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剑飞霜》

第16章 魅影

作者:司马翎

这位最后出现的人原来是“心池圣女”,但见她身穿一袭黄色布衫,装束非道非尼。头上终起高譬,淡朴无华。但这等装扮却丝毫无损她天生的国色天香,依然容光照人,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有一种高华气度,令人不敬仰视。

皇甫维一心一意要求见她,但这刻圣女现身之后,他却反而有点紧张起来。表面上他冷静如恒,朗声道:“我知道你要夺回圣剑,所以不曾带来!”

圣女面包似是稍觉宽慰,一本正经地点头道:“不错,你不配用我的剑,假如你带在身上,我见到就要收回!”

皇甫线微微一笑,傲然道:“我来此之前曾经考虑过此事,假如那柄圣剑在公平交手之下被你夺回,我也心甘情愿认输。但以今日的情势,却生怕在未曾见到你之前,就被别的人以多为胜抢去那刻,所以不肯带在身上,假如你有意取回圣剑,同时胆敢面对普天之下唯一赢得你的人的话,那就请在下午未时正移驾城北许氏花园!”

圣女一直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她那对澄澈如秋水般的眸子中没有令人心寒的杀气,可是却生像能够透视别人深心中的秘密。皇甫维突然感到对方似是已经窥破自己说谎,因此他表面上虽然若无其中,其实暗暗提心吊胆。

四周之人听知皇甫维居然是来邀圣女赴约,不啻是天下武林中正邪两派分出高下决定存亡的关键。这一来人人都噤声屏息,不敢插嘴。

心池圣女平和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一皇三公都将在场,是也不是?”

皇甫维游目瞥视铁剑公子尹世泽及鬼医向公度他们一眼,只见他们都装出十分冷漠之色,显然在这等情势之下,他们纵然是“三公”的内线,得知“三公”曾经对付义父之事,却也不敢拆穿自己的诳语。当下点点头,道:“不错,你可以把此地所有的人带去!”

心池圣女忖思一下,道:“你回去告诉皇甫孤,就说我今午末时孤身赴约!回去吧!”

皇甫维忽然暗暗一怔,原来他察觉心池圣女好像含有深意地向他微笑一下。

鬼医向公度阴阴接口道:“皇甫维,你几时见到三公?”

皇甫维深知这话不能随便回答,不好就得露出马脚,心念一转,突然低嘿一声,~掌向山精关炎生拍去。

他出手迅疾异常,事先又没有警告,这一掌威力非同小可。山精关炎生蓦地拳打掌劈,封开他的掌招,跟着急如星火般移形换位,斜斜闪开数尺。这山精关炎生反应之快,功力之强,竟一如皇甫维心中猜度。

向公度忽地欺身发招,运掌如风,一连攻了三招。皇甫维双掌忽拂忽劈,虽是把他的攻势化解,却感到鬼医向公度一身功力比以前更为精纯,竟吃他迫退两步。

铁剑公子尹世泽长剑在手,突然乘隙抢攻,一出手就是连环五剑。

皇甫维暗暗出了一身冷汗,要知他的一身武学传自“一皇”,除了功力深厚,招数神奇之外,还有一点好处就是“遇强越强”,也就是说对方越发厉害,他的手法招数中的奥妙变化更能发挥,外人看来便变成“遇强越强,遇弱不弱”了。

但目下那铁剑公子尹世泽的剑上奇招却是得自心池圣女,正好克制住皇甫维的武功,是以皇甫维一旦失了机先,便险象环生,动辄有杀身之危。

这时心池圣女及吴家二老、静虚子、飞羽真人等正在谈论,虽然也知道这边在动手,但都没有工夫瞧看,再说谁也想不到皇甫维一着失机,便即这等危急。

鬼医向公度和假扮山精关炎生的“无意大师”迅速地交换一下眼色,无意大师祝声道:“目下情势混乱,尚待澄清,向兄以为如何?”

向公度点点头,突然发掌向尹世泽后背劈去,他这~掌威胁多于伤人之心,是以掌力猛烈惊人,其实并非真正杀手。

铁剑公子尹世泽想不到鬼医向公度由背后突袭,疾忙收剑护身。皇甫维找到机会,双掌连摔拂出,错眼之间,他的人已走出重围。

尹世泽怒视向公度道:“你这厮如此反复,究竟是什么用意?”

