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十三章

作者:司马翎

  那怪人手腕一翻,变抓为托,作势慾掷。赵岳枫情知这怪人内力深厚,这一掷

之势直有开山裂石之威,唯恐单水仙受伤,面上大惊失色,右手用力举起古剑,口

中大声道:“二妹快退出外面,躺在地上……”他右手原本已因挥剑砍劈那巨蛛利

爪而酸软无力,此时一急之下,力气陡生,居然迅快举起长剑封住身前。

  那怪人几次作势慾掷,却终于没有将禅杖掷出,口中低哼一声,缓缓将禅杖放

下。单水仙被他那种威猛神态以及赵岳枫惊惶失措的举止惊得愣住,一直呆立不动。

这时忽然跑到床边,道:“你老的禅杖上刻着有字,可以让我们瞧瞧么?”那怪人

蓦地举起禅杖,也不知是拿开不让她瞧抑是要砸死她?

  赵岳枫刷地跃近去,大喝道:“休得伤了我的妹子——”沉沙古剑迅快伸到单

水仙头顶,若是禅杖落下,首先得击中他手中之剑。

  他如果有伤人之心,这一下自应出剑攻敌,那时对方势必收杖封架,如果招架

得住,自无话说,如果招架不往,那就得伤在剑下。赵岳枫不曾出剑攻敌,显然毫

无伤人之心。那怪人大概看出这一点,眼中奇光收敛,缓缓放下禅杖,靠在床边。

赵岳枫沉声道:“二妹快点走开!”单水仙摇摇头,突然伸手向禅杖抓去!

  赵岳枫大吃一惊,道:“你干什么?”双目却注定在那怪人身上。只见他望都

不望单水仙,眼望室顶,若有所思。单水仙讶然叫道:“少林云和,你老是少林寺

的么?”

  赵岳枫一怔,道:“莫非是少林寺云和老禅师……”两眼不禁向禅杖上望去。

忽地风声一响,单水仙右臂已经被那怪人抓住,拉到石床另一角。赵岳枫正要抢救,

却见那怪人伸出一指,指住单水仙肋下要穴,分明是他一动手的话,就立刻点住单

水仙死穴,心中一骇,凝身不动,道:“老前辈此举是何用意?”

  那怪人翻手一点,已点住了单水仙腰间麻穴,单水仙上身随即趴伏在石床上。

  跟着腾出这只左手,抓起禅杖。

  赵岳枫看他一直都单用左手,而且从不起身走动,心中已猜想出这个怪人大概

只有左手能够使用,同时双腿不良于行。只不知他为何抓起单水仙,要是有心加害,

为何不趁早先在她独自在来时下手?却要等到现在?

  但无论如何单水仙眼下已落在他手中,必须即行抢救出来,再作计较。心中迅

速忖道:“假如他双手均能使用,以他这一身深厚绝伦的功力,只须一只手应敌,

一只手按在二妹背心,我就算有天大本领,也不敢逞强动手。现在却可以冒险一试!

但怕只怕不能一举成功,反而激起他的怒火,抽空打死二妹。那时节人死不能复活,

我纵是能取他性命,也是终身恨事……”

