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十章

作者:司马翎

  紫心老道长面色微变,登时罩上一层寒霜。要知他此刻神智未乱,判断事物之

力一如平时。而由于单水仙此举事出突然,是以全然不曾想到是诈。但此刻她这么

一说,这位威震武林多年的高手登时醒悟她乃是自闭穴道。心中不禁烦恼,搭住她

寸关尺上的三只手指,突然运出内力。

  单水仙哟啊一声,娇艳如花的面庞上,泛起疼痛的神色。

  紫心老道长冷冷道:“小姑娘如此作弄贫道,究竟是什么用意?”

  单水仙向赵岳枫望了一眼,见他虽是靠贴住老道人,却呆立如木鸡,并不动手,

心中不禁大为发急。要知单水仙深知那位老道长一身神功。已臻化境,举手投足之

间,便可取人性命。是以他如果神智错乱,谁也挡不住。而她已从这位老道长口中

听出一点端倪,此时务要把他制住,以免他发狂跑掉,不知去向。

  但这许多道理一时哪能讲得明白,只好设法强迫赵岳枫动手。谁知赵岳枫直到

这时,还呆如木鸡,芳心中真是又急又气。

  她故意睁眼说话,引得那老道人气恼,好教赵岳枫有机可乘。岂知老道人看出

她有诈之后,立运内功,扣住她腕脉之处穴道。这时不但真个动弹不得,体内那十

六处自切的大穴也当真被他闭住,不能自开。这时她被老道人深厚无伦的内力一迫,

但觉五腑六眼均皆奇痛难当。

  目下仍有一线之机,她勉强忍住疼痛,呻吟道:“快点啊,时乎时乎不再来…

…良机一进,悔之莫及……”

  赵岳枫剑眉大皱,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他明知单水仙催他赶紧下手,又知道她此刻痛苦难当,只要自己一出手,紫心

老道长穴道被制,她的痛苦也就立即解除,可是心中踌躇,毕竟无法出手。

  单水仙白玉般的额上沁出汗珠,口中低低呻吟,已经说不出话来。

  赵岳枫长叹一声,举步绕到老道人面前,躬身抱拳道:“老前辈手下留情,容

晚辈说几句话!”

  紫心老道冷冷道:“你刚才如何不出手点我穴道?”

  赵岳枫恭恭敬敬地道:“晚辈岂敢对前辈无礼!”

  紫心老道嘿嘿一声,道:“量你也没有这个胆子!”

  赵岳枫眉头一皱,但却先从单水仙面上掠过,忽然发觉她痛苦的表情已敛,登

时知道紫心老道长虽然面冷口硬,其实心肠慈善,已经不运功力迫她。暗想这位老

前辈的确是一代的高人,就算被他冤枉几句,也是值得忍受,便不做声。

  老道人又道:“你们最好把隐情说出来,不然的话,我教她经脉闭塞,一身内

功从此散去!”

  赵岳枫瞠目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要知单水仙究竟有何深意,连他也不明白,

如何讲得出来。

  过了片刻,紫心老道人冷哼一声道:“贫道虽是出家之人,慈善为怀。但贫道

这一辈子从来无人胆敢如此戏弄,你如果不赶紧坦诚一切,再过片刻,她身上数处

重穴就自行闭住,永难再通了!”

  赵岳枫叹了一声,低头望住单水仙,只见她额上汗珠未干,却不掩她的美丽。

他道:“二妹,为兄实在不能向前辈无礼,请你不要见怪。你的心思何妨告诉这位

老前辈?”

  他说得十分诚恳,但单水仙面上忽然现出狡猾刁诈的神情,虽是一掠即逝,却

使得赵岳枫十分诧异,暗想二妹一向天真端丽,心性淳厚,怎会现出这种极为狡诈

刁滑的神情。

  他怔得一怔,单水仙已经大声道:“哎哟,老道长你紧紧抓住我的手干吗,男

女授受不亲,古有明训……”

  紫心老道长霜眉一耸,冷笑道:“贫道年逾八旬,你不过是个小姑娘,岂有男

女之嫌。”话虽是这样说,三指却不知不觉微微松开一点。

  单水仙面色突然变得十分苍白,闭上双眼,似是受伤甚重,此时已经发作。

  赵岳枫心中大急,朗声道:“老道长乃是得道之人,莫要过怪敝义妹,请老仙

长高抬贵手,有何责罚,晚辈愿意认领。”

  紫心老道长冷冷地道:“这小姑娘自以为打通了奇经八脉,就无人伤得了她!

