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剑飞霜》

第06章 荒冢

作者:司马翎

一阵深深的失望之感袭上心头,使他烦燥起来,一掌拍在钢门之上,发出“当”地一声巨响。

这一掌把他自己手腕震得隐隐生疼,但那扇特地精制的钢门却毫无损伤。

还没有看出什么头绪时,忽然听到一个女子声音,传人耳中。那女子说道:“是哪一位进入此院?”

皇甫维心中大喜,转目遥往那边的一排房间,大声道:“我是皇甫维,你可是杜姑娘?”

那女子声音也欣然答道:“啊,是皇甫公子,我们在第三个房间里。”

皇甫维身形微晃,已经落那边第三道房门前面。只听杜筠又说道:“我听到钢门之声,本以为来人已被隔在其内,谁知又听到掌拍钢门之声,好像是在外面拍的,否则传入我耳中不会那等响亮。是以试行发声一问,果真没有被隔于其内。”

皇甫维道:“现在我该怎么办?快点告诉我!”

辣水仙杜筠道:“在那门限下面,有块突出寸许的石头,你用阴力把石头踢进去,钢门就被嵌住放下来!”

皇甫维道:“原来开关就在这里……”说时已如言把门限下突出的石头踢了进去。

那道木门一下就被皇甫维打开,放目一瞥,只见杜筠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全身被缚,动弹不得。在她身上血痕渍衣,竟有三四处之多。但见她面色泛白,神气甚是萎顿。在她旁边的地上,有两个女子双手双脚均被捆住,曲身躺卧。

他一眼看去就认出那两个女子正是杜筠的侍婢青霜和雪琴两人,微微~笑,步入房中。

杜筠道:“想不到皇甫公子会突然出现此地,幸得相救,以后不知如何报答深恩……”

皇甫维举拿一拂,把她身上绳索拂断七八道,杜筠立刻挣脱上身,弯腰去解脚上的索绳。口中问道:“皇甫公子机警过人,刚才第一次虽然扭开门锁,却没有进去,否则就被锁在房中,不得脱身!”

皇甫维去查看青霜和雪琴两人,闻言一怔,道:“这话怎说?我刚拧掉门锁,那道钢门就闸下来?”

辣水仙杜筠也怔一怔,道:“不会吧?那道钢门要隔一阵才掉下来,除非有人控制,不然的话绝不会那么快就掉下来。”

皇甫维见她去查,便不作无用的猜想。这时已看清楚地上的两个少女乃是被点住穴道,当下伸手先把青霜的穴道拍开,然后伸手去捏断她身上的绳索。

青霜哼了一声,睁眼翻动身躯,这一转动恰好使得皇甫维的手重重地碰在她胸前,触手处但觉软绵绵之中又暗具弹性,那种感觉和碰在别的地方完全不同。

她迷惘地凝视着皇甫维,两颊飞红,神态甚是可爱动人。

皇甫维对她笑一下,道:“你身上没有受伤吧?”

青霜被这少年俊美和正在眼前的笑容压迫得有点喘息,轻轻道:“没有,婢子没有受伤!”

他又笑一下,道:“可是你没有起身啊,让我拉你起来……”他伸出两手插在地两肋之下,轻而易举地把她拉起来。青霜心头一阵狂跳,全身热血加速奔流。皇甫维又道:“我为了要谢谢你,所以在府中到处找你呢。”

青霜不但不会说话,连身体四肢都感到没有一丝力气,青春的脸上泛起悦目的红晕。

皇甫维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子样子虽然不算很美,可是却很可爱,于是仅用一只手环抱着她无力的腰肢,腾出一手,在她脸颊上轻柔地捏了一下,道:“你一定是被他们骇着了,不过现在有我在此,就不用害怕了!”说到这里,突然听到一阵“隆隆”之声,好像是有道钢门升起。他的心思立刻转到别的地方,缓缓放松手,先弯腰拍开雪琴的穴道,然后道:“你替她解开绳子吧,我要瞧瞧你家姑娘查出什么线索……”

青霜听到他提及杜筠,娇躯一震,受时恢复了气力,连忙应了一声,蹲下去松解雪琴之缚。

皇甫维出门外,只见杜筠已匆匆转人来,向他招手,他走过去,杜筠道:“操纵钢门的开关没有损坏,我细心查究一阵,忽然发觉那开关上面有一阵淡淡的香气,好像是被女子碰过。”

他惊异地哦了一声,道:“会不会是你以前留下的?”

