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剑飞霜》

第04章 鬼医

作者:司马翎

在内间唯一的家俱只是七八张高脚靠背椅,散布在房间各处,这时都几乎有人占坐。

辣水仙杜筠纤手扶着内间门框,等到众人目光都向她集中之后,才朗声道:“金、邵、易三位不必进来,请在外面等候……”外面传来三个人的应声。她这才望了大家一眼,道:“诸位今日光临,适因敝表兄新遭不幸,因此招待不周,简漫之处,尚请各位原谅……”

众人都不作声,似是等她继续说下去。杜筠锋利的眼光在房中众人面上扫一圈之后,突然提高声音,道:“小妹先请教在座诸位,对敝表兄忽然亡故之事,可有什么猜测没有?”

房中一共七个人,全都默然不语,过一阵,铁骑大将蒲坚沉声道:“杜姑娘话中之意,相信大家都能意会,但如若杜姑娘已发现什么线索,何妨先说出来,让大家揣摩揣摩。”

鬼医向公度突然起立,缓缓道:“令兄昨日通知大家于今晨在此处聚集,但想不到‘天龙须’至今尚未赐交与我,目下突然发生变故,恐怕炼葯之法已不能举行了!”

他这番话的用意十分明显,不啻为自己洗脱谋杀神算公子屠元庭的罪嫌。只因在座之人如要谋杀屠元庭,其动机不外减少分取宝鼎丹的人数。而鬼医向公度乃是主持炼葯全局的人,既然那屠元庭负责的葯物未曾交出,自然就不会先向他下手,以致无法炼丹。

辣水仙杜筠为之一怔,道:“向兄说得不错,你固然得知葯物尚未收齐,但别的人却不知葯物是否已完全交给向兄,自然也是会提前下手……

杜筠接着沉思片刻,道:“目下暂且不提敝表兄不幸这事,关于五年之情。不过余兄既然不能亲自光临,恐怕与此事有关也未可知……”

众人听了都感到毛骨悚然,心中难受得想呕。妙手巧匠耿青突然疾跃过来,手掌提处,一股掌力向鬼医向公度迎面去去。这一下突如其来,众人无不为之一怔。

鬼医向公度一手托着五盒,一手拿着乌丝囊,无法招架,只好使个身法,斜闪开去。口中同时大喝道:“耿兄你想干什么?”

耿青面色如铁,掌发连环,但听呼呼两声,潜力暗劲继续向鬼医向公度追击而去。

那妙手巧匠耿青领袖豫晋一带黑道人物多年,威名甚着,手底功夫既毒且辣。鬼医向公度就算全力相拼,也未必招架得住。何况一味闪避?

众人惊骇交集中都站了起身,个个准备出手援助鬼医问公度。忽见那妙手巧匠耿青突然变化单势,出其不意向勾魂浪蝶香如海劈去。

勾魂浪蝶香如海心中虽是惊骇不已,但面上仍然含着笑容,~面出掌相迎,一面道:“耿兄为何与小弟开起玩笑来?”说话之际,双方掌力已经碰上,“砰”地一声,两人各个震退两步。

房中的人无不看出两人的功力深厚已极,正在忖思心事之际,耿青铁青着脸孔,口中喝声“不得了”,疾然转身向屋角扑去,一招“排山运掌”,受时劲飓进发,毕直未向屋角的蒙面人。

那蒙面人鼻孔中冷冷哼一声,等到对方掌力已压到身上,这时才突然劈出一掌。

双方掌势一接,那大名鼎鼎的妙手巧匠耿青身躯猛震,蹬蹬蹬一连退了六步之多。屋中诸人无不凛然变色,所有的眼光都集中在那蒙面人身上。原因是一来那蒙面人掌力强得出奇,居然在举手之间把耿青震退六步之远,此事确实可以震骇武林。二米那蒙面人的一掌虽然威力极大,但谁也看不出是什么家数,更加是骇人听闻之事。

耿青退了六步后拿桩站稳,奇怪的是他竟不瞧那蒙面人一眼,那对眼珠一味骨碌碌地直向房顶四处移动。

众人都是武林中知名之士,一忽儿便发现了耿青的异状,个个都跟着他的眼光向房间上空瞧着。

鬼医向公度道:“耿兄你突然出手,究竟有什么用意?”妙手巧匠耿青双目一直在房间上空盘旋不定,口中应遵:“你们都没有瞧见那东西么?”话声走出紧张认真的味道,显然不是和大家开玩笑。

这时大家都发现他的目光,敢情乃是跟着一个苍蝇转来转去,个个都想不透其中道理,只因苍蝇随地皆有,最是平常不过,他为何这等大惊上怪,谁也想不通。

鬼医向公度突然重重地啊一声,收起玉盒丝囊,腾出双手。

众人都感觉出他这一声“啊”里面蕴含着极度惊骇这意,无不惊异交集,转眼瞧他。鬼医向公度此时双目也像妙手巧匠耿青一样,仰视着房顶,满面惊凛慎重之色,一似遇上什么强敌!

