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十二章

作者:司马翎

  单水仙道:“小妹自幼学过这种九宫八卦,先后天五行等各种阵法,可惜未尽

深彻,只算是一知半解。不过却知道一个确切不移的道理,那就是任何深奥凶毒的

阵法,必有禁地死门,但全阵威力至此,已达极尽之境。物极必反,死中藏生。因

此深诸阵法之人,首先要避开死门,譬喻这秘府是按九官八卦之理布置,除了九宫

主室之外,每一宫又按八卦八位,另外八室八卦之理脱出去。小妹只识正阵,不识

反阵,所以仅会一直走到这死门,也只能按照原来途径出去。如果没有敌人阻拦,

尚可逃出秘府,目下既然此路不通,只好试从绝处找寻生路了!”

  赵岳枫茫然道:“愚兄对于这种种阵法之学完全不懂,不过所谓物极必反,也

只是一个道理而已,并非说绝处必有生路,二妹似乎还须斟酌一下!”

  单水仙道:“如果大哥不愿冒险,那就算了!”

  赵岳枫道:“非是愚兄不肯冒险,只是觉得……”他忽地住口,微微一笑,心

忖:“既然二妹也没有什么好结果,何必再挑剔她的不是。”故此便忍住不说。

  他走到左角,用力扳动那支精钢杆棒,只感隆隆连声巨响,那两扇石门缓缓启

开。

  两人都定睛向石门之内望去,谁也没有发觉到石室入口已被一扇石板密密封住。

  只见那两扇石门之内,乃是一个深长形的洞穴,入口处有道石桥,直伸出去,

大约是三丈余长,但尽头处离对面洞壁尚有六七丈远,这道石桥离两边洞壁约是两

丈左右。他们站在室内,外面形势只看到这么一部分。

  赵岳枫好生不解,道:“这就是死门绝险之地了么?好像有水声传出来呢?”

  赵岳枫道:“好,但二妹你得跟在愚兄后面!”

  当下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踏上那条两尺宽的石桥,放目一看,只见桥下两

丈左右,波光荡漾,原来这里面乃是一个水潭。

  他们再走出门七丈,低头看时,准备再过去两丈余,水面上布上一面丝网,一

直延到展对面墙壁。两人大感惊讶,单水仙道:“大哥看见没有?这面丝网倒像是

常见的蛛网,可是蛛丝哪有粗如小指的?武当派的恶道在这儿布下一面丝网,敢是

阻人跳水逃生?”

  赵岳枫笑道:“别胡说了,这面丝网只布罩半个潭面,如是要跳水的话,难道

不可以从这一边跳落水中?”说时,继续向前走去,但觉寒气越来越浓,刺肤梗骨,

回顾单水仙一眼,只见她面色发育,已开始颤抖。

  他想了一想,沉声道:“不好了,此潭潭水不似是平常之水,一定奇冷难当,

否则哪儿来的寒冷?”

  单水仙忍住刺骨奇寒,强笑道:“大哥说得不错,怪不得要张一面丝网,如此

寒冷的潭水,掉下去焉能有命?”

  赵岳枫见她不住颤抖,当下道:“二妹你且站着不动,待愚兄到石桥尽头处看

一看。”

  他可是深怕单水仙再往前走,寒冷越甚,会受不住而掉在潭中,是以叫她站着

不动。自管往前奔去,到了尽头处,这才看出那面丝网大得奇异,似乎不是武当之

人布下。

  原来那面丝网不但极像蛛丝所结,上面还残留着一些骨头残渣之类。此外,在

洞顶还有七八根粗丝垂下,吊住那面巨网。

  这些祖丝隐隐泛出彩光,赵岳枫心中一动,探翼取出一锭银子,向一根悬空的

粗丝掷去。他一身武功虽是失去大半。但手劲准头仍在,隔不过七八尺远,一掷便

中,那锭银子碰到粗丝,立时粘住。

  赵岳枫大惊失色,心中暗暗琢磨能够结成这巨网的蜘蛛是多么巨大?还有外面

横石上留字提及的大祸,难道就指这只巨大蜘蛛?

  正在想时,猛听单水仙发出一声尖叫,叫声中充满了惊惧骇怕。回头一望,只

见单水仙摇摇摆摆,直奔过来。他大大吃惊中一面伸开双臂,一面向她后面瞧去。

目光到处,只见石桥靠石室的那一端,出现一只怪物,身躯大约是圆桌大小,圆圆

扁扁,浑身都是绿色及红色斑点,四方八面都生长着长达丈许的利爪。看清楚时,

谁说不是一只硕大无朋的蜘蛛?

