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剑飞霜》

第20章 买醉

作者:司马翎

他停了一下,遭:“在我后面的人,但是上佳的箭手,能够在百步之内,贯穿杨枝。你一扑来,我后退之时,他们这一阵箭雨,足足可以把你阻滞一盏热茶之久。有这一段时间,在这等黑夜之中,你又不熟悉地形,试问如何追得上我?”

皇甫维剑眉一剔,厉声道:“这么说来,那祈门二鬼当真是中了你的手脚,因而功力大减惨死在我剑下?”

神算公子屠元庭畅快地大笑道:“何止析门二鬼,连金旭易恒他们之死,也是我早经安排。不然的话,他们焉肯不声不响循你弄出的声响追去,因此遭了你的毒手。”

皇甫维为之气结,他万万想不到今晚的一切都落在对方设中,看来大概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屠元庭接着道:“我已厌倦了江湖这些勾当,也不想要武林中的灵葯,可是一旦踏入武林是非圈中之后,想要退出,谈何容易?首先这些身边之久就放不过你,像冤魂一般老是钉在你旁边,因此,我不得不用点手段,来个新草除根,统统杀个干净,连你在内,今晚全部解决,那时就再没有一点心事啦!”

皇甫维冷笑一声,道:“我倒想知道你用哪一只手杀死我?”

屠元庭道:“你问这个干吗?”

皇甫维道:“你说出来,我发誓把你那只手斩断!”

屠元庭微微一怔,接着放声大笑道:“我根本不要动手,就可取你性命!”

皇甫维又继续喝道:“你到底想怎样?”

屠元庭忽然发觉自己觉有胆怯之意,不禁对自己愤怒起来。但他立即不去想及此事,徐徐道:“皇甫维你用不着大呼小叫,我还有更要紧的消息奉告,包管你听了之后,一辈子都睡不着!”

他说得十分认真,皇甫维不能不信,但外表上却装出不在乎的样子,冷冷晒道:“我皇甫维乃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就算天塌下来,也敢用两肩抗起!你有什么惊人消息,尽管说出来!”

神算公子屠元庭道:“这消息不但万分惊人,而且还能够当面就拿出证据,叫你不能不信!”

皇甫维沉声道:“那也不一定,如果你想藉此侮辱我皇甫维,哼,那就打错主意啦!”

居元庭道:“我纵然能把你侮辱成功,于我毫无益处,这种损人不利己之事,我神算公于屠元庭一辈子都不肯于……”

皇甫维道:“这样说来,你这个消息令我震惊之后,对你有很大益处,是也不是?”

屠元庭微微一笑,道:“这个可说不定.要看你震惊的程度如何才能定夺!”

皇甫维道:“那么就说吧,我在此洗耳恭听!”

屠元庭摇头道:“不行,你走得太近了,如果你当真要我说出来,那就后退…”

辣水仙杜均突然叫道:“公子不可听从,他一定有极厉害的阴谋……”

她的声音器然停住,分明是被屠元庭点住穴道,是以不能出声。

皇甫维机警地回头查看,只见身后乃是一片平旷之地.如果有埋伏的话,虽是在黑夜之中,也没处可以藏身。不过,杜宪警告之言也不能忽视,因杜均和屠元庭相处日久,深知他的为人,是以决不会无中生有,胡乱向他提出警告。

然而他确实查看不出有什么可疑之处,一时之间.颇觉难以委决。他迅即把心一横,一面移步后退,一面道:“屠元庭你最好别起我退开之际加害于她,否则……”

神算公子屠元庭冷笑道:“笑话,只要你退到那方白石那儿,我就放开开她自己站在一旁。”

皇甫维沉声道:“你这话可是当真?”

屠元庭道:“若然有假,你可以随便骂我!”

皇甫维再钉一句,道:“她得仍然无恙活着才行!”

“这个自然,如果她已经是个死尸,那时站着或者倒栽葱于你也无分别啦!”

皇甫纸不再思索,疾然后退,转瞬间已站在那方白石板上面。

这时,两下相际大概是四丈左右,以他们这等武林高手,相隔虽远,仍然看得清清楚楚。

皇甫维提高声音,道:“屠元庭你若是言而有信的汉子,立即把她放开!”

屠元庭阴声笑道:“对于一个垂死之人,本来不要守什么信用!可是今晚我觉得一切都顺心就手,且叫你在临死之前,也有点安慰……”

只见他推开杜均,杜均问侧边冲出四五步远,勉强站稳身子。皇甫维遥遥见她脚步立稳,又没声没响,知道要是穴道受制,目前当真无法可施,只好暂时忍住这口气再作计较。

他提高声音,厉声道:“屠元庭有活决说!”

