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剑飞霜》

第25章 脱困

作者:司马翎

无意本是少林高僧,虽然二十年来因大师兄无闻大师失踪之后,二师兄无心长老为人仁慈近儒,致了生出觊夺方丈宝座之心,但他到底是出身正派及慈悲佛门,正邪之间,也不是茫昧无知。此刻由于心爱门徒之死.使得他心头灵光闪现,大有彻悟前非之意。

他奔出阵外,眼前人影连闪,已被三个分穿红衣、银灰及黑衣老人拦住去路!

红衣老人正是日公舒涛,他洪声道:“今高足怎么啦?”

黑衣老人星公冷央极快地加上一句,道:“他没得救么?”

无意大师摇摇头,道:“他已经死啦!”

银衣老人月公佟雷阴冷地道:‘那尼姑罪该万死,待我们兄弟亲自出手,替你报仇雪很!”

无意大师突然激动起来,咬牙道:“多谢三公美意,但贫衲有心亲手报仇!”

日公舒涛洪声道:“好,好,那尼姑就留给你……”

无意大师把地尊者尸身放在树丛后面,刚走出来。忽听星么冷央迅决如走珠般逍:“老大老二可看见了?我坞中府第失火,已烧成一片啦!哼,哼,无疑是有姦细潜人,想施展调虎离山之计,好让皇甫维他们闯逃出阵……”

日公舒涛接口道:“既是如此,你自个儿去看看,我们则留意阵中放人!”

月公佟雷道:“不行,当今之务,还是搜出好细。此人既然谙知府第形势,乃是咱们的心腹大患!况且阵中二人也不易逃出……”

无意大师应声道:“他们决逃不了,这包在贫僧身上。”

星公冷央道:“嘿,我晓得放火之人是谁……”

日公舒涛道:“你把心中猜测先说一说,等会瞧瞧对也不对?”

星公冷央道:“我敢断定放火之人,必是咱们兄弟宠爱的三女之一,甚且三个都来了……”

月公佟雷冷冷一笑,道:“如果真是她们,这回擒住,非叫她们尝遍毒刑之后,方始处死!”

这时他们三人都显得急于揭捉放火的人的模样,迅如掣雷般奔去,转眼失去踪影。无意大师向府第处望去。只见一片焰烟,遮天蔽日,可见得火势猛烈之极。

从这等猛恶的火势上谁想,那星公冷央推测之言极为正确,除了这三个背叛的女儿潜回施展手脚之外,哪一个能够熟谙本坞形势,散布硫硝引火,使得火势一发便不可收拾?

从那三公的三个女儿身上,想到被困阵中的皇甫维,顿时有了主意。

他转眼向阵中望去,虽然看不见那化心老尼及皇甫维在动手,但从阵势变化中,仍可看出此阵火力集中在化心老尼身上,那皇甫维大概仍与鬼医向公度搏斗,是以大阵未曾向皇甫维施以压力。

老和尚一抖手中佛珠,疾跃入阵,眨眼间已到化心老尼被困之处的附近。

化心老尼稳立如山,一对“天魔袖”飘忽挥拍,袖影中隐现“光明甲”的点点金芒,威力奇强。

无意大师看那阵法移转之际,屡有错误,情知训练时日本足,非亲自加入指挥及出手不可!

正在盘思之际,化心老尼突然朗声大喝道:“三公已离此地,皇甫维不走何待?”

皇甫维朗朗应道:“区区不能抛下老师傅孤身在此……”

化心老尼厉声道:“胡说,老身自有本事出得此阵,即或不幸被擒,谅三公他们也不敢对我怎样!”

后面的两句话最是打动皇甫维的心,他虎目一睁,道:“晚辈从命,至祈老师傅小心应敌……”

鬼医向公度与皇甫维一直在苦战剧斗的情况之中,这时加紧施展出全身功力,心想皇甫维今日已被星公冷央制住一一处穴道,能够与自己相搏这么久,已经属于奇迹,目下岂能逃出圈子?

皇甫维可不管他心中作何想法,虎目中陡然射出慑人心魄的神光,首先一招家传绝学,双手掌背交叉拂去,迫得鬼医向公度无法不闪让开正面,改从侧面进攻。

皇甫维接着左手一招“轻舟万里”掌拍指划,边开对方手中紫金针,右手趁势虚拍一掌。

这一掌并非寻常的“劈空掌力”,却是少林寺第一绝艺意形大法,借势用劲,以意运力。

鬼医向公度本来以为他是用的劈空掌力,是以对方手势一起,便即随手发出一招“斜阳封”招架。

不远处的无意大师厉声道:“向兄小心他这一掌!”

