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干戈》

第05章 乘快艇奇人试胸襟

作者:司马翎

肆内本来已空出大半,但片刻间已挤得满满的,原来都是听到王元度、管中流在此饮食

的消息,便都拥来瞧瞧这两人的风彩。

  过了一会,大家都瞧过管、王二人,慢慢恢复常态,各自豪饮剧谈,一片热闹。突然间

人声沉寂下来,靠内面的豪客武人都感到有异,人人自动停止饮谈,抬头四瞧发生了何事。

  顿时全肆二三百道目光都集中在刚刚踏入肆内的一个人身上。

  但见这人乌发披肩,明眸皓齿,红扑扑的双颊,透出十分健康的血色,竟是个年才十六

七岁的绝色少女。她穿着直黑色的薄绸紧身衫裤,腰间系着一条红罗巾,足登软底绣花鞋,

却是一双天足。

  这等装扮本已够奇怪的了,但最惹人注目的是她上身短衫乃是短袖,露出一双欺霜赛雪

的玉臂,尤其是在黑衫衬托之下,更加皓白动人。

  有人甚至直吞唾涎,就连管中流、王元度这等老成持重的君子,也不禁频频打量。

  这玄衣少女大方之极,明亮的眼睛在肆内滴溜溜转动,找寻座位,对于全肆集中在她身

上的目光毫不理会。

  一名酒保走到她面前,道:“姑娘这边请。”

  带她走到距管、王二人有一桌之隔的座头,那儿本有四个劲装大汉据坐,这刻却自动起

身离开,让出此座。

  原来肆内早就派人占据了六七副座头,以便等有身份特殊之人来到可腾出来招呼。

  那少女落坐之后,道:“要上好的酒。”

  酒保应声去了,她便又开始用灵活澄莹的眼睛向四周之人瞧看。

  当她的目光落在王元度面上,便停留了一下,好像曾经微微而笑。接着便移到管中流面

上,竟停住不动。

  管中流可真不明白她为何对自己大感兴趣?反而是被她瞧得垂下目光,不敢跟她对望。

  肆内轰饮谈笑之声渐渐恢复原状,王元度轻轻踢管中流一下,低声道:“大哥,你们可

是以前相识的?”

  他问的另一人自然指那异装少女,管中流摇摇头,仍然不敢向她那边望去,道:“愚兄

生平未曾见过她。”

  王元度虽是生性沉稳端肃,但这刻也忍不住微笑道:“但大哥可知道她一直注意你?既

然以前不认识,那就更加耐人寻味了。”

  管中流苦笑一下,道:“贤弟且莫取笑,莫说愚兄如今年纪已不小,便是昔年,也从来

没有过风流艳遇。”

  王元度笑一笑,没有搭腔,管中流又道:“她的口音像是南方之人,加上这一身装束,

定是从岭南等地来的无疑,但愚兄从未到过那边,因此苦思之下仍然找不出一点头绪。”

  王元度轻轻道:“她现在目不转睛的瞧看此肆的少东主啦!”

  管中流这时才敢抬头向那少女望去,谁知刚刚望去,她恰又回头看他,双方目光碰个正

着,管中流赶快撤退逃避。

  王元度自语道:“难道她有意前赴日月坞不成?”

  管中流道:“金鳌大会向例不许女子参加,她自然不是往日月坞去的。”

  王元度忽然道:“瞧,那位小东家出马啦!”

  管中流赶快望去,但见那俊美漂亮的小伙子走出柜台,满面含笑向那少女走去。

  他们的目光互相注视着,各不相让。一般情形之下,在这等众目睽睽的场所中,决计没

有年轻男子胆敢过去向一位如此受得注意的女孩子勾搭,而且很少有人受得住这么貌美的少

女的眼光。

  但那漂亮俊美的少东家却胆大得出奇,好像周围的人都是死人一般,他一径走到少女桌

前,停住脚步。而这时那少女反倒被他骇倒,避开了他的眼光。

  那少东主柔声道:“姑娘芳驾莅临敝店,幸何如之,不敢请问姑娘贵姓,仙乡何处?”

  少女受挑战地抬目瞪他,道:“我不告诉你。”声音虽不算大,但邻近的十多个座头都

能听见。

  那美貌少年居然流露出失望的样子,道:“姑娘好像很讨厌在下呢!”

  王元度只觉全身汗毛直竖,心想这小子真不要脸,肉麻当有趣,我若是那女孩子的话,

非给他一个耳光不可。

  但事情还有更奇怪的,那少女不但不生气,反而格格娇笑,道:“不,我很喜欢你!”