  他抱住扑入怀中的单水仙,一面定睛打量那只巨大的蜘蛛,只见它伏在石桥的

那一端,头眼向着外面,撅着微呈尖形的屁股,屁股尖端处拖着一股粗如小指的彩

色蛛丝。

  如此硕大可怖的蜘蛛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一任赵岳枫何等英雄勇敢,

见到这等举世罕睹的毒物,也自浑身毛发倒竖,心惊胆颤。

  单水仙战战兢兢问道: “大……大哥, 那怪……怪物不在么?”赵岳枫道:

“在。”

  单水仙道:“天啊,我宁愿立刻死掉也不愿意再看它一眼……”她哆嗦得越发

利害,也不知是惊得如此抑是寒冷所致。她断断续续接着道:“哎呀,若是被它抓

住咬嚼,真是比死还要难过,求求你把我打死吧,行不行?”

  赵岳枫心中大是悯然,可是一时真是无计可施,唯有尽力安慰她,当下苦笑一

声,道:“别傻啦,它长相虽是凶恶,但怎会吃人?你虽是想要愚兄先杀死你,免

得落在那只顾巨蜘蛛爪中,但愚兄一身气力恢复不到一两成,纵想听你的话,也无

能为力啊……”其实他此刻最少也恢复了两成气力,只是故意少说一点。

  单水仙伏在怀中,哆嚏了好一会儿,道:“它走了没有?”

  赵岳枫勉强自己向那边投以一瞥,道:“还没有,它动也不动,不知可是死了?”

  单水仙哆嚏如故,道:“不是,不是,你一点也不晓得,这种毒虫最有耐性,

布下罗网之后,可以几天几夜都不动弹,等候美食送上门来。唉,我还是死了的好

……”一面说着,一面伸手摸索什么东西。

  赵岳枫已知她想拿什么东西出来,连忙也伸手探索,眨眼间已抢了那柄短短的

匕首在手中,道:“二妹你真糊涂,我们还可以想想办法……”他一面斥责,一面

游目四顾,只见对面光滑的墙壁上,偏左方贴近水面之处,有个五尺方圆的洞口。

这个洞口恰好是在笼罩水面的丝网之上,洞口也布着一个蛛网,封得甚是严密。

  这个洞口离石桥尽头约有六丈之远,别说洞口有蛛网封住,而且武功失去大半,

即使没有蛛网,同时武功一如平时,也绝对无法飞渡。

  除了这个洞口,再无别个洞穴通路。赵岳枫将匕首插在腰间,让单水仙坐在石

桥上,然后俯到石桥下面瞧看,逃路没有找到,倒是发现了一宗奇事,使他泛起一

丝希望。

  原来在这石桥下面两尺左右,悬吊着一柄特别长大的古剑,剑身的颜色黝黑,

生似是年代湮久,长满铁锈。

  赵岳枫乃是武林高手,一眼望去,已看出这柄古剑剑身不但特别宽厚,而且两

边锋刃甚钝,用来冲锋陷阵时挥舞所砍,也没有用处,更别说用来施展剑术对付武

林高手了!

  不过此剑对于他却有一点用处,那就是他眼下手无寸铁,若然那只巨蛛爬过来

根本无从抵拒。有了这柄巨剑,总是有点凭借。

  当下吩咐单水仙坐稳,自个儿伸手下去,小心不去碰到剑上的蛛丝,抓住剑身,

用力提起。人手骇一跳,原来那剑人手奇冷如冰,而且沉重异常,少说也有五六十

斤之重。心想此剑如此沉重,纵是三军中勇武之将,也难舞动,不知铸来何用。

  数十斤之重,自然难不倒赵岳枫,他将巨剑提了起来,搁在石桥上,道:“二

妹看看这是什么?”

  单水仙张目一瞥,果然稍减惧意,道:“剑身上有字,写着沉沙古剑,敢是此

剑之名?”

  赵岳枫沉吟道:“沉沙古剑,这名字从来未听人提起过,不过以此剑之重之钝,

该沉埋海底沙砾之中……”

  当下他仍然抓住剑身,举将起来。缠在剑柄上的一缕蛛丝另端粘在石桥底,早

先古剑垂向水面之时,长达两尺左右,但绕过桥板上来,却只剩下一尺左右,他这

么一举,已经将蛛丝扯得笔直,方想应该随手而断,哪知用尽力气,也无法将那细

如小指的尺许蛛丝砍断。

  赵岳枫大惊失色,道:“嘿,想不到这蛛丝如此坚韧,这沉沙古剑竟然无法用

啦……”

