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剑飞霜》

第09章 圣剑

作者:司马翎

司空表眼神一闪之际,已认出对方这等右掌左拳的打法,正是少林寺七十二种绝艺中的“分心神功”,因他的拳路掌法完全不同,等如一个人能够分心驾驭两手,各自为攻地发出招数。

他奋力招架住对方的第一招,身形已差一点被向公度震退。观战之人无不大为震骇,都看出司空表形势十分危殆,只因司空表为了不被对方迫出界限,所以第一招就已落在被动的局势。假如他底下的两招还想拼命守住在原地,说不定会因而受伤致死!

鬼医向公度手法一变,化为右拳左掌,复又猛烈扑攻。司空表见他两手使的均是极为毒辣的绝招,加上拳掌忽然互变,增加一种诡秘难防的威力,不禁大为凛骇,暗念这鬼医向公度虽是在武林中成名多年,但从来无人知道他居然有这么一身功力,实在耐人寻味!

所有的人都认定司空表一定无法拆解对方这一招,是以势必自动后退,认败服输。

谁知司空表突然冷嘿一声,双掌迅疾地交叉拂出去,登时把向公度左掌右拳的凌厉攻势完全化解。司空表更不怠慢,收回在掌,急如掣电般直劈出去。

鬼医向公度错愕中随手~掌谁去,抵住对方还击的一招。司空表朗声一笑,退开数步,道:“想不到向兄居然练有‘分心神功’,兄弟几乎当众出丑。”

鬼医向公度厉声道:“司空表,你第二拍用的是哪一家派的手法?”

鬼医向公度这一问,正是全场众人都想出口询问的疑团。只因那司空表出手之际,纯是以双掌掌背拂出去,这等手法,天下门只有无敌于世的“一皇”有此等神奇惊人的招数。

司空表平生经过无数大民大浪,此时面上神色丝毫不变,淡淡一笑,道:“向兄居然学得到少林寺数百年秘传密授七十二种绝艺中的两种,兄弟就算懂得一两手出奇的绝学,也算不得是什么希奇之事!”

鬼医向公度嘿嘿冷笑一声,突然转头向左边望去,阴声道:“无心长老可是出面根究此事么?”

众人一随他目光望去,只见少林寺方丈大师无心长老,宛如渊停岳峙地站在两丈之处。大家都因一直注意着向公度和司空表两人,是以竟无一人发觉这位长老已从五岳台上下来。

那无心长老身披黄色袈裟,一袭灰色布衲,相貌慈祥,左腕间垂着一串长长的楠木佛珠,右手衣袖特长,但此刻却卷叠到腕间,没有垂下来。他那副慈悲庄严法相,叫人一看便知是有道高僧。

他朗声宣一声佛号,道:“佛门弟子不打诳语,贫衲对此事也感到十分好奇,颇想听听向施主如何说法,是以走近一些,以便听得清楚一点!”

鬼医向公度好像胸有成竹,毫不慌忙,环顾四周群豪一眼,道:“老夫也不打诳语,这两种手法一半是自己悟出,一半有人指点。但老夫却不是从少林寺中学到,试想少林寺渊源悠久,这数百年来,难保没有几种绝艺流转在外,无心长老你说是也不是?”

大家一齐转眼看无心长老如何答复,只见人影一闪,一个肩披红色袈裟的大和尚纵到无心长老身侧。场中群豪几乎都知道这个大和尚就是少林寺天地二尊者之一的天尊者。这两位尊者在少林寺中地位稍逊于“三长老”,但武功却不见得就差于三长老。

那天尊者沉声道:“向施主之言未免有狡辩之嫌,敝派秘传绝艺,怎会流传外间?”

鬼医向公度淡淡一笑,道:“老夫以为令师不会同意尊者的话,是不是?”

无心长老善目微一开阖,突然道:“这事等日后再与向施主讨论,容贫衲告退了……”说罢就退回五岳台上,天尊者也随着方丈大师退开。

场中之人无一不是机智过人的老江湖,这时都感到向公度话中有骨,所以无心长老不肯在大庭广众之中,与他理论此事。

向公度阴声一笑,道:“司空兄的机智令人佩服,但如若要解释你那那一手武功来历,只怕也不容易?”