哼,哼,贫道今日若不教她知道厉害,传了出去,只怕江湖上耻笑我武当派留是浪

得虚名之辈!”

  赵岳枫怔一下,道:“老仙长果真要伤她么?”他心中气恼,口气中便流露出

来。

  紫心老道人瞪他一眼,道:“怎么?难道你敢抗拒贫道之言?”

  赵岳枫心中发急,大声道:“早知你心肠如此偏狭,我早该出手才是……”他

一急之下,既不称对方为老仙长,更不自称晚辈。

  紫心老道长冷冷一哂,道:“凭你也配!”话声中突然运劲聚力,手腕一抖,

单水仙呼地向一旁飞去,就在她脱手飞开之时,老道人运指如风,顷刻之间,已连

点了她身上五处穴道。他抖腕丢人以及点穴这两下动作迅快如电,几乎看不出来。

同时之间,伸出右手,五指散开,虚虚罩住对面赵岳枫胸口数处穴道。

  单水仙的身躯砰砰劲疾飞开,眼看这一摔必定摔得不轻。赵岳枫有心扑去抢救,

却因紫心老道人另一只手层层罩住他的胸口穴道,是以寸步难移,心中急得几乎脱

口大骂。

  单水仙飞开之势甚是劲疾,眨眼间已飞开三丈左右,突然平平落在草地之上,

毫无声息,似是有人抱住她放在地上一般。

  赵岳枫见了这一手绝顶功夫,心中一方面佩服,一方面安慰,登时心乎气和,

拱手道:“多谢老前辈手下留情,果然是侠义胸襟,慈悲心肠……”

  紫心老道长冷冷一哂,道:“贫道一生行事,软硬不吃,这个小姑娘总要尝点

苦头,你也脱不了干系。但贫道先得瞧瞧你的一身武功,比之当年的铁桨霜刀金阳

兄竟是如何?”

  赵岳枫忙道:“晚辈天资愚鲁,入门日浅,如何敢与敝师叔相比。”

