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干戈》

第21章 禁赌王教主施诡谋

作者:司马翎

他们一同穿过庭院的花木小径,到了一座宽敞大厅之内。侍婢全都退下,厅堂内高悬一

盏大吊灯,十分光亮,照得整个厅子都很明亮。

  钱万贯转目测览全厅一眼,但见家具都极为名贵而又古雅可爱,壁上一幅山水中堂,配

以对联。此外尚有不少较小的横轴书画及镜屏等饰物在四壁。钱万贯文武全才,精于鉴赏之

道,略略一瞥之间,已瞧出橱架中的许多古玩固然是赝品,墙壁上的名家字画也非真迹,心

中大感讲异。

  姜石公道:“敝教副教主有些事情向钱兄请教,兄弟且到外间安排一下,很快就回来奉

陪。”

  钱万贯道:“姜兄请便。”

  偌大的厅堂中,便只剩下他和甄红袖、白瑶琴三人。白瑶琴按剑走到门边,与他们相距

三四丈之远,似是避嫌走开。

  钱万贯心下狐疑,忖道:“她不知有什么话对我说,别的人都事先避开了。”

  甄红袖徐徐道:“我只是一介女流,本来不配充任副教主之职,无奈蒙教主推许,极力

勉强,只好接受了。”

  钱万贯摇摇头,道:“姑娘乃是无声剑传人,放眼天下,恐怕难有对手,贵教教主能找

到姑娘帮忙,足见雄才大略,不同凡俗。”

  甄红袖微笑一下,道:“姑且就算你说得对吧,但最近教主却嫌权力分散,作了不少安

排,似是有意对付我。这种种迹象不免使我大为气恼和不安,是以密嘱姜石公留意奇才异能

之士,钱兄乃是第一位当选之人。”

  钱万贯没有作声,心想:“她的话不知是真是假。即使是真的,难道就这样便可以把我

罗致在她麾下么?”他顿时意味到情势严重,一个说不好,便将是大动干戈血溅当场的局面。

  因此,他暗中查看一下这座十分宽敞的厅堂,但见有窗有门,出路甚多。单单是在这座

大厅之内,亦足以盘旋激斗了。

  甄红袖又道:“我们早就调查过钱兄你的行事为人,只不过直到刚才,方知你是大雄长

老的传人而已,因此,我立刻改变了计划,想更进一步的借重钱兄力量,保存我这一派人马

的生命。我不妨坦白点儿说出来,那就是钱兄可以在我和琴妹妹两人之中,选择一人为妻。

你帮我之时,就不致于辱没大雄长老传人的身份了。”

  钱万贯作梦也想不到艳福从天外飞来,眼前这个官装丽人虽是带点邪气,但这只是她行

事偏邪,手段不正而已。

  为人决不是婬邪放荡,人尽可夫之辈。相反的,她对自己的身体颇为珍视,才会认为钱

万贯若是娶她的话,便不致辱没大雄长老传人的身份,至于白瑶琴人既漂亮,武功又强,自

然亦堪以匹配。

  可是这一场艳福却使钱万贯感到烦恼,莫说他已钟情于蓝芳时,即使没有,也不会考虑

这种政治式的婚姻。

  甄红袖流露怒容,道:“怎么啦?难道我们姊妹二人你全都瞧不上眼么?哼,哼,不知

多少异人高手愿意拜倒在我们的石榴裙下,而我们都不屑一顾呢。”

  钱万贯乃是文武全才而又擅于词令之士,这个场面虽是尴尬,他仍然有法子婉言推却。

  但他觉得别的事可以虚与委蛇,这等事却不能逞口舌之能,与她们敷衍。因此他缄默不

言,只摇摇头,表示拒绝。

  甄红袖向白瑶琴道:“琴妹妹,咱们总算碰了一次钉子啦,说良心话,这样我反而对他

更为敬重呢!”

