下实在不明白老先生刚才的态度,你老似是对在下的兵器甚感意外,不知这里面有什么道理?”

乡老伯道:“既然你问起这事,算是你的造化,要知自古以来,武林中懂得使钢钹的人极为罕见,这一门兵刃家数源出藏土,虽是传到中原已有数百载之久,但真能练成功的没有几个人,不过我却识得一个,那是五十余年以前的事,你那时大概还是个小孩子,这个人跋扈凶横之极,全然不把天下之人放在眼中。”

他的声音虽然不响,可是全场的人俱能听见,这刻他还未说出那人是谁,可是所有的人都十分有兴趣的侧耳倾听。

乡老伯又道:“当时我的武功尚未有成就,但另外一个姓宣名翔的人,武功已得到大成就,约他到一座无名山顶上比武,我在另一座山顶遥遥观战,煞是有趣。宣翔施展出他最擅长的无极神功,一个回合之内,就逼得那人取出钢钹,两人其后鏖战了一千多招,那人才认输弃钹而去。”

台下人丛中有人大叫道:“那人到底是谁?”

乡老伯呵呵一笑道:“说出来你们未必知道,但童贯却大概认识,这个人姓雷,名八公。”

全场寂然无声,敢情这雷八公来头太大,虽说事隔多年,可至今武林中跟这雷八公有关的名家高手仍然指不胜屈。

原来这雷八公约在六十年前,便已名满天下,他单以一双肉掌,打遍天下无数高手,他本是出身镖行,至此,便自然而然成为天下镖行的领袖人物,其实,他才二十岁左右,武功之强,举世无比,他领袖天下镖行大概有二十年之久,方始退隐,谁也不知他的下落去向,至今还是一个悬案。

全场之人皆是武林人物,大部分与这一代怪杰雷八公有点渊源,或是由于出身家世,或是师门的关系,是以无不知悉雷八公的大名。

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雷八公曾经败北被挫之事,顿时群情翕然,议论四起。

童贯突然厉声道:“胡说,雷八公他老人家平生从无敌手,你怎么说一个什么宣翔赢得他,但武林中却从未听过宣翔此人之名。”

许多人都出声附和,哗声大作,台上一个人跃到边缘处,举起双手,台下哗声渐渐平息,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此人身上。

人人都认出这人正是上届金鳌大会的冠军无情刀管中流,如若他不是有这么一个头衔,大家也不会对他注意而停止议论喧叫。

无情刀管中流朗声报出自己姓名,接着说道:“刚才童老师声称无人听过宣翔之名,在下不得不挺身说一句话,并非希望天下英雄相信在下之言,那便是世上果然有宣翔其人,这位老人家即是在下的授业恩师。”

全场的人都愣住了,要知管中流曾是压倒天下少年高手之人,一身武功就非同小可,宣翔既是他的师父,便可见得乡老伯的话并非全无根据了。

管中流略一停顿之后,便又说道:“家师收录在下之时,并非全力栽培在下,只因他老人家乡居寂寞,便收了在下,偶尔指点一两手而已,以上之言,句句真实,在下绝无替家师标榜之意。”

他说罢便退回原位,台下顿时议论之声大作,他们大都相信管中流之言,由此推论,他师父宣翔的武功当然是深不可测了。只因当世几许名家高手,用尽心力教出来的弟子,要想在金鳌大会中挤入前十名之列尚不可得,但管中流只不过是偶尔学几手武功,竟足以技压群雄,大魁天下,可想而知那宣翔何等高明厉害了。

乡老伯摆摆手,嘈声渐息,他道:“这一宗公案,时代湮远,大家相信不相信都没关系,我只要告诉童贯你这件事,那是天下武林中,若是使用钢钹的,定是雷八公家数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受挟持初识无声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干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