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剑飞霜》

第28章 天姻

作者:司马翎

尹世泽乃是剔透玲珑之人,看她这种神情口气,分明已经看破了自己的阴谋,当下苦笑一声,道:“原来你已知道了?我想你大概一辈子都不会上别人的当。”

佟秀放下酒杯,道:“我不妨告诉你,每一次饮酒之前,我都在我的酒杯里放一点秘制葯本,这种葯未如果碰到*葯之类的葯物,便会富起无数小泡沫,是以我一斟酒,就知道你已经在酒中弄了手脚!”

尹世泽顽然道:“既然被你看穿,我也无话可说。这事且不提它,我只想问你一句,我几时才可以使你回心转意,忘记皇甫维?”

佟秀道:“最少也须一年时光!”

尹世泽皱眉道:“一年本不算长,可是你如果继续住在此地,三公他们势必查得出来!”佟秀道:“这一年我决不离开此地一步!”

尹世泽道:“为什么?我们可以搬到隐僻的地方去,避开三公耳目,岂不是更为聪明之举?”

佟秀暗自忖道:“我如果不向他说个明白,说不定他哪一天会忍耐不住,与我决裂。倒不如目下向他摊牌,要等候一年……”

当下道:“三公他们查得出查不出我不管,但我答允在此地等候皇甫公子一年时间,在这一年期限之内,休想我依从你,一年以后,你或许有希望

尹世泽怔一下,道:“这样说来,我猜疑你曾答应他在一段时期之内,决不踏出大门一步,竟是对了?而这期限竟长达一年之久?”

她轻轻颔首,接着道:“你可等得及么?”

尹世泽面色变来变去,最后长叹一声,郁郁而去。

佟秀心中不免暗暗疑虑,但到了晚间,尹世泽仍如往常一样来到,他们虽然不再提及此事,但佟秀察看他的意思,好像已下决心等候一年似的。

这天晚上半夜时分,佟秀已经上床安寝,忽然一条人影蹑足穿门过户,一直潜行到佟秀卧房之外。

此人一身夜行装束,手脚轻灵敏捷,只见他手中捧着一个西瓜般大的布囊,上面有一支奇细的金属针管长约一尺。这人把那支外管从门缝插入去,动作小心而纯熟,不曾弄出一点声息,接着用双掌挤压那个鼓得圆圆的布囊,好像要把囊内的水或气体从细针管技入房内似的。

过了一会,那夜行人把扁授了的布囊折起,同时除了上面的细针管,轻轻放在一旁,似是不想携带在身,以免阻碍手脚。

他等候了好一会工夫,态度沉着老练,似乎这种勾当,已经做过无数次。

之后,他在门上弄了一下手脚,就把房门无声无息地弄开。

房中飘散着一阵淡淡的异香,桌上银灯黯然,帐内却传出均匀的呼吸之声。

这在行人甚是大胆,先把银灯挑亮,竟然笔直走到床前,撩起帐子。

床上的佟秀仰卧不动,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动也不动,双颊泛起红晕,一看而知睡得极熟,那除态也美不可言,令人销魂落魄。

那夜行人似是想不到她这么妖艳媚荡,怔了一怔,眼看她两只玉藕似的玉臂躶露在外面,细润白腻的皮肤散发出难以忍受的诱惑。

万籁俱寂中,室外突然传来一声冷森森的低哼,接着一道人影宛如奔雷闪电般飞射人来。

床前那个夜行人迅快缩手,回转头瞧看,但面上并无惧色。

灯光之下,只见这个夜行掉头鼠目,相貌鄙俗姦险。

窗外飞纵人来的人忽然落在他身前,却是丰神使美,面如冠玉的铁剑公子尹世泽。两人对比之下,益发显出那个夜行人的鄙俗及尹世泽的俊逸潇洒。

尹世泽手中绰住他的铁剑,收字之间笼罩住一片杀机。双方打个照面,那个夜行人似是看出他来势不善,露出无比凛骇之色。

尹世泽沉声叱道:“好婬贼,你走错了地方啦……”厉喝声中长剑疾送。

那夜行人急急侧闪,但尹世泽创势变得更快,刚一声已向那夜行人闪进的方面疾戳,两下凑得刚好,但见那辆寒光湛湛的长剑已经深深刺入那人脱下要害。

对方惨哼一声,尹世泽左手一伸,抓住那人衣领,连人带到提高地面。

床上的佟秀突然惊道:“什么人?”她霍地突起,圆睁双眼。

尹世泽大大一怔,膛目而顾。佟秀瞧瞧他,又看看他手中的尸体,长眉一皱,道:“他……他是谁?”

