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干戈》

第04章 惩三凶扬名救妙计

作者:司马翎

管中流淡淡道:“空谈无益,鄙人先见识过两位的真实武功,才能奉告,像这样子一位手托火球,一位手戴鹿皮手套,握住一把淬毒暗器,此地虽是不乏名家,但谁能与这等旁门左道的技艺对敌?”

杨老毒笑道:“好啊!你想见识我们武功,那当然是你亲自出手了。出来,老毒今日定要教训你这小子。”

王元度知道机会已到,赶紧抬高头,舔破窗纸,闪目内窥,但见厅内共有九个人,那矮胖的南阿洪背向着窗户,靠得很近,手掌上托着,故红色的拳头大的圆球,上面喷出一小丛蓝色的火焰,甚是好看。另一个瘦瘦高高的老毒杨幽却站在大门边,这刻已收起鹿皮手套,举步跨出厅门。

厅内之人正要离座出去观战,南阿洪暴声喝道:“别动,老毒兄马上就回来了,有什么好看的。”

王元度这时已看清楚厅内清人,主位坐着的一个精悍中年汉子,不用说也可知道是苍背龙余凡,除了南阿洪是站着的之外,余下六人通通坐着。

余凡面上流露出不安的神色,其他的五个人都面色森冷,毫无表情,王元度惊讶的注视其中一个穿灰色长衫之人,认出正是日月坞垂珠道指挥灰鹤荀通,心想日月坞派得有十数高手到此并非奇事,可是这荀通武功高强,又不是性情和善之辈,目下居然不敢反抗,可见得南阿洪手中那枚喷出蓝焰的圆球威力何等惊人,才能够把这等武林豪雄镇住。

在这等情势之下,他也觉得无计可施,只好悄悄离开后窗,跃上对面房顶,遥望管中流那边的情形。

这时老毒杨幽和管中流已经走到场中,杨幽冷冷道:“取出兵刃来。”

管中流奔到兵器架前。摘下一柄长刀,回到原处,道:“阁下何不亮出兵刃?”

杨老毒阴声一笑,道:“我老毒身上带着的判官笔乃是对付成名英雄时才使用的,你既不敢报上姓名,岂能轻易取出来?”

管中流沉声道:“在下管中流,向来很少在江湖上走动,谅阁下听了也不晓得。”

杨老毒眯瞪起双眼,诡笑道:“原来是无情刀管中流,不错,你罕得在江湖走动,但我老毒仍然听人说过你在前五年的金鳌大会上,技压天下年少高手,大有抢元夺魁的希望,可惜过不了最后武林名宿考究的那一关,殊为可惜。”

管中流面上泛起光采,朗声道:“既是如此,阁下便请亮出兵器。”

杨幽冷笑道:“你虽是压倒当时年少高手,但我老毒还不曾把你放在眼内,哪里用得着动兵器。”

管中流仰天长笑道:“好一个妄自尊大的人,管某倒要瞧瞧名震武林的杨老毒有什么真功夫?”笑声中长刀一扬,踏步欺身,刀长中锋,直向杨幽迎面劈去。

这一刀不快不慢,亦刚亦柔,使得极为神奇奥妙,杨幽见了这起手第一刀,心头不禁一凛,忖道:“不好了,我老毒今日不合托大,没把这厮放在限内,谁知他刀法造诣精深之极,大大出人意表之外。”念头迅转之际,人已如一缕轻烟般迅急向左侧跃去。

管中流原式不变,跟踪疾追,这一招竟把那大名鼎鼎的老毒杨幽追得沁出一身冷汗,一连施展了七八种身法,最后才算是甩开对方。

王元度心中喝一声采,泛起无限敬佩倾慕之心,忖道:“真不愧是无情刀,这一刀足可以教鬼神惊心,豪杰丧胆,以他这等武功造诣,刚才受辱之时一点也不发火,这等胸襟修养,真不是常人可及。”

杨幽一旦脱开对方刀势,立时展开反击,但见他忽掌忽指,招数阴毒诡奇之至。这一轮抢攻,把无情刀管中流迫得连退数步。

这两人霎时间战个难解难分,那老毒杨幽身法飘忽往来,宛如鬼魅,配合上他诡毒的招法,真使人瞧得眼花绦乱,无情刀管中流的打法甚是罕见,他手中长刀轻易不发,一味用刀尖斜指敌人,单凭方位变化就把敌人攻势化解,但一旦发出招数,总是极为狠毒的手法,非使对方急急闪避不可。

南阿洪偶尔瞧见他们掠过门口,却无法得窥全部情形,心中大为惊讶,忖道:“无情刀管中流成名于五年前的金鳌大会上,年纪甚轻,如今最多不过三十左右的人,论起功力修为,怎能与老毒相比?怎的斗到现在还未分出高下。”

厅内诸人又以这利达镖局局主苍背龙余凡最感意外,也有点惭愧,敢情这无情刀管中流在镖局内任事达三年之久,至今才知道他是身怀绝技之人。

在灰鹤荀通左方椅上的一个中年大汉突然洪声大笑,道:“南阿洪,咱劝你还是出去瞧瞧的好,免得杨老毒失手受创之时,赶援不及。”

南阿洪含怒瞪他一眼,喝道:“你是谁?竟敢呼叫老子的名字?”

