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剑飞霜》

第24章 老尼

作者:司马翎

里公冷央看出这正是他的弱点,脑筋一转,朗声笑道:“你竟相信心地圣女会孤身赴约么?”

皇甫维道:“她当然会啦!如果她畏首畏尾,处处顾虑的话,岂不是与凡俗女流毫无分别?”

星公冷央道:“这话虽是有理,但她这一次孤身赴约,却是在我们威胁之下,不得不这么做!”

皇甫维面色甚是苍白,缓缓道:“我深知你们的实力,这话当真不是夸大之言,不过你们有什么方法可以威胁圣女?”

星公冷央道:“我正要告诉你,那就是你!”

“我?”皇甫维惊异地道:“你是说用我的性命威胁她么?”

星公冷央诡谲地笑一下,道:“不是用你的性命,昨日我们采取行动,警告她不得带人来时,你还没有被擒……”

“是呀,那么你们用的什么法子?”

星公冷央道:“那就是用你身世的秘密,威胁她不得带同行人手赴约!”

“我身世的秘密?”皇甫维当真如坠五里雾中,怎样也想不出一点头绪。

他狐疑地寻思片刻,抬眼问道:“心池圣女可曾答允你们、’

星公冷央道:“她当然要答允,我们怎会做出没有把握之事?”

皇甫维忖思良久,突然道:“你故意把此事透露给我知道,可是诱使我想知道这个大秘密,因而答应作的条件?”

“不错,你看怎样?可值得交换么?”

“我不知道,当然我很想知道自家身世的秘密,尤其是此一秘密居然能迫使心池圣女听从你们的话。”

他沉吟一下,接着道:“不过……我确实宁死也不能让你成为无人可敌的武林第一高手,再者,你们实力虽强,也未必就赢得心池圣女。以她的一身绝世武功,纵然敌不过你们人多,但想脱身的话决无问题。”

星公冷央道:“看来我必须加强诱惑力方始能令你答应啦,你仔细听着,第一、你得知了自家身世之秘后,就可阻止心池圣女赴约。第二、心池圣女要想逃出我们的五百罗汉阵的话,除非插上翅膀。”

皇甫维面色一变,道:“五百罗汉阵?那是少林寺镇山之宝,可是无意和尚主持?”

星公冷央道:“不错,预计还有七日,这五百罗汉阵就可以操演纯熟,足以困死任何高手,此阵分为十座小阵,每座小阵,俱由少林寺中好手主持,因此这么一座繁复厉害的大阵,我们只在短短时间之内,就排布成功,此阵的奥妙厉害,大概我不说你也晓得。”

皇甫维颓然地哼一声,看来他已经被对方击败,无法挣扎。

星公冷央道:“我只要能把武功练得高于天下之八,七日后天星坞之约对毫不重要,也就是说你可以去阻止她孤身赴约,怎么样,你干不干?”

皇甫维沉思许久,才无力地点点头,道:“你要哪一种绝艺?”

星公冷央面上泛起狂喜之容,道:“我得好好地想一想!”

片刻之后,星公冷央开口打破静寂,只听他道:“你先说一说这两宗绝的好处!”

皇甫维无奈地道:“我家父的采补大法不但可以极短期间之内,使你昔年内伤彻底痊愈,同时尚可循此阶梯,晋升超凡入圣的境地,那时节单凭这等绝世功力,就可以横行天下,永无敌手!”

“那意形大法呢?”

皇甫维道:“那意形大法乃是少林寺至高绝艺,以你的功力修炼这一门神功,自然易于成功,这宗大法可令你在短期之内,单凭武功招数,就赢遍天下。不过对于增长功力方面,却似乎不及那采补大法!”

星公冷央沉吟一下,道:“这两宗绝艺都在你身上么?”

皇甫维道:“只有一样,也不十分齐全!”

星公冷央倏然跃到整甫级面前,左手抓住他的肩胛,指头扣住穴道,使他动弹不得,右手向他囊中摸去。

皇甫维毫不挣扎,冷冷道:“你怎么在我身上找得出来?”

星公冷央阴沉一笑,道:“我知道搜不出来,却不得不查个清楚!”

最后,星公冷央放开了他,道:“你的话太不可靠,你亲口说有一样你是在身上!”

皇甫维晒道:“我可没有骗你,那采补大法确实在我身上……”

他举手指住脑袋,接着道:“就在这儿,你怎生搜得到?”