尹世泽深深吸一口气,镇静下来,道:“你怎么醒了?此人是下五门巨孽栾振,他的‘万妙色囊’乃是下五门三宝之一,与勾魂浪蝶香如海的摇香扇齐名!据说从来没有女人进得出他的‘万妙色囊’的迷香威力,而你居然忽然回醒?”

修秀举起双手转揉两边太阳穴,娇呻一声,道:“怪不得我觉得头昏得很……”尹世泽仍然用迷惑的眼光望住她,心中陡然掠过一个念头……

在银灯之下,佟秀的一举一动,都自然而然散发出诱落人心的魅力。尹世泽双手一松,使得那具尸体坠落地上,发出“砰”地一声。

佟秀愕然凝目瞧着,尹世泽已跨上床去,道:“你觉得怎样了?让我看看…”

他伸出手好像要去查看她的情形,蓦地向下一沉,食中两指迅快向她玉颈上的穴道点下,另一只手也同时疾出,擒拿她的手臂。

佟秀一身武功得自月公佟雷真传,这时已有反应,她手臂一缩,虽然仍然被对方五指拿住,却避开了穴道,颈上倒是被他点中脉穴,可是却不曾倒下。原来当尹世泽手指落下之际,她的玉颈也门开了一点,因此尹世泽并没有点正穴道,并且感到她颈上皮肉一弹一缩,御去他大半指力。

她双眉一耸,怒道:“你干什么?”

尹世泽哼了一声,左手牢牢不放,右李再发,疾点她身上穴道。

佟秀举拿封拍,在这短短的空间及时间之内,双方各以迅快精微的手法,封拆了五招之多。

尹世泽叹口气,道:“原来你头晕也是假的……”

尹世泽也不多说,把尸体弄出去,不久就回转来,道:“今晚我回去想个计策,势必要把你迫出此屋大门,那时你无法向皇甫维交代,只好依从我了。”

第二日他一整天都没有来,佟秀饿了一日,以为他果真要用饥饿手段,不禁暗暗好笑,要知她最近已考虑过这个问题,假如尹世泽不送食物来,她就在大门内等候那个卖杂货的人,或是时时经过的卖花妇人代她去买食物。

直到深夜,尹世泽没有来,她运功调息之后,便上床安歇,睡到半夜,忽然间被一阵奇异的声音惊醒,赶快跳下地,向外面望去,但见火光四起,并且传来劈劈啪啪的声音。

她楞一下,立刻决定设法救火,如果只有尹世泽一个人放火,料也不难扑灭!

出得屋外,只一眨眼工夫,四下火势大起。佟秀心中暗暗叫苦,仗着快疾身法,冒险纵火起火的屋宇间,找寻放火之人。

她还未找到敌人时,她居住的那座院子也突然起火。只见一条人影掠过,随手一扬,附近就冒起火苗,并且迅速蔓延。

于是,刹那间整座宅院都着火燃烧。佟秀试图用水浇灌,但这火势与寻常大不相同,被水一泼,反而更为旺盛。

她站在大厅中,四周火舌跳跃,一阵一阵的火光,照出地修长丰满的娇躯与及艳丽的面庞。

头上的屋梁大半着火,发出刺耳惊心的折裂声。

她苦笑一下,然后坚决地屹立不动,看来她当真没有离开火场之意。

一道人影则地飞人来,落地现身,正是那俊挺的铁剑公子尹世泽。他背上斜插着长剑,左手却持着一面精钢盾牌,右手绰住一支铁矛。

他朗声道:“姑娘快走,迟一步就冲不出这一片火海啦!”

佟秀淡淡一笑,道:“你自己走吧!”

尹世泽微愣,道:“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佟秀沉重地叹息一声,道:“我劝你还是赶紧逃生去吧,我已决定留在此地!”

尹世泽面上神色大变,却见一条火龙自天而降,直向佟秀头上压落,尹世泽冲上去,铁矛疾点,荡开那根已经着火的屋梁,同时挥动盾牌,挡件好些冒火的碎片。

佟秀道:“我已经告诉了你,我决定留在此地,你自家即速选出去吧!”

尹世泽心有不甘,喝道:“你疯了是不是?”