  他投鼠忌器,是以平常本是极有决断的英雄人物,此时也自首鼠两端,迟疑不

决。

  那怪人眼珠滴溜溜转动,似是在寻思计较。赵岳枫陡然下了决心.想道:“这

怪人困居此地已不知历时多久,说不定磨折得脾气乖僻,不近人情,我非冒险抢救

出二妹不可!”他早已想好下手之法,心念一决,立刻发动,口中大喝一声,踏步

冲上,长剑一晃,当胸刺去。他料定对方定要挥杖招架,接着杖势横移,封住自己

抢救二妹之路。,

  果然那怪人禅杖疾抡,杖剑相触,发出震耳的金铁交鸣之声。那怪人舞抡那根

重达三十斤的禅杖,如拾稻草。只见他果真挥杖横移挡在单水仙身前。赵岳枫又大

喝一声,左手疾出,迅疾如电光石火的抓住了禅杖,用力一扭。

  这一招乃是十三手生死擒拿中一招妙着,那怪人眼见对方伸手抓来时,杖身滑

开寻尺,杖头呼地击出。哪知赵岳枫手一伸出,永不落空,仍然抓中杖身,发劲一

扭,杖头登时偏开,擦身而过。那怪人双眉一耸,须发又无风自动,神态威猛异常。

手中禅杖一收一送,内力源源发出。

  赵岳枫心头一凛,但对方披上同时之间传出四种不同的力道,一是阳刚之力向

外涌撞,一是阴柔之力向内拉拽。另外又有两股力道也是分为阴柔阳刚,但这两股

力道却反过来,阴力外推,阳力内拉。

  这四种变化不同的力道竟能同时在杖上传出,当真是非人所思的奇事。赵岳枫

明知自己此刻松手也不管用,非吃个大亏不可。人急智生,右手长剑猛可劈在地上,

同时之间,借力松手向后急退。

  他这一招随机应变妙不可言,要知他若是单用本身腰腿之力向后纵退,对方四

种力道留存在体内互相争持,当然受伤甚重。但目下他仗着沉沙古剑劈在石地上的

反震之力退开,气力完全运集在右手剑上,左边身躯完全空虚无力,既是空虚,也

不受力,这道理深奥精微,一时也难说得明白。赵岳枫借力退开七八步远,身躯一

阵晃荡,缓缓跌倒在地上。

  他不禁瞠目望住那怪人,心中又是震骇,又是敬佩。那怪人似是从他眼中看了

出来,面上肌肉动弹了一下,生像是傲然一笑,随手放下禅杖,抓起单水仙,健腕

一振,把她抛到赵岳枫面前,赵岳枫连忙接住,瞠目不知所措。

  单水仙在他怀中却呻吟一声,道:“大哥,我还不能动弹……”赵岳枫心中一

凛,忖道:“原来他落手抓二妹之时,已解开她的麻穴,抛出之际,另外点了她一

处穴道,手法如此之快,当真是世罕无匹……”低头看时,发觉她颈上扶穴穴被制,

便伸手在她相应的天鼎穴上推拿解救。谁知不论他推拿抑是运力通穴,皆无用处,

心中大惊,心想这怪人不知是何门派,点穴手法如此奇怪,竟然解救不开。

  要知天下武林中各家各派点穴手法都几乎不尽相同,但这也仅限于用力轻重深

浅而已,若是真正不传之秘的独门点穴手法,点的大抵是查看不出的隐穴,这时别

派的人根本查看不出何穴被制,是以无从下手施救。若果不是这等隐穴,只要查得

出来,别一家派的高手只要相应穴道上施救,或是以种种不同的力道推拿,再就是

拼着耗损真元,以本身内力传人被害者相应穴道之内,替他通经启穴,必能解散。

  可是赵岳枫这刻明明看出单水仙被制之穴,可是下手施救之际,却又全然无功,

是以大感迷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只听单水仙呻吟道:“大哥,我好冷……”赵岳枫双眉一皱,把她紧紧抱住,

低声呵慰道:“妹子你忍一忍,待哥哥想法子替你驱寒……”其实他心中半点办法

都没有,只不过信口安慰安慰她而已。

  他抬目望去,只见那怪人双眼骨碌碌瞧看着他们的动静,始终不发一言,也不

移动,赵岳枫真想挺剑上前,与他一拼,只因单水仙忽然冷得发抖,无疑是因为穴

道被制,血气阻滞所以引发内伤而致。但他又生怕当真激怒了对方之后,再也不肯

出手解救单水仙,权衡轻重之下,只好忍住一肚子愤怒,道:“老前辈请了,在下

兄妹二人误入此间,置身绝地,本来也没有活着逃出此地的打算,只是老前辈也是

被陷此地的人,何以忽友忽敌?还请见示!”

  那怪人眼光闪动一下,露出鄙夷不屑的神色,抬头望天,不再望他。

  赵岳枫暗暗叹一口气,心想自己一世英雄,哪曾向人低头求饶,但今日‘为了

二妹’之故,说不得只好忍气吞声。当下又道:“自古道是同舟共济。我们目下同

陷患难之中,老前辈即使不屑与敝兄妹同心合力,共谋脱困之法,但也不该将我妹

子穴道点住,致以内伤复发……”

  那怪人似是意思转动,缓缓垂下目光,望住赵岳枫。但仍然一言不发。单水仙

低声道:“大哥,他恐怕不能讲话,你再说下去,也是得不到回答,唉,大哥为了

小妹低声下气,小妹此生此世永远难忘大德……”赵岳枫道:“我们自家兄妹,何

用说这种话。只是目下得想个计策才行!”单水仙道:“大哥是指怎生让他回答么?”