在房间上空盘旋的那只苍蝇突然向蒙面人身上降落,蒙面人大袖一挥,发出一股极为劲强的潜力。那苍蝇在空气中连打几个筋斗,嗡一声又飞上上空。

蒙面人流声道:“请问耿兄,这只苍蝇是不是有极为可怕之处?”

此言一出,房中众人都移目仰视那只苍蝇,但谁也看不出有什么出奇之处!

妙手巧匠耿青迟疑了一下,道:“在下不过突然觉得可疑,是不是如我猜想,尚未可知。”

铁骑大将蒲坚接口道:“耿兄心中有何疑惑,何妨说出来听听。”耿青道:“说出来也许会被诸位笑我多心,不过蒲兄既然开口,兄弟只好说了出来……”他略为停顿一下,接着道:“适才兄弟刚好听到向兄说及一种毒虫,落在人体之上,能令皮肤溃烂,以后非有这种毒虫继续吮吸脓血不可!其时突然出现了这只苍蝇,恰是要往向兄头部落下,兄弟一时心急,便出掌拍击。”

鬼医向公度双目随着那只苍蝇转来转去,口中道:“诸位切切小心,耿兄所疑大大有理。”

勾魂浪蝶香如海眉头一皱,道:“看这苍蝇的外形,倒是与日常所见的并无分别……”江南孤客吕东青接声道:“不错,身上的确找不出特别之处。”

鬼医向公度慎重地道:“请问杜姑娘这个房间里面可是时常有蚊虫侵入?”

辣水仙杜筠怔一下道:“向兄这话果真有点道理,小妹乎常虽然不大注意,但本宅内一向少有蚊虫之类扰人。”

蒙面人突然跃上半空,一袖向那苍蝇拂去,但听劲风呼啸之声大作,声势惊人。谁知那苍蝇“营”的一声,寻缝钻隙,居然反从蒙面人头顶飞过。

众人方自征凛之际,只见蒙面人提住一口气,身形在空中滴溜溜转过来,又是一袖拂去。

这一手功夫看得房中请人个个都思潮起伏,不约而同都把他当作最硬的敌人。

这时那只苍蝇倏忽间已在大胖子头上转个圈,“营”的一声又飞入椅下。那大胖了庞大的身躯倏然拔起数尺,一脚踏向椅上,“砰”地大响一声,椅子已四分五裂!

碎木飞溅中,“营”的一声,那苍蝇又飞到另一张椅底,椅旁的人正是勾魂浪蝶香如海。他口中微嘿一声,功行右掌疾然拍在椅上。那张红木椅砰一声作为数块碎木。

辣水仙杜筠尖叫道:“它停在你的袖子上!”

勾魂浪蝶香如海大惊失色,双抽乱抖乱拂。谁知辣手仙杜筠乃是指着他旁边的铁骑大将蒲坚。那蒲坚面上微微作色,但动也不动,突然间从衣袖内圈指~弹。那苍蝇灵警异常,早一步振翅飞起,吃他指力一冲,宛如金丸离弦,劲射向对面的江南孤客吕东青。

吕东青聚精会神,挥掌劈去,那苍蝇吃他掌力卷住,直向蒙面人射去。

蒙面人大抽一挥,发出一股无形劲力,那只苍蝇至半途中已被击歪了方向,斜向妙手巧匠耿青射去。耿青掌上蓄势,一直等到苍蝇已近至身前三尺以内,这才力劈出去。

那只苍蝇撞在门边的石墙上,跌落地面。杜筠离得最近,却不敢过去瞧瞧那苍蝇是生是死!

