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干戈》

第24章 生误会盟主落陷阱

作者:司马翎

何心寒一直纵目四望,忽见正东方七八丈外,一盏红灯冉冉而起,她那冷漠的面上,不由得泛起一丝微笑,转回头来,恰见平天虹目注白瑶琴,颇为出神。不由得长眉一皱,星眸中闪过一片凶光。

她轻咳一声,说道:“我们可以到下面等候结果了。”

平天虹大喜道:“那恶贼武功之高,在下平生罕曾得见,何堡主老然已擒住了他,那就太好了。”

他跟随着何心寒、白瑶琴二人跌落平地,穿过一重房舍,走入一间布置清雅的小厅内。

厅中灯烛高挑,明如白昼,何心寒请客人在一张太师椅上落坐,一个青衣侍婢奉上香茗。

何心寒这才说道:“敞堡有一处地方经过精心设计,纵是天大英雄,若然误入其中,亦可顺利生擒,但还须等候消息。”

平天虹哦了一声,举起香茗。他自从人厅之后,鼻中就嗅到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这刻斗然间感到喉中干渴,举杯一饮而尽,他放下茶杯,又好奇地向白瑶琴打量。

何心寒突然冷冷道:“平天虹,此堡不许男人涉足的禁条,你自然知道的。”

平天虹一听她口气不善,心中暗惊,忙道:“在下已得堡主亲口允准,方始踏入,难道堡主已经忘记了?”

何心寒道:“我没有忘记,但敝堡另有一条禁规,那便是勾引本堡门下弟子之人,一律诛杀不赦。孽徒阿云犯了本堡禁规,即使能活着回来,亦须处死。目下她已遭报应,不必再说。但你还好好的活着,按照敝堡的禁规,须得取你性命才行。”

平天虹大加警惕,他为人极为诡诈多计,心知目下已陷身对方的险地中,决不能轻举妄动。

当下缓缓道:“本来这等禁规不能约束外人,不过堡主既然这么说法,想必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好走的了?”

何心寒嫣然一笑,道:“如若没有第二条路好走,我也不会当着白姑娘的面说出来了。”

平天虹忙道:“在下洗耳恭听,请堡主示下。”

白瑶琴也被这突然发生的变故,弄得摸不着头脑,但这宗事似是不便接口,于是只好伸长颈子,等候下文。

何心寒呷一口茶,徐徐道:“由于你出手相助,使强仇入伏,不能抹煞你的功劳。因此,我让你有一条生路,那就是请白姑娘说一声。她如要你死,你就非死不可,如让你生,那么我就不杀死你。”

白瑶琴大为惊讶,忖道:她为何把这生死之权交给我?这白瑶琴本来亦是任性大胆之人,不明其故,却不费心多想,纵声一笑,道:“何堡主这话可是当真?”

何心寒道:“自然是当真了。”

白瑶琴道:“只不知何堡主可晓得小妹生性甚是憎厌男人?假如要小妹决定,可能不大公平呢!”

何心寒透出亲切的笑容,道:“原来如此,但不妨事,他已别无选择了。”

平天虹忿忿朗声大笑,声震屋瓦,接着道:“本人走南闯北,会过天下群雄。但还未有人胆敢如此不把平天虹放在眼内的。”他话声一顿,又道:“本人决意听个明白,始作答覆,两位即管商议。”

何心寒瞧也不瞧他一眼,道:“白姑娘快说出你的意思,我好遵办。”

白瑶琴却沉吟一下,才道:“这一位便是参加金鳌大会,名闻当世的十大高手中的桃花派平天虹么?”

平天虹道:“正是区区在下。”

白瑶琴道:“若是略有声名之人,可就不能让他死不瞑目了,何堡主你说对也不对?”

这话听起来似是暗示不判决他死,但弦外之音,却大有藐视之意。

平天虹只冷哼一声,没有插口。

何心寒道:“白姑娘尽管说吧!”

白瑶琴道:“小妹的意思是先领教他十招,才说出最后的裁决!”

平天虹鼻孔中冷嗤一声,道:“好大的口气,本人如若全力出手,只怕白姑娘接不满十招之数。”

白瑶琴起身道:“空言无益,厅外的院子足够我们动手施展,先斗完十招再说。假如我技艺浅薄,死在你桃花扇下,那是死而无怨。”

平天虹霍地站起身,大步走到厅外院中,仰头一望,星斗满天。

何心寒等人站在厅外台阶上,冷冷道:“你想逃走的话,不妨先斗完这十招再试。反正本堡的布置早已完成,现在逃走和过一会才逃走都是一样。”

平天虹怒道:“谁打算逃走了?”