  白瑶琴道:“虽然如此,但若是传将出去,我们还有什么面目见人?妹子认为须得把此

人拾下,不论是生擒或是杀死,也不能让他出得此门。”

  甄红袖沉吟末语,钱万贯恍然地笑道:“无怪这座厅堂之内,所有的字画古玩俱是赝

品,敢情是防备翻脸动手之时,毁坏各物。”

  甄红袖道:“不错,我平生酷嗜收集古物及名家真迹,当然怕被一些不解风雅之士毁

坏,所以此处以赝品摆设。你果然机警之极,连这一点也察破了,可惜还有一件未曾瞧出

来。”

  她一挥手,但闻轧轧之声从四方八面传来。钱万贯转眼四瞧,敢情所有的窗子门户都被

铁栅封住,不能出入。

  自然这就是她口中所说自己没有瞧破之事了。他一点也不慌张,微微而笑,双眼却骨碌

碌转动,细细打量门户。

  甄红袖道:“你虽是大雄长老的传人,深悉敝派无声剑法的奥妙,但我们姊妹二人联手

之下,情形大不相同。”

  钱万贯道:“甄姑娘说得甚是,在这座大厅之内,别无逃路,以你们两人合力施为,区

区定然在黑暗中丧生无疑。不过姑娘们亦须考虑到一件事,那就是你们既是晓得家师声名,

当知敝寺绝艺多达七十二种,其中有些世人从未听闻过的,威力甚强。假如区区为势所迫,

不能不施展出来,闹个同归于尽的话,彼此都没有益处,你说是也不是?”

  白瑶琴忿然道:“红姊姊别中他虚声恫吓之计。”

  甄红袖微微一笑,道:“琴妹妹你一向性如烈火,这脾气还是改一改的好。”

  她接着向钱万贯道:“姑且就当你说的话并无虚假,但你也得透露一点,让我们大约晓

得这是什么神功绝艺才行呀!”

  钱万贯道:“这话甚是,区区练过一种功夫,能够借敌人拳掌或兵器击中要害时的力

量,激发出无坚不摧的神功掌力,一十八掌之内,定能使敌手通通当场毙命。这一门绝艺在

敝寺之中,千百年来无人肯练。”

  白瑶琴哼一声,道:“撒谎,这么神奇的功夫,为何无人肯练?”

  钱万贯道:“难怪姑娘不肯轻信,这是因为一则这门功夫真不易练。但这还不是真正的

理由,事实上是因为敝寺历代门人俱是出家皈依我佛之士,慈悲为怀。这一门不僵神功太以

狠毒,与佛门宗旨大相违背,是以不但从无人练,甚且还认为此是邪门功夫,绝口不提。因

此,千百年以来,武林中从来无人晓得敝寺尚有这等功夫。”

  白瑶琴听了这一番话,觉得不能不信,但又怕中了敌人之计,不敢真信,一时说不出话。

  甄红袖沉吟一下,道:“这个道理虽然讲得通,但贵寺各种绝艺俱是佛门高僧所创,哪

一位会创出如此恶毒的神功秘艺?”

  钱万贯顿时又发觉这个甄红袖真不比寻常敌手,见解之超卓,大是超凡绝俗。她的疑问

极有深度,击中了钱万贯整个理论中唯一的弱点。要知钱万贯事实上是一派胡言,随机应变

地编造这番话,目的是拖延时间,以便他有机会察看枢纽所在。

  他要查的枢纽便是门窗铁栅的开关,本来这等消息的开关多半是设在外面,由外面的人

操纵。但钱万贯察知对方进行这件事时,十分秘密,恐怕连姜石公也不曾与闻。这是因为她

们须得防备万一自己不肯答允婚事,传出去变成了笑话,所以不让任何人参与。因是之故,

这一道封门窗机关必定设在厅内,由她们自行操纵。

  他若是能查出开关所在,设法启开门窗逃出,便可以免去今日这场大难了,此是关键所

在,为了争取时间,他不得不编造一番假话,以便拖延时间。现在他已查出了一点端倪,但

尚未敢确定,最好多一点时间让他观察。当下说道:“甄姑娘问得好,这一门神功其实是本

着无上慈悲的宗旨方始创出,若然碰上了罪孽滔天的恶人,天下之士都无力诛除,此时敝寺

练过这门神功的人,便可本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慈悲心,舍身为世人除去大害。两位

姑娘至此可相信区区的话么?”

  甄红袖道:“就算你的话一点不假,但是常言道是话出如风,我要你选取我们姊妹两人

之一这话业已出口,无法收回,假如我们听了你一番话,便放你离开,我们姊妹还有颜脸在

江湖上行走么?”

  钱万贯道:“姑娘这话只有我们三人六耳听到,我不说出去,谁会知道?”

  甄红袖微笑道:“若是只有冀望你守信不向外人宣扬的话,倒不如马上动手,拼个同归

于尽的好。”

  钱万贯道:“姑娘言下之意,似乎还有别的法子可行?”