鬼医向公度大声道:“哪一位用暗器把它再打一下,那就可以放心了。”

房中众人都不答话,更没有人取出暗器,须知这些武林高手之中好几个人身上都有独门暗器,甚至发话的鬼医向公度也有暗器在身。但这苍蝇身上的毒力众人闻所未闻,如果用暗器把它击死,那时这件暗器谁敢收回,岂不是要白白损失了?他们用的都是独门巧制之物,平日极为宝贵,故此一想到这一点,人人都诈作没有听见。

就在众人缓得一缓之际,那只苍蝇“营”一声又飞起来。这一回飞行绝速,在房间中倏上倏下,忽东忽西。转眼间房中拳掌之风大作,个个出手对住自己面前和头顶,辣水仙杜筠虽然特别惊惧,但目下已是生死关头,只好紧咬银牙,随众出手。

房间当中飞来飞去的苍蝇,突然找到空隙,“营”一声直向房门迅疾飞去。

房中众人念头尚未来得及转动之际,陡见红光耀目,竟是一个红衣女郎俏生生站在房门口。

红衣女眼光如电,锐利异常,刚一现身,已看清楚房中诸人的奇怪模样。

这一瞬间那只苍蝇已飞离红衣女面前不及四尺,眨眼便自撞上。红衣女感到这些人个个目光有异,姿势古怪。加之房内激荡着一股潜劲,已压上她身上。

红衣女响亮地笑一声,朱袖一扬,众人还不觉得怎样,但那只苍蝇却宛如撞在一堵无形的墙壁上,空自振翅乱扑,营营连声,却无法再向前进。

她立时发觉众人的目光都凝注在那苍蝇上,虽然不明其故,但本能上总是讨压蚊蝇之类,朱袖再次一扬。房中仍然丝毫不感到异状,但那只苍蝇却突然翻个身,悄无声息地掉在地上。

她这一手是什么功夫不得而知,可是众人都领教过这只苍蝇的难缠,而在那红衣女仅仅拂袖之间,便将之击落地上,威力可想而知,不由得都相顾失色。

红衣女又响亮地大笑一声,道:“你们干什么都露出这副形状呢?”

她随意一问,却把众人都说得面红耳赤,忙忙各自收回掌势。幸而房中的人俱是武林中同级的人物,就算传扬出江湖,变作谈话笑料,却也有多人陪着,所以众人心中都暗暗觉得尚可安慰。

房门外的金旭、邵一峰和易恒三人排成一字,拦在红衣女身前。金旭沉声喝道:“姑娘何故擅闯本宅?”

红衣女理也不理,目光在房中一扫,在蒙面人面上停了一下,微微一笑。随即移开眼光,凝定在辣水仙杜筠面上。

杜筠本来也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辣手人物,胆识俱全。可是此刻在那红衣女凝视之下,无端端觉得心胆微寒。自己也不知为的是什么缘故!

红衣女瞧了杜筠一阵,道:“皇甫维为何不在此房之内?”这一问甚是突然,杜筠此时答不上来。不过其余的人却都松了一口气,只因这红衣女武功虽然已达到超凡入圣的地步,但这次突然现身,却是冲着杜筠而来,大家使不须顾虑戒备。

金旭在外面接口道:“姑娘如果再不答金某的话……”红衣女重重哼~声,接口道:“我不答你就怎样?”

邵一峰道:“教训体一顿,以免得你回后更加目中无人。”

红衣女大笑道:“想不到这儿还有人敢教训我,你呢?”她举起纤指,遥遥指一下那蒙面人。

蒙面人与她相距少说也有两丈之遥,这时突然大抽一拂,发出劲烈的风声,一看而知他这一袖乃是封住身前的空间。

众人心底登时又为之大大震动,须知这蒙面人的武功,在房中诸人内已算得上是每位高手,以他的造诣尚且这等谨慎小心,袖上还须发出全力来封挡她遥遥点来的一指,由此推想,这个红衣女的厉害,当真远超于众人想像之上。

红衣女一如豪迈丈夫,爽朗一笑,道:“我不会暗算你,但你别打算逃跑……”她一转身走出外面。

众人都想出去瞧瞧那红衣女如何对付金旭等三人,可是刚一步举步,辣水仙杜筠已拦在门口,大家见她满面杀气,柳眉倒竖,都知道她不想外人见金旭等人落败时的狼狈样子,谁也不好意思硬闯出去,于是都收住脚步。

辣水仙杜筠向蒙面人招一招手,蒙面人走过去,杜筠低声道:“我们联手能不能赢她?”蒙面人想了一下,摇一摇头。杜筠失色道:“她这等厉害么?她是谁?你又是谁?”

蒙面人沉声道:“她不见得能赢我,但我不愿动手,你问我她是谁,我也想知道她是谁……”他欧一下,又继续道:“至于我是什么人,姑娘不必介怀……啊,不好了,金旭兄等三人都吃了亏啦!”

房内众人也听到金旭等三人传来闷哼之声,一似硬碰硬较量单力时吃了大亏一般。

红影一闪,那红衣女已回到外间房内,面上含着俏丽的笑容,朗声道:“我是看在皇甫维的份上,稍留情面,不然的话,哼,哼,你们这座屋子里就别想有人能活着出去!”

内间房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鬼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剑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