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粉干戈》

第09章 困木箱九转返魂功

作者:司马翎

及至阿闪发觉走错,拨转头奔入内宅之时,一越过那道朱门就被日月坞守卫之人发现,出手拦阻。阿闪本来武功高妙之极,可是她牢牢记得自己当时在卫步青之前已开过口,照理说随时随地会昏倒地上,所以十分害怕,只好施展绝妙身法一径闪转冲过。因为这等灵妙奇巧的身法总是恰好从敌人剑尖刀底掠过,极是凶险,假使功力略有减损,迟了一线,便等如自行送死。

她转一个方向奔避,哪知又有敌人出现,霎时间已引出六七个敌人现身拦截。

这些敌人们都是罕见硬手,尤其是每一处领头之人乃是日月均十道指挥,功力深厚,招数精奇,只要被任何一个缠上了,难得恶斗一场。

她仗着快如鬼魅般的身法四下乱转,总算不曾被敌人缠住。但这其间惊险百出,好几次差点负伤被擒。

按理说她这等只逃不攻的情势该当早就被日月坞诸高手击杀,但日月坞诸道指挥见她是个女子,因此侵入后宅虽是不对,却罪不至死,所以就不施展毒手。如若是男子的话,早就全力击杀了。

阿闪连番遇险之后,猛可发觉功力丝毫未减,心中大喜。当此之时,她还顽皮的向自己作个鬼脸,想道:“真是活见鬼,我竟被那些恶贼们唬住了。”

信心一旦恢复,作风立变,选定左方的一处敌人,一径冲去。只见她在剑气刀光之中连连飘闪,突然间穿了过去。

阿闪的手法当真有如其名,快得宛如电光闪动一般,转眼间又冲过一处敌人,穿屋越院而去。

她绕个圈子才到达蓝明珠所居的院落,由于她领教过日月坞硬手的滋味,心想闻说日月坞奇人异士甚多,一个胜似一个,倘若那躲起来之人比外面的敌人都强,再突施暗算,那是万万难逃毒手。

于是她戒备地查看四下形势,而此时蓝明珠已被田若云平稳放在床上,开始伸手解她的衣裳。

蓝明珠的外衣已被解开,露出贴身亵衣。她直到此时才勉强推开田若云的毛手毛脚,使他不能立刻顺利地把她亵衣剥下。

她露出咬牙切齿的神情,可是已无法尖声大叫,用尽她的气力也不过低低的骂一声恶贼,又低叫了一声救命。

窗边陡然出现阿闪的上半身,她灵活的眼睛落在床边,登时认出田若云的背影。

她气得忘了悄悄掩袭之举,高骂一声该死的婬贼,甚至忘记扑入去动手攻击。

田若云一听到阿闪的骂声,头也不回,反手一扬,抽中飞出一片黄色轻雾,散布的范围极广。倘使阿闪不是忘了扑入动手的话,定必被这片黄雾罩住。

这片黄色烟雾乃是不夜岛威力最强的迷魂毒葯,只要罩中敌人,毒力便从五官侵入,立即昏倒,纵是闭住呼吸也不中用。

但这等强力迷魂葯物制练极难,还须机缘凑巧才能采到其中三种主葯,即使碰巧有这三种主葯,为数也十分有限。故此虽然田若云已是不夜岛少主的身份,但身上也只带了这么一个,只够使用一次。那不夜岛岛主甄南认为田若云既有这一个防身,在任何高手围攻之下,也能突围而逃,所以不肯多给。

田若云这次是被聪明所误,他以为来人骂声中定必扑入出手,所以先发制人,谁知扭头一瞥之下,敌人还在窗外。乃是个十分美貌的女子,装束奇怪,一望而知是王元度那一群年轻男女之一。

他凶心方起,猛听外面院中传来一阵话声,道:“明珠姑娘,你睡了没有?”话声沉重震耳,显然是内力深厚无比的高手。他这一惊非同小可,疾奔套间,推开后窗,迅快窜出。也是他合该逃得一命,原来这时四下守卫之人都被阿闪惊动现身。因此田若云窜出之时,瞧得清楚,变成他在暗处而对方反在明处的形势。

他使出不夜岛组技之一的鼠钻穴身法,身躯紧缩成一团,贴地沿着墙根忽隐忽现地游走,迅快之极,一转眼已逃出老远。

且说窗外的阿闪眼见田若云已逃,房中黄雾虽然似是散失,但她可就不急于入屋。扭头一望,院中站着三人,当中的一个便是发话惊退田若云的,年约五旬上下,上chún有一簇胡子,身被青衣长衫,气度严冷。

他严厉地盯住阿闪,阿闪平生无不怕地不怕,当下也怒眼回瞪,道:“你是谁,看我干吗?”