鬼医向公度何等机灵,掌势迅即化为“金舟度厄”,不但手法全属守势,同时身形也顺势跃开。

就在他身形跃开之际,身上已感到对方右掌发出的一种若有若无的力量,渗过他的手法招式,暗暗袭到身上。

他业已明白对方那虚幻般的手法乃是极为厉害的功夫,性命要紧,哪敢抵挡,狼狈急退。再者对方另一只手的真攻硬劈的功力,似乎比起早先要强雄一倍,单论要和他真斗硬拚,也接不下来。

皇甫维不即不离,保持一定距离,连连上攻。转眼间已迫出去三丈有余,到了大阵边缘。无意大师一看不对,洪声大喝道:“皇甫维你即管逃生去吧,三公的三个女儿在此放火,已经逃不掉啦!”

皇甫维听到无意大师的话,脚步一滞。那五百罗汉大阵神奇异常,人头涌涌,刀光闪闪,展眼间已移动漫布开去。

同时在空地边缘的树丛后也出现三组劲装大汉,个个手持雪亮戒刀,阻截皇甫维逃路。

皇甫维迅即转念忖道:那和尚说是舒倩、佟秀和冷清影三人潜入本坞,放火烧屋若届真事,则可知人她们的用意要我逃出此阵!如果我逃不出去,岂不是辜负了她们一片心意,白白叫她们冒险遭难?再者如果我仍然被此阵因住,脱身不得,所有的人都成了瓮中之鳖,那时三公他们更可对我们生杀由心……”

皇甫维看清形势之后,倏然施展出家传心法,左手一招“仰射金牛”,指掌齐施,猛攻对方上盘。右手一招“白云出灿”一掌势拍击之中暗蕴擒拿手法。

这两招合起来使用,奇奥难测.正是武学中所谓“深合自然之道,能入超妙之境”的要旨。

鬼医向公度一身武功虽是不凡,无奈这刻的对手皇甫维的绝世功力业已恢复七八成之多,比他强胜许多,加上这种稀世绝学,真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更无从识得破解之法。

他左手紫金针除了当作兵器之外,最厉害的是练有脱手飞出刺敌大穴的手法。

这时已有一支紫金针突然飞出,乘隙劲射敌人身上四大穴。

皇甫维双手招数原式施展,内力劲烈涌出。电医向公度那支紫金针顿时飞上半天,无影无踪。接着皇甫维左手掌括已扫中鬼医向公度猛劈出来的左掌腕臂,只见向公度横飞开去,跌落寻丈外的地面上。

皇甫维明知自己如果跟踪赶去,续施毒手,定可把那半边身子已经酸疼不堪的鬼医向公度杀死。可是那样一来,恐怕对方阵法乘机移布过来。权衡之下,还是脱身要紧。

只听他发出一声长啸,宛如神龙般向阻往正面的两组劲装大汉冲去。但见他掌劈指扫,神速勇武,每一出手,就有一两个劲装大汉受伤跌倒。

皇甫维冲出阵外,舒一口气,无定神辨认地形方位,竟不向出口处的湖边奔去,反而折转来,藉着树丛草堆掩蔽身形,反而向焰烟冲霄之处潜行而去。他绕个大圈,避开当中那片平原,渐渐已潜近正在起火的府第。

这一路上他已经过不少亭阁,可是他都没有停步,这时又有一座凉闭矗立在右前方。

皇甫维躲在树丛之后,凝神向焰烟之处望去。此刻更是相隔不远,火焚之声亦可听到,但是目光仍然看不见被火势焚烧中的屋宇。

他查看了一下,发觉那阵阵焰烟已由黑色变为白色,因而得知三公他们已经控制火势,这阵阵白烟正是表示用水灌数有效,漫天腾冒起的水气。

皇甫维侧耳倾听着,心中忖道:“这阵脚步声可能是那五百罗汉大阵已经解散.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步履之声.只不知那位化心老尼结局如何?哎,我得趁早找到藏身之所,免得被三个下令清搜全坞之际,无处可逃。

