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干戈》

第06章 点迷津试功过五关

作者:司马翎

  王元度等一听此人竟是以狠辣著称,生平未逢敌手的李公衡,不由得一惊,更加仔细打

量。

  李公衡拱拱手,道:“老先生居然认得李某,荣幸何似,只不知老先生如何称呼?”

  乡老伯道:“他们都称呼我一声乡老伯,你也可以这样称呼我。”

  李公衡脸上不露喜怒之色,淡淡道:“那也使得,乡老伯乃是当世的奇人异士,因此不

把敝坞放在眼中,李某虽然没有怎样,但却有些人很不服气呢!”

  乡老伯道:“哪一个不服气?是铁律院的关大坚,抑是度支院的朱机伯?还是神兵院的

武季重?”他一开口就说出日月坞三院的名称和院主姓名,这不但使李公衡大为震惊,管、

王等四人得听这三院院主的姓名,敢情皆是当今武林有数的高手,都不由得大为吃惊。

  李公衡道:“李某暂时不提这三位前辈,刚才说的不服气之人就在对面的门口站着。”

  众人转向厅外院落中的一道门户,只见有两个中年人并肩而立,一个极是瘦削,颧骨高

耸,头发焦黄。另一个则是中等身材,相貌普通,没有什么特征。

  乡老伯笑道:“原来是拂云道指挥燕扬和五岳道指挥周奕。哼,须知李公衡你不服气都

不行,何况是他们?”

  那头发焦黄的瘦子踏前一步,道:“燕某人虽不是名家高手,但却不许别人任意评论武

功行不行。老先生口气如此豪放,何不抖露一两手好教人心中服气。”

  乡老伯转身走出厅外,众人都跟了出去,包括李公衡在内。只见这老头子一步步走落院

中,一面说道:“燕扬呀燕扬,你肚子里有些什么玩意儿我老人家全知道,但我空口说说你

定必不肯服气,咱们就检你最拿手的来比划比划可好?”

  燕扬心想如此自然最好不过,便点点头。乡老伯又道:“那么咱们就比一比轻功身法,

瞧瞧谁行谁不行?”他回头叫道:“王元度管中流过来。”

  管、王二人跃到院中,乡老伯吩咐道:“你们每人去捡四块砖头,以厅门的院墙为起步

点,并肩向大厅走去,在台阶上每人放下一块,到了大厅底部的墙下再放一块,然后分开,

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各在墙角放一块,沿着厅墙走到对面的角落,再放一块,这就行了。”

  众人一听便知他要比斗轻功的办法,便是去捡砖头再回到原处,谁先回到原处谁就算

赢,简单明了。

  管、王二人迅即弄好,两砖相隔两尺,因而纵使他们速度相等,拾砖时也不会互相妨碍。

  乡老伯先到院落墙下一站,燕扬也走到他身边。乡老伯道:“李公衡发号施令,数到第

三下我们就起步。”

  李公衡站在厅门侧边,道:“很好,李某以一样的快慢朗念数目,但双方都不许偷步先

发,违者以输败论。”

  那两个较量的人都同意了,但听李公衡深沉有力地叫道:“预备……一……二……”

  那个三字一出口,燕扬宛如一溜轻烟般弹去,一转眼间已从大厅内走出来,以长衫下摆

兜住四块砖头。

  他还未奔到原位,一眼瞥见乡老伯屹立墙下,不禁一怔,停住身形,道:“你为何不动

身?”

  乡老伯笑道:“我老人家已站在这儿,比你快得多啦!”

  燕扬大怒道:“胡说八道,你明明不曾移动。”

  乡老伯也不生气,笑容如故,道:“好,好,好,就算我老头子骗不过你,那么这一回

可是当真比斗脚程啦,你不可净顾着瞧我有没有动身而失去机先。”

  王元度听他这么一说,便上前去拿了燕扬带回来的四块砖头,一一放回原位。

  李公衡极是深沉忍耐,居然不发一言,直到两人站好,方才大声道:“预备,一……

二……三……”

  人影连闪,两人如同奔雷掣电一般穿过院子,奔入大厅,刹时间两人一同抢出厅门。

  众人无不紧张万分,但见乡老伯突然之间一晃身,便已站在原位,快得连众人也瞧不真

切,燕扬突然也在刹时间到达,但胜败已分。

  乡老伯的四块砖头叠得整整齐齐的托在左掌上,不比燕扬用长衫下摆兜住,显然他在拾

取砖头之时速度也比燕扬为快,而托住四块砖急移疾奔自然也比较困难。

  李公衡朗声道:“老先生功力通神,兄弟极是佩服,只不知老先生与这几位少年英雄如

何称呼?”