突然间,一股冷森森剑气迫来,平天虹挥扇发出内力,护住全身。转眼一望,只见白瑶琴已提刻作势,招式极为森杀诡奥。

他皱皱眉头,道:“本人这十招是一定要接的了,但心中不明白的是,白姑娘是否与何堡主已经串通好的?”

白瑶琴道:“你猜错了,何堡主刚才的用意十分明显,旨在试探一下我到底偏帮男人抑或帮助女人。当然我的答复你已知道,毋庸再说了。”

平天虹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心想:这等事不过是一句话可解决,何须用别人性命作试?他平生傲视当世,横行无忌,从来未受过委屈。以金鳌大会之事而论,他也不过是技不如人,受了挫败而已,并非委屈,目下却被这两个妇人弄得气忿难平,当下喝道:“快动手吧,再说下去,本人可忍不住要破口大骂了。”

白瑶琴果然不敢惹出他的污言秽语,道:“好,看剑!”光芒打闪,剑势已当胸刺出。她这一剑去势绝快,但风声却极为微弱,极易使人判断错这一剑的速度。

平天虹则地打开折扇,封住剑势来路,左手骈指疾点,嗤一声指力激射出去。

白瑶琴喝一声“好强的指力”长剑轻挥,潮卷而至。

平天虹一瞧她这一招变化极多,若是以破拆手法应付,防不胜防。当下也大喝一声,挥扇疾拍,叮地一声,剑光已击中扇子,双方都震得退了一步。

平天虹冷笑一声,道:“姑娘好深厚的内功,你且接我一扇瞧瞧。”唰一声,挥扇击去,但见那半张半合的折扇,幻化出十余把之多,宛如一群巨蝶飞扑而去。

白瑶琴晓得厉害,挥剑拒拆,一连使出仰矩翠严、白云封洞、来拒复攻三招,方始于最后反攻一剑,迫退敌人。

她不禁喘一口气,忖道:“怎的我最近连遇强敌,都难以得手?若是如此,我岂能帮助红袖姊姊霸踞武林?”

此念一生,顿时杀机大盛,双目射出森冷光芒,准备出手。

她自然不知自家运气实在不好,最先是碰上了博学渊知的钱万贯,刚才的对手却是王元度。这两人在目前俱是一流中的顶尖人物,她之败阵,乃是理所当然。眼下这个平天虹亦是罕有高手,她除非使出无声剑法的三大绝招,否则,难望取胜。这时双方都是蓄势待发,平天虹恨声道:“你虽是貌美如花,但心比蛇蝎,我今晚非取你性命不可。”

白瑶琴一直紧盯住对方面庞,听了他满含怨恨之言,忽然发觉这个年轻人长得十分风流俊俏,芳心中不禁一动,自家却也不晓得是不是对方夸赞她一声貌美如花,所以陡然消失了杀他之心。

她突然连退四五步,大声道:“请堡主熄灭灯火。”

平天虹冷笑道:“摸黑拼搏,岂能难倒我平天虹?”

何心寒知道白瑶琴要使出无声剑绝艺,连忙转身入厅,扇灭灯火。

平天虹忽然听到白瑶琴低声道:“灯火一灭,我们拼两招,然后你让我轻轻刺伤。”平天虹一怔,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白瑶琴又低声道:“你已中了毒,即使逃出此堡,也是死路一条,记住我的话去做。”

话刚说完,大厅内透出来的灯光完全熄灭。

白瑶琴娇叱一声看剑,黑暗中铸铸连响两声,接着白瑶琴一阵得意笑声,但人已跃开一旁。

平天虹哼一声,道:“本人虽是失手受伤,但尚可一战。”

白瑶琴讥声道:“十招都接不下,你还夸什么?”

平天虹长叹一声,何心寒已点起灯火,道:“两位回到厅中谈谈吧!”

白瑶琴首先走入厅中,何心寒连忙跟进。

平天虹也颓丧地跟入厅内,仍在原地坐好。

何心寒道:“姑娘的最后判决可以宣示了。”

白瑶琴笑道:“此人武功还过得去,同时虽是心性高傲之人,却肯认输,乃是英雄本色,所以我不让他死。”

何心寒颔首道:“好!”举手一挥,平天虹突然哎了一声,原来他双手双足都被铜箍箍住,全身紧贴太师椅上,动弹不得。

何心寒向他摆摆手,道:“你先别出口辱骂,须知我此举乃是让人活命的手段。”

她掣出三粒紫色丹葯,又道:“你中了化骨散奇毒,若然不得解葯,七日之内,身体全无感觉,武功仍在,但七日届满,全身骨头突然发痒,半个时辰内,骨骼全化,变成一个侏儒而死。”

平天虹一听这话,也不能不信,道:“何堡主可是在茶内下的毒么?”