星公冷央冷笑道:“既是在你脑中,那也好办,我先试一试你是否吹牛……”

他悠闲地在室中踱个圈子,又道:“尝闻大爷讲过,那采补大法中有一部分是藉男女交合,阴阳调和之际,医治各种疑难病症,对也不对?”

皇甫维点点头,道:“不错,果真有这么一个部分!”

星公冷央道:“我有个爱姬,一年前忽然患病,虽然没死,但双腿瘫痪,不能举步!你且说出医治之法,我去试一试便知!”

皇甫线寻思一会,道:“幸好这等病症极快见效,不容你不相信……”

他微一凝思,就把口诀背诵出来。星公冷央牢牢记住之后,转身自去。

皇甫维独自危坐室中,心头思潮起伏。最后,他觉得为了心池圣女之故,不能不答应星公冷央的条件,事情一决定之后,当下心神安泰,开始于神静气,调元运息。

过了半个时辰工夫,他听到外面一阵轻微步声,连忙睁开眼睛,装出一副疲倦的神态。

星公冷央匆匆走入室来,他的来势虽是急骤,可是面上却不流露出任何表情。

皇甫维乏力地望他一眼,看不出他刚才学会那医治双腿瘫痪的法门之后,是否即去试验?更看不出他试验之后有否神效?

而他自已经过静心宁神地调元运息之后,精神已好得多,事实上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疲倦乏力。

这两人互斗心机,各自隐藏起心中的真机,教对方无从捉摸。

星公冷央先开口,道:“老夫本想带你去见识见识本坞的一些布置。你如果还支持得住,老夫就带你去瞧瞧!。

皇甫维振起精神,道:“好,若是那五百罗汉大阵当其十分厉害;我就只好屈服啦!”

星么冷央阴声一笑,道:“这就是老夫要带你出去瞧看本坞实力的理由,想来你心中早已了然,必要时老夫尚可解开你身上穴道,让你未尝那座大阵的威力!”

他们一面向室外出去,走出大门之外,星公冷央指住前面,道:“本坞位置贴近微山湖,四面都有湖水,水面尽是芦苇,船只驶入其中,鲜有不迷路的。接着就是一个峭壁围住本坞,除非由正面那条水道穿过峭壁之外,别无通路……”

皇甫维颔道:“此坞形势无险难越.真是理想中的避世桃源……”

圣公冷央道:“此地不易侵入,固然由于敌人难以飞越重重天险,但最重要的,还是由于敌人自家估量纵然有法于侵入本坞,但如果不能将本坞力量完全消灭的话,那时想退出去,可就比过来还要艰难危险,是以此地可以说得固若金汤,无虑敌人侵扰……”

他望着前面,接着道:“从此处直到那边的山湖,一路是花木扶疏,许多楼台亭阁点缀其间,表面上景色幽美,其实那‘五百罗汉大阵’就是布在这一片地面上……”

皇甫维道:“如果这一片地面布下那五百罗汉大阵,当真不易穿越!别的人还不怎样,心池圣女却万万无法通过!”

星公冷央阴声笑道:“你已揣摩出她的性情,说得十分中肯,事实上果真如是!”

皇甫维道:“不过我可要提醒你们一句,那就是当一个人处身生死的关头,也许会改变性情也说不定,我们都认为她宅心仁慈,不肯杀戮过多,然而她到了迫不得已,也许就使出雷霆手段,不顾一切冲出阵去……”

星公冷央逍:“这也是人之常情,我们早就料想从此,因此凡是被调集至此地布成五百罗汉大阵的人手,届时个个都要服用葯物,只要一动上手,便会激发出人类无性中的凶残兽性,不死不休!”

皇甫维心头做凛,道:“照你这么说来,那五百人就算不死在心池圣女手底,也没有一个活得成的了?”

星公冷央道:“纵使不至于五百人全部死光,但最少也要死去十之七八!”

星公冷央说到这处,突然举手一挥,屋后“当当当”连起三响巨钟鸣声。

皇甫维放眼望去,只见花树掩映,亭阁迷离中,无数人影迅速闪动,眨眼间复归于静寂。

星公冷央道:“你可要亲身试上一试?”

皇甫维道:“我正有此意,但目下一身功力荡然无存,与常人无异,怎试得出此阵威力?”