  乡老伯丢掉砖头,道:“我老头子不爱说假话,但说出真话却又常常被人误以为假,现

在我可是说的实话,爱信不信,那是你的事,若问我和他们的关系,却是对头冤家,我老头

子早晚要取他们性命。”

  李公衡心中一百个不信,但口中却道:“老先生既是这么说,虽是费解,却不敢不信。”

  乡老伯面色一沉,举步入厅,严厉的望着李公衡,道:“李公衡,还有没有人不服气我

老头子的本事?”

  李公衡心中响咕,忖道:“此老轻功绝世,其他的功力纵是不行,谅他差不到哪里去,

我今天要不要冒身败名裂之险跟他拼斗?”

  厅外有人应声道:“在下还未见过老先生手底的真实功夫,很难服气。”

  说话之人,正是面目平凡的周奕。乡老伯转身出厅,先向管、王二人说道:“大凡高手

相争,最要紧的是在动手之前善为观察,窥破对方虚实及长短强弱的所在。老头子且举此人

为例:你们细瞧着他,第一件要紧的是此人面貌身量都十分平凡,这一类的人最不可轻忽,

因为这正是他先天上的长处,使人容易生出轻慢之心。”

  他说到这里,连李公衡这等惯历沙场,经验丰富的高手也不由露出十分佩服的神情。

  乡老伯接着道:“其次,他不是没有瞧见我老头子的轻功身法,居然毫不畏怯的挑战,

可见得此人胆力特豪,同时练得有一两种特别功夫,这些功夫一定是别人不易防范得住的。

由这两点观察所得,我老头子出手对付他之时,我应该采用迅快迫攻的打法,使他无暇施展

奇功绝艺,最低限度令他不能自由自在的施展。减去几分威力,我说得可对?”

  最末的一句话却是向对方询问,周奕微微一怔,道:“差不多是这样。”

  乡老伯道:“管中流,若是你出手,用哪招手法迫攻?”

  管中流焉肯让这老人瞧低自己,弹精竭智用上全力迅快思索一下,并道:“晚辈第一招

用折木拂日,第二招用霆斗雷驰,第三招用灵刀七累连劈七刀。”

  他说的招数乃是独家心法,对方懂不懂他可不知道,谁料这乡老伯就是他的授艺恩师宣

翔,自然深谙他的刀法路数。

  老人颔首道:“说得不错,但第三招应以正反合参手法化为十四刀连环劈出,便可奠定

胜局了。”

  管中流骇然道:“老前辈教诲得是。”心中暗暗纳闷,对方如何连自己的秘传刀法最奥

妙的变化也都晓得。

  乡老伯又道:“你使用第一二招用意何在?”

  管中流不敢不据实回答,道:“对方既是胆力豪雄之士,晚辈非以全力抢制机先,用威

猛手法挫折他的气焰胆力不可。”

  乡老伯评道:“此策无懈可击。”

  转过头向周奕道:“听见了没有?胆气可曾畏慑几分?”

  周奕道:“在下只凭真实证据论事。”

  乡老伯道:“好,那么我老人家跟你玩几招,你用什么兵器?”

  周奕从院外取来兵器,原来是一支链子枪,乡老伯见了,扳着指头计算一下,道:“我

第八招上要你弃枪认输。”

  李公衡仰天一笑。乡老伯道:“李总指挥可是不信?”李公衡原是十分深沉之人,但这

刻却一万个不信对方能在第八捎上迫使周奕这等高手弃枪弃输,才会放声长笑。当下应道:

“不错。”

  乡老伯道:“那么周奕你出手吧!”

  周奕点点头,忽然退开两步,道:“老先生敢是曾经窥看过在下练习枪法?”