她摇头道:“不但绝对不是我,同时我也敢断定不是那位追踪着你,暗中要保护你的绎衣仙子舒倩所用的香气。”

皇甫维觉察她口气中有点异常,使眼一转,已知道她大有吃醋之意,心中不觉好笑,故意道:“那就让我想一想看,哪一个可能到这里来呢?”

他口气中好像有不少女孩子跟他不错似的,杜筠突然叹口气,道:“你详细想想吧,我得赶紧走开,免得被她瞧见,又像那绎衣仙子舒情那样对付我,可就吃不消了……”她举步向那边的房间走去,脚下有点沉滞,显然是身上的伤势所影响。

皇甫维自个地笑一下,也跟过去。走到刚才被阻的房门口,向房内望去,只见一个大汉被捆在大师椅上,面色蜡黄,甚为难看。

他认得那个大汉就是铁骑大将蒲坚,不觉大感惊奇。

杜筠走入去,道:“蒲兄少安毋躁,小妹这就替你解开绳子。”

蒲坚沉重地呼吸着,显出内脏已经受伤之象。杜筠又道:“小妹身边有葯,蒲兄眼下之后,就可毒性解去,再稍为修炼一下,就能恢复原来功力。”

蒲坚巨眼一睁,威势迫人,沉声道:“是屠元庭命你来的么?可是不敢杀死老夫?”

杜筠凄然一笑,道:“蒲兄瞧瞧小妹身上,这几处伤势都是被他和金旭等三人所伤,小妹也遭遇到蒲兄同样的命运!幸而这位皇甫公子现身救了小妹,小妹才能过未释放蒲兄出困。”

他重重地哦一声,巨大的双眼凝住在皇甫维面上,突然仰天长叹一声,道:“尊驾双眉眉中都有红恁,正与昔年的一皇相同,不用说定是一皇的公子了……”

这时杜筠已解开绳索,又取出两粒葯丸,递给蒲坚。蒲坚毫不犹豫,迅速服了。杜筠自家也眼下一粒强心益气的丹葯,暂时可以不受伤势影响功力。

皇甫维暧昧地笑一下,道:“蒲兄这一问,兄弟也难以作答!许多人都这样说,但是……”他倏然住四,只摇一摇头。

皇甫维自家也很想知道关于此事的真相。

这时蒲、杜两人都默默运功,他便退出房外;走到入口之处只见青霜自个儿走出来。他招手叫她过来;道:“我马上要走了,谢谢你的帮助。”

青霜呆了一呆,两眼立刻红润起来,幽幽道:“公子此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皇甫维见地掩仰不住心中伤感,这时才知道这个俏婢竟然对自己十分眷恋。这时不忍调侃,道:“人生到处都能相逢,你等着瞧吧。我承你相救,特来告辞,想不到耽搁了不少时间!”青霜接口道:“公子对婢子的好处,婢子这一生都不会忘记。公子千万珍重……”

皇甫维双肩微晃,又飞出大厅,一个起落,便出了院子。江南孤客吕东青和胖霸王邢再望见,齐齐奔来会合。

王个人~同奔出屠府,这次已无人拦阻,走到大街上。邢勇急行数步,在皇甫维耳边道:“在下实在腹饥难当,可否先行吃点东西、’

提起吃饭,三个人都精神百倍,一方面又饿得差点走不动,不久,他们已在一间规模甚大的馆子内坐定。

三人边吃边谈,皇甫维把无意救了铁骑大将蒲坚之事说出,然后又告诉他们,这就要兼程赶回家去。胖霸王邢勇因有家业,所以不跟随皇甫线同行,吕东音却因子然一身,加上心存报恩之念,决定与皇甫维一起走。

饭后皇甫维和吕东青往南走,晚上宿在望都。江南孤客吕东青回房之前,笑对皇甫维道:“我们走得不快,看这情形明后日未出冀境之前,将被铁骑大将蒲坚追上。”

皇甫维道:“自兄阅历丰富,必是已有所见方出此言。我虽不怕他们追上来,但今宵委实有点疲累,先好好休息一晚再说。”

两人各自回房,那望都地方不甚繁荣,因此天黑之后,已一片寂静。

皇甫维盘膝坐在床上,闭目调息,运起本门坐功心法,真气走遍全身经脉。

大约到了三更左育,他在忘我的空灵境界中,突然如有所感。歇得一会,发觉房外似乎有对眼睛窥视着他。他不禁为之心头大震,暗想自己本门坐功除了心法神妙,易于速成之外,尚有一桩妙处是天下各派均所不及的,那就是凡是练就本门内功,自然而然便练成“无视地听”之术,耳目之灵,高人一等。

那对眼睛一直在凝视着他,在他感觉之中,好像连瞬也不瞬,此时心头也生出一种微妙异于寻常的感应,他好几次都忍不住想睁开眼睛瞧瞧,但又想到这对奇怪的眼睛如果是鬼医向公度,或者是少林三老之一的无意大师的话,没有理由一直不肯发难动手,但不是他们的话,则又是谁?

