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剑飞霜》

第18章 孽屋

作者:司马翎

星公冷央在众目睽睽之下,要是举步走去,日后就算杀得死圣女而无敌于天下,但这事传出江湖之后,永远都是个笑柄,要是不举步过去,圣女势必下令把自己当场杀死,那时纵然能使圣女清誉玷污,却也无补于事!

他迅快地转念略一盘算,两害相权取其轻,只好乖乖走了过去。

心地圣女举措在他胸口边戳三下,道:“目下你虽然半边身躯近似残废,但由于我禁制住你三大要穴,身上伤势不至于发生变化!”

她转眼望望众人,突然向神算公子屠元庭等人道:“你们儿们如果另外有事,尽管情便!”

屠元庭对她真不敢仰视,垂下目光道:“在下确实有事待办,就此请辞……”说无向杜筠招呼一声,当下带着杜筠易恒与及负伤的金旭、邵一峰等四人连自离开。

右钩吴景将一匹马牵到圣女身边,请她骑坐。圣女指措皇甫维,道:“此子需要马匹代步!”

星公冷央忍不住道:“圣女姑娘,你好不公平,独独对皇甫公子屡加优待!”

皇甫维冷笑道:“你不服气的话,等到了家父面前再说,趁早别自讨没趣!”

星公冷夹道:“笑话,你不过是皇甫大爷收养的孤儿罢了,可别当真以为自家是大爷的亲生骨肉……”

众人都讶异地向皇甫维瞧着,皇甫维山不改容,冷冷道:“你以为我自家不知道么?”星公冷央诡笑一声,道:“你当然晓得此事,但你可知自家的亲生父母是谁?”皇甫维不觉一愣,随口道:“难道你会晓得?”

冷央鼻孔中哼了一声,道:“老夫当然知道!”

皇甫维再也做声不得,左右双钩吴家二老。大力神翁唐世~。点苍快剑张博云、武当娄真人等都对皇甫维生出同情之心。连静虚子虽然和皇甫维有杀徒之恨,这时听到他的身世,也不禁例然动心,满脸仇恨不觉淡了许多,

心池圣女道:“我并非处置不公,而是皇甫维身负内伤相当严重,是以不须禁制穴道,同时把马匹让给他乘坐……”这话一出,众人更加对皇甫维同情起来。

星公冷央道:“原来如此……我想跟他说几句话,不知圣女姑娘意下如何?”

圣女颔首道:“你尽管跟他说!”

星公冷央和皇甫维离开众人,星公冷央边走边说道:“我看圣女之意,无非要找到大爷见面说话。在那等场合之下,我自然要吃大亏无疑!”

皇甫维道:“你知道就行啦!嘿!嘿……”

星公冷央接着道:“你且别冷笑,我的生死于你大有关系,假如我不幸的话,你永远也不晓得你的亲生父母是谁!”

皇甫维暗忖这老魔头如此说法,定然只有他一人晓得自己的秘密,略~沉吟,道:“你说这话有何打算?”

星公冷央冷笑道:“我要你没法让我脱身,以作交换!”

皇甫维沉思了好久,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星公冷央道:“我目下写一封柬贴,密密封起,你等到自觉平安无事的情况下方可拆开,便知自家身世及亲生父母是谁!”

皇甫维料想以他的声望定然不会欺骗自己,以图脱身,于是点点头,加速两步,走到圣女身侧。

星公冷央从怀中取出一个长约五寸狭长钢盒,另外找了一张白纸,打开钢盒,取出一支长约四寸许的小毛笔,又打盒中取出两个小瓷瓶,这时因大家都继续赶路,他使命冷月神狐驻云飞搂住身体,保持平稳的步伐,然后将白纸铺在谷云飞的背上,用那支特制小毛笔蘸一蘸小瓷瓶中的水,奋笔疾书。

他把这柬帖交给谷云飞,轻轻道:“把这个交给皇甫维,并且问他有何回音?”

谷云飞道:“弟子敬领严谕,不过以弟子所知,那皇甫维狡猾异常。极工心计……”

星公冷央缓缓道:“这是唯一的机会.我不得不冒险一试。”

谷云飞道:“这么说来,师叔仍然认为皇甫维有教圣女释放我们的力量了,那就只好试上一试!”他寻思一下,才加快步伐,走到皇甫维身边,把那封柬帖递了给他,轻声道:“你办到了没有?”