鬼医向公度冷哼一声,道:“圣女她老人家尚须此人回报一皇,尊驾一旦杀死他,这干系哪一个承担、’

尹世泽大怒道:“自然有本公子承担,我看你分明有意找碴,嘿,看剑!”手中长剑一挥,刷刷连攻数招。

他的剑术非同小可,鬼医向公度赤手空拳,实在不易对付,是以阻遏不住开头的锋锐,双掌急急封拆,脚下却步步后退。山精关炎生忽然劈空一拳击出,拳力如山。猛袭尹世泽。那尹世泽随意发出一剑破解,哪知此人拳力奇重,手中长剑一震,差一点儿吃他的拳力荡开,心中大凛。鬼医向公度得此一拳之助,已撤出圈外。

皇甫维看得一清二楚,迅速忖道:“这山精关炎生武功之强,出人意料之外,我曾经猜想他是别人假扮,现在看来决不会错!不过另有一事令人大感迷惑,那就是我原本认为鬼医向公度是三公内线,但尹世泽居然对他施展煞手毒着,却又好像猜错了……”

他转念之际,心池圣女已栅珊走起来,平和地道:“皇甫维,你回去告诉令尊,我准时孤身赴约。”

皇甫维眼看着她的面容,再听着她的声音,心中突然泛起一种微妙奇异的感情,他暗自忖道:“幸好这场约会不是真的,否则我真不忍让她冒险

圣女的两道澄澈明亮的眼光好像一直透视到他深心之处,突然间美丽的面上掠过一丝飘忽的笑意,跟着优美地挥手道:“你赶紧回去,时间无多,好自为之……”

她这几句话倒像是临别赠言,把所有的人包括皇甫维在内都听得莫名其妙。皇甫维不暇多想,向她拱手行了一礼,便施施然从大门走出去。

出了大门之后,唯恐后面有人跟来,以及碰上回来的娄真人和大力神翁唐世一,便立刻纵火巷子内,凭着熟悉地形,左一转,有一转,又打人家店铺后门钻出大街上。

最后,走到那家寄封的茶叶铺子,取回琴匣,便坐在店中等候末时来临。对此事他有两个假想,一是三公可能冲着“圣女”而到许氏花园去,一是三公仍然留在船中。但无论如何,他都要试上~试,纵然可能和三公正面对垒而有杀身之危,他也得冒险试图去救那玄衣仙子冷清影脱身。

他尽管心中思潮澎湃起伏,情绪紧张,但他天生城府深沉,表面上不露一点神色。

到了未时,皇甫维霍地起身,挟住琴区向江边走去,不一会已到了码头上。

他在远处时已盯住码头上的三公手下,一共是三人,一个红衣,一个银衣和~个黑衣的劲装大汉,

那三人发现他出现并且似是向码头走来时,都露出讶骇之色,匆匆忙忙交换意见。

皇甫维仗着“天视地听”之术,不仅远远就瞧得见他们的表情,而且也能听到他们商议的话。

因此,他走到码头上时,已经胸有成竹,转眼一瞥,那三名劲装大汉均已隐身在人群后或船舶之间。当下毫不迟疑,迅疾奔上“三公”雇用的双桅大船上。

船上前舱紧紧闭着,他一掌推环,踏入舱中,突然一阵强劲掌力从侧面袭到。皇甫维运起‘血功”护体,竟不闪进,右手一招“击鼓催花”,猛可拂去,

但听一声惨哼,那人应手飞开,撞在舱壁然后坠跌舱权之上,皇甫维转眼一看,却是个黑衣劲装大汉,此刻已闭气昏绝。

他迅速~瞥,只见角落中有个巨大的木箱,侧耳一听,似乎听到痛苦呻吟之声。

这时船上陡然微微震动,皇甫维衡度当前形势,疾忙从琴匣中取出圣剑,插在背上,一面掣剑出鞘,一面把琴匣丢落江中。

这时舱门外已出现一个红衣大汉,皇甫维冷笑一声,掣剑迅扑。白虹乍现,挟着强烈的震慑人心的破空声电射而去。

那红衣大汉身形急退,手中飞起一道光华,以攻代守,疾取皇甫维腕臂脉穴。

这时因舱门狭窄,皇甫维只能进退而不能横移,是以无法施展出更奇奥的招术反击敌人,只好一挫剑势。那红衣大汉退到船头,和另外的两人会会。这红衣大汉出手进退之间,功力甚强,显然是太阳谷中高手之一。

皇甫维深知这三人联手之际,别具一种威力,决无法在短促时间之内把他们解决。这一来问题就大了,只因目下已是未时,三公等人马上就会回来,对方只要能支持数十招,自己这一次不但救不了冷清影,连自身也陷在罗网之中。唯一的办法,就是立刻出手舍命进攻,十招之内,如若不能取胜,就飘然远扬。不过,这样一来三公势必请到他是为了营救冷清影而来,必将她立刻处死无疑!

