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十五章

作者:司马翎

  心念一决,立刻翻身出去,在一间石室空楼之内,揭下一块半尺宽,九尺长的

木板,接着又奔回那间活室。

  他这刻内力充沛,行动迅快,虽有沉沙古剑拌手,并不妨事。走到开启死门钢

制把手前面,先相度那扳手嵌缝的宽度,然后用匕首割下一条石块,这才将扳手拉

动。

  隆隆一阵轻响过处,两扇死门大开,但活室通往外面的门户却仍然封闭住。

  他将石条塞在精钢扳手上面的缝隙中,嵌得甚是牢固,这一来若不是将嵌在缝

中的石条取出,这精钢扳手便不能回到原来位置。如果那死门复闭时必须这扳手恢

复旧状的话,那就永远都不能关闭了。

  他向死门内望去,只见一切情形依旧,当下挥动沉沙古剑将那木板劈出两块尺

许长的碎片,拿在手中,直向死门内石桥奔去。

  奔到石桥尽头,对面洞穴传出一声娇脆惊呼:“大哥,你怎的又回来啦,是独

自一个人么?”跟着蛛网封住的洞门后出现单水仙的娇容。

  赵岳枫忽然感到一阵安慰,道:“是我自家回来啦!”单水仙惊叫道:“大哥

小心,那毒蛛就在你后面!”接着云和老禅师也在她身后出现,沉声道:“这鬼火

毒蛛双目早被老衲弄瞎,不到切近,决难发觉你在何处,毋须过于戒惧!”

  赵岳枫头也不回,看准远近位置,左手连扬,那两块木板先后飞出,一远一近

落在蛛网之上,木板落下之处,正好是两根蛛丝交叉之点,是以踏足其上,可不虞

翻跌。

  他跟着向两丈左右的第一块木板上跃去,那蛛网微微一沉,接着弹起。赵岳枫

借力纵去,毫不费力就飞到第二块板上,跟着向洞口弹去,右手长剑一点洞口,定

住身形,右手匕首迅快将封洞蛛网割破清除。

  云和禅师伸手虚虚一抓,一股潜力卷到赵岳枫身上,将他吸入洞内。

  赵岳枫急急道:“我记得那鬼火毒蛛将会到这边来将洞口封住,这是我们唯一

的机会可以逃到死门之外!然后将那开启死门的钢制扳手推回原处,也许就可以逃

出生天了。”

  云和老禅师心中微微一笑想道:“那两扇死门如果这等容易启闭的话,那天武

当道土们何须费许多气力硬硬将死门推开才闪入来。他们不会利用那扳手操纵死门

么?”但他觉得株守此地,也是没用,又不知赵岳枫为何又打外面进来?难道那投

粮洞穴不能上山巅?这一切未弄得明白之前,先到活室那儿也无不可!

  他到底是见多识广的得道高僧,略一沉吟,便道:“那蛛网之上绝对不能立足,

现在可以利用这支匕首,在外头洞穴上面的石壁凿几个足以蹬抓小洞,我等都附身

壁上,等巨蛛来封洞穴之际,趁机飞纵出去。”

  赵岳枫点头道:“大师这话甚是……”他向前面一看,接着道:“现下趁巨蛛

未来,晚辈先将此剑弄脱再说。”

  云和老禅师向他要过匕首,一齐出洞。赵岳枫纵跳木板之上站定,待得蛛网反

弹之势一歇,便从隙缝中伸手入水,但觉那潭水奇寒刺骨,片刻之后,试一动转,

掌心果然与剑柄分离。当下缩回手,将古剑斜系在背上。

  回头看时,只见云和老禅师已附身石壁上面,用匕首挖洞!

  那云和老禅师单用一只左手附在光滑的石壁上,便自稳稳吸住身躯。片刻之间,

就挖了上下七八个小洞,足容手抓足蹬,稳住身形。

  他还不放心,换一口真气之后,贴着石壁横移两文,又用匕首挖了七八个小洞。

  赵岳枫叫道:“那巨蛛过来啦!”叫声中先纵入洞内。

  问道:“二妹,你行不行?”单水仙望一望外面,道:“本来还可以对付,但

那巨蛛骇得我手脚都软啦!”赵岳枫道:“那么待为兄助你一臂之力便是!”他伸

手过去挟她纤巧苗条的娇躯,立即纵上洞口上面的石壁紧紧附贴其上。两人都忽然

从对方身上感觉出一种使心跳加快血流加速的热力。赵岳枫垂眼一瞥,只见单水仙

两颊染丹霞,眼波慾流,那种娇羞痴迷的神态,媚艳动人。

  他心头一震,忽然觉得自己分明是故意借机会亲近她,这等用心行迹不免近于

刻薄下流!方自惕凛自责之际,目光无意中掠过云和老禅师面上,只见这位发长须

乱的高僧正在注视着单水仙,面上露出厌恶的神气。当即心头一动,寻思道:“这

就奇了?记得紫心老道长对二妹也曾露出憎厌之态。那还可说是紫心老道长神智不

清,厌见妇人女子。但眼下连云和老禅师亦是这般模样,却是什么道理?”