皇甫维摇摇头道:“我还未曾想出妥善之法!”

谷云飞道:“我有句话要你记在心中,那就是舒倩的性命掌握在你手中,如果我能脱身,自会设法阻止另一个知道她住址的人向上边报告,如果我不能离开,那人为了立功,势必把她住址报上去……”他说完立刻走开,不让皇甫维有机会发问。

皇甫维付思良久,不知不觉靠近圣女,左右双钩吴家二老本来跟在圣女后面,见他凑近去,突然冲上来,把他推开数尺。

皇甫维默然闪开,他此时一肚子俱是抑郁情怀,雄心消沉,是以不与吴家二老计较。

走了不久,只见山坳里露出一座金碧辉煌的庙宇。心池圣女领先向那道观走去,只见现内匆匆出来数十名服装齐整的道人,雁列两侧,当中通路有个须发皆白的老道长和类真人并肩肃立,圣女缓步走近时,那老人上前深深稽首,道:“青灵宫奥义道人觐见圣女——”这老道人声音衰弱,举止龙钟,分明不是武林中人,却不知何故这等崇敬圣女?

心池圣女还了一礼,微笑道:“惊动老仙长法驾,实在于心不安……”奥义老道人缓缓抬头,凝目望她一阵,道:“辱蒙圣女枉临,微观荣宠无极。贫道垂暮之年,居然尚能再余教炙,实在喜出望外,圣女清!诸位请!”

圣女和他谦让了一下,便走进现去,众人在一间雅洁大堂中落坐之后,自有道憧送上香茗。

那奥义道人此时才有时间瞧着圣女带来之人,目光一扫过皇甫维,面色陡变,跟着又瞧见星分冷央,顿时讶然起身,举手指着冷央道:“这一位……这~位……”

心池圣女接口道:“老仙长一生精研玄门法义,难道认得他么?”

奥义老道人拭拭老眼,看了又看,缓缓道:“这一位是不是星公冷央?”

委真人在旁边道:“不错,就是他!”奥义老道人手指一侧,指住皇甫维道:“这样说来,施主就是———皇,皇甫孤?”

座中众人都大感惊讶,只听奥义老道人接着道:“但昔年交谊与皇甫施主你辩道论法之时,似乎还没有如今年青……”’

星公冷失哼了一声,道:“原来你就是四十年前在塞上遇见的道士,想不到已苍老至此,难怪我认不出是你!那~个是皇甫大爷的义子,并非皇甫大爷……”他说话迅决无比,但字字清晰;

奥义老道人讶道:“他不是皇甫施主,贫道倒不惊讶,但长得与‘一皇’这等相像,却仅只是他的义子,实在令人难以相信!”

奥义老道人思索了一阵,接着说道:“皇甫施主谈锋锐利加剑,险些把贫道多年信仰都连根推翻,经过一昼夜的谈论之后,贫道竭精掸智,渐渐使皇甫施主无话可说。于是,旭日方升之际,他忽然上马离开,临走之前对贫道说;心池之上有位慧悟天生的姑娘,有大纵圣明之才,但其时年纪尚幼,须假以数年之后,那时或可为贫道解疑指难!他说完后扬鞭自去,直到数年以后,贫道赴心池谒见圣女,方知他们就是刚刚在武林中威名四播的一皇三公!而贫道于谒见圣女之后,心中疑难十去其九,满意而返!”

众人用斋之后,皇甫维便要求单独谒见圣女。

在静室中圣女和蔼地接待他,问他有什么事情。皇甫维道:“晚辈有个不情之求,想请您俯允!”

她点头道:“但说不妨,不过你怎肯自称晚辈呢?”

皇甫维肃然道:“你老是我义父一生最敬最爱的人.晚辈怎敢褒读?”

圣女轻轻叹口气,道:“这样说来.他把一切内情都告诉过你了?是不是?”

皇甫维点点头,只听圣女又接着道:“二十年来,这圣女二字,宛如雨把利刃日夕刺割我心,使我心中伤痕斑斑,唉,假如你义父当年不是那么倔强.肯答应我改邪归正,由我安排一次聚会.他当面向大下武林各派领袖赔罪、我们便可以结为夫妇,不但可免去这二十年相思之苦,同时也可免去他和我的无穷苦难……”

她悠悠叹息~声,那寂寞的花容,幽怨的叹声,使皇甫维也感到十分歉疚,差一点抗替义父向她道歉。

她接着又道:“你来此之意,可是要替冷央那几人说项;要求释放他们?”’