赵岳枫道:“正是,可惜没有纸笔。”

  单水仙笑一笑,道:“就算你带有纸笔,也得提防他佯装写字或交还纸笔之时,

忽下毒手。好了,横竖小妹已经被他点住穴道,刚才他将小妹抛给大哥,大概没有

加害之意,不如将小妹送到床边,摊开手掌,他如果有话说,就用手指写在小妹掌

心,小妹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这法子你看使得么?”

  赵岳枫忖道:“看来他确实没有加害二妹之意,只是人家肯不肯在二妹掌心写

字回答,却大成问题……”正在忖想时,那怪人忽地作个手势,教他上前。赵岳枫

道:“如果老前辈答应不加害我妹子,同时有意赐言的话,那就请前辈再招招手!”

  怪人眼中闪过不悦的光芒,但随即消失,招一招手。赵岳枫大步上前,将单水

仙放在左边床上,那怪人手臂一伸,已抓住单水仙手掌。

  赵岳枫大吃一惊,左手急忙运功聚力,正待出手擒拿对方腕脉,只见他手臂迅

快缩退,单水仙的手掌已摊开伸到他身边。赵岳枫这时已明白对方心意,便不鲁莽

出手。

  那怪人在单水仙掌心中慢慢划动,赵岳枫想起一事,急忙道:“二妹,你可感

到冷不可当么?”单水仙道:“我不冷,你别说话,我得用心猜想他写的字!”

  她停歇一下,接着缓缓念道:“尔等何故擅闯秘府?”赵岳枫应道:“在下兄

妹委实是被迫逃入秘府之中,并非有意……”

  单水仙缓缓念道:“武当派之人可知尔等逃入秘府?”她念完之后,接着答道:

“那恶道们当然知道啦!我们还听到他们搜查之声呢!”

  赵岳枫站在对面,因此那怪人的神情尽收眼中,发觉他眼中闪过奇异光芒,似

是心中涌起不悦和戒惧之情,正在寻思其故,单水仙已开口念道:“彼等终将……

噫,你老怎的不说啦?”

  赵岳枫道:“二妹不必心急,反正外有巨蛛,我们再也逃不出去,左右都是绝

路,还心急作甚?”他这句话其实是说给那怪人听,果然发觉他眼中神色缓和了许

多,当下接着道:“愚兄只是想起这一次连累了二妹埋骨是处,不免遗恨千古,唉

……”单水仙也凄然道:“若不是小妹多事,我们都不会受伤,也就不致被恶道们

逼入这秘府之内,说起来都是小妹连累了大哥,以致像大哥这等世不可一见的英雄

人物,废志而殁……”

  她忽地住口,凝一凝神,又道:“尔等受伤以前,难道就不怕武当派如云高手?”

这句话自然是那怪人所询。单水仙自家抢着答道:“哼,什么武当高手,我看一个

个都是欺善怕恶之辈,我自然是不行的,但我大哥如果不伤的话,武当派没有一个

臭道士走得上三招!”

  她对于武当派之人无理动手,心中已有成见,甚是不满,是以开口一句恶道,

闭口一句臭道士,骂得十分自然,生像是多少年如此骂惯了一般。

  她接着缓缓念道:“小姑娘可是一向对僧道方外之人存了成见?”话声未歇,

她自家接着答道:“不对,不对,我也是佛门弟子,只差未曾落发出家而已!”

  这时石室中一直都是她的声音,自说自答。若是不知底细之人,在外面听见,

一定以为这个女子正在大发神经。

  赵岳枫心中一动,忖道:“这位老前辈如此问法,莫非他真是少林高僧云和老

禅师?但云和老禅师早在二十年前失踪,这话是紫心老道长说的,若然不假,难道

这位高僧在此已度过二十载悠长光阴?”

  只听单水仙又逐个字念道:“你大哥如此英雄了得,为何又会受伤?是谁把他

伤了?”她念完之后,立即答道:“哎,你老也是武功卓绝的人,当然晓得武功之

道,天资禀赋再高,也强不过岁月光阴,人家以五六十年功力造诣跟我大哥拼斗内

力,我大哥因此受伤也算不得希奇之事,你说是也不是?”

  她接着便念道:“不错,那人是谁?”她又答道:“就是那可恨可杀的……”

说到这儿,话声忽断。原来她斗地记起自己刚刚说过全武当派高手在赵岳枫手下都

走不了三招,但这刻又说出伤他之人就是武当派高手紫心道长,这话焉能讲得通?

故此武当派三个字刚要出口,硬是吞回肚中。赵岳枫知她心意,微微一笑,接口道:

“实不相瞒, 就是武当源的紫心老道长伤了在下! ”单水仙瞪他一眼,心中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