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剑飞霜》

第13章 石棺

作者:司马翎

娄真人和皇甫维也不过攻守了数次,所有的武林高手无不震惊于皇甫维的奇奥剑招,尤其是他的对手乃是当今声誉极隆的武当派第一高手,居然能教他无隙可乘,这等造就不由得叫人联想起“~皇”该是何等厉害!

无心长老轻轻对飞羽真人道:“一皇家传武功之深博,固然令人心折,但此子资质之佳,却也是人定罕见。老衲活了这么多年,所见之人恒河沙数,却没有一个比得上他的。道兄以为如何?”

飞羽真人颔首道:“大师说得是……”旁边的静庄子突然插口道:“贫道似乎感到这个少年好像很像……”她没有说下去,后面的大力神翁唐世一接口道:“对,老朽也有此感!”

无心长老道:“最似之处,便是他眉眼顾盼之间,各位以为如何?”前面的矮头陀道:“正是这样,他眉眼间的神情要比一皇好看得多!虽然一皇也很好看,但不免失之威猛……”飞羽真人道:“只有道兄你见过一皇,请问他哪里像一皇?”

矮头陀道:“面部的轮廓,嘴。鼻、皮肤等都极为相似,不过……”唐世一急忙问道:“不过什么,’

矮头陀道:“不过在贫僧感觉之中,他还是像她多些,这一点真是令人大惑不解!”

无心长老道:“天地造物奥妙无穷,所谓人有相同,物有相似,道兄何须过疑?诸位请看娄道兄这几剑何等漂亮?今晚幸而是娄道兄出手,换了别人,只怕早就欧在皇甫公子剑下了!”

他刚说完这句话,娄真人剑光陡盛,宛如排山倒海般猛攻过去。

时间一长,渐渐见出皇甫维守多攻少,娄真人则气势如虹,越战越勇。

辣水仙杜筠此时却还瞧不出其中微妙,因此尚未替皇甫维焦急。她一直紧贴着静虚子身边,是以刚才他们的对话完全听到。她想来想去,都不明白他们说的皇甫维到底像谁?此时见他们已不提此事,实在忍不住好奇之心,悄声问道:“静虚前辈,你们刚刚指的是谁?”

静虚子微微一笑,道:“我们口中都不肯提起,你再想一想就会明白啦!”杜筠道:“晚辈实在想不出来!”静虚子望她一眼,暗念此女外号“辣水仙”,但在自己面前却以后辈自居,假如不好好对待她,那等如是迫她与鄙邪之辈相交,此念一生,便蔼然笑道:“那我就告诉你,我们都感到皇甫维极像圣女她老人家!”

杜筠啊了一声,转眸向皇甫维望去,口中轻轻自语道:“只不和他父亲一皇长得怎样?”静虚子道:“听说一皇当年长得甚是英俊潇洒,若是不知底蕴之人,极难相信他就是胡乱杀人作恶的一皇!”

院中剑气烛天,森冷强劲的潜力四下旋激,许多人的衣衫都飘拂不停。皇甫维紧密防守中突然大喝道:“老道,你且试一试我奇兵三剑……”喝声中挺剑猛刺过去,左手吉地一拂一拍。

这一招乃是双管齐下之势,表面上看来,他一身功力都聚在圣剑之上,左手的招数不过是辅翼剑势而已。

但身处战局之中的武当娄真人却感到最难当的反而是他左手招数。莫看他虽是一拂一拍,甚是简单,但配合起右手奇奥划招,登时变得凌厉万分,而且叫人无法捉摸。这等招数手法,当真可以称得是“奇兵三剑”而无愧。

这时双方动作神速如电,只见类真人振剑连挥,松纹古剑化出一片冷冷光幕,护住全身。

皇甫维左手招数疾发,拂拍之间,内家潜力如迅雷般击在对方剑身之上。但见娄真人那片护身光幕倏然被震得微现空隙。

皇甫维大喝一声,圣剑化为一道白光,迅急入侵,一旁观战的武林高手们都齐齐大骇,有些人甚且惊噫出声。

只见类真人人随剑走,翩若游龙,迅急如电般回旋荡开,居然避开对方这一击,安然无恙。

皇甫维暗运真力,流贯在圣剑之上。只见那柄霜光耀眼的长剑锋刃上蓦地闪射出镇慑人心魄的寒芒。

这一手剑上功夫,已经使得观战的一众高手之中不少人暗暗惊服。无心长老等五位掌门人及点苍快剑张搏云等人个个面色都透出紧张之容。要知他们无一不是当今武林一等高手,而他们此刻心中自忖,都不知是否挡得住皇甫维这最后一剑。再说那武当娄真人的武功造诣,和这几个人大致不相上下,是以这几位一等高手以已度人,不觉都透出紧张忧虑之色。