佟秀道:“笑化,我清醒得很,我告诉你,一个人的生死,总是难以自己作主,世上每个人见到危难临头,无一不是拼命逃走,不暇思索。但我已想通了这个道理,我要为我自己此生唯一的一次生死人事作主,这回不让命运摆布……”

尹世泽一方面由于灸热,一方面由于心中焦急,满面布满了汗水,环视四下一眼,只见上面完全着火,四面的墙壁已摇摇慾倒。若是倒将下来,就算有大大本领,也难以逃出这片火海。

形势危急已极,他眼球一转,钢盾铁矛一开近动,扑打纷纷飞坠的火团,突然倒转了铁矛,用圆钝的那一头,向佟秀身上穴道控去。

接着将佟秀背在他背上,大喝一声,直向外面熊熊火海中冲了出去……

中午时分,一匹雄骏快马,驮着一个俊逸潇洒的年青公子,驰人富春。

他已到过佟秀住处,那是已是一片废墟。此时,他又在一座宅院门前停下,只见大门紧闭,面上悲伤惆怅的神色渐渐消退。跌下马背,走到门前,举手敲动门环。

敲了好一阵,仍然无人出来,他陡然面色变得甚是阴沉,高声叫道:“舒倩……舒倩……我是皇甫维……”他叫了好几声,门内仍然静寂如故。

皇甫维疑惑地寻思一下,突然一阵不祥之感泛上心头,当下四顾一眼,见附近没有人,立刻涌身纵人大门之内。

他迅快奔入去,大声叫道:“舒情……舒倩……”厅子中回荡着他的声音,却没有人回答。

穿过厅子,奔入内院,目光到处,只见一具尸首,俯卧在院中的地上,困是俯伏之故,所以瞧不见面目,不知是谁。

但他已大惊失色,身形毫不停滞,在向上房扑了入去。

房中寂然无人,亦无凌乱的现象,于是他奔进内间。

只见那张绣床上装枕歪斜坡缩,似是有人睡过之后,没有整理。

这房中百物一览无遗,哪有舒倩芳踪?

皇甫维已不用四下找寻,他料想会在下人房中找到婢女的尸体,不然的话,怎会无人出来应门。

他静静默立在碎镜之前,心中泛起一种深沉的悲哀。

舒倩那张美丽的面庞浮现在他幻想中,但却不是爽朗的笑容,而是痛苦地团住嘴和眼睛。

接着,佟秀那张令人心荡的面影也从他幻想中浮现,而她却是恐怖地望着天空……

他深深叹口气,用力摇摇头,似是要甩去这些令他难以忍受的幻想。

这时,他又想起外面那具尸体,暗自忖道:“看这里及佟秀居处被焚的情形,大概必是三公派人干的好事,据我所知,谷云飞熟恋着舒倩,尹世泽则迷上佟秀,这两人如果奉命动手,无疑会对调差率,免得下不了手。如果这个推测不错,外面那具尸体必是尹世泽或其他的手下……”

他举步向房外走出去,走到院中,用脚尖把那人挑翻过来,民出面貌,陡然一凛,当场怔住,不会动弹。

那人敢清正是狠毒多智的冷月神抓谷云飞,以他的一身功力,居然被人杀死,已是咄咄怪事,何况竟又死在此地?

皇甫维心下大惊,急急四下查看。

好一阵搜索,不见任何踪迹。

他脸色凝重,突发一声长啸,掠出大院,飞身跨上骏马,疾疾而去。

他离开富春城,披星戴月,急急赶路,以摆脱心头的压力和疑惑。

直至第四日清晨,骏马已然累倒,再不能爬起了。皇甫维弃马而去,跃上一棵榕树,举目望去,不由一阵欢喜。

此处曲曲折折山路,前日竟然走过,再往前行,就是魔窟天星坞的秘密通道所在地了。

转过秃山,一条大河拦路。正慾涉水过去,忽见一红衣女子,立于滩前。

那身影甚是熟悉,不由皇甫维心下一任。他正慾上前探问,但见那红衣女子转过身来,讶然声过,竟是对面跑来。

有怔片刻,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两人紧紧拥在一起。

要知,这红衣女子正是皇甫维夜思回想的舒倩,怎不令人惊喜。

舒倩娇喘有声,委依在皇甫维林中,全身不住颤栗着,连声道:“我找你找的好苦。”

皇甫维抹去舒倩腮边的一滴泪,端祥着那跳动着神彩的大眼睛,连声道:“倩妹妹,我也是,找你找的好苦,我刚从富春城回来。你哪里去了,怎的在这里相见?”

舒倩道:“我住的那个宅院,被冷月神狐发现了。”

皇甫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天姻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