那中年大汉厉声道:“咱家朱砂手孙烈,是个英雄好汉,平生不用霸道狠毒的暗器对付敌人。”

南阿洪眼中露出讶异之光,随即怒道:“好小子,你敢绕着弯儿骂老子不是英雄好汉?”

朱砂手孙烈冷笑道:“骂你又怎样?难道你敢放下手中的销金球,以本身功力对付咱么?”

南阿洪表面上虽然很暴躁鲁莽,但其实赋性凶狡得很,虽是受激,仍然不上当收起那枚火球。

他转念想到座中居然有这么一个名震江湖的朱砂手孙烈,则说不定还有别的高手,当下厉声大笑,道:“姓孙的别忙,老子总会教你如愿……”他早就发觉座中六人要以孙烈和灰鹤荀通最是不同凡俗,当下询问荀通的姓名,荀通便据实回答。

南阿洪大感惊疑,付道:“这孙烈、荀通皆是曾经叱咤一方之雄,今日何以同时出现此处,他们莫非与日月坞大有关联不成?”

这个凶人猜得一点没错,荀通是日月坞垂珠道指挥,孙烈则是日月坞小山道指挥,同是日月坞罗致的高手,至于其余三人,都是五旬左右的武林好手,但只是在附近的著名人物,比不上荀、孙二人乃是武林中的闻名人物。

外面广场中杨幽与管中流之战已到了最激烈之时,那老毒杨幽虽是功力十分深厚,手法诡奇,但管中流的刀法神妙之至,除非不发,一发就大有制致死命之概,故此杨幽一点也占不到便宜,反而迭次遇险。

杨老毒一瞧运气实在太坏,碰上这么一个身怀绝艺,而又甘心隐晦在镖局中充任帐房之人,以致走了眼大意应付,如今慾要挽回局势,唯有取出兵器甚至使用他的拿手毒技才行。

当下觅准机会,跃出圈外,迅即掣出双笔,管中流精神大振,喝道:“这才像话,看刀!”突然间连攻三刀,一刀比一刀凌厉毒辣。

隐身屋顶的王元度几乎失声喝采,他晓得这三刀才是管中流一身功力之所聚,果然有超世绝俗之处,怪不得五年前技压天下年少英雄,隐隐成为当时那一辈人物中最杰出的人物。

老毒杨幽双笔宛如奔雷掣电,勉力化解了对方这三刀,但额头鬓角间竟不禁流下热汗。

他展开反攻,双笔从四方八面进攻,毒辣无比。不知不觉激斗了数十招之多,管中流渐感对方诡计百出,使人有防不胜防之感,这也是管中流最吃亏之处,原因是他艺成出道之后,只在金鳌大会上与十多位年少好手拼斗过,除此之外,便毫无拼斗经验,因此他虽然五年来苦修勤练,功力大有精进,并不在杨幽之下,同时刀法自成一家,也有独到之处。却由于阅历经验的不足,深感防备不周,时时有中计之虑。

王元度在屋顶观看管中流拼斗,可是于事丝毫无补。但见管中流忽然被判官笔敲中右臂,长刀跌落尘埃。杨幽正要继续出手取他性命,一道人影扑入场中,朗朗喝叫道:“杨老毒体得逞凶……”

光芒如电,直向杨老毒背后大穴打去。杨老毒此时只好放过敌人,侧身跃开,但见场中先后跃入三个劲装少年,各持兵器。

来人正是早先在外面与无情刀管中流生事的三位名门弟子,劲袭杨老毒的乃是武当吕杰,剑术果然精湛不凡,竟把杨老毒这等高手迫得无法逞凶杀人,而先须躲避他的剑锋。

杨老毒跃避之时,反手一掌拍出,劈中吕杰的长剑,吕杰但觉对方掌力强绝,长剑脱手慾飞,不得已只好侧走四五步,才卸去剑上的力道。

此时少林束大名和山右胡元都一齐扑到,与吕杰正好形成鼎足之势,束大名使的是银棍,胡元使的是铁尺,三个少年都虎视眈眈的望着杨幽。

杨幽冷森森一笑,左手手掌摊开,掌心有三枚枣核形的暗器,体积甚小,发出闪闪银光,他道:“孩子们小心了。”

他此举表示出他这一手暗器上造诣极深,所以才让对手们瞧个清楚。吕杰等三人无不摄神定虑,严密戒备。

杨老毒又冷冷道:“此是淬过毒的银梭,武林中称之为小毒梭,你们谅必也有个耳闻,现在一人送一枚,十分公平。”

管中流这刻已捡起长刀,但右臂已伤,所以用左手握着,他厉声喝道:“杨老毒可是不敢冲着我来么?我倒要看一看小毒梭有什么惊人之处?”