司空表虽是老练无比,此时也感到无从说起。固然他这几手奇招是当日从皇甫维那学得,但这话却不能向武林公布。再者今日在场之人,均是有心对付“一皇三公”之辈,如果承认和“一皇”沾有渊源,当时就得变成全场公敌。正在无法之际;突然有人朗声道:“他学到哪一派的武功,与别人都没有相干,你不过是不服气,所以故意挑拨公愤,我倒想知道你这等用心何在?”大家向发请之人望去,原来是铁剑公子尹世泽!

鬼医向公度冷冷瞥他一眼道:“你三番两次干扰老夫,如果不是看你年轻不懂事故,老夫焉肯罢休……”

尹世泽傲然道:“你不罢休又怎样?”

向公度道:“你别以为你的武功很自心池圣女一脉,老夫不敢教训于你!”他的话说得虽硬,但骨子里无疑已表示他正因“圣女”之故,所以不敢发作!

铁剑公子尹世泽生气地亮出他的铁剑,遥指鬼医向公度喝道:“你既是大言不惭,那就不妨试一试看——”话声甫歇,人群中走出两位中年人,其一是个道人,看上去甚是平凡老实,面貌也没有惊人之处。这两人并非约好一齐出来,是以互望一眼之后,立刻抱拳稽首,互相行礼。那浓眉大汉抢先道:“兄弟想不到娄真人会出来,是以妄自悟越。”

那位称为娄真人的中年道人稽道:“点苍快剑张搏云张施主名震武林,这话贫道槐不敢当。”

皇甫维碰一碰吕东青,道:“那道士就是武当派第一高手娄真人么?看上去真难令人相信……”吕东青轻轻道:“点苍快剑张博云也是一代怪杰.在东南各省,名望不弱于娄真人呢!这些较早成名的人物我都认得,但像尹公子这一辈出道未久的年少俊杰,却毫无所知。”

鬼医向公度,淡淡一笑,道:“娄真人突然介入,莫非要替下尹公子,免得他遭受挫辱,因而减弱圣女威名么?”铁剑公子尹世泽气得哼一声,大踏步冲过来,厉声道:“向公度你以为已经无敌于天下了,是不是?”

娄真人向尹世泽笑一下,道:“尹公子不须动怒,他如果自命是天下无敌,今日就不会到这来了!”铁剑公子尹世泽一听这话敢情真对,仰头一笑.退了开去。鬼医向公度想不到娄真人话锋这等锐利,怔了一下,娄真人不等他发言,接着又道:“贫道想请问向施一件事,只不知向施主是否允予作答?”向公度听他又扯到别处,倒不知有何用意。他深知这位号称为武当第一高手的委真人武功超卓,几乎还要凌驾少林三老之上,目下如果开罪了他,再加上点苍快剑张搏云在一旁虎视眈眈,这人的剑快得出奇,极不好斗。这么一想,便不敢轻启事端,道:“假如老夫能够作答,自然奉覆!”

娄真人缓缓道:“请问向施主,敝师弟武潘安余访,目下在什么地方?”

鬼医向公度眉头轻轻皱动一下,道:“这就奇了,令师弟与老夫虽是相识,但他的行踪怎会来反问于我?应该问真人你才是……”

娄真人道:“这也不然,敝师弟一向不在山上居住,是以他的行踪,贫道并不晓得!”

向公度道:“老夫也不知道,真人可去询问别人——”

娄真人摇头道:“假如向施主知道,而又不肯说出,这等作法,则难怪贫道疑心了!”

向公度作色道:“真人这话越说越离谱,你若是藉词想与老夫过不去,根本不必兜这个圈子。”

周围的人也感到娄真人指摘得不大妥当,果真是有意寻事的样子。不过那鬼医向公度太过骄傲,众人都对他不满,故此无人为他说话。

娄真人默然注视着对方,向公度也运功聚力,准备出手相拼。正在这弩张剑拔之际,委真人突然冷笑一声,道:“贫道的话乍听起来,诚然似是有心寻事,但贫道如果说出内情之后,相信没有人会作如是想!”

鬼医向公度一听他的口气,敢情已知道五年前所约定的“炼葯”之举,他可不想此事公布于世,最低限度不要在此刻揭穿。此所以他早先有心要处死辣水仙杜筠和铁骑大将蒲坚。不过当时又转念想到场中人数不少,自然不容他一口气连诛两人,所以决定先和这两人制造纠纷,以便万一离开此地,便可有理由诛杀杜、蒲两人。目下那娄真人如果当众揭穿此事,则颜面实在无光,是以连忙接口道:“老夫不知真人尚有道理,故此错怪了真人。不过目前不是讨论今师弟行踪的时候,真人以为对不对?”