何心寒冷笑道:“不错,我已点燃了一种异香,男人嗅吸入鼻,便感到口中顿渴,非喝光那杯茶不可。”

她转眼向白瑶琴望去,微笑道:“前此奉赠的异香和化骨散,不知有效没有?”

白瑶琴道:“堡主赐赠的香葯,宝贵无比,岂能轻易施用。但今日眼见异香灵效,足见高明。小妹佩服之至。”

何心寒笑道:“白姑娘客气了。”

她的目光转到平天虹面上,又道:“但服下解葯之时,他仍然得受点活罪,我记得已向白姑娘讲过。”

白瑶琴点点头,道:“当得拜睹灵葯之效。”

平天虹这才明白那白瑶琴何以晓得自己中毒,又得知自家实是在生死之间打过滚,这何心寒分明是把自己当作试验品,好让白瑶琴深信那化骨散和异香的威力。

何心寒把三粒丹葯都给他服下,片刻间,平天虹但觉全身奇痒难当,但四肢被完全箍住,无法移动搔抓,心中难受之极,额上汗珠一滴滴的流下来。他虽是如此痛苦,但仍然紧紧咬住牙关,闷声不哼。

只过了一会工夫,在平天虹来说比一年还长。他实在挺不住这奇痒的痛苦,竟昏了过去。

何心寒道:“这就是刚强自负的好处了,寻常人熬受不住之时,势必呻吟叫喊,这一来就泄了葯气,虽是奇痒略减,却不会昏迷过去,并且又须多捱不少时间才可无事,他只等醒转,就没有事了。”

平天虹悠悠回醒,身上已全然无事,转眼一看,自己躺在地上,数尺外一道铁栅,隔绝去路。他跳起身,略一运功,竟然恢复如常,武功并未失去,探手人怀一摸,身上之物都在,桃花扇也好好的插在腰间。

他打量四周一眼,却是个方丈石室,连窗洞也没有。铁栅外却是一条宽大甬道,对面石壁上挂着一盏风灯,火焰黯淡,他一向心高气傲,根本没有瞧瞧肩上的剑伤,便厉声大喝道:“有人么?”连喝三声,回声隐隐,可见这条甬道相当的长。

他听不到回答,只好暂时忍住怒气,细瞧铁栅,都是儿臂粗的铁枝,武功再高,也无法击毁,他审视片刻,才冷笑一声,取出桃花扇。他在扇柄处板出一截刀刃,又短又窄,但寒光闪耀,显然锋快无比,这数寸长的刀刃,用以对敌自是无甚用处,但却能斩钉削铁,对付这些铁栅,当然绰有余带。

忽闻一阵步声传来,他连忙收起桃花扇。片刻间,两个黑衣女子走到灯光之内,她们面上都蒙着黑布,使他瞧不见面目。

平天虹厉声道:“这儿可是三禁堡么?”

左边的女子道:“不错,我们奉命来瞧瞧你回醒没有,如若回醒,就送食物给你。”

平天虹闻言,顿时感到腹中饥饿,当下喝问道:“现在什么时候?”

那个女子冷冷道:“你这等凶恶口气,谁跟你说话?”

平天虹一怔下,只好沉声又问一遍。

那蒙面女子道:“这就对了,现在是午刻时分,你可感到饥饿么?”

平天虹凝目瞪视着她,过了片刻,才道:“你是不是何心寒?”

蒙面女子道:“不是,但我劝你对堡主客气些,别直呼她老人家的名讳。”

平天虹冷笑一声,目光向另一个也蒙着面的黑衣女子,道:“你怎的不开腔说话?”

那黑衣女子不言不动,但平天虹却感觉出她幕面后锐利的目光。

当下又道:“你可能是何心寒,所以不敢开口,对不对?”

左边的黑衣女子道:“她也不是堡主,平先生请相信此言。”

平天虹想道:“那么她为何不敢出声说话呢?”他忽然想起被卫步青姦杀的阿云,心中又是悲痛,又是忿恨。但转念忖想及自己目下落在何心寒手中,看她似有借故杀死自己之意,自己的生死尚有问题,为阿云报仇这一层,岂易谈到?因此除了悲伤忿恨之外,又增添一种虎落平阳,龙困浅水般的沉郁。

他面上的表情变化极巨,右面那个女子突然开口道:“你想得不错,此地专门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生误会盟主落陷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干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