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干戈》

第34章 三昧火神目毁春宫

作者:司马翎

甄红袖朱chún轻启,道:“荀教主见我等赶来,一定感觉到很奇怪。”

她语调之中,甚是平和,全无敌意。

荀伯业说道:“不错,钱夫人敢是有话要赐教,才特地赶来的么?”

甄红袖道:“教主猜得真对,妾身果然有话要说,因此央请大伙儿陪我赶来。”

荀伯业至此,总算又把心中的疑团解开了一个,那是何以甄红袖变成了主帅一事,这个疑团解开了。他徐徐道:“钱夫人但请示知,本人洗耳恭聆。”

甄红袖嫣然一笑,百媚俱生。只瞧得一元教一众高手,无不情迷意乱,情慾大起波动。

她道:“教主好说了,贱妾人微言轻,幸蒙教主垂聆。”原来在那十几二十之人中,除了荀伯业乃是童身练功,永远不近女色之人,是以一点也不因她的魅力而动容之外,竟也还有一人,淡漠如常。

这人竟然是以好色著称的不夜岛主甄南,这真是使她最感到意外之事。

要知甄红袖一上来那平和的神色,温柔谦卑的言语,婉转的声音,都是为了配合这百媚俱生的一笑而做作出来的。

这正是她柔骨派的无上心法,在每一记媚功杀手使出来之前,总是先设法培养情调和气氛,使之能够配合。假如她一来就表现出悍泼仇视之态,则尽管她的一笑,何等美丽媚荡,但由于气氛不对,起码得减弱了一半以上的魅力。

这一记媚功杀手,称为倾国倾城,在柔骨派中,乃是最上乘的绝艺之一。是以,对方那许多人都现出神魂颠倒之态,并不足为奇。

然而那不夜岛岛主甄南,居然全然无动于衷,这一点真使甄红袖大吃一惊,心想这个色中饿鬼,怎会具有如许定力?若是一向是君子之人,有此定力,目是不足为奇。

方转念间,荀伯业已道:“钱夫人如若是存心赶来拖延时间,暗中另有图谋的话,可别怪我荀伯业心毒手辣,全然没有惜玉怜香的心肠。”

武当派诸人无不听得眉头大皱,只因这荀伯业身为天下第一大帮之主,居然当众说出这等不伦不类的话,实是可笑之至,假如甄红袖还是他的副教主,这也罢了,但目下她既然已名花有主,并且夫婿就在身边,这“怜香惜玉”之词,岂是他所应出口的?

这些道人们尽管心中讶异不满,但由于身为出家之人,不好涉及这等男女之情亵之言,所以都不开腔。

奇怪的是钱万贯也不做声,吕杰可就忍不住了,厉声道:“荀教主,你说话当心一点,钱夫人是什么身份?谁要你怜惜了?”

荀伯业冷冷一哂,高声道:“吕少侠说得是,钱夫人目下身份不同,名花有主,岂容旁人对她痴心妄想?本教主容或用字不当,说出了怜香惜玉之言,但这不过是用字不当而已,如若有人被她所迷,更应立时明白自己的愚妄,猛然醒悟才对。”

他这一番话,显然是向麾下高手们所说,立论锋利、坚强有力,同时又提供了现成的例子,这就是他连讲错了一句话也受对方之人驳斥,何况越轨之事,更是谈也别谈。

一众高手,无不霍然醒悟。

吕杰不知就里,犹自有悻悻之色,殊不知他一开口,已帮助对方击破了甄红袖的媚功绝艺了,钱万贯的不言不语,当然是有他的道理,并非不好意思出言斥责。

幸好甄红袖并非有意向一元教的高手们施为,如若不然,竟让吕杰助敌破法,那才冤呢!

她妙目一转,眼光落在甄南面上。

众人都觉她神色已大有变化,刚才是媚态横生,使人顿兴非非之想。

而现在却是眉梢笼愁,容色幽怨,生似是荀伯业这几句话,讲得她既不开心,甚是很不高兴那般。

自古以来,天下最不公平之事,莫过于一个人的美丑所能引起的影响了。一个美貌之人,不论是哭泣、颦蹙、含愁,抑或是欢笑、撒娇,无不处处皆美,甚是动人。

但一个人若是长得丑了,莫说是悲欢之态不堪入目,即使是老老实实的,不敢作态出声,也会被人觉得非常不对劲,总可以找出攻讦的字眼加以批评指责。

古今之人对美人有咏百态诗。但对丑女,则只有嘲弄的打油诗。因此生而为女身,如若美貌,自然是前生积德,今生享用不尽,长得不美,倒也罢了,唯独是长得十分丑陋的话,那真是莫大的悲惨。