娄真人道:“向施主说得不错,贫道可以遵命不再讨论,但只要向施主先答复一句,敝师弟到底生死如何?”

鬼医向公度沉吟道:“这个……这个……老夫一时难以肯定奉答,也许业已遭遇不测也未可知!”

娄真人点点头,道:“这就是了!”侧转脸望点苍快剑张搏云一眼,道:“贫道以为不宜再耽误正事,故此不再打扰大家,张施主尊意如何?”

张搏云见铁剑公子尹世泽已经走开,他本是出面干涉他们动手,唯恐尹世泽吃亏而已,既然尹世泽已退开,他可就无需多事,于是点点头,退回人群之中。

皇甫维瞧来瞧去,也找不出那五位掌门人有什么好瞧的地方,因此对于众人全部注意台上之举,甚感讶异。不过这刻因阴魂袁京已将吕东青拉开数步,低声说话,是以无人可以探询。这一来他因为无所事事,便仗着天视地听之术,倾听袁京和吕东青所说的话。

只听袁京低声道:“王老哥,你可有意参加今日的逐鹿?”

吕东青道:“我连今日之会究竟内中有什么事也不晓得,这叫我从何逐鹿呢?”

袁京道:“目下时间无多,兄弟已不暇详细和王老哥商量,只希望你老哥记着我们的诺言,一力相帮!”

皇甫维疑惑地皱皱眉头,不知今日之台,大家有什么可以逐鹿的?若然争的是五岳台上那具大铁箱内所藏的白色长剑,则令人不解的有三点:一,那柄白色长创有什么好处,值得武林一流高手云集来争?二,五岳台上目下分明已有五岳的掌门人坐镇,这五人非同小可,就算是三公亲自来此,也未必就可以赢得这五位一等一高手的联合阵线!更别说普通的人想出手争夺了!三、假使那柄白色长剑有如此宝贵之处,值得天下高手都生心观夺,那么为何“三公”不来?纵使三公不肯亲自参加,贬降身份,最低限度舒倩。博秀、冷清影这三女,加上一个月公嫡传高弟谷云飞等四人该参加!

可是目下这些人一个不见,可见得三公并不重视这柄白色长剑,那么这些人又为何要争?

皇甫维看不出半点道理,便移到辣水仙杜筠身边,道:“杜姑娘可是有意参加今日逐鹿之举么?”他这句话乃是从阴魂袁京那里借来用用的,自家也不知问的什么。

辣水仙杜筠对这个面色蜡黄的少年实在没有丝毫好感,冷冷道:“你贵姓大名?”皇甫维耸耸肩,故意跟她开个玩笑,道:“敝姓王,祖籍金陵,至今尚未娶妻…”

杜筠哼了一声,道:“将来我到金陵找你可好?”

皇甫维装出惊喜交集的声音道:“那好极了,我此生尚未见过像杜姑娘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他正在胡扯之际,只见一个人大踏步走向五岳台,登时把杜筠的注意力吸引住,没有再理会他。

只见那人走动之时,下盘极急,一望而知这人虽然不擅轻功,但功夫必定扎实,或是擅长硬功!

皇甫维问道:“这厮是谁?看来年纪很轻呢!”杜筠故意不理他,皇甫维伸手去碰她,她侧身一闪,皱起眉头,正要出手惩戒他,忽见那阴魂袁京及那个老家人一齐移过来,只好忍住心中之火,冷冷道:“这位金刚臂童虎你都不认得,我看你还是赶紧离开此地为妙!”

皇甫维嗯了一声,道:“金刚臂童虎?他是哪一派的?”杜筠见他毫不在乎自己的讥讽,当真拿他没法,赌气闪开一旁。却听到阴魂袁京道:“王公子,你本来不是武林中人,今日之事非同小可,你最好和王老兄站在门边,免得我们要分心照顾。”

皇甫维颔首道:“好吧,我就到门边站着,有事我就赶紧进出去,你可是这个意思么?”

阴魂袁京道:“王公子真是聪明不过,你肯这样我们就可以放心了。”

于是皇甫维和吕东青向狭窄的石门移去,恰好又和辣水仙杜筠碰在一块儿。这时那金刚臂童虎业已走到台下,因此辣水仙杜筠不暇理会皇甫维,直着眼睛向台上望去。其余的人也都像是木雕泥塑,望向五岳台上。

金刚臂童虎向台上抱拳道:“晚辈童虎,特地向五位老前辈请益一番,请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圣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剑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