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剑飞霜》

第07章 殊丽

作者:司马翎

站在地尊者身后的大和尚应了一声,立刻撤下方便铲迅速地翻掘泥土。眨眼工夫,已露出几个曾在一起的尸体。真元和尚找到那和尚的尸身,便托出土坑之外。

他尊者取出一幅黑布,铺在地上,真元和尚把尸体放上去,紧紧卷住。

那四个劲装大汉缓缓走到土坑边,俯首下望。无意大师在土坑对面冷冷道:“你们想干什么?”

一个红衣大汉应声道:“自然是要起回坑内的尸体啦……”他的声音响亮异常,生像是大声骂人一样。

无意大师道:“不行!”那四个大汉登时退了两步,八双眼睛凝瞪着老和尚。无意大师又道:

“等老村先把泥土填上,你们爱掘不掘,就与老衲无关。”

那四个大汉气得吹胡子瞪眼睛,齐齐纵过土坑,刀剑并举,骤如风雨般向无意大师及地尊者攻去。

无意大师突然一纵身,宛如轻棉飞絮般从刀光剑影中穿出圈子,落在两丈之外。

那四名大汉似乎都震凛于他这等极为上乘的身法,四个人齐齐退开数步,低声急急商量几句,便选出红衣银衣各一人,并肩向老和尚扑去。

这边剩下的两名大汉更不怠慢,刀剑齐施,又向地尊者攻击。那边无意大师业已和两名大汉交上手。

他们战的十分激烈,二十招过后。无意大师道:“两位如不知机速退,弃械投降,老衲可就要施展左手这一串铁佛珠了……”

那银衣大汉阴沉已极,没有做声。红衣大汉却暴声大笑道:“久闻少林无意长老的铁佛珠乃是武林一绝,但是别人怕你,我们却不在乎……”

无意大师哼了一声,道:“那就试一试看……”话声刚住,突闻“嗤嗤”两声,银衣大汉哼了一声,跃开大半丈远,忽然双膝一软,仆在地上。

蓦地一个清朗回音喝道:“老秃驴住手,死对头又来啦!”

那红衣大汉精神一振,转眼望去,只见数丈外一道人影疾奔而来。他还未看真那人是谁,只听那人又喝道:“你站着干什么,快到那边帮忙!”

那人来势绝速,转眼间已到了老和尚身前一丈之内。只见他广额丰颐,面白如玉,虎目之中神采奕奕,当真好一个举世无双的美男子。

两人四目交投,老和尚冷冷道:“皇甫维,你这叫做自投罗网,怪不得老衲心狠手辣……”

皇甫维潇洒地笑一下,道:“老秃驴,别假惺惺作态了,那天在嵩山山路上,你突然出手之时,我曾一时失措,被你打了一掌!哼!哼!哼,血债血偿,别说你还阴魂不散老跟着我,图谋暗算,就算你当时立即返回佛前忏悔,我皇甫维有一日总要拆了你的寺庙,揭烂那些佛像……”

无意大师阴森森地笑一下,道:“你想如何报复,老衲管不着。这几个人可是你的手下?”

皇甫维没有理他,却忽然凝神谛听,好像发现了什么异响。

老和尚思忖之际,也曾用过功查听了一下,却未曾发现任何异声,当下又阴森森哼一声,道:“皇甫维,老衲再问你一句,你到底肯不肯把那样东西交给老衲?”

皇甫维冷笑道:“你简直是在做梦,你想要我那件东西,除非你……

“除非你把少林寺一把火烧为平地!”

无意大师低声道:“你这话可当真么?”他说得这等郑重,皇甫维几乎已可断定他会立刻回去把少林寺烧毁。心念又是一转,跟着道:“等一等,我的话还未曾说完呢……”无意大师道:“你说,你说……”

皇甫维道:“第二件你把全少林寺的和尚杀死……”无意大师闭上眼睛,深深吸一口气,道:“就是这样么?”这时他才睁开眼睛,皇甫维道:“第三件你把无闻大师的头颅取来见我!”

无意大师怔了一下,道:“这个……这个恕难遵命……”

他沉吟一下,眼中突然现出森杀可怖之光,断然道:“其余两事,老纳具可答允!”

皇甫维心中一阵激动,但觉面前这个老和尚卑鄙之极,令人厌恶无已。像他这种人,简直不知“情义”两字是何物。仅仅为了要得到一样东西,就可以把师门(包括庙宇和千余僧侣)完全加以毁灭。当真是一点点人性也没有。这样的人,如何能不唾弃厌恶?