皇甫维征一下,道:“你老人家真是料事如神……”他为了表示恭敬,口中不得不称她做“老人家”,但她一点不老!而且美丽圣洁之极,因此他说出“老人家”三个字时,心中别扭得要死。

心池圣女笑了一下.极是凄迷动人,皇甫维突然激愤起来,道,“晚辈可以为你去杀死他们,你老不必把他们放在心上!”

她婉然微笑,道:“看看你自家也忘了向我要求些什么?但无论如何,你对我这么好!我总觉得感激你!不过别说你目下身负严重的内伤,不能与人动手,纵然是未负伤之际,也杀死不了他们!”

皇甫维摇头道:“不,晚辈自然另有办法,可惜时不我于,先得牺牲了两个好女子的性命!”

她微微动容,道:“她们是谁?”

“就是日公舒涛的女儿舒倩,月公传雷的女儿佟秀。她们都像是污泥中的白莲,暗谷中的幽兰。假如谷云飞不获释放,便无法阻止尹世泽向舒涛和佟雷报告她们的秘密居址了!”

圣女缓缓道:“你可是说她们已脱离舒涛及佟雷?此外尹世泽也投身在三公手下了么?”’

皇甫维应了一声,接着道:“三公都各有一个女儿,奉命来勾引我,听说是要从我身上学我义父的‘采补阴阳秘术’,但她们都对我很好,宁愿脱离三公!我把舒倩和佟秀安置在富春,约定她们不得走出大门一步!但谷云飞他们已查出她们的地方……”

圣女望住他,微笑道:“谷云飞和尹世泽都爱上一个,所以一直没有向三公报告,是不是?这件事倒是值得考虑,不过,如果我的行动够迅速的话,她们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是南维一听也是道理,不觉垂下头无话可说。过了一阵,他忽然抬头道:“晚辈不能勉强你老答应,在下只想请问一事!”

圣女转眼望着天花板一缓缓道:“我己猜出你想问什么,这个问题我真有点难以作答!”

皇甫维走前一步,恳求地道:“不,请你务必答复……”

圣女沉默一会,道:“我也很难答复你为何会对你特别好,我只能告诉你一点,就是我这样做并非纯粹为了你义父的缘故!”

皇甫维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过了一会.他想起星公冷央的交换条件既然无法达成,顿时又抑郁起来,正要转身出去,只听心池圣女说道:“你如果当真为了舒佟二女而要求我释放冷央,不免有点小题大做,她们一定不会发生意外,你放心好了!”

皇甫维凝想了~下,才道:“晚辈尚有一个最大的理由未曾向你老禀告那就是冷央答应我一个条件,假如我能使他获得自由,他就把晚辈的生身父母说出来!”

圣女突然严肃地考虑起来,过了一会,缓缓道:“既是如此,我答应释放他们。不过,冷央此人角请多智,你千万勿被他愚弄!”

皇甫维几乎不放置信这是事实,当下心中充满了感激之心,反而说不出多谢的话。圣女命他出去,另外派人去把星公冷在、冷月神抓谷云飞叫到她房中。

皇甫维走回自家房中,一只手放在怀中,紧紧捏住那封柬帖。不久,他听到外面传来惊讶的声音,一听而知是因为圣女突然释放星公冷央、谷云飞等人,所以引起众人讶然谈论。

他本想拆开那片密柬,可是记得星公冷央说过必须在自认为安全的地方才可拆看,这句话不知有什么玄虚?再者他此刻又被另外一个心事弄得十分不安。原来他想到自己身受圣女大思,假如她开口要他带路会晤“一皇”,他能回答她说他不知道义父下落?并且亲口告诉她早先应允带她去见义父的话是撒谎么?

他痛苦地在房中转来转去,不时举手敲打自己的头颅。像他这种处境也许有人以为并不要紧,只要实话实说就是。然而在某些人看来,要他向圣女承认对她说谎这件事,当真比死掉还要难过。

过了一会,他觉得大概快要开始上路,突然灵机一动,匆匆走出去,不一会就找到武当娄真人休息的房间。

皇甫维沉吟一会,低声道:“在下来谒真人之故,乃因遭遇到极为疑难之事,特地清真人指点!”

娄真人万想不到皇甫维这等推重自己,面色一凝,道:“指点两字可不敢当,但承蒙公子看得起贫道,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孽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剑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