皇甫维用脚尖点地,疾行数步,迫到娄真人面前之际,倏地大喝一声,连人带剑飞起大半丈高,迅向娄真人斜冲疾攻过去。这一招也是剑掌齐施,变幻莫测。

就在皇甫维发动之际,少林寺老方丈无心长者忽然向观战之人迅速地游目一瞥。

这位得道高僧看人之际,头颅全不摇动,只是用一对眸子在眼中左右滚动。是以别说此刻人人都注意院中交战之人,就算院中没有吸引注意之事,老和尚身边的人万难发觉他曾经作游目观察之举。

武当娄真人剑上鱼龙变幻,顷刻之间已连发三封抵挡敌人攻势,同时脚下疾移如风,晃眼之间,已换了六七个方位。

谁知皇甫维身躯虽然离地,但宛如附骨之蛆,逐臭之蝇,剑光掌势一直笼罩住这位武当第一高手。

娄真人刻上已施展全力,当真是风雷进发。可是就在对方剑掌临头之际,总觉得对方锋锐游移不定,一时感到他的攻势完全贯注的剑上,一时又感到重点似是在他左掌招数之上。

直到最后的一刹那间,娄真人还没有把握应该偏重封闭对方的圣剑抑是手掌。

皇甫维左手铁掌突然化软拂之势为硬拍,掌力到处,先是击在对方松纹古剑身之上,跟着又印向他持剑的小臂之上。

娄真人大大一震,但觉小臂一麻,手法微滞,登时已露出破绽。

皇甫维右手圣剑先是牵掣敌人划招,此时乘隙急进,一缕冷风,已射到娄真人面门。

陡然间是南维长驱直入的创势微微一挫,娄真人虽败而不乱,精神蓦然大振,舌绽春雷,大喝一声,左手大油一拂,发出一股无形暗劲,击在皇甫维身上,“砰”地一声响处,皇甫维身形飞开丈许,方始落地。不过皇甫维却也没有跌倒,仅仅摇晃了几下。内行人眼中一望而知他疾然飞开乃是吃娄真人大袖潜力击中所致。

观战的高手们个个转动眼睛去瞧那相隔丈许的两人,瞧了几眼,方始记得喝彩。

这一战到此已可以宣告结束,只因皇甫维不但最后的奇兵三剑没有取胜,反被武当委真人一袖震开立许,输赢已定。

武当委真人心中已存着一个谜团,但他多年修为,自然不会露出形色,收起松纹古剑,向众人微一稽首,便缓步走向皇甫维身边,道:“皇甫公子没有受伤吧?”

皇甫维落地之后,便直着眼睛发楞,娄真人这么一问,登时把他惊醒。他冷哼一声,道:“老道你取出剑来,我们再打一场……”

旁边有人发出哗笑之声,鬼医向公度厉声道:“皇甫维你说的话不算数么?”

皇甫维手中圣到一振,剑上泛射出夺目霜芒。娄真人疾忙退开七八步远!同时也撤出松纹古到。

但见人影一闪,微风飘然,是南维面前已多出一人。

众人看时,敢情是以“快”字出了大名的点苍快剑张搏云,怪不得动作神速如电。

皇甫维俊眼一瞪,怒声道:“走开,我要姓娄的老道过来再打一场!”

点苍快剑张搏云仰天冷笑道:“皇甫维你把你父亲的威名也给折辱啦,你明明输了,还要再打,难道要娄真人把你杀死方始甘心么?”

皇甫维怒道:“你敢提起家父?”一剑刺去,势猛力沉,尤其是那圣剑剑身上霜光耀耀,教人不敢举剑招架。

点苍快剑张博云斜跨两步,手中剑突然发出,转眼之间就是七剑,满空俱是剑影,利刃破风之声不绝于耳。

皇甫维一时间无法反攻,只好一面挥剑护身,脚下疾退。

点苍快剑张搏云露了这~手“快剑”,果是名不虚传,把个鬼医向公度看得眉头直皱,心想当日“炼葯”之举,如果能依自己计划完成,则此刻自家武功决定在此间众人之上。可惜功亏一整,目下只能列入一等高手之林而不能超越于这些人之上。

矮头陀突然发言道:“皇甫维你不肯认输,那也罢了,但这等行为,未免不够磊落!”