  那云和老僧很快就转移目光,转到底下那只鬼火毒蛛身上,低声道:“那毒蛛

果是向这边移来,待会儿如果吐丝封洞,我们就在它旁边掠过,你们先走,老衲断

后,此蛛天生金刚之体,任何利器皆不能伤,也许只有火攻才能收拾得这等毒物!”

  赵岳枫忙道:“大师请使用晚辈背上的沉沙古剑,虽然砸砍不动此蛛,但当日

晚辈曾用此剑扫劈它的长爪,仿佛见它现出疼痛之态!”

  云和老僧说道:“有理,有理,这等神物古器定必蕴藏一种威力,是以能教毒

蛛感到疼痛。”他一长臂便从赵岳枫背后取过沉沙古剑,另一只手提着禅杖,单单

用足尖蹬石壁上的孔洞,却站得稳如泰山,生似他身上另有吸力可以吸住石壁一般。

  过了片刻,那只体积宛如一座小山的巨蛛已经踏网而来,到了洞口,果然举起

屁股,吐丝布网。

  赵岳枫连忙抱紧单水仙,足尖用力一蹬石壁,疾飞开去,轻轻巧巧飘荡在第一

块木板之上,接着换力纵以第二块板,最后到达石桥上面。

  他点板借力之时,蛛网震动,那鬼火毒蛛似是感觉出来,突然停止布网,缓缓

掉头爬落蛛网。

  云和老僧呼地飞起半空,掠过那只巨蛛头顶,长剑一撩,扫在它竖起的一根巨

爪上,那巨蛛长爪急缩,发出嘶嘶怪响。老和尚借着一撩之力,又一廷开两丈,身

形忽坠。眼看离那第二块木板尚有三五尺远,他这一掉下去,势必陷身网中。赵岳

枫方自大惊,却见老和尚左手禅杖呼一声伸长数尺,点在木板之上,身形借力又起,

这才纵到石桥上面。

  老和尚透一口大气,道:“此剑好生奇怪,人在空中之时,另行生出一种坠力,

老衲差点就失足落网!”赵岳枫歉然道:“晚辈实在该死,忘了先行告诉大师!”

老和尚道:“小侠言重了,现在我们已惊动毒蛛,赶紧退出门外,设法抵御为是!”

  三人奔出死门,赵岳枫向老和尚要回匕首,挖出精钢扳手上面嵌着的那块石条,

然后用力推起扳手。但那两扇死门依然大开,后面的门户也不曾开启。

  赵岳枫颓然嗟道: “唉! 我早该料到才是!”云和老禅师诵一声佛号,道:

“此事原在老衲算中,但如不曾试过,大家都难以心息。故此小侠毋庸自怨自责!

眼下那毒蛛就要出来,到时你们躲在一角,待老衲仗这沉沙古剑的威力,将它迫开,

你们可乘机冲入死门之内,再回到秘洞内暂避其锋!”

  赵岳枫摇首道:“大师虽是武功盖世,但独力对付这等毒物,实在太过危险,

晚辈焉能独善其身。”

  云和老僧微微一笑,道:“老衲被困二十年之久,一直不死,却只有一个心愿!

如今心愿已了,虽死无憾!”

  单水仙忽然开口问道:“大师有何心愿?”

  老和尚道:“老衲也不怕姑娘见笑,这心愿便是希望此生再能下地行走,舒展

筋骨,那就死而无憾。现下心愿达到,纵然丧生巨蛛毒吻之下,也是甘心!”

  那两个年轻人所得呆了,他们经历尚少,自然难以体会出一个人全身不能动弹

之时,竟是何等热切渴望能够一如往日般如常行动,纵是付出生命作为代价,也不

吝惜!

  单水仙忽然笑道:“我们也用不着回到那秘洞去啦!我只求大哥你做一件好事,

便是用那匕首杀了小妹,免得遭那巨蛛生生吃掉之惨!”

  赵岳枫皱眉道:“这是什么话?”老和尚接口道:“单姑娘智慧出众,机智过

人,这话必有见地!”

  单水仙嫣然一笑,道:“多谢大师夸奖,小女子只是想到既然大哥又回来此地,

他是逃不出秘府,那投粮秘洞恐怕通不出山巅,与其回到秘洞内寂寞而死,倒不如

现下先寻了断!”