这甄红袖以绝世的姿容,加以媚功心法,作出含颦幽怨之态,顿时使得一众高手,无不大为心痛,恨不得上前去细细呵护安慰她一番。

她这一招,亦是柔骨派的媚功杀手之一,称为“西子捧心。”

相传西施有心疼之疾,疼痛之时,便自然而然地用手捧住心口,露出颦蹩忍受之态。

由于她乃是天下第一美人,这捧心之态,竟自然有一种销魂蚀骨之美。

那不夜岛主甄南碰到了甄红袖的眼光,但觉她双眸之中,深邃朦胧,惹起人缥缈情思。

他不觉为这迷糊了一下,旋即恢复如常,冷冷一笑,忖道:“你这等手段,固然是高明之极,但碰上我甄南,一生讲求采补之道,深得妙法真传,虽是在慾仙慾死之际,仍然能全不动心,哼,哼,你的功夫是白施展了。”

他想得虽然很是自信,其实他可不敢想像假如甄红袖袒裼躶裎地向他挑逗之时,他还能不能不动心。

甄红袖当然不会忽略了他有一刹那迷糊之事,当下大为放心地透一口气,但表面上仍然是那么的楚楚可怜,说道:“我实是有十万火急之事,才迫不得已赶来,耽误岛主一点时间。”

她接着向甄南说道:“甄岛主,你临走之时,放了一把火,说我如何勾引王元度,这把火可把我害惨了。”

一元教之人,打荀伯业为首,没有一个听了此话不感到兴趣的。

甄南更是兴奋,哈哈一笑道:“当真把你害惨了么?”

甄红袖幽怨地道:“当然啦,假如你是很重视女人贞节之士,忽然听说妻子曾经躶光了身体,投入别人怀中,极力地去挑逗这男人,不管事实上有没有越轨情事发生,你的心中,也一定十分痛苦不安,如芒在背,我说得对不对?”

一元教众人都以低笑或哼卿之声,表示出心中的满足快意。

相反的,武当派的道人们,却感到十分害怕。

要知这等言语,表面上不带脏字,但骨子里却是猥亵无比,具有极强的挑逗力量,这对一元教之人,当然是心理上的一种快意满足,但对众道人而言,却是极可怕的刺激。尤其是这话竟是从甄红袖这等千娇百媚的女人口中说出,简直使他们这些出家人受不了。

甄南嘻嘻一笑,那对色眼之中,射出满足快意的光芒。

他警戒之心,已转变了方向,暗里间提聚功力,以防甄红袖突然出手向他突袭报仇,这实是极有可能之事。

他道:“假如是本岛主的妻子,犯有这等婬行,我一定亲手剥她的皮,碎尸万段,再不然的话,本岛主尚有更恶毒之法收拾她。”

甄红袖在幽怨之中,更透出了惊怖之色,使人加倍地生出怜悯之心。

她急急吸一口气,才道:“是什么样的恶毒法子?”

甄南道:“在我那不夜岛之东,大约是百里之遥,有一座面积甚大,山岭起伏的海岛,名为‘女狱’,你但须听一听这个岛名,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甄红袖怯怯道:“我还是不明白,莫非你把你的妻子囚禁在那个‘女狱岛’上?”

甄南道:“我只须送她到岛上就行了,那个海岛上,蛇兽甚多,险恶异常,但这都是其次,最要命的是有一种介乎人类和巨猿之间的野人,行动如飞,力大无穷,全身刀枪不入,端的十分厉害。这种野人浑身长满了黄毛,撩牙外露,一嘴腥臭之气,中人慾呕,赋性奇特,极为婬邪,最喜姦婬人类的妇女,如若得到手中,视之如宝,真是寸步不离,日夜交欢。”

他仰天婬恶地大笑数声,道:“若是有不贞之妻,自然最好是送给这等黄毛野人受用,三五载之内,决不会死,但每日所过的日子,简直惨痛难当,既无华屋美食,又得镇日被这腥臭丑恶的野人纠缠蹂躏,直到形神销毁,方脱苦海,你说这法子好不好?”

双方之人,都被他这番言语刺激得心慌意乱,说不出是怎样的滋味情绪。

假如这个婬恶之法的对象,是个普通女子,也还罢了。

目下却是足以使天下英雄无不销骨魂蚀的甄红袖,人人想像着竟是这千娇百媚,一代尤物的甄红袖,衣裳粉碎,露出雪肤玉肌,日夜任得那狞恶腥臭的野人蹂躏,不由得都泛起怜惜之情,但又十分刺激,并且感到一种奇异的满足。

甄红袖颦眉道:“你这个法子未免太恶毒了,难道你竟没有一点人性?”