  李公衡道:“这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乡老伯怪笑一声道:“你们见识有限,不免有点像井底之蛙观天般自以为是。我老实告

诉你,武功到了极高之时,任何兵器的招数手法都可以一望了然,并且算出用何等招式可以

制胜。我既深悉你手中的长短强弱,又有了制胜之法,自然算得出在第几招上取胜。”

  他迫前两步,招招手,周奕暂时抛开心中杂念,提一口真气,挥枪扫劈。

  众人都凝神观看,谁也不肯眨眼,生怕错过了最精妙的一刹那。

  周奕枪法这一使开,果然功深力雄,气势强猛。只见他凶毒的连攻数招,迫得老人后退

数步。

  转眼间已攻了七招,老人虽然只有招架之功,却还未中枪落败。周奕第八招挺枪斜举,

便待劈下,陡然间中止了劈落之势,面上露出尴尬的神情。

  这时乡老伯只不过弓腰弯背地站着,身形微倾,毫无出手还击之意,然而,周奕硬是无

法挥枪劈落,呆了一会,长叹一声,丢下兵器,道:“在下输啦!”

  李公衡暗骂一声混帐,口中却大声道:“周兄一向光明磊落,明知这一招实在摸不难老

先生闪避的方向,所以深以为愧,自愿认输。这也算不得丢脸之举,请周兄拾回兵器,退下

休息。”

  周奕唯唯应了,拾枪退出院外,李公衡跃落院中,道:“老先生的武功宇内无双,无怪

敝坞在先生眼中不值一哂。”

  乡老伯淡淡道:“我向来不爱戴帽子,现在咱们别误了这些孩子们的大事,我只要告诉

你一件事,那就是刚才那个叫什么儿的小女孩很得我老头子的喜爱,你们谁也不许动她一根

汗毛,叫她每天陪我进膳。”

  李公衡迅速的估量一下,总觉不值得冒失败之险出手,便道:“使得,老先生放心。”

  乡老伯率了四个少年走去,穿过两座院子,才见到柳儿在门边等候,她好像已知道是乡

老伯庇护她,见面便含泪跪拜,乡老伯冷冷道:“干什么?走开!”声音甚是冷酷无情。

  王元度连忙向发怔的柳儿使个眼色,自语道:“只不知咱们会不会迟到了?”

  柳儿忙道:“不会,不会。”举袖拭去泪水,此举只瞧得柳昭和鲁又猛二人又生气又纳

闷。

  他们转出一条宽大走廊,有许多人都匆匆走去,长廊尽头处是扇大门,可以瞧见外面是

一片广场,场中人山人海,话声如雷,极是热闹。

  他们出得广场,放眼一瞥,但见当中有座八尺高的四方石台,每一边宽达两丈。因是在

场中心的位置,所以全场四面八方之人都能瞧得清清楚楚。

  广场的北面是围墙,另外三面都是宽大的河流围绕,但东方和南方的河边都盖搭得有、

长排屋子,西面却用竹木搭了一个开敞的大棚,可以蔽日和挡雨,也是参观人士的膳厅。至

于东西两排屋宇,却是参加夺标闯过第一关的五十名少年英雄的休息室,每人有一间,此

外,还有许多间是供身份崇高的名家高人起坐休憩之用。

  乡老伯施施然走到东首那一排屋宇,找到编列为第一号的房间,一径进去。

  日月坞管事之人见是柳儿带领之人,不敢拦阻,却悄悄对柳儿道:“这是坞主自用的房

间。”

  柳儿心中大震,低声吩咐那人火速去找李公衡,告以此事,请他作主。

  这些房间全都可以打通,乡老伯吩咐柳儿把二三号房间的门都关起来,把内面的门打

开,这一来一二三号房间变成他们专用之所。

  房间内茶水桌椅乐榻都一应俱全,设备极佳。乡老伯在一张醉仙椅上舒服地躺坐着,命

管、王、柳、鲁四人各搬一椅,并排向着他坐下,这才说道:“王元度,你的武功可以去争

第一名的宝座,唯一使我老人家未能放心的,便是……”他沉吟一下,似是考虑要不要说出

来。

  王元度端坐如常,但管中流、柳儿和鲁又猛都不禁微微前倾,等着听他说下去。他们对

这个怪老人的武功可都心悦诚服,尤其早先指示如何观察周奕之时的睿智见解,都使这些年

轻好手们佩服得五体投地,所以对他的测度推论十分注意。

  柳儿站在门口,忍不住问道:“您老有哪一点不能放心呢?”

  乡老伯冷冷瞪她一眼,道:“女孩子别插嘴。”

  柳儿不禁垂下头,不敢则声。

  房中一片沉寂,突然有人探头进来一瞧,接着发出清脆悦耳的娇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点迷津试功过五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干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