  云和老僧一听,道:“寂寞?老衲独个儿僵坐不动,岂不更加寂寞?”

  赵岳枫也道:“有我们陪着你,怎可说寂寞?再说那投粮秘洞可以通上山顶,

为兄已经脱因而出,可惜被姦人愚弄……”他随即将碰上白霞道人等种种经过说了

出来。

  单水仙嫣然道:“原来如此,小妹就用不着先死了!不过我们纵然回到那秘洞

之内,最多也不过活上三两个月,最后也得活活饿死!”

  老和尚和赵岳枫都吃一惊,老和尚跌足道:“是了,那白霞道人焉有不塞死投

粮孔洞之理?这回少侠再施故智,也出不了山巅。”

  他们说话已耗去不少时间,只见那只巨蛛已爬到死门前面,形状极是狰狞可怖。

单水仙早就骇得闭起双眼,本来是个机变百出之人,这刻却惊得连姓名也给忘掉了。

  赵岳枫接过那支沉沙古剑,豪壮叫道:“大师我们今日并肩对付毒物,晚辈但

等大师号令!”

  云和老僧笑道:“好极了,上次老衲只弄瞎它双目,这一回我们拼着送了性命,

也得打断它所有利爪,教它动弹不得,免得再来害人!”

  两人相视一笑,豪情飞扬。单水仙虽在极其恐怖之中,却也被他们这等豪气恢

复了一点胆子,回眼看时,恰好见到这一老一少,莫逆相顾,默契于心的情形。暗

忖原来这种英雄豪杰之士,越是碰上艰危险阻,就越是从容爽朗,豪情激扬。登时

领略出易水西风的豪情胜概。

  云和老僧道:“我们先趁它不甚防备,上前硬所硬劈,等到此蛛已怀戒心,慾

发鬼火内丹。便由老衲上前引它出爪,你趁机劈砍,待得它鬼火喷出,我们都无法

抵御,那时只好认命!”

  赵岳枫道:“好,就这么办!”两人一齐悄悄纵上前去,剑杖倏然发出,各袭

一爪。砰砰两声过处,鬼火毒蛛受袭的两爪一齐举高乱抖,似是十分疼痛。

  云和老僧喜道:“原来此蛛功力大不如前,连老衲的禅杖也握不起,看打!”

纵身一枚扫去,卷起一股狂飙。

  赵岳枫也自发动,举剑斜斜斩去,剑势才发,忽然记起剑身镂刻着的剑诀中一

个式子,立刻依式发剑,蓦然感到,浑身内劲外力都自然运集在剑上,剑势去得虽

快,却反而不带风声。

  那边云和老僧杖势威猛异常,但一杖扫去,巨蛛利爪倏然提起点出,快逾闪电。

叮的一声,爪尖正好点中杖身,云和老僧但觉对方爪尖的力道比自己这一杖之力更

是雄浑沉厚。这一股力道反震回来,非同小可,云和老禅师不敢硬接,脚下退开数

步,身子急转,手中禅杖借势旋扫,滴溜溜疾转了四五个圈子,这才把那股力道卸

消。

  他禅杖上的风力猛烈之极,把单水仙迫得呼吸窒息,立足不住,不由自主地退

到角落去,脚下一绊,差点跌倒,低头看时,原来是一块长达五尺的木板,隐隐有

一阵香气扑入鼻中,却甚是熟悉。

  单水仙嗅到这阵香气,顿时记起前些日子曾经和赵岳枫躲藏在石棺之内时,那

些垫在棺内的木板正是这等气味。

  那边厢赵岳枫一剑劈去,因用上沉沙古剑剑上镂着的剑法,不但立时得以运劲

发力,吞吐自如,最奇怪的是那柄沉重长剑竟不曾发出破空之声。

  这一剑顺顺利利笔直所在巨蛛长爪之上,斫中之后,才突然发出一阵破空啸风

之声,威猛震耳。那巨蛛吃他一剑所中,登时发出于涩刺耳的嘶嘶叫声,恰好是和

赵岳枫古剑后来才突生的破空啸风之声同时响起。

  那体积庞大得惊人的巨蛛爪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虽然仍将古剑震了回去,

但似是负创深重,一面翘起被斩中之爪,一面众爪翻滚,霎时间已退出,停在石桥

当中之处。

  云和老禅师倚杖笑道:“少侠这一剑痛快淋漓,击退毒物,竟是已知晓此剑独

门诀旨,日后这柄沉埋已久的神物亦要在人间大大扬眉吐气!”

  赵岳枫道:“大师溢美之言岂敢当得,只是此剑之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