这人冷冷道:“本人姓李名公衡,闻悉有人夜阁内宅,特来瞧瞧是什么人物如此大胆。”

阿闪根本不知武林中有什么名家高手,她只是从此人的沉劲话声和气度中瞧出他功力深厚而已。当了故意呕他,道:“李公衡?没听说过,大概是乡下武师之流。”

子母神笔李公衡反而微微一笑,道:“你们有了乡老伯做靠山,便不把天下之士放在眼内,未免可哂。”

阿闪噘嘴道:“谁说我靠乡老伯藐视人,我敢发誓从未听过你的姓名。”

李公衡方一皱眉,左侧的灰衣人喝道:“在下荀通,姑娘自然也未听过贱名,荀某倒要瞧瞧姑娘凭仗什么竟敢不把天下之士放在眼中。”

这灰鹤荀通说话时向李公衡望了一眼,李公衡微微颔首,当即大步走过去。阿闪心中掠过一个主意,笑道:“等一等,我瞧见田若云躲入套间,临走时打了蓝明珠胸口一掌,她的死活不比动手打架要叫流腹部穴道点去,相隔尚有半尺,便陡地停住不动。乡老伯的指尖距管中流穴道虽是尚有半尺,但别人却仿佛瞧见他指尖上射出一缕淡淡的白气,乍现便逝,之后他手指仍然虚虚指住他腹间穴道,凝神运功。但见这位老人面色渐渐涨红,呼吸也较为沉重,好像很吃力的样子。管中流面色如常,但呼吸却变得更加均匀细长,似是恬畅无比,酣沉大睡。过了一柱香之久,乡老伯呼一口气,收回手指道:“不行,须得另想办法。”

他和王元度走出房外,此时院中尚有火光,乃是南阿洪先前所遗留,但火势已弱得多,他们走下院中商议,王元度道:“设若无法救醒他们,明晨的几场比赛就来不及参加了。”

乡老伯道:“那也是没有法子之事,或者可以向大会申述理由,延期举行。”

王元度道:“大会规定得明明白白,决不能借此延期举行。”

他愁眉不解,心乱如麻,只因这些好友们都是受到自己连累,若然不能解决,那可真是遗憾终身之事。

乡老伯忽然道:“瞧,那是什么?”说时,指着墙根,这时在另一堵墙边火炬的火焰大大跳跃几下,蓦地熄灭。

王元度在这一瞥之下,已瞧见是个小小的玉鼎,心中一动,道:“莫非那是卫步青遗下之物?”

乡老伯道:“大概不错。”走到墙边,先凝眸瞧看,黑暗中仍然瞧得真切,果然是个小鼎,鼎盖镶嵌得有珠宝,极是贵重。

揭开鼎盖一瞧,鼎内有一些灰烬。乡老伯道:“这就是毒香点燃后遗下的灰烬了,可惜全都焚点成灰,无法查看那是什么葯物合成,如若不然,或者还可想出对策。”

王元度取起王鼎,嗅闻一下,但觉清香扑鼻,头脑为之一醒,他灵机忽触,问道:“会不会就是解葯?”

乡老伯沉吟道:“葯物之性千变万变,或者经过火热后,葯性相交也未可知,不妨试上一试。”

他们拿着王鼎回房,扶起管中流,把玉鼎置放在他鼻子下,只眨眼间,管中流就动弹了,跟着打个喷嚏,睁开双眼。

王元度顾不得跟他多说,赶紧拿了玉鼎解救别的人,不久工夫全部救醒。

此时离天亮已不久,乡老伯下令众人打坐调息,以备明晨出战。因此大家都不再絮聒,略略得知昨夜经过之后,各自归房。

翌晨,广场上挤满了天下各路英雄豪杰。没有人得知昨夜发生如此巨变,因此大家的话题都集中在今日的比赛上。

第一场是柳昭出阵,他在台上一亮相,但见长身玉立,不少人都暗中喝采道:“好一个美少年。”

他的对手便是第一场出过阵得胜的使棍少年,姓张名旋,双方撤出兵器,柳昭手中的缅刀寒芒映日,气势上已压倒对方的齐眉根。

交手不到二十招,柳昭就已取胜,当下第二组上阵,王元度一干人微起騒动,敢情这一组上台的两人,其中一个乃是面目尖瘦的书生,报出姓名是辛立,此人正是那个被吕杰杀死的奚勇的师兄,也就是卓辽击败的贺亮师弟,这一派武功诡奇高强,据乡老伯判测,乃是天下三大隐秘之地的摩天寨的年轻高手。