一伸手,在对方面颊上摸了一下。

  肆内群豪都密切注视他们,这刻虽然听不见他们的说话,可是少女摸那少年一把的动作

无不瞧见,登时哄堂大笑,还有些人呼啸吹哨,惹起一片騒乱。

  管中流不禁发愣,王元度却摇头叹息,全场只有他们两人没有哄笑,那少女迅快回瞥一

眼,便察觉王、管二人神态与众不同。

  那少东主摸摸自己面颊,耳朵居然全不发红,拱拱手道:“小弟甘拜下风。”长揖而

退,登时又惹起一场哄笑騒闹。

  喧笑声渐歇之际,一个人踏入肆门,朗声大叫道:“元度兄,想死小弟啦!”

  群豪不禁转眼望去,但见此人长挑身量,面皮白净,一对桃花眼光晕流动,竟又是个俊

美少年。

  他一直向王元度奔去,忽然瞧见那绝色少女,登时停住脚步,眯缝起那对桃花眼,笑眯

眯直打量她。

  众人眼见此人好一副色迷迷的样子,顿时喧笑大作,但那人似是全无所觉,向那少女恭

恭敬敬行了一礼,道:“在下柳昭,敢问姑娘高姓芳名?”

  那绝色少女怔了一会,双手交叉抱胸,双掌分别搭在雪白润滑的臂膀上。这副情景极是

迷人,使人恨不得变成她的手掌,得以贴在那等细致娇嫩的手臂上。

  柳昭恭谨小心地在她对面坐下,那少女眉头轻皱,好像想发作而又拿不定主意。

  王元度不禁十分替柳昭担心,生怕对方一旦发作,柳昭在众目睽睽之下,如何还能做

人?他明知柳昭只是生性喜爱美女,乐意奉承讨好,其实并无不轨的念头,但别人焉知他是

这么一个人。

  柳昭替她把盏斟酒,嗅到酒香,便道:“好酒,好酒,在这等地方居然有此佳酿,实是

难得,姑娘不妨尽兴,切勿错过。”

  那少女一赌气连干三盅,柳昭殷殷斟满,泛起快活开心的笑容,像这些酒都落在他肚子

里一样。

  王元度此时甚为尴尬,不晓得应该过去跟他打个招呼呢,抑是任他胡闹。

  柳昭极尽温柔地道:“姑娘喜欢美酒,那是最好不过的事,寒家藏得有逾百年的上佳极

品,自当取来奉赠姑娘。”

  那少女道:“这么名贵的东西你当真舍得送给我?”

  柳昭正色道:“自然是真的,莫说区区几缸酒,即使是更贵重之物,只要在下有的,都

愿意奉赠。”

  他只差没有说出连性命也愿意给她的话而已,那少女抿嘴一笑,道:“为什么你对我这

样的好?”

  此言一出,四下听得见他们对答之人无不凝神侧耳等他回答,人人都晓得那少女这一问

凶吉未定,可能是真的询问,但更可能是她将要发作的前兆。

  柳昭毫不迟疑,应道:“姑娘问得好,你大概不晓得自己长得多么美丽可爱,我柳昭走

南闯北,眼角可不低,但像姑娘这么美丽的却是第一次见到。”

  他的神情口气都极为真诚,那少女焉能不大感受用?当下不禁满面堆笑,心中的欢愉流

露无遗。

  四下之人至此都不愿再听下去,但觉这对少年男女处处不近人情,男的是当着大庭广众

向她阿谀奉承,无所不至,女的则欣然接受,毫不羞涩,这等情状简直教人难以相信,是以

都懒得再听他们的胡闹对话。

  王元度这时才干咳一声,道:“柳兄若是方便,请过来一会,小弟替你引见一位朋友。”

  柳昭几乎跳起身,连忙向那美貌少女道歉过,才离座过来。他十分高兴地跟王元度见

礼,又见过管中流,三人分别落坐交谈。

  他喜孜孜地道:“元度兄看见没有?小弟刚刚结识了一位国色天香的姑娘,她就坐在那

边。”

  王元度微微一笑,道:“小弟都瞧见啦!”心想不但是我,凡酒肆内百余豪客也无不瞧

见。

  柳昭道:“那就行啦!小弟替你们介绍相识,两位兄台日后便须时加照拂。”

  管中流不禁笑道:“柳兄难道已晓得那位姑娘姓甚名谁了么?”

