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剑飞霜》

第26章 落网

作者:司马翎

皇甫维见他不肯上前,只好踏前几步,道:“放屁,凭你也配?”

月公佟雷不与他斗嘴,一掌迎面拍去。他的武功走的是阴柔路子,看来全无火气.却阴毒异常,

皇甫维目下还不晓得自己的功力有多大进境,当下双掌交叉疾拂出击掌势~发,月公佟雷已吃他迫退半步。这时日月星三公都面色大变,皇甫维却暗暗大喜,朗喝一声,出手疾攻。

两人眨眼之间拆了七八招之多,狂风激荡,潜力旋涌,那日公舒涛及星公冷央全身衣服都飘飞播拂,飒飒有声。

皇甫维独战这月公佟雷,举手投足间,都克制得对方有力难施。是以七八招之后,便自占了上风,威势咄咄迫人。

如果月公佟雷不是那么高明的老魔头,一身内功已达出神入化之境的话。这刻早就被皇甫维施展的“意形大法”击倒地上。

又拆了四五招,日公舒游大喝一声,宛如霹雳迅击,震得众人耳鼓嗡嗡直响,

喝声中他已举步上前.发拳遥攻敌人。他的武功走的纯是刚猛路子,拳力一发,顿时响起一阵劲厉啸风之声,

皇甫维掌势迅佛,化解此人拳力,陡然感到手腕一震,险些被他的刚猛拳力阻滞了掌势变化。不由得心头一凛,暗忖这些老魔头果然不凡,像此等沉雄拳力。真可称得上盖世无双。

他曾经大闹太阳谷.见识过日公舒涛秘密收养的养子风火二童的绝艺功力

是以深悉日公舒涛的阳刚武力不易招惹,此刻那敢忽视,连忙左拂右拍,迅攻这日公舒涛……

当下变成日公月公二人合力围攻皇甫维,星公冷央却守伺住冷清影,不让她乘隙遁走。

皇甫维右手的“意形大法”奇奥绝世,而且越来越纯熟,威力渐渐增加。

眨眼间已激战了十余招,皇甫维发现一事,心中一阵颤栗,手法稍滞,险些被月公傅雷的阴柔掌力击中。

日公舒涛趁机抢攻,拳拳连环迅击,顿时制住机先,把皇甫维迫得团团直转,招架不迭。月公佟雷也配合形势,从旁连施阴毒招数,登时局势剧变。

冷清影在一边看得心惊胆战,不由得举手掩目,不忍看见皇甫维身遭惨死之状。

原来皇甫维乃是忽然想到以自己的功力,能够敌得住三公之中任何一人,已经很不错了。可是刚才力敌日公舒涛,月公佟雷二人达十余招之多,却感到自己的一身功力,似乎随着对方压力加强而渐渐增加。因此虽是多了一个老魔头,却也没有窘迫之感。从这等情势看来,无疑显示自己~身功力,已经突飞猛进。这种奇迹,自然是他眼下那条“化骨锦”毒蛇的金胆碧睛的奇效。

哪知他心中情绪~经波动,日月二公便乘隙抢制机先,展开猛攻,登时屈居下风。

日公舒涛及月公移雷出尽毒手,连续猛攻,眨眼又打了十余招。一旁的星公冷央看得心血沸腾,恨不得跃上前去,参与此战。以他们练就的“阴府三大夺命神”,只须一击,皇甫维非立毙当场不可。

正在他转念之间,忽然听到冷清影迅快的语声道:“公子尽管放手施为,我先走啦……”

星公冷央怒哼一声,不暇转念,身形微晃,已决逾闪电般向出口之处跃去。

他动作快极,冷清影自是比不上,谁知他跃到那方黑毯之前,目光一转,却见冷清影反而纵到对面。敢情刚才的话,竟非当真。这个头脑灵活的老魔头登时恍悟,冷清影乃是设法把他调开,免得他参加战圈,合力击毙皇甫维。

他这一怒非同小可,大声骂道:“贱婢你今晚如果逃得过老夫掌心,我就自行击碎天灵盖,死在此地……”

冷清影怔一下,心想星公冷央说得出这种话,无疑已决心不顾一切。誓必杀以自己……

不过她这一下对皇甫维却大有帮助,那日公舒涛及月公佟雷两人对冷清影的痛恨,绝不下子星公冷央,是以闻言时略略分心。

皇甫维趁机使出家传绝学,双掌交叉迅拂急拍,登时迫开敌人,扭转大局。

那边星公冷央虽然恨极冷清影,但却不敢大意过去擒她,生怕万一被她逃了出去,那时真不知是自杀好抑或忍住这口怨气的好?