星公冷夹道:“你是聪明绝顶之人,只须瞧瞧阵法的变化移动,当可看出其中威力!因此不用恢复全身功力即可。我如今替你解开两处大穴,只余其一,你已可恢复脚下功夫……”

他举手在皇甫维身上连拍数掌,皇甫维哈咳一声,身子向前冲出数步,才站得稳。

星公冷央挥手道:“你自己去吧,如果陷入危险境地,只须大叫一声救命,就可化险为夷!”

皇甫维刚一皱眉,那星公冷央已经转身走回室内。

他寻思一下,转身向花树丛中走去,大约走了两三丈远,已处身在丛丛树影之中。

忽地四周传来步履移动之声,一听而知人数不少,转眼四望,只见树丛后面人影幢幢,生似已陷身在千军万马的阵地之中。

他一停步,人影便迅即消失,步履之声却从四面八方的远处传来,显出这时大阵业已发动,虽然近在咫尺的敌人因他停步而中止了调移位置,可是远处的人手仍然频频调动。

在他周围的叶缝枝隙间闪现出不少炯炯眼睛,都凝注在这个英挺俊美的少年身上。

皇甫维首先暗暗运功行气,试一试本身功力到底恢复了多少。

一试之下,心中暗暗欣喜,原来他虽然尚有一处穴遭受制,可是由于他刚刚已尽力运气试图冲开被制的穴道,略有成效,是以这余下的一处穴道并不十分严重,只须假以一些时间,就可以自行解开穴道。

转过一处树丛,耳中听到杂乱步声起处,左右两侧都出现好些人影。

皇甫维转目一瞥,只见左边出现五个劲装大汉,右边也是五名大汉,个个手持戒刀,作势慾扑。

他心中顿时悟出这“五百罗汉大阵”乃是五人一组,共计一百组,在这一片平旷之地,交织往来。

当下他仍不停步.继续向前走去。首先是左边的五名大汉迅急电闪地举刀扑到,他们动作虽是齐整划一,但五把戒刀之中,只有三把直接劈击到皇甫维身上,另外两把戒刀各向空隙之处所去。

这一来五名大汉手中的戒刀变成了个整体,合起来只属一招。

本来这等合数人之力变成一招的手法,在武林之中也时有所见,威力虽然确实大上许多倍,可是组成这一招的五人功力定然是普通之辈,对方如是高手名家,仍可仗着手法奇快奇重,一下子劈死其中一两个,拆解这种联手合攻的招数。

皇甫维自然懂得这种道理,可是目下一身功力受制,只剩下轻身功夫尚存。心念一转,疾忙纵起寻丈,在空中提脚向那五人头顶连坏踏落。

那五名大汉刀势一发,人随刀走,恰恰好都从皇甫维脚底冲过,双方谁也没有碰上谁。

皇甫维身形才一落地,右边另一排持刀大汉齐齐冲到,五把戒刀激起一片劲风寒光。这五人的刀势仍是王实两座,组成另一着奇奥毒辣的招数。

若然敌人武功极高,出手即可伤人,则此阵迅即运转变化,以柔制刚,专一发动绵绵不绝的攻势,使敌人无暇施展全力。若是敌人极快,阵势变化使以慢制快,就像皇甫维刚才的情形一样,他纵是每一下都能避得过,可是其实处处受制,活动范围一辈子也出不了三丈方圆之内。对方以五百人之众,轮番进攻,使他问避不停,这等情形,再打下去,非把皇甫维活活累死不可!

还有所谓“众寡”要诀,就是看敌人的实力如何,方决定用以大吃小的人海手法或运用集中火力轮番进攻的消耗战术。

这些个要快配合运用,确实妙到毫巅,加上每一组人操练精熟的几种招数,回环变化,加起来等如有数百招随意变化使用,不论是天下哪一家派,都难以创出这么多威力强大的招数。此所以少林寺的“五百罗汉大阵”被列为镇山护法的秘宝。

且说皇甫维悟出这座大阵威力无穷之际,前后十把戒刀已凌厉突击上身。

皇甫维徒然间朗声大笑,身形一矮,左旋右转,居然平平安安走出刀圈。他如果一身功力尚在话,这一次最少可以击毙四名敌人。

那两个大汉因对方完全不曾依照假想中逃走的方法脱身,是以不禁都愣了一下,阵法顿时微微一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老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剑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