神算公子屠元庭仰天大笑,笑声中流露出无穷无尽的得意欢畅,好比赤贫之人,陡然间得到一堆银子似的。

皇甫维略作沉吟,道:“你似乎有极大的自信心,我也不能把你低估……”

屠元庭突然截断他的话头,道:“皇甫维,你为何不立即冲离那处?”

皇甫维冷笑道:“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之事,目下我未查出你有什么阴谋布置,因此不曾轻举妄动!”

屠元庭接道:“皇甫维,你叮听过~种叫做‘万劫火筒’的火器.

皇甫维心头大震,却淡炎道:“听说这万劫火筒喷出的火焰远射三大之远,能销金烁石,你说的是不是此物、

神算公于屠元庭似是从声音中听出对方心情,阴森森地笑道:“不错.那万劫火简乃是武林中无不闻名丧胆的利器,筒中喷出的火炮不但能够及远,最厉害的是任何人只要让一星火焰溅在身上,非等到那~点特制火葯烧完之后,休想把它弄熄,是以只要那么一点点。就足可以烧透皮肉,肉焦筋断。”

皇甫维忖度一下距离,冷笑道:“那万约火筒的厉害处用不着你介绍,汪早就知之甚详。但屠元庭你虽是聪明过人,同时手中握有这等利器,可是你却忘了你的武功有限,纵然持有万劫火筒却也无法来我何!哼,哼,说不定你今宵尚且逃不过我三尺青锋……”

屠元庭晒笑数声,接通:“那万劫火简虽是得之不易,但我却一共有六支之多,那六支万劫火筒没有一支在我身上,你可要知道在什么地方?”说日这里.突然提chún尖啸一声。

啸声一作,皇甫维陡然面色剧变,原来在他四周三丈左右处,打地下冒出人影,一共有六名之多。

这六人团团围住他,每个人距他均有三丈,因此他纵然想仗着奇快身法外去,却也无法一下子就跃得到那么远。而只要他身形~动的话,这六人手中的万劫火街一齐喷出火焰,那时节他纵然有天大能为,势必也葬身在火海之中。

这一来他当真动也不敢动,呆如水鸡,脑中迅速地寻思突围脱身之法。

神算公子居元庭道:“你如果早一点动念扑来,那时我发动不及,或者会死在你手底。可惜的是时乎时手不再央,良机稍纵即逝.你目下除了瞑目社死之外,别无他法——”

皇甫维俊眼中射出愤怒的光芒,四周围着他内六个人都是手持~支长约尺半的铜制圆筒,指着是南维。其中有一个见到皇甫维神色不善,立刻厉声喝道:“不要动!”

皇甫维哼了一声,这时他实在已忍受不住,宁愿死在烈火之中,化为灰烬,也得一搏;因此暗暗调运真力,蓄势慾发,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那六名手持火筒的人,其中一个隔在皇甫维屠元位之间的汉子,倏地还如电人般扭转身,手中大简直指住屠元庭。