但他面上神情丝毫不变,道:“听起来好像可以成交啦!不过无闻大师的头颅,对于我来说,似乎比那千载业林和合寺僧众的性命,还觉得重要呢!”

无意大师微一思怔,低声道:“你如果确有诚意,老销当然可以把内情相告……”

皇甫维笑一声,淡淡道:“此事成交与否,对我没有什么好处,所以其实还是要看你的诚意如何!你说是也不是?”

无意大师似乎十分急于得到皇甫维要送还无闻长老那件东西,因此明明觉得皇甫维的话有点不合道理,却也不加争辩,缓缓道:“好吧,这就把敝师兄之事奉告,他业已在二十年前,离寺失踪,至今天下武林之人,尚不知此事……

“目下敝师兄的生死,武林中无人知道,老衲亦无从找到他的踪迹,故此你第三件事老衲实在无能为力……”

皇甫维忽地踏前两步,道:“那就算了,现在我再问你一句,你可知道我要还给无闻大师之物,竟是什么东西么?你会不会后海?”

他乃因自己不知那块免死金牌有何妙用,所以故意这样唬对方一下。

无意大师走一定神,才道:“老衲自然知道,同时关于这一点自然要事先说明,否则你随便捡块石头,也可以说是要交给敝师兄之物。”他微微一顿,然后继续道:“你那件东西,可是一本体积特小的绢册?”

皇甫维心头一跳,道:“你得把内容也说出来,否则的话,谁都可以用绢订一本小册子……”

无意大师嘴巴一张,突然煞住话声,想了一想,才道:“不对,不对,老衲不是白白取得你那本小绢册,而是用偌大代价换取,应该由你说出内容,让老油听一听,是也不是,才可以谈下去。”

皇甫维正以全心全意等他说出那本小书的内容,突然被他这一问,不觉哑口无言,难以作答。无意大师陡然面色一沉,其寒如水。跟着仰天厉啸一声,远传数里之外!

皇甫维一瞧不对,厉声喝道:“刚才的事只好拉倒,嘿,接我一招……”喝声中欺身疾进,双手齐起,以掌背交叉拂去。

无意大师出手慢了一线,对方已经攻到,目光一瞥,心头突然大凛。原来皇甫维这一招的手法固然举世所无,竟是以掌背拂出攻敌。而他的脚法也神妙无匹。

无意大师心知对方使的必是当年“一皇”的嫡传秘艺,震于威名,那敢冒失出手封拆,连忙提气轻身,飘退大半丈之远。

皇甫维突然斜纵开去,一个起落,已到了地尊者那方。身法之快,宛如奔雷掣电。只见他身形一落,立时又双手交叉拂去。地尊者感到对方招数好像是无孔不入,不论自己使出什么辣手,也得先挨上对方的一拂。这一惊非同小可,修然地闪退大半丈远。

那红衣大汉和银衣大汉见他赶到驰援,精神大振,正要向他尊者追去,皇甫维已低声说道:“你们速退……”那两个大汉不觉一怔,皇甫维又严厉地道:“快去,我替你们断后!”那两人居然不敢违背,疾然分头向岗下纵去。

地尊者哪肯干休,方一作势要追,耳中仅听无意大师厉声道:“别追,放他们走……”地尊者其气一沉,硬把势子煞住。眸子一转,只见无意大师竟已从襟底取出一把金光四射的短剑,一步一步向皇甫维迫去。

皇甫维仍未感到祸迫眉睫,故意冷晒一声,作出鄙夷不屑之状。

地尊者嗔声喝道:“好狂妄的小辈,竟敢侮辱贫僧师尊。”

皇甫维俊眼一眨,忽然发现那无意大师每一举步,好似都甚用力,不禁暗加注意。口中淡然应道:“你师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是个口是心非之徒罢了!刚才他还亲回答应我烧毁少林古刹,把合寺僧众尽行殊杀,只要我把那本……”下面的话尚未说出,无意大师已冷森森哼一声,此时相隔尚有五六尺远,便自手起一剑,遥遥刺到!