正在凝想之际,心灵上突又生出警兆。这一次发现另有一人已侵人二十丈之内,此人疾若飘风,直扑向此房而来。

这后来的一人出现得也甚突兀,而且身法之快,甚为惊人。

他~直闭着眼睛,但灵敏无比的感觉中却好像已见到那两人的举动。但觉先来的一人蓦然间不知去向,好像是避开后来的人,皇甫维深知先来的那个功力较高,是以如若他不用眼睛偷窥自己的话,则不易察觉此人下落。念头转动之际,后来之人已到了房外,开始向房内窥视。

皇甫维索性倒在床上,呼一口气。躺了一阵,突然发觉那后来之人,竟然由一化二,变成有两对眼睛在凝窥着自己的动静。

这样说来,在屋外的人前后已共计三个。这三个人武功之高,行迹之奇,无不令人心中诧疑。皇甫维实在忍之不住,突然间向那后来才到达的四双眼睛望去。

但见在黑暗的窗外,四点灿如明星的眸子一闪即隐。皇甫维见他们隐去,便凝神倾听,却只听到~阵飒飒微风之声,霎时远去。

皇甫维越想越奇,暗念这三个人决不是一路,但武功都那样高强,这等身手之人,在江湖上出现一个已经足够震动武林,而今晚竟然共有三个之多,宁不奇怪?假使是那日月星三公来此的话,听说他们三人从不分散单独行动,所以从第一个人突然隐避这一点上推测,可知道三人决不是“三公”。

他不想犹自可,一旦寻思,便忍不住要设法查出一点端倪。

这时在二十余文外的街道上,两条纤细的人影,极为迅疾地向南方奔去。在这两条人影之后,另有一道黑影,远近吊缀住他们。大约走了里许,后面那条人影突然之间回转身,不消片刻工夫,又落在皇甫维房间之外。

房中突然亮起灯光,那条人影贴在门缝边向房内聘去。只见皇甫维一手持烛,一手拿着枕头。

烛光之下,把他俊美的面庞照得一清二楚,连双眉之中的红痣也生像闪耀出淡红色的光辉。

门外的黑衣人似是第一次瞧清楚是南维的形貌,身躯轻轻一额。

皇甫维身上披着一件未扣的长衣,持着烛枕走到桌子旁边的高椅靠背椅旁,突然间那支蜡烛熄灭,房中一片黑暗。不过只是一瞬间之后,仍然可以见到披着外衣的皇甫维站在椅子后面。

那黑衣人突然如有所觉,贴着墙壁疾如掣电般飞上去,一下子已翻过屋檐。但几乎在同时之间,另有一条人影在屋侧的通大院子内纵上屋顶。两个人登时在屋顶碰面,不过相隔尚有三丈左右之远。

黑衣人对面那个人笑了一声,声音甚是温朗悦耳。接着便道:“尊驾想不到皇甫维也有这么一手吧?这一手是‘金蝉脱壳’和‘瞒天过海’两计合并而成。我想尊驾虽是神眼如电,夜能见物。可是烛光实灭之际,势必有瞬息之间的模糊,我趁这时把外衣脱下再用枕头顶在椅背上,人也同出窗外。等到尊驾眼神完全恢复,辨出那不是真人之时就像此刻一般,我们已经碰面了。”

他娓娓动听地把自己的计谋说出来,口气显出他心中万分高兴而又天真坦白,竟认毫无骄矜自夸因而令人讨厌的那种印象。

他一面说时,一面已看清楚对方,只见那奇异的夜行人高度稍矮于常人,全身用宽大的黑抱罩住,根本看不出身体强壮抑是纤细,头上用一条宽大的采巾整个裹住,几乎连眼睛也不露出来。

这只在人静静地听他说话,不言不动,静默得有如石像,深沉得宛似大海。

皇甫维也感到对方异于常人的气质,和他对望了一阵,突然道:“你走吧,我不会跟随着你……”

那黑衣人似是感到十分出奇,低低道:“为什么呢?”皇甫维道:“我感到你是个与世俗相违之人,当然不愿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荒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剑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