皇甫维微微一震,转眼望住矮头陀,缓缓道:“这话是你说的?”

矮头陀道:“自然是贫僧所说的!”

皇甫维道:“那就怪了,我知道你为人正直无人,不会打诳,那么就是我疑心错了……”

矮头阳心中十分受用,放缓声音,道:“印证武功之际,时时会有错觉,以为对方手法有假,这也不是希奇之事!不过刚才贫僧看得清清楚楚,分明是娄真人赢了一着!你大可以相信贫僧的话……”

皇甫维攒眉寻思,少林无心长老面上微微一热,善目中流露出不安之色。要知刚才委真人眼看要死在皇甫维奇兵三剑之下时,老和尚心想娄真人身为侠义中人,多年修真得道之土,加以身系武当一派的声誉,若然今日败在皇甫维刻下,别说有当场身死的危险,就算没有,这个跟斗也栽不起。因此老和尚毅然决定出手挽救武当一派声誉及娄真人的性命。

当时老和尚双手挑在大袖之中,暗运禅功,准备好少林寺七十二般绝艺之一的“禅林无相指”功夫,左袖猛拂,这才把皇甫维撞出寻丈。

不过在目下的处境中,无心长老又不能宣泄出这个秘密,不然的活,武当及少林的声誉一齐受损,倒不如刚才不出手救援娄真人了!”

皇甫维想了一下道:“好吧,我认输就是!”

武当娄真人并不敢确定刚才是否有人暗中相助,他也感到皇甫维剑势阻滞得可怪,所以他一直没有开口去驳斥皇甫维。但目下矮头陀既然为他证明,这矮头防乃是当今一派掌门人的身份,以他眼力,尚且看不出可疑之处,大概是皇甫纸自己功力有限,到那紧要关头之际,真力不继,所以失去良机!他这么一想,登时心安理得,朗声道:“你既然认输了,那就履行诺言,贫道问什么,你就答什么!”

他歇了一下,又道:“贫道先问你一句,令尊一皇是否已死?”

皇甫维道:“你们来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他老人家已死的消息?”

娄真人道:“当然有啦……”皇甫维道:“那还用再问么?”娄真人道:“这事无人亲眼瞧见,而且又不把他尸体发葬,却藏在家中,谁知道是真是假?”

皇甫维冷笑道:“难道要我开馆给你们查验不成?”

娄真人道:“老实说唯有这样才能使我们相信!”皇甫维道:“那么你们不相信好了,与我无干!”

娄真人一想也对,凭什么人家要设法证明他父亲已死?当下便转过话题,道:“你且把见到敝师弟的经过说出来!”

皇甫维道:“那天我在嵩山少林寺下来,碰到那坏和尚无意,我们正在对话之际,他乘我不防,当胸打中我一掌。我负伤后逃人乱山之中——”

他说到这里,无心长老仍然不开口。众人都感到万分诧异,只因那无意大师乃是少林寺长老之一,威名赫赫,德高望重。但皇甫维居然当着无心长老面前指摘他暗算,这等事不知无心长老如何能忍?

天尊者感到众人的眼光都向师父注视,登时羞愧难当,突然道:“请问皇甫施主被家师叔暗算之后,伤势可严重么?”

皇甫维道:“当然不轻啦,当时他全力一掌志在我胸口之上,险险把我当场打死!”

天尊者环顾众人一眼,朗声道:“敝师叔武功如何,贫僧不必为他吹嘘。如果他对付皇甫施主,何须使出暗算手段?假如要暗算他,则皇甫施主既然差点就死,敝师叔何故让他逃生,留下活口?诸位请评一评贫僧这话有无道理?最后贫僧还要加上一句,那就是敝派三长老之名,武林之中大概都听过、敞师叔的武功造诣和家师不相上下,贫僧要请问一句,当今武林之中,可有哪一位敢说让家师当胸全力打一掌而能不当场立毙的?”

他的话说得条理分明,头头是道,一众高手听了,都不由不得深深相信。

皇甫维气得哼一声,道:“我懒得跟你争辩,你们少林寺大概找不出一个好人!你以为无意和尚不会做出卑鄙下流之事么?我立刻就有证据可以证明,你们只须问一问鬼医向公度……”

鬼医向公度接声道:“老夫只识得少林无心长老,从未和无意长老会过面!”

皇甫维狠狠瞪他一眼,道:“那么你和他在乱坟上全力围攻我一人,你还和他讨价还价,说是如果你用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石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剑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