冷清影心念一转,潜运内力,用传声之法道:“公子准备全力逃出此间,我等到有机可乖时,就出手阻他们一下。只要你逃得出去,我虽是被困于此,但最多吃点苦头,不致送命。如果你逃不出去,我就活不成啦!”

她双目之中射出悲壮坚决的光芒,一面提聚全身真力,准备出手。

要知她这~番话,完全是哄骗皇甫维之言,事实上她深知今晚一定要死在三公手底,因此与其拖累皇甫维一同死于此地,倒不如舍此一命,希望能让皇甫维逃出此地。

皇甫维却没有时间多想.觉得这话颇为有理。不由得精神一振,掌劈指拂,勇不可当。

转眼间已把日公舒涛和月公佟雷迫得逐渐向冷清影那边移去。

他两手把数迥异,却都是当世之上至高无上的武功,加上他一身突飞猛进的内力,深厚异常。这一轮猛攻,直把日月二公打得心胆告颤。

冷清影轻轻哼了一声,皇甫维蓦然全力奋勇攻出两招,迫得日月二公稍稍闪开。冷清影迅逾电掣般纵上来,代替了皇甫维的位置。皇甫维转身一掠,已落在星公冷央身前。

星公冷央冷喝一声,正要出手拦阻,哪知皇甫维人未到,招数先发,拳掌齐施,左手半拂半扫,右手使出一招家传心法六龙偕逝,硬攻猛击。

昔年一皇名满寰宇,艺高天下,所有的招数,都以刚柔并济,恰到好处见长。那日月星三公相随多年,几乎未曾见过一皇使用绝刚至猛的招数。

要知在武学中讲究的是刚则易折,竟是外表越见刚强威猛.万一落败中招,危险越大。

皇甫维这一招六龙偕逝,也是迫不得已才肯施展。这一招不但威猛无恃,同时又属大开大阖的招数,假使对方武功也极为高强.具有同归于尽的决心的话,奋身反击,定然无法封蔽,非闹个两败俱伤,双双偕亡不可。

星公冷央面色微变,在这瞬息之间,是否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意念在他心中连转了千百转。

皇甫维威势迫人,招数已到。星公冷央突然感到心怯,倒地闪开。

这一来门户洞开,皇甫维左手顺势一拂,那方黑布“刷”一声飞开寻丈。布飞人去,眨眼间已隐没在秘道之内。

星公冷央面红耳赤,重复纵回原处,以防再被冷清影漏网。

这时冷清影已和日公舒涛月公佟雷拆了三招之多。与她对敌的两名老魔大感颜面无光,日公舒涛怒嘿一声,运足功力,举掌迎头拍下。

月公佟雷武功门道不同,心中尽管恨极,这一招出手也都出尽全力,可是外表上却看不出来。

冷清影连拆三招之后,锐气已失,忽觉头上潜力重如山岳般压将下来,胸前则被一股阴柔劲力袭到,竟然吸住她的身躯,无法移动。

她这一惊非同小可,然而在这最为危急的瞬息之间,却陡地想到今晚的局势,如果能够逃走,自然是上上之策。但这条路实在行不通,那么唯有两种可能,一是立毙于当场,一是被他们生擒活捉。

她凄然一笑,口中低低吟道:“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凄楚的吟声中,蕴含间一种动人心弦的哀怨!

日公舒涛眼看对中无反抗之力,掌势正待变化,不取对方性命,只把她击倒。

却见冷清影在手迅快向月公佟雷的无上阴柔内力上拂去,接着右手轻飘向日公舒涛胸口拍去。

她的这一拂非同小可,简直就是“一皇”的独门手法,月公佟雷心方一凛之际,他所发出的那股内力已吃她一拂之势化解。

她的右手拍击部位也奇诧异常,几乎使日公舒涛无法闪避。老魔头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向后退了一步,掌上真力宛如怒涛狂赡般发出去,疾向冷清影间顶压落。

冷清影被那如山般的内力压得头颅向后一仰,长发飘飞。清丽的面庞苍白惨淡,使人感到无限凄艳。

“砰”他一响,冷清影整个人仰跌地上,但她的手掌竟也拍中日公舒涛胸口。

日公舒涛哼了一声,屹立不动,但左手却禁不住举手抚胸,施展推血过宫之法,自行疗治。

冷清影仰跌地上之后,便僵卧不动。星公冷央奇快地跃过来,低头一瞥,道:“这贱丫头死啦!”