甄南眯起双眼,浮光外露,色迷迷地盯住了甄红袖,说道:“假如本岛主没有怜香惜玉之心,老实说,你早就遭了报应啦!”

甄红袖本要立施绝艺,但听了此言,触动了好奇之心,便暂时忍住不发,幽幽道:“贱妾自家也不知道怎会遭了报应?甄岛主虚声恫吓之法,却适足以得见你已黔驴技穷而已。”

甄南道:“这一点钱夫人可是没想到了,此事于我无益,于你有害,所以本岛主不愿施展而已,假如你再三相迫的话,本岛主可就不客气了。”

甄红袖道:“贱妾实在想不出甄岛主还有什么绝招可使?”

甄南嘻嘻一笑,突然间打袖中取出一卷图画,道:“钱夫人可认得此物么?”

甄红袖这一惊非同小可,心想:这一幅图画,怎会落在他手中?我记得明明亲手燃毁的。

原来这一卷图画,虽然未曾展开让她瞧看,但甄红袖已认出正是那一幅精描细绘的春宫图。

图中的一男一女,正是她和王元度,当初因为她不认识王元度,是以让巧手画匠描画的一幅春宫,陈设在温柔陷阱入口。

王元度正是瞧过这一幅活色生香的春宫,眼见那个女的长得如此美丽。因而其后老是想看看甄红袖是否就是画中之人。

这一招厉害异常,使王元度也无法闯得过温柔陷阱。

如若不是时机凑巧,双方突然弄明白了,王元度现在变成什么样子,真是只有天晓得了。

由此可知那一幅春宫描绘得何等精致神似,假如这一幅画给钱万贯见到,他当然很不好受,并且会联想到假如他们没有这一幕情景,谁能画得如此维纱维肖?

她大惊之下,已不知如何是好!

王元度也顿时明白了,却朗朗一笑,高声问道:“甄岛主,那是什么物事?”

甄南得意地扬一扬手中那卷图画,说道:“据我所知,王兄早就欣赏过了,但当时那画工已摹印了另一份,是以这刻竟在本岛主手中出现。”

甄红袖虽是慧黠多计,但这刻心慌意乱之下,完全不晓得如何应付才好。

她对男人的心理,素有深湛研究,情知此画如果展现在钱万贯眼中,无论他气度何等洒脱,胸襟何等宽大,但这个太以深刻的印象,将使他终身难忘。

即使是普通人,也能对此加以想像,当自己的娇妻出现在一幅婬亵的图画中,该有什么感觉?

假如那画工的笔法平凡,倒还罢了,最可恨的是,这幅画栩栩如生,图中的躶体男女,无一处失真,甚至连面上那种含春沉醉、慾仙慾死的表情,亦逼真之极,宛如把真形摄在纸上一般。

不夜岛主甄南越是见到甄红袖张惶失措,便越是觉得痛快满足,当下又哈哈大笑道:“这幅画除了钱万贯庄主之外,天下之人,俱应一看。”

他的目光转到许无量面上,挑战地道:“许真人,听说你自幼抗心向道,志行高洁,无疑是定力深厚之人,但你可敢过来一观此画?”

许无量发觉自己已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之中,假如他拒绝去瞧,无疑承认此画必有十分惊人之处,并且又等如表示他道行未深,怕有入魔之险。

但如惹他过去瞧着,则于王元度、甄红袖甚至于钱万贯,皆是莫大损害。他们将永不忘记这画中丑态,已被武当派掌教真人看过之事。

这个当儿,连他这等深沉多智,多年来身负重任之人,也泛起了怨责之心。

假如甄红袖不是坚意由她执行延缓一元教行程之责,哪得有这等可怕之事发生?现在他怎么办呢?他身为武当派掌门人,负天下之重望,一言一动,都受天下武林十分注意。

莫说他不能轻率决定,即使他迟疑沉吟,亦将是一件惹得天下武林谈论纷纷之事,这正是他最感到可怕和痛苦的。

荀伯业何等厉害老练,当下冷嗤一声,道:“许真人道法高深,身负武林之重望,岂有不敢瞧着区区一张图画之理?以本教主臆想,这幅图画之内,纵然有任何惊人之处,都不致于摇动道心,对也不对?”

许无量迫到这等地步,只好微笑道:“贫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三昧火神目毁春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干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