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一章

作者:司马翎

  正是深秋时节,开封东面城郊一座大宅之内,有几个人屹立在楼上,凭栏遥望

远方,个个神情凝重,如有所待。

  残阳落照中,远处忽有三骑飞驰而来,来势绝快,晃眼已自驰近。这三骑一径

冲入敞开的大门内,然后甩蹬落马,此时已有人出迎,把这三人带到宅内。

  不久工夫,一个劲装疾服的紫面大汉走上楼上,上面那几个人都转身与他见面

招呼。

  那紫面大汉冷电似的目光扫掠过这几个人面上,沉声道:“某家来迟,致劳诸

位久候,甚感歉疚!”

  他的话声一顿,面上泛起一丝笑容,接着道:“诸位都在二十年前见过一面,

某家且看是否还记得诸位尊姓大名……”

  那几个人听了这话,都默等他辨认。

  那紫面大汉用手指住最右面的青衣道姑,道:“这一位应是四大剑派中的峨嵋

高手凌霄道友……”

  那青衣黄冠的中年道姑微微一笑,道:“罗奇兄二十年来不过昆仑一步,久遗

世事,却不道还记得二十年前才见过一面的贫道,当真荣幸得很!”

  罗奇回了一礼,又望住第二个身穿灰袍的和尚,道:“这一位可是少林冰峰大

师?”

  凌霄应道:“罗兄没有说错!”

  第三位是个峨冠道人,面色严肃,罗奇道:“武当白石道长,丰采一如往昔。”

  那位道人微微稽首, 罗奇接着又望住武当白石道长身侧的比丘尼, 抱拳道:

“华山慧师太以左手剑驰名武林,纵使昔年未曾见过,但只看师太剑柄靠在左肩,

亦可认出……”

  他把四人法名一一叫出之后,目光略一顾盼,又道:“白石道长请出昔年信物

碧玉牒,召集三门四派的代表,定于今日会集此间,目下武当、华山、峨嵋及昆仑

四大剑派业已到齐,但三门之中,只有少林寺高僧冰峰大师在此,难道东海及南荒

两门尚无人到?”

  白石道长颔首道:“不错,现下尚须等候东海南荒两门高手……”

  冰峰大师突然叹口气,道:“二十年前,我们都曾随侍本门前辈,赴那阴风崖

铁柱宫阻止那元凶武阳公为恶,想不到今日对头仍是武阳公,但三门四派选遣的高

手,却不约而同均是当年随侍之人。”

  昆仑名手罗奇仰头朗声大笑,道:“禅师之言虽是实情。但口气之中,未免把

我们几人,连禅师也在内都看小了。”

  慧师太打岔道:“适才罗施主三骑同来,敢是与我们一样,都带了两名弟子随

行?”

  罗奇道:“不错,某家因想昔年随侍先师叔到过铁柱宫之事,因而此次也带上

两名后辈,好教他们长点经验,日后如若再请出碧玉碟召集三门四派高手一同主持

武林正义之时,他们便可驾轻就熟了。”

  峨嵋派凌霄道姑微微一笑,道:“罗兄此言,与我等心意不谋而合。”

  白石道长眉头忽锁忽舒,显然内心甚是沉重。过了一阵,也轻轻叹息一声,道:

“那武阳公二十年后再度出世,武功谅必更是高强,纵然我等三门四派之人全部到

齐,也不一定能将他怎样。目下还有东海及南荒两门的人未到,实力更是削减不少!

贫道听说南荒派自从多年前门户遭变之后,这一门几乎是名存实亡,今日可能没有

派出代表参加,东海一门则向来人数稀少,是否会派人来,也不可知。”

  罗奇仰面看看天色,道:“还有一个时辰之久,道长何须忧虑过甚。”

  可是他们一直等到天色黑齐,还没有一点动静。

  武当白石道长面色沉凝似冰,毅然道:“目下已过了约定时刻,我们该动身了!”

  慧师太道:“白石道友决定不等了么?”

  白石道长道:“我们不能耽误时刻,必须趁天黑之际加急赶路,天色微明时便

可到达晋豫交界处的群山之内,那时开始休息运功,中午时分,直闯铁柱宫!”