他想到这后顾之忧,心中不觉无心交战,一时委决不下是否先求保存自身?抑是用尽全力营救冷清影,宁可为她被三公杀死。

忽然间船身微晃,只见这船缓缓离开码头,原来船缆已断。先前替皇甫维查探三公下落的船娘一面急速地收起小刀,一面用力所部推出去。这时人多杂乱,因此这船娘的举动竟没有人瞧见。

皇甫维心中大喜,单足站在船边,伸出另一只脚点隔邻的船身,手中圣剑仍然吞吐刺击,使那三人不敢妄行离开原来位置。

转眼间这艘双桅船已经飘出外面,顺流东去,越淌越远,一会儿工夫就离开江岸数丈之遥。

皇甫维定一定心神,运足功力,挥剑凶猛进攻。他的剑术及内家真力传自“一皇”,正好是三公他们的克星,加上他手中圣剑锋利无匹,这一阵猛攻,只把那三人迫得步步后退,个个耗力极多,口中微闻喘息之声。

皇甫维力攻数招,因那三人的武功路子各有所长,恰好能够自然配合,威力增加了许多倍,是以再也攻不进去。他游目回顾,只见目下已处身在茫茫大江之中,离早先那码头已经甚远。江面上波涛渐大,船身因之而微微摇晃不定。

突然间一个灵感掠过脑际,不觉仰天冷笑数声,手中剑招立时弛缓下来。

那三人不晓得他有什么主意,虽见他剑法松懈,却不敢大意反攻。陡闻皇甫维大喝一声,双脚在船上一顿。只见那船尾登时翘起半空,船头则直向江水中沉下去。

这一着那三人的确梦想不到,他们都不谙水性,这时生恐那船沉下水中,个个都低头分心查看。

皇甫维手中圣剑光华大盛,电射向红衣大汉。森森剑气刚刚袭到对方身上,剑锋陡然转向,急取银衣大汉和黑衣大汉两人。

那三人慌忙挥动兵刃封架,但一则失去机先,二则三人一齐出手,未能前后呼应。但见白光电扫过处,“哈呛”连声,长短四件兵刃削断了两双。

这时船尾巴向江面猛落,船头急速地向上冒。那三入兵刃被削断已是一惊,加上船头突翘,正是惊上加惊,皇甫维趁他们心神散乱之际,手中圣到使出奇奥招数,刷刷刷一连数剑,那三人惨叫连声,先后翻落江中。

这艘双桅船船身相当长,因此船尾拍在江面时,力量甚巨,但听“砰”地一声大响,船尾一大截已经散裂。

皇甫维用尽全身功力,陡然觉得胸中一阵心闷,双腿一软,差点跌在船板上。他索性坐下来喘息了一阵,才勉力起身,摇摇晃晃地钻入舱中。

这时船身已侧得十分厉害,但那木箱居然还钉在原位,并不滑动。他扶着舱壁走到那口巨大的木箱边,提口气道:“清影,你能够开口说话么?”

箱中只传出痛苦呻吟声,皇甫维心知不妙,奋起气力,扯掉锁扣,然后用力掀开箱盖。一望之下,不觉惊得楞住。

但见箱中四方八面都镶有利刃,如犬牙交错,冷清影娇躯屈曲在利刃空隙中,简直不能稍稍移动。身上有几处已被刮刀尖锋刺入肉中,渗出鲜血。

他疾挥圣剑,轻巧地削断那些利刃,一手把她提出箱外,丢下圣剑,右掌运足纯阳真力,在她后背心“将台穴”上连击三掌,跟着吻在她樱chún之上,迅速把真元之气度入地腹中。

冷清影神智未失,眼中闪过感激欣慰的光芒,然后徐徐阖住。这时她反而感到浑身疼痛发作,额上沁出阵阵冷汗。过了一阵,皇甫维度给她的真元之气渐生奇效。她先是感到丹田处一股热气升上来,跟着已能驾驭本身真气,徐徐运遍全身经脉。于是身上的痛苦受时减去大半。

皇甫维把她放下,自家跌坐船板上,长长舒口气,道:“你好生调息一下,我也歇一歇……”他话声中显得相当衰弱。冷清影突然睁眼,急急道:“你怎么啦?可是受伤了么?”她说话时,已见到皇甫维面色十分苍白,因而更加焦急起来。

皇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魅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剑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