杨幽冷笑一声,道:“我杨老毒纵横江湖以来,还未曾有敌人逃得过我的诸般暗器的事情,你不必赶着送死,等他们每人尝过一枚小毒梭之后,就轮到你啦!”

胡元大笑道:“好一个狂妄自大的邪人,凭你手中三枚暗器,难道就能杀死我们三人不成?”

杨幽道:“我老毒乃是有身份之人,不值得在口舌上跟你们计较。至于这三枚小毒梭倒没有打算尽取你们性命,而是另有作用,信不信我可不管。不过,你们若是技艺浅薄,竟躲不过这故暗器,那就只怪你们学艺不精,与老毒无干。”

束大名眼见管中流有跃过来挡在当中之意,连忙喝道:“管兄且慢,我们若是躲不过区区一枚暗器,你老哥才出手不迟。”

他这么一喝,管中流可就不能强行上前,否则便不啻表示是认为他们决计挡不住对方暗器。

杨幽道:“小心啦!”

手掌一合,其中一枚小毒梭已落在食中两指指端,但见他两指向外弹出,一点银光发出劲疾破空之声,直向吕杰射去。

吕杰本已有备,长剑斜斜外指,摆好门户。此刻却吃了一惊,原来对方的暗器竟是向他这一招唯一攻得入之处射到,由于来势神速强劲,迫得他变招换式,挥剑一拍,叮的微响一声,那枚小毒梭斜飞上天。

老毒杨幽目不转睛的望着他的动作,及至他磕飞暗器之后,颔首道:“不错,果然是吕一超的儿子,已经尽得武当心法。”

话声未歇,两指弹处,一点银光疾取胡元,胡元也是摆开了门户,一看暗器来势,当即使出胡家铁尺绝招封山招云,身形半旋,尺随手落,叮的一响,小毒梭落在尘埃。

杨幽道:“这一招果真是山右胡家秘传手法。”两指一弹,银光划空而去,劲袭束大名。

束大名的银棍迅即向外戳出,动作如电,棍尖恰好戳中小毒梭,登时将之击落地上。

杨幽紧接着刚才的话声,道:“出棍奇准,此是少林空玄棍法的特长,束阳平生以这一路棍法享誉武林,可见得你是束阳亲传之人。”

这时众人才晓得这杨老毒敢情是用这三枚小毒梭试探他们的真正出身来历,无怪暗器来路部恰好迫得每个人使出最精妙的手法。

他们都从暗器上测出对方内力极是深厚,因此更加小心在意。

吕杰首先挥剑攻去,胡元、束大名两人只慢了一线,也都出手猛袭,老毒杨幽连忙挥动双笔接战,他虽是有把握可以轻易取胜,可是这只是一对一而言,目下这三人联手出战,都各有绝艺,情势便大不相同。

但见那三位少年勇猛无比,都是一派抢攻的打法,杨幽只好严守固拒,一面施展出特别诡奇的手法,在三般兵器中腾挪闪窜,宛如幽灵般飘忽迅快。

十招之后,吕杰等三人屡攻不下,锐气渐挫,胡元忍不住骂道:“他妈的,这厮滑溜得紧,一味的闪避,打得真没劲。”

吕杰接口道:“他只学会躲避刀剑的功夫,原是怪不得他的。”

杨老毒冷笑一声,道:“你们别自命不凡,倘若敢放对拼斗的话,我老毒早就要你们好看了。”

胡元首先跃出战圈,束大名跟着退下。吕杰心中叫声苦,想道:“我们本要激他出手反击,才有机可乘。谁知他们沉不住气,反而被对方激起性子,要跟这邪人放对拼斗,罢,罢,罢!还是由我来打头阵的好,最低限度我比他们都小心,定可支持得长久些。”

杨老毒见对方退下两人,心中大喜,但他可不敢立到全力反击,生怕束、胡二人一瞧不妙,又扑上来。

霎时间双方对拆了二十招左右,一直隐身观战的王元度心情大为波动,忖道:“那三人虽然骄横了一点,可是却都不愧是名家之后,像那吕杰明知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惩三凶扬名救妙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干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