  紫心老道人不再言语,左手起处,虚虚划个圈子,接着右手五指箕张,化为虎

爪之势,遥遥罩住他胸前五处大穴,缓缓抓去。

  他左手划的一个圈子,乍看似是扰乱人心的招数,实在却是右手虎口罩穴的招

式。这个圈子一划出去,赵岳枫不论向左向右或者是后退,都会碰上一股极为强劲

的无形潜力,纵是一代高手,也得运功护身之后用力冲出。这一来身形不免一滞,

那紫心老道人右手的虎抓罩穴报数便可以袭到敌人身上。那时敌人只好收起逃走或

闪避之心,出手招架。

  这一招是迫敌出手的妙着,乃是武当派三大绝招之一,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

晓。昔年武当派第七代祖师创出这一招时,就是因为武当派的武功中,罕有毒辣迫

攻的招数,讲究的是以静制动,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先动,这个法门精深

奥妙,普天下各宗派武学要旨无出其右。可是要全武当门下弟子个个都深会此旨精

义,击强如弱,自是万难办到。何况武林中尽多好险无耻之辈,往往自知不敌,便

不肯先出手,甚且乘机逃遁。因此武当派第七代祖师特地创出这一招高奥手法,迫

使敌人不得不出手抵御,那时节便可施展本派武功,源源攻敌。

  赵岳枫自然识得这一招“回龙优虎”的奥妙,心想此招名列武当三大绝招之一,

又是武当派前一辈高手使出来,无疑威力倍增,目下唯有应付过这一招之后,等他

一施展其他手法,方始设法脱身逃出圈外,再作道理。

  这念头在心中一闪即逝,当下运功聚力,凝身不动,等到对方罩穴虎爪抓到胸

前两尺左右,这才突然竖掌疾劈敌人掌心。

  他东海派的武功向来以刚猛迅快为主,最著名于武林的是六六三十六路风雷刀

法。赵岳枫一生浸婬在刀法上,一柄银鳞刀在手之时,施展开刀法,当真有风雷之

声。此外东海派还有一路掌法,称为“劈浪掌”,共分二十五招,招招都以迅疾刚

猛见长。这时赵岳枫一招“分涛劈浪”,竖掌直斩,出手快如闪电。

  紫心老道长右手虎爪罩穴之势看似缓慢,其实甚快,赵岳枫这一掌劈出时本来

预计在胸前尺半左右与他的虎爪相触,但拍地微响,双方掌势一接,却是在赵岳枫

胸前一尺之处。若果赵岳枫稍有轻敌之心,打算在前胸一尺之处截住敌掌的话,那

就只剩下半尺距离,这一来不但因距离过近而被对方指力罩住穴道,可能负伤落败。

退一步说。即使抵御得他指上内力。但这半尺距离实在不容赵岳枫发出掌力,紫心

老道长只须运足全力突然一迫,势必抗拒不住而被他虎爪抓中胸口五处穴道。

  赵岳枫心头不禁一凛,掌尖微缩,健腕一翻,大拇指从腕下疾转出去,急点紫

心老道人腕上脉穴。

  紫心老道人哼了一声,虎爪微侧,手腕便跟着侧转,变成腕骨向外,赵岳枫的

一指在他腕骨之上,作用全消。紫心老道人紧接着偏身跨步,手肘向前撞扫,势急

力猛。

  这一招已是近身肉搏,紫心老道长不要说已练成了绝世神功,单论他数十年修

为,内功之强,已是武林罕见。这一时撞扫出去,当真有数千斤之力。

  赵岳枫但感口鼻间被一股猛烈绝伦的力量封罩住,呼吸不得,眼看敌时已至,

万万闪避不开。在这千钩一发之间,只见他左手蓦地从右肋下面穿出来,五指突然

抓住紫心老道长的左手脉门,身形也随着左手伸出之势,偏旋寻尺。

  呼的一声,一股强劲绝伦的内家真力从他胸前扫过,虽是没有击中,但赵岳枫

已经感到血气翻腾,心跳气促。他左手本已扣住紫心老道长左腕脉穴,如是平时,

对方不但立即软瘫跌倒,便是刚才的一时劲力发到一半,也立即消失。但这位武林

名宿功力深厚之极,招数内力发出之后,虽是左手脉穴受制,却丝毫不受影响。

  赵岳枫使出“生死擒拿十三手”中的一招,化危为安,转弱为强。一身内力从

五指中拂发出去,正要将对方摔倒。忽然感到对方蓦然一股真力传至左手脉门,抵

住自己的力量。他这一惊非同小可,心中想到:“武当派虽是内家各派中的泰山北

斗,秘传内功心法,深不可测。但我只知武当高手练到九转金丹成功之后,遍体有

无形罡气封闭,水火刀枪都不能加害,却未曾听说过穴道被制之后,尚能运功抵御

……”

  念头急转之际,紫心老道长又哼一声,左手五指突然翻转,反扣赵岳枫腕脉。

  赵岳枫碰上这种武功通神的对手,不由得心惊胆跳,急急松手跃开。

  紫心老道人却没有立刻跟踪扑攻,站立当地,似是行功运气。原来他虽然仗着

绝世神功催动真力抵御住赵岳枫左手扣脉的内力,但穴道到底先被制住,闭塞了一

半,是以此时急忙运功打通穴道。

  赵岳枫大惑不解,朗声道:“晚辈孤陋寡闻,竟不知老前辈护身神功的来历,

已经输了一着……”

  紫心老道人一面运功,一面冷冷应道:“赵施主先被贫道以内力封住五处大穴,

仍能忽出左手,施展妙着。单论这等内功修为,非有一甲子以上苦修之功不可!但

施主年纪轻轻,居然已打通了奇经八脉,这等造诣,实在难得!贫道只不过修为日

久,尽悉师门心法奥妙,故此抵受得住施主扣脉指力,并非有什么神功护体……”

  赵岳枫心中微微一笑,忖道:“紫心老道长不愧是武当派独步一时的高手,眼

力如神。但他不知我秘锁玄关已通,还以为只是打通了奇经八脉,却未免差了一着

……”

  原来天下武术家派虽多,修为途经不一,威力遏异。但天下亿万人的身体却无

不相同,单就内功修为在身体内所达到的境界而言,不论是何等家派,其名称与所

指之内容却极少差异。奇经八脉当世武林高手之中不乏能够以深厚功力渐渐打通,

但秘锁玄关却更进一层,能够打开玄关的人,必须奇经八脉先通,然后才可进一步

上窥内家上乘秘要,练成不坏金身。

  紫心老道人怎会想到面前这个年纪轻轻的东海门高手,居然已经打通秘锁玄关。

要知当日赵岳枫身受种种灾难,实在机缘凑巧已极。一是他灰心丧志,心中全无荣

辱哀乐之念,二是有那通灵水蜃多日来磨练内力,三是当时上面又酷日炎炎,如处

洪炉之中,苦不堪言,四是每到晚上奇寒难当。五是任野老煎熬各种奇葯,洗筋涤

骨,六是任野老以极上乘内功,在他与水蜃争持堪堪失败之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