他使的是一双银钩,气度阴沉带煞,对手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相貌憨直可爱,姓卢名良,使单刀。

这两人在台上一站,高手们早就瞧卢良远不是辛立的敌手,而那辛立流露出的阴鸷之气,更令人担心卢良的性命。

在双方动手之前,一位公证人特别向辛立说道:“本场尚属初赛,大会规定甚为严格,动手之时记着点到为止,万万不可意气用事,触犯会章,以免遭除名之罚。”他想是也瞧出此人心黑手辣,所以特别提醒他。

辛立只点点头,神色间甚是冷傲,使人瞧了十分不舒服,幸而那公证人度量甚大,不以为意,否则大会规则中有一条规定不得对公证人无礼,如若无礼,公证人有权取消比赛资格。

两个年轻人开始比斗,双方各立门户,辛立连连冷笑,好像对方不堪一击一般,卢良虽是性情良善,但少年之人总有火性,心下大怒,挥刀便攻。

辛立双钩并不封架,单以身法闪避,一连避了七八招,又发出冷笑之声。

卢良被他如此侮弄,气得热血上涌,大喝一声,奋身猛扑,刀势凶猛无比,直到这时,辛立才使钩招架,但见他钩法奇诡,功力深厚,毫不困难的便抵住对方刀势。

二十招一过,王元度等人个个眉头大皱,心想这辛立真是十分可恶,明明占了上风,却故意时露破绽,让对方有反击的机会,其实这刻已大可取胜了。

台上的辛立向来心毒手辣,在塞外之时动辄杀人,性情甚是残忍,这时早就安下杀死对方之心,但为了不触犯会规,所以必须等候时机。

又斗了十余招,摹然间刀光闪处,劈入钩影之中,群雄眼看此是卢良改败为胜的绝佳机会,登时彩声雷动,辛立嘴角泛起阴毒的笑意,身子向后一仰,左钩缩回来似是要封架敌刀,右钩早已蓄势运力,刷地制出。

钩尖直奔敌人小腹,使得凶毒无比,表面上看来他是在死中求生的情势下使出这一招,因此纵是杀死了对方也不触犯会章,事实上这只是他布下的陷讲,一步步把对方骗人讲中。

辛立钩势方发,王元度等人都大为震动,失声惊叫。

但见红光连闪,宛如好几道鲜血喷溅出来一般,但事实上却是四名公证人同时发出手中红旗,直向钩尖电射。这数支红旗其实是镖枪,用意正是防止流血,而这四位公证人皆是暗器能手,出手又准又快。

辛立的银钩被四支镖枪射个正着,登时荡开,这时锣声已起,双方分开。

公证人宣布辛立得胜,大家都透了一口气。第三组跟着上场,两个少年都差不多,激斗了四十余招,才分出胜败。第四组便是吕杰这一组,他前日首开记录,杀死了对手,无人能够忘记,现下一见他现身,全场顿时寂然无声。

吕杰态度举止间都自然流露出谦让的风度,只因他曾经当着天下英雄杀死了敌手,心中甚感不安,这正是人生的磨练,大凡有愧于心的人,定必会表现的格外谦虚退让。

这次他较易击败了对方,并无流血惨剧,这连他自己也松一口大气。

第五组在锣声中上台,此时太阳已移到碧空当中,人人都感到烧热,不过大家的兴致很高,没有离场歇凉去的。

先上台的一个长得粗眉大眼,神态彪悍,手中拿着一把两尺长的钢骨折扇,精光闪耀,这件兵器一亮,全场微起騒动地议论纷纷。原来眼下在武林中有一个家派称为桃花派,此派之人行为诡邪,武功绝高,可以谈得上当今声名最盛的邪派,该派的根据地在川北一处叫做桃花洞的地方,所以称为桃花派,派中之人都使钢骨折扇,扇子两边都画上桃花,是为桃花派标志。

群豪一瞧此人乃是著名桃花派弟子,都暗起騒动,但听台上宣布这彪悍少年姓平,名天虹,他的对手姓苏名英,使的是十三节银鞭。

平天虹意态冷傲迫人,刷地打开手中折扇,高高举起,但见正反两面都画有数枚桃花。

群雄见了心想你何必自亮招牌,谁还瞧不出你是桃花派弟子?但听平天虹冷冷地道:“在下手中这件兵刃经验明,其中并无古怪,本来敝派的独门兵刃另有妙用,但在下为了参加今日盛会,特地另行打制,谨此声明。”

他似是丝毫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中,宣布这话之时,连一句客气尊称的话都没有,群豪见他如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困木箱九转返魂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粉干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