  柳昭一愣,道:“呀,我真是失礼得很,待我过去向她请教。”

  那玄衣露臂少女站起来,举步向他们走过来,柳昭连忙抽椅拉凳的请她入座,侍候得无

微不至,她坐定之后,便道:“我叫做阿闪,你们呢?”

  柳昭立刻介绍管、王二人的姓名和来历,阿闪对王元度力斗诸凶之事竟没有一点惊讶之

意,反而听说管中流便是上一届的魁首时,口中轻轻啊了一声。

  她定睛凝视着管中流,好一会才道:“我非打你几下耳光不可。”

  管、王、柳三人都大吃一惊,管中流苦笑一下,道:“在下不知几时得罪过姑娘?”

  阿闪眨眨眼,显出一副顽皮的样子,道:“你幸亏没有得罪我,否则我就要打你一百个

耳光了!”

  王元度觉得她的话说得很过分,甚觉不悦。面色微沉,道:“然则姑娘凭什么加辱管大

哥?”

  阿闪发觉他的不高兴,登时也噘起嘴巴,道:“我高兴,你管得着么?”

  王元度心想这女孩子甚是刁蛮,不可理喻,目下不必跟她斗嘴,看她怎生下手再谈,于

是不做一声,表面上便变成承认他管不着此事。

  阿闪见他不声不响,认为他不敢出头,这才甘休,转向管中流道:“你长得像我的一个

叔叔。”

  管中流不知所对,只好含糊地嗯一声。

  她又道:“我最恨这个叔叔,所以把你当作他,打几个耳光消口气。”

  管中流和王元度这时才恍然大悟她何以很注意管中流,敢情是这个缘故,柳昭忙道:

“阿闪姑娘,你心中也知道管大哥不是你叔叔,何必跟他过不去?”

  管中流倒没有怎样,但王元度听了柳昭此言,却觉得他大是不该这样说,好像管中流这

几个耳光已经挨定,无法躲避,所以柳昭才向她求情,他再度面色一沉,还未说话,只听阿

闪应道:“我本来可以放过他,可是谁教他是上届的魁首,你不要劝我啦!”

  管中流讶道:“在下五年前之事,如何又得罪姑娘了?”

  阿闪道:“我坦白告诉你,假使日月坞蓝峦不是识趣的宣布本届金鳌大会任得天下之人

参观,不限男女,也取消了黑名单。哼,我就偏要到日月坞去,瞧瞧有谁能把我挡住,我也

不争什么第一第二,但我可瞧不起你们,你是上一届得第一的人,我就打你耳光,好教天下

之人皆知我比男子的第一名还要高强。”

  原来如此,柳、管、王三人便都没有法子多说,阿闪见他们都有点垂头丧气,便安慰管

中流道:“你不必难过,反正这一届的第一名也别想不挨我的耳光。”

  王元度忍不住摇摇头,道:“姑娘难道深信一定赢得天下之人?”

  阿闪道:“谁也不放在我眼中,好啦,我们到外面动手去,在这儿出手也使得。”

  他们的对答由邻近的几副座头迅即传遍全场,人人皆知阿闪向管中流挑战,目的是要压

倒男性的第一名,这一来群豪大感兴趣,纷纷向当中这一桌张望。

  靠近门口的一个粗豪大汉突然间被人重重的踩了一脚,惊疼交集,不禁勃然大怒,跳起

身骂道:“瞎了眼的狗头,乱踩老子的脚。”

  那人是个矮胖少年,被大汉这么一骂,环眼圆睁,喝道:“你找架打是不是?”

  大汉怒道:“哈,火气比老子还大呢!看打!”攒拳猛掏出去,拳风呼呼,劲道十足。

  那矮胖少年一挺,砰的一声,对方拳头结结实实的击中他胸口,但他身形纹风不动,一

伸手就抓住那大汉,举过头顶。

  这一阵纷乱,吸引了全场的注意,群豪眼见这少年硬挨一拳,若无其事,而举起那么魁

伟的人时又毫不费力,都不禁呆了。

  王元度朗声叫道:“又猛兄,不可伤人。”

  那矮胖少年正是鲁又猛,他一听王元度的声音,顿时煞住摔人的姿势,接着把那大汉放

下,狠狠道:“看在元度兄面上,饶你一次。”

  对方被他抓捏得身软骨酥,连话都说不出,鲁又猛大踏步穿过群豪,来到王元度身边。

  他会见王元度之时,满心欢喜之情完全流露出来,管中流忖道:“王贤弟胸襟气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乘快艇奇人试胸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干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