月公佟雷阴声道:“这丫头诡计最多,冷央三你最好看清楚点,以免上当!”

星公冷央哼了一声,道:“佟老二的话时常带有骨头,只不知你言下之意确实防地诈死,抑或是相信我冷老三不过?”

月公佟雷道:“我怎会不相信你……”但他仍然举步走近冷清影娇躯之前,低头看时,只见她星眸半阎,面色素白,神情宁恬,宛如睡着光景。

星公冷央道:“看清楚了没有?她可曾诈死?”

月公佟雷没有言语,举目向日公舒涛望去,道:“舒老大,你的伤势可妨事么?”

日公舒涛苦笑一下,道:“想不到这丫头竟然练会一招‘广陵绝唱’,以她的功力,虽然不能取我性命,但这伤势也得休养几日才行,”

星公冷央接口道:“哦,这丫头竟学会那化心老尼姑的秘学,这一记非同小可,你千万别托大。免得拖上十天八天还未痊愈,那时怎抵挡得住心池圣女……”

提起“心池圣女”之名,三个老魔头都惕然暗惊,当下由月公佟雷及星公冷央拥着日公舒涛,急急离开此地到静室养伤。

且说皇甫维遁出天星坞之后,一阵急奔,天明之际,已奔出百余里路。

饶他武功高强,内力深厚,可是经过连番苦战,加上大半夜狂奔疾走,这时已累得头上见开,四肢酸软。

曙色中停步扬目四瞧,只见右侧不远处有座村落,心想若然在田野间找个地方休息,不幸被乡民发觉,大惊小怪起来,反为不美。倒不如走至u村中,找个地方歇脚运功,顺便也可以梳洗一番,

当下举步向那村庄走去,入得村内,天色已明。

他拣了一间较为宽大的屋宇,上前求宿。出来和他答话的是个六旬左右的老头。

不消三言两语,便借到一间室房。皇甫维疲乏不堪,也顾不得尚未梳洗,一倒在木板床上,便呼呼睡熟。

隔了一阵,三个人鱼贯入房。他们脚下全无声息,动作迅速轻捷,一望而知乃是武林高手。

皇甫维酣睡中突然被人推醒,睁眼一看,见到床边的三人,登时睡意全消,急忙要跳起来,哪知腰间一用力,但觉血气雍塞,四肢发软,竟跳弹不起。

他俊眼一眨,冷笑道:“司空表你们被称誉为乾坤五义,名声赫赫,却不料只会暗箭伤人……”

那三人敢情就是司空表。范禹及中州一剑许伯英。他们就住在此村之内,皇甫维因一身血迹,行色仓促,是以人得村中之时.全村数千人几乎都知道了。司空表暗中出来一瞧见是皇甫维,使暂不露面,直到他借宿之后,才趁他熟睡时潜入,点住他的穴道。

司空表面上毫无表情,道:“据我们所知,你曾在太阳谷及冷月山在闹事,这会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皇甫维道:“从天星坞来。”他明知这些老江湖在对付敌人时都有一套厉害手法,与其受辱被迫说出,倒不如爽快一点儿。

范禹洪声道:“你这厮把我们的二嫂害死,此仇此恨,不得不报。”

皇甫维厌恶地皱一下眉头,道:“别假惺惺作态了,你们想怎样都行,只有一件事决不能做。”

范禹讶然道:“什么事?”

皇甫维突然朗声大笑,豪气坦人,道:“你们能不能把我放了,凭胸中真才实学,决一死战!”

范禹双肩一耸,神色之间,显然有点不安。要知这乾坤五义之中,范禹身怀数十年精纯的童子功,为人一向光明磊落,从不以暗箭伤人。然而今日面前的这个强敌.不归武功厉害.而且又是三公仇敌,此番把他擒住,立功甚大。其势不能轻轻把他放过因此他心中禁不住泛涌起一阵难过之情。

旁边的中州一剑许伯英插口道:“皇甫公子请勿以口舌伤人,今日之事,我许伯英无能解救,心中实在耿耿不安。如若公子心中尚有未了之事,就请吩咐下,许伯英拚了一条性命,定必为公子办到!”

他句句字字都流露出真挚之情,显然这一番话当真出自腑肺。

这许伯英当日在那孤僻庄院中,曾设法营救皇甫维,虽然事实上无助于皇甫维,兼且当时被司空表暗暗戳穿,这些事都曾落在皇甫维眼中,所以皇甫维绝对相信许伯英并非假请假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落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剑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