  冰峰禅师道:“白石道友的安排果然周密,我们天明时虽然已可赶到对头老巢

附近,但该处山脉绵延,峰峦无数,最是适宜藏身。”

  白石道长眼看众人皆无异议,便向楼下招呼一声,不一会儿工夫,十名弟子已

各牵马匹聚集在楼下,候令出发。

  这五派高手先转身回到点起灯烛的厅内,相议届时下手之法。他们刚刚坐下,

倏然一道人影迅飞入厅,落地现身,却是个二十一二岁,丰神俊朗,长身玉立的少

年。

  厅中五人都站起身,其中罗奇一晃身,已纵到那人背后,拦住出人之路,应变

之速, 身法之快, 不愧是代表昆仑的高手。但那美少年神情镇定如常,抱拳道:

“在下是东海门下赵岳枫,一步来迟,多祈诸位见谅!”

  后面的昆仑高手罗奇哈哈一笑,道:“原来是东海风雷刀赵岳枫兄驾到,难怪

身手如此高强,事先难以察觉!”

  武当白石道长,少林冰峰禅师等都面露喜色。当下一一见过,齐齐落座。

  赵岳枫沉声道:“兄弟原不致迟到失礼,但途中因听到一件事,略为逗留访查,

是以几乎赶不上诸位。至于兄弟途中听到的事,便是武阳公虽然尚未开关出世,但

黑道上各路高手,业已自动推出四奇七煞的人选,这一批黑道高手,听说明日上午,

便都齐集铁柱宫旧址,恭候老元凶武阳公开关出世。”

  他话声一顿,缓缓望了众人一眼,接着又道:“兄弟只查出四奇中的东奇黑煞

手赖珞,其余西奇南奇北奇都不曾查出。那七煞之中,九嶷三鬼梅家兄弟都列名榜

上,还有就是金蛇老人郑凯,七指翁江奎,这五人分任金木水火土五煞,至于领头

的天煞和地煞,却不知是谁膺选?”

  这一番话,只听得五位武林正派中的高手个个面上变色,眉笼愁意。

  那东海门代表风雷刀赵岳枫接着道:“不过尚堪告慰的,却是此次白石道长请

出碧玉牒,召集三门五派高手之事,对方似乎尚未探悉。我们的行踪如果隐秘迅速

的话,到时也能使他们大吃一惊无疑!”

  白石道长霍然起立,沉声道:“武阳公威望似乎比昔年更盛,目下他们反而比

我们人多势众。我们只能见机行事,无法预先筹划,贫道之意以为不如立刻动身上

路!”

  众人一齐肃然起立,然后鱼贯出门,各各上马,率领着十名随侍弟子,驰入荒

野黑暗之中。

  天色微明时分,这一行十六骑已处身在群山之中。领头的六位高手一齐向左侧

一座高峰望去,面上流露出沉重的神情。

  那十名随待弟子都各自散开找寻众人可以容身面又隐秘之所。

  曙光迷茫中,只见六骑威立岗上,马上之人动也不动地遥望着一座暗黑高峰。

  静寂中突然传来一声怒喝,接着传来嘿嘿惨笑之声。

  白石道人沉声道:“那是小徒云光的喝声,必是遇上敌人无疑……”他师徒关

心,话未说完,人已向喝声起处扑去。余下少林冰峰大师,昆仑高手罗奇,峨嵋凌

霄道姑,华山慧师大等四人,也一齐施展身形,快逾闪电般跟踪扑下高岗。

  只有东海门风雷刀赵岳枫修眉一耸,转眸四顾,随即甩蹬飘落,向相反方向奔

击,迅快地向四下搜索,看看敌人在附近是否尚有余党。

  这边白石道长扑到喝声发出之处时,只见弟子云光道人正用长剑拄地,身形摇

摇慾倒,云光道人的对面,屹立一排三人。当中的那个面长如马,年纪约在四旬上

下,颧高目陷,满面阴险冷酷的神色。

  左右两侧的人却是两个身穿劲装的大汉,身材面貌都是相似,每人手中握着一

支短戟。

  白石道长纵落云光道人身畔,看也不看对方一眼,低头问道:“你伤了哪里?”

  云光道人陡然挺直身子,道:“弟子左肋后侧的京门大穴被击中,虽然此命不

保,却自恨无能,有损师门威望,请师尊有谅……”

  他说到这里,喉头咯一声,吐出大口鲜血,身形又摇摇慾倒。白石道长伸手架

住徒弟,他乃是武林四大剑派中武当派的高手,自然知道那京门穴乃是必死大穴,

目下已无法施救,如若云光道人不是内功深厚,换了别人,早就倒地身亡。

  因此他并不多费时间去治疗徒弟伤势,善目一抬,眼中射出冷电似的寒光,在

对方三人面上扫来扫去。

  倏忽间四条人影落在白石道长身后,这四人来势虽骤,却毫无半点声音。

  对面当中那个面长如马的中年人目光掠过白石道长后面的四人,忽地微微变色,

随即浮起一丝冷笑,道:“想不到四大剑派及少林寺都派出高手,会聚此地,看来

倒是本座大意,反而人寡势单了?”