那人~言不发,突然间那万劫火街南口喷出一股蓝色火焰,迅如电闪,~下就射中屠元房。

神算公子屠元庭惨厉大叫一声.全身部富起熊熊火焰,却见他蓦地横跃,一把抱住辣水仙杜均。

那个用万劫火筒喷射屠元庭的人失声一叫,丢下尚在喷火的铜筒,迅如飘风跃到那两个火火旁边。

皇甫维也在他喷火射中屠元庭之际,疾跃而来。他刚一跃开,五道蓝色火龙齐齐向他刚才所站之处射到,当真是险到毫巅。

那人失声一叫之际,皇甫维已听到那声音竟是个女性嗓音,入耳熟悉异常。

他也是极快地纵到那两个火火旁边,只见那两人在这一瞬间遍体着火,早已分不出哪个是屠元庭和哪个是辣水仙杜均。

火光中已照见那个转身向屠元庭下手之人乃是个面目俏丽的妙龄女郎她呆呆地注视着那两团火光,面.上流露出难以诠说的表情。

皇甫维收起圣剑,他眼见辣水仙杜均竟然落得这等悲惨下场,心中大受刺激,虎目中不觉摘下泪来。

那边的数人与及几名箭手,这时都纷纷发难,只见一片蓝色火焰组成~道瀑流似的,疾移过来。另外林边的劲箭随同射到。

那八名箭手果真不是腐手,劲箭分作三批接续急袭,满天仅是利箭破空之声。

皇甫维连冲数次,只冲了丈许远,就不得不停下来,施展出无上剑法,护住全身。

那位美丽女郎却疾然斜兜开去,统圈子向那五个手持万劫火简之人进攻。

那五人只须转身向着她,就迫得她急急游走,无法迫近。可是这么一来,这五人也无法上前夹攻皇甫维。

皇甫维人随剑走,化为一道白虹,疾然向那八名箭手卷去。

那八名箭手见他武功奇高,来势又凌厉惊人,发一声喊,各各分散奔逃。

皇甫维一腔仇恨,化作无穷杀机。这时哪肯罢休,压剑疾追。

但听惨叫之声此起彼落,转眼之间已被他杀死五个、余下的三人奔逃已远,但皇甫维仍然不肯放过,疯狂般追逐不休,不久,惨叫之声又起,却已经是从老远之处传来。

从那数下惨叫之声中可以听出皇甫维为了追杀几名箭手,业已去了老远。

那位美丽姑娘焦躁起来,施展出极快身法,冒险向那五个手持万劫火筒之人扑去。

五支万劫火烧喷射了这一会火焰,威力已经减退很多。

但当她展动身形冒险进扑之际,那之中有三个合在一起,手中火焰稳定地向她喷射。另外两个则迅快舞动两支精钢打造的火筒,撤出满天火舌火星,如果不是生死相搏的话,倒是一幕壮丽奇景。

那位美貌姑娘似乎受挫,疾地退回。但她身形依然不减其快,兜圈子寻陈进攻,是以对方竟瞧不出她是否曾经受伤。

又过了一阵,极远处响起一声惨叫,隐隐随风传来。这一声惨叫,已经是第八声,因此可知皇甫维在盛怒之下,已将八名箭手尽数杀死。

那美貌姑娘冷笑一声,道:“你们听见没有?这一声已经是最后一个!他为了你们帮助神算公子屠元庭,因而使他心爱的女人惨死,故此一腔毒恨,非把你们全部杀了之后不足以泄忿……”

有一人带头,其余的人便齐齐抛下万劫火筒,意图陷入黑暗之内。

那位长得面貌美丽,身穿黑衣的姑娘冷笑一声,修地掣出两般兵器,右手是一支短短的匕首,在黑夜中光华闪闪,显然锋利万分,左手却是一只飞抓。

她的身法快速如电,转眼间已追上一人,手中金蚊飞抓电射出去,顿时扣住那人后背心。只见她玉婉轻轻一抖,那名大汉惊叫一声,整个人宛似长了翅膀似地腾空飞起,“噬”他一声,飞起四五丈高。

黑夜中但听一声刺耳惨叫,划空而下,接着“砰”他一响,乃是物体掉往地上时发出的声音。

就在此时,那位黑衣姑娘已经又追上另外的一个黑衣劲装大汉,这一回笼仍然先以金续飞抓抓住对方,跟着她飘身闪过,匕首划出一道光华,迅快绝伦地齐那人颈上划过。那大汉闷哼一声,随即仆倒地上。

她在转瞬之间已收拾了两人,似乎仍不满足,收回飞抓之后,复又迅快天伦地向第三人追去。

那五人一开始时就是四分五散地奔逃,这些大汉个个身手不凡,脚下速度尤快,因此这顷刻工夫业已奔走出老远。

她放步穷追!大约造出半里之遥,方始追上第三个劲装大汉。

那黑衣大汉舞动狼牙律,封架对方的金续飞抓,目中急急道:“冷清影姑娘手下留情,在下有话奉禀!”

那黑衣少女额觉意外,跃退两步,道:“你怎会知道我的姓名?”

黑衣大汉喘一口气,道:“在下向姑娘报告一件与你有关之事,是否就可饶在下一个?”

冷清影沉吟一下,道:“好,但你休想骗我!”

那黑衣大汉道:“在下久闻姑娘聪明机警,焉敢在姑娘跟前耍花枪……”

冷清影接口道:“我一见你的兵器,就晓得你是长江一带著名的独行大盗水狼贾胜,我倒测不透你会有什么消息竟然与我有关的,假使你信口开问的话,哼哼!今晚就叫你尝一尝天星坞的禁制手法……”

水狼贾胜叹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买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剑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