  单水仙心中念念不忘那只巨蛛,此时偷眼一觑,只见那只巨如桌面的蜘蛛已经

掉转身子,两只巨大的眼睛宛如两盏碧灯似的,极是可怖,也不知是不是望着这边

的两个人,单水仙却已骇得魂飞魄散,惊叫一声,软瘫如泥,再也不会动弹。

  赵岳枫时时刻刻留心着她,耳中一听她发出惊叫,便伸手抓住她,因此单水仙

虽是软软倒下,却没有掉落石桥下面。

  他一手搂住单水仙,扬目但见那只巨蛛众爪齐动,缓缓向他们爬来,心中大凛,

连忙将那柄沉沙古剑放在桥上,松开五指,移到剑柄上,运力向上疾举。

  数十斤重在他自然算不了甚么,可是这一回仍然只举高一尺左右,就被蛛丝绷

紧,移动不得。不管他如何催力猛挣,仍然是纹风不动。

  幸而那只巨蛛移动得甚是迟缓, 离开他们尚有两文之远。 赵岳枫暗自忖道:

“这道石桥太狭窄,无法闪将过去,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它头上跃过,可是此蛛的利

爪长达一丈六七,跃得再高,在它不过举爪之劳,就可把我们勾住。它的蛛丝如此

坚韧,若是被它吐丝捆住,绝挣不脱,这便如何是好?”

  单水仙一向智计甚多,可是她见不得这种奇形怪状的毒虫,目下已经骇得魂飞

魄散。赵岳枫无法与她商量,只好独自绞尽脑汁。

  眼看那只亘古罕见的硕大毒蛛越爬越近,赵岳枫急出一头大汗。忽地记起腰间

那支匕首,立时泛起一点希望,连忙放下沉沙古剑,要腾出手来取那匕首,哪知五

指虽是放开,剑柄仍然紧紧粘在他手中,甩了两下都甩不脱,登时明白,原来是被

剑柄上的蛛丝粘住手掌。

  这时已经没有时间慢慢挣,赶紧腾出搂住单水仙的那只手,摸出匕首。他刚刚

抓到匕首,单水仙娇躯一歪,直向桥下栽跌。赵岳枫大吃一惊,急急出手要拉,但

五指握住那支匕首,又松开不得,这一刹那间,几乎把这位东海门高手赵岳枫活活

急死!

  在这电光石火般的瞬息,他心中两个念头剧烈交战,一是任得单水仙掉下去,

一是松五指,放弃那支匕首,抓住单水仙。这原是眨眼工夫之事,他轻叹一声,五

指牢牢抓紧那支匕首,任得单水仙掉下去。

  单水仙昏昏迷迷掉落桥下,也不曾发出惊叫之声。赵岳枫不敢探头出去瞧看,

却因听不到水声,心中也知道她是掉在蛛网之上,并没有落水。

  他对自己的生死看得很淡,可是单水仙被骇昏跌落蜘蛛网之内却使他难过异常,

报复之心塞满胸臆之中,左手迅快拔出那支短匕首,怀着无穷希望,速地向那剑柄

蛛丝划去。

  寒光闪射的匕首锋刃快要触到蛛丝之际,一个念头陡然像电光一般抹过他胸际,

登时煞住划去之势,忖道:“这一下要是弄得断蛛网,固然最好。但万一不能斩断,

反而被蛛丝粘住,那时节却如何是好?我纵然活活丧生在巨蛛网,固然最好。但万

一不能斩断,反而被蛛丝粘住,那时节却如何是好?我纵然活活丧生在巨蛛馋吻之

下,也没有什么要紧,但二妹是个女孩子,胆子不比男人。若然她发现自己被巨蛛

抓着,慢慢咬嚼,对于她当真比天下至惨至毒的刑罚还要残酷可怕。我要不要趁此

时机,先行用这支匕首将她杀死,免得她无辜尝无量痛苦?”

  要知他与单水仙虽是相隔三丈余远,但他只要弄一条丝线缚住匕首,便可将她

杀死,然后又收回匕首。这支匕首锋利得可以切金断玉,若是用以取她性命,亦可

毫无痛苦。

  他犹疑一下,抬目只见那只巨蛛缓缓移动,离他只有丈许,利抓爪伸出,已可

以将他钧中。心中大震,再不多想,振腕向蛛丝划去。

  寒光一闪,那条连系在剑柄与石桥之间的蛛丝应手而断。

  他松了一口气,左手紧紧握住那支匕首,右手运集气力,提起那柄沉沙古剑,

蓦地站起。

  恰好那只巨蛛利爪扬起,缓缓向他头顶落下。赵岳枫心中好生奇怪,暗忖巨蛛

这一下看来似乎并非向他袭击,只是继续向前爬行而已。

  那利爪靠近巨蛛身躯之处粗如水桶,但尖端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