  甄红袖面色一沉,其冷如霜,道:“不错,还有一条路可以免去同归于尽之厄,那便是

割下你口中的舌头,永远不能说话,我们姊妹才可以放心。”

  自然没有了舌头还可以用笔书写,不过这条路根本就办不通,甄红袖也深深明白,所以

不必多所考虑。

  钱万贯仰天朗朗大笑道:“很好,区区倒要好好的见识一下无声剑派的绝艺。”说话之

时,左手探囊取出一把金钱镖,又道:“区区就用身上带着的二十四支金钱镖,领教两位姑

娘的剑法绝学,小心了。”

  但见他左手杨处,两枚金钱镖连番激射,分袭甄、白二女。铮铮两声响处,这两枚金钱

镖都被她们以长剑击落在尘埃。但两女都心头一震,暗想这人好强的内力,居然能以小小的

金钱镖,震得自己虎口发热。

  她们迅即扑上去,分从南北两头夹攻。当她们剑招发出之际,头顶上的大吊灯蓦然熄

灭,大厅内登时一片漆黑。

  钱万贯振作精神,使出全身绝学,右手以威猛无伦的掌法迫住甄红袖,左手本是握住一

把金钱镖,这刻从指缝中露出大半枚,便利用镖锋硬碰白瑶琴的长剑。

  因此在黑暗中,但闻锋挣脆响,不绝于耳。

  十余招下来,钱万贯便感到不支了,因为甄红袖功力更高于白瑶琴,又是在黑暗之中,

她们的无声剑法发挥出了最大的威力。

  事实上他能抵挡这十余招已经很不容易了。

  甄、白两女手中长剑风声微弱之极,尤其是甄红袖,更是达到无形无声的地步。钱万贯

好不容易捱到一个机会,腾身纵起,右手一探,已抓住屋顶的横梁。左手连扬,金钱镖激射

出去,又密又快。

  他根据对方的剑路,判断出她们可能在哪几处方位,是以这七枚金钱镖先后发出,并非

盲目乱射。

  他迅即沿着屋梁移了七八尺,然后又发出金钱镖。

  这一回并非直接向对方发射,而是先取墙壁,镖壁一碰,登时反弹回来,袭击敌人。

  这一来既可以不让敌人发觉自己的位置,又可以威胁及敌人背后,可收一举两得之利。

  但当然这等暗器手法乃是不传绝学,并非人人都可以练得成功的。

  钱万贯一连发出七枚金钱嫖之后,两手交替着攀梁疾移,到达墙边,又左移了丈许,自

问没有弄错地方,当即一松手,身子几乎是挨着墙壁落下。

  这刻在他身侧两尺不到,就是厅门了。这位置正是刚才白瑶琴所站之处。照他的观察,

开关就在门框侧面,伸手可及。

  在他感觉中,甄、白两女总有一个已向这边扑来。

  当然她们亦须防范他找到开关,逃出此厅,是以定须占夺这个位置。她们的战略是等到

钱万贯的二十四放金钱镖完全用光之后,方始正式围攻。

  因此钱万贯必须小心运用他剩下的八枚金钱镖,可是目下形势却迫得他不能不孤注一

掷,须得用满天花雨的手法发尽这八枚金钱漂,使敌人不能不暂时退开,让他有时间拉动开

关,以及有时间逃出。

  要知假如她们不是无声剑派之人,则这个启闭门窗的开关便不会设在屋内。因为假如单

单是要把敌人困在厅内,则焉能让敌人有启开的机会?她们只不过要利用漆黑无光的地方,

即可击杀敌人。故此,钱万贯方敢如此肯定。

  他左手一扬,八枚金钱镖嗤嗤连声激射出去,分取不同方向,右手同时之间向门框摸去。

  这一刹那真是紧张非常,只因在这等地方,他唯有依靠金钱镖把敌人迫开,不让她们缠

近身。这刻尽行发出,简直是孤注一掷。假如这一伸手摸去,找不到开关所在,他可就面临

生死荣辱的大关头了。

  他的右手到处,果然摸到一根拇指粗的钢枝,当即拔动,但闻一阵轧轧微响,大门顿时

开启,已瞧得见外面的微光。

  两声娇叱起处,剑光如虹疾卷过来,钱万贯哈哈一笑,人已出了厅外。但甄、白二女轻

功特佳,居然没被他甩下半步,剑气森寒,继续追袭,与他相距只有半丈左右。钱万贯用了

三种身法,在屋顶奔窜转折,仍然甩不掉二女。不过在屋顶上有群星微光,可就能把对方瞧

见了,所以他也不十分焦急,最低限度尚有一拼的机会。

  他猛一刹住脚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禁赌王教主施诡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干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