  白石道长冷冷道:“贫道会尽天下英雄,却认不出你是哪一路人物。我这个不

成材的徒弟,不知伤在哪一位手底?”

  他身后倏地响起一声佛号,接着冰峰大师的口音朗朗道:“贫僧虽然也未见过

三位,可是看他们势派形貌,颇似近数年来崛起黑道的北邙幽灵滕圭,两边持戟的

大约就是滕施主手下的日月双戟俞家兄弟了,不知是也不是?”

  当中那个面长如马,眉目阴险冷酷的中年人冷冷一哂,道:“冰峰禅师法眼超

人一等,本座正是北邙幽灵滕圭,看你们今日的阵势,大约三门四派的高手俱都到

齐?”

  两边持戟的一个汉子峻声道:“这个小杂毛乃是伤在我俞家兄弟戟下,老道你

打算怎样?”

  白石道长恨恨地盯他一眼,转身把手中重伤垂死的云光道人交给冰峰大师,接

着在云光道人耳边朗声道:“云光!你且支持一阵,看为师手刃凶徒,为你报仇!”

  他说罢一转身,寒光疾闪,一柄光华耀目的长剑已掣在老道长手中。

  北郎幽灵滕圭眼见这白石道长拔剑手法这等高强,眼光闪动几下,暗用传声向

日月双戟俞氏兄弟道:“老道功力精纯,你们不可轻敌,必须一同出手。如若对方

有人上前助阵,可施放本座所赐的‘鬼火毒雾弹’趁机逃遁……”

  白石道长横剑上前,峻声道:“姓俞的滚出来!”

  俞家兄弟一齐跃上去,一语不发,挥戟抢攻。这两人臂力极强,短戟起处,风

啸气转,威势甚是惊人。

  白石道长心中尽管恨极,但灵台方寸之间,丝毫不乱。此时也振腕刷地一剑戳

去,剑尖快如星火般点中一支短戟,阻住砸来之势,同时之间,运足内力贯注剑身,

转手一抖。长剑剑身一颤,弹中另一支短戟,那支短戟顿时震起寻尺。

  俞氏兄弟仗着臂力强绝,健腕一翻,硬生生掣回双戟,接着身形分开,又自抡

戟夹攻。

  白石道长施展出武当内家上乘心法,却只能把对方的攻势封住,心中微微一凛,

暗想这俞氏兄弟武功委实高强,无怪徒弟云光道人一照面便死在双戟之下。

  此时双方展开快攻,只见剑如电掣云飞,光华乱闪,两支短戟则风生雷动,威

力强猛。

  眨眼间已封拆了十三四招之多,武当白石道长左袖一挥,宛如挑云吐锦,迅疾

向俞氏兄弟扫拂。

  他左右两手不只招数不同,最厉害的是剑光刚猛,袖发阴柔,两种迎异的内力

路数,交互变化,声势陡然大增。

  这白石道长数十年来己尽得武当一派心法嫡传,加上最近曾面壁三年,苦参这

轻云袖绝艺,不但在手法招数上威力大增,单论那二年面壁,在内力上已极有精选。

  这时他施展出一身绝艺,左袖右剑,一轮猛攻,直把那日月双戟俞氏兄弟打得

团团转。

  又是十余招过去,只见白石道长左手轻云袖已经护身有余,右手长剑上下翻飞,

洒出千百道光华,剑剑不离对方身上死穴。

  北邙幽灵滕圭面色微变,身子微微一动,却听对面有人大喝道:“滕圭你敢出

手的话,莫怪我罗奇插手干涉……”喝声中人影晃闪,眨眼间左侧数尺之处,已多

出一个紫面大汉。

  北邙幽灵滕圭冷笑一声,道:“本座平生从来不怕与人性命相搏,昆仑绝艺正

想见识。”

  罗奇双目如电,凝视住对方,却不动手,他目的只想牵掣住对方,好让白石道

长得以一心一意报仇雪恨。

  眨眼间白石道长又连攻数招,只见他左袖迅疾拂去,带开一支短戟,右手长剑

光华一闪,已斫在敌人之一的左肩。这一剑势猛力沉,足足可把敌人劈开。谁知剑

身刚刚所在敌人身上,突然觉察对方身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