但一时之间,真不知躲到那里才好,若是在黑夜之中,问题便容易解决。他运起天视地听之术,忽然听到平原中传来点算数目的声音。

乍听之下,不晓得是什么事情。如果是在点算人数,则被点之人,应有回声,可是目下只有点算之声。数到第四十七时,便自停止;不一会,又从一数起,也是数到四十七便停住。

一片杂乱中,很快就竖起许多树丛。而在左侧一块松软泥地上,有七八个汉子,正使用钢铁铲挖掘。很快就挖成一个又宽又广的土坑。

在两丈许以外的树丛下,堆放着许多伤亡的尸体,看上去哪怕计有数十人之多。

深坑挖好之后,这些动装大汉手持钢铲,都站在一边,另有十余个劲装大汉匆匆过来,一个个身上披着油布。

这十多个劲装大汉出现之后,一言不发;群涌那堆尸体之处,各自动手,每人搬起一具,再急步走到那个宽广土坑旁边,把尸体丢落坑中,

有一个劲装大汉在坑边点数,但他们原没有十分留意,生像有点不忍卒睹之状。

不一会工夫,这名点算数目的劲装大汉已点到四十五,突然间为之一怔,望着鱼贯走来搬运尸体的同伴们。

原来他数了四十五之后,忽然发觉还有三名同伴继续搬运尸体前来。

这一来总数一共使是四十八了,他记得早先明明只有四十七具尸体,此时怎会多了一具?

那三名劲装大汉匆匆把背上死尸丢落坑内之后,便将走开。

那个计算数目的劲装大没道:“等一等.好像数目不对,再点一次才行!”

一个劲装大汉冷笑道:“难道有人死而复生,悄悄跑掉不成?”

计数的大汉坚持道:“不行,一定得重新点算……”

好几个劲装大汉走到坑边,一看那土坑中已难垒得满满的,都不约而同摇头道:“这差使太苦啦,我们不干……”

十余名持铲大汉马上动手,不一会工夫,就把土坑填平。

且说在那府第之内,火势已被控制,只剩下一座烧得最厉害的院子,在那残瓦焦土中,犹自冒出焰烟。

偌大一座府第,大部分都被火神袭过,虽无大害,但损坏及被水渍所污,却免不了。

因此,现在三公等人都只能在最左后侧那一座未遭火劫的院子之内行事。

上房的帘子高高挂起,外面院子中肃立着三排大汉,每列六名,由于他们身上的红衣银衣及黑衣可以看出这些劲装大汉是三公哪一个的属下。

上房之内除了三公之外尚有少林无意大师,鬼医向公度两人。在三公所坐的太师椅前,有个黑衣少女跪在地上。

这个黑衣少女肤光胜雪,眉目如画,此刻虽然头发蓬松,衣衫破乱,可是仍然不掩一分美丽。

星公冷央面色显是难看,眼中不时射出令人惊心动魄的寒芒。

在房间的另一角摆着一张竹榻,榻上躺着一个宽大缁衣的女尼,她双目紧闭,面白如纸,宛如死人一般。

少林无意大师及鬼医向公度似是刚刚进房,他们向三公行礼之后,无意大师道:“皇甫维似是深谙本坞地形,贫僧及向兄率众穷搜之下,仍然查不到他的踪迹……”

星公冷央哼了一声,道:“待老夫亲自查看一次,那厮除非有上天遁地之能,不然的话决走不出这天星坞一步!”

他话声甫歇,人已出了房外,院中那一队黑衣劲装在汉也迅即跟了出去。

日公舒涛道:“无意大师及向先生请坐。”口气之中,已显得比以前尊重许多。

他接着向地上跪着的黑衣美女道:“你的胆子真不小,竟然胆敢乱放野火,难道不怕毒刑加身之苦?你且说一说看!”

地上跪着的黑衣美女,正是星公冷央的女儿冷清影,她低叹一声,道:“其实侄女心中也极恨皇甫维,可是眼见他被困在大阵之中时,又忍不住冒万死放火替他解围,侄女也说不出是什么道理!”

月公佟雷阴阴一笑,道:“这样说法,你似乎还有一线生机,你先告诉我们为何恨起皇甫维?”

冷清影迟疑了一下.道:“侄女对皇甫维的心意,已用不着多加解释。可是后来侄女亲眼目击皇甫维和另外两个女子要好,并且做出苟合之事,是以侄女对他恨入骨髓……”

地叹口气,忽然转眼望一望榻上僵卧的女尼。

日公舒涛和月公佟雷同时忖想一下,日公舒涛大声道:“那两个女子是谁?”

冷清影道:“一个是业已知身死的杜筠,另一是个富家之女!”

他们都显得有点失望地哼了一声,冷清影接着道:“侄女目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脱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剑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