皇甫维身形一晃,无意大师由缓慢而变为快速,刷地掠过来,手中金光短剑连发数招,竟把皇甫维圈在剑光之中。

他尊者深感这个敌人不比寻常,哪敢怠慢,也扑过去出手助攻。霎时间但见皇甫维已被无数道金光罩住。

无意大师暗喜已抢到主动之势,那柄金光短剑着着迫攻。同时左手摘下三粒佛珠,忽然觅一机会,五指一弹,三珠齐发。

但听一阵极为短促的破空声起处,那三粒佛珠已全部击在皇甫维身上。无意大师口中喝声“倒下”,一剑疾如电掣般平刺出去。

皇甫维中了三粒佛球,但觉穴道上微微疼痛,不觉有点吃惊,只因他有“血功”护体,本不怕任何暗器,但这三粒佛珠居然能令自家也感到疼痛,可见得那无意大师指上功力之高,实在惊人!

他接着老和尚的话声应道:“那倒不见得,撒手……”喝声中一掌拂向老和尚持剑的手上,劲风过处,隐隐把老和尚手腕拂了一下。但那无意大师反应极快,劲气拂中手腕之际,已甩手撤臂,顺着势子卸消那股劲力,那柄祖师剑居然还紧握手中。侧边的地尊者怒喝一声,金棍疾击如风,连发数招,又把卓甫维身形罩住。

刚才的一下,无意大师和皇甫维都各自震凛于心,更加打起十分精神。正在剧战之际,传来一声阴笑,跟着人随声现,一道黑影又落在战圈外寻丈之处!

皇甫维剑眉一皱,心想敢情那鬼医向公度在这附近,从目下的形势看来,自己不但已经输定,同时也无法逃走!

鬼医向公度冷冷道:“哦?竟是这厮?老夫一直在附近巡逻,怎么让他潜行侵入?”

无意大师道:“这厮知道的事不少,劳驾出手把他收拾掉,以除后患。”

鬼医向公度道:“大师之言,老夫自然遵从,不过这厮好像是一皇之子,今宵将这人除掉不难,但后患不但没有除去,反而增加……”

说到这里,皇甫维双掌拂出的力道越来越强,看看已迫得两个少林高手团团而转。这种情形之下,他只要存心逃走,就可纵出圈外。鬼医向公度一瞧不对,左掌微抬,已发出劈空掌力,疾劈过去。

他一出手,皇甫维双掌招数便拂了过来。登时也把他卷入激战的漩涡之中。

无意大师等了一阵,见那向公度不甚用力,面色一沉,道:“向兄敢是畏惧一皇之故,因而不敢使出毒手?”鬼医向公度道:“一皇三公昔年曾经无敌于天下,兄弟就算是畏惧他们,也不是什么可耻之事。”

无意大师眼珠一转,道:“这话倒是有理,不过老衲今宵非收拾此人不可,向死如若能够帮忙,事后自会表示感谢之意!”

向公度道:“兄弟素来坦白,今宵之事,不比等闲,假如兄弟出力杀了此子之后,大师能把贵寺隐秘自珍的迷魂圣葯那条方子见赐,那就胜却其他的谢礼多多了。”

无意大师眉头一皱,默然思忖。地尊者却露出怒色,但因师父在场,所以不能擅自出声。

皇甫维爆出一声大笑,道:“有趣极了,这种交情我以前听也没有听过。既然都摆明了,我皇甫维可要提醒向公度你一句,那就是提防那老和尚事后不履行诺言,他为人比你还要阴损呢……”

无意大师怒斥道:“你别胡说八道,意图挑拨,老衲是什么人,说的话岂能不算数。向兄你刚才所说的,老衲应允你就是。”

双方既已谈妥,旋即开始大举迫攻,形势登时发生变化!

战了十余招,皇甫维已经发出微喘之声,原来他对付这三个强敌之时,每一招都必须用出十二成真力,而且没有稍稍喘息的余地。

金光掌影之中,皇甫维气力实在不支,必须抽空换回其气,否则马上就要倒向地上。他俊眼一眨,觑准地尊者金棍来势,突然让他一招。

“啪”地大响一声,他尊者那支金根已经砸在他肩背之间,却宛如击在岩石之上,震得手腕酸麻。皇甫维仗着血气护体,虽然内脏不伤,但身形却被震得向前冲去。这一刹那间,他已换了一口真气。恰好鬼医向公度迎面一拳击来。皇甫维不假思索,疾然出掌相抵。两掌一交,“砰”地响处,鬼医向公度但觉对方拿上力量凭空加了一倍,竟然吃不住劲,蹬蹬蹬退了三步之多。

皇甫维心头一阵狂喜,谁知心神微分之际,那无意大师手中的剑已电闪而到。皇甫维惊出一身冷汗,努力一侧身,避过要害。只听“嗤”地微响一声,左肩已被金光四射的创尖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殊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剑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