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十六章

作者:司马翎

  赵岳枫取出火折点燃木枝端顶的丝内,纵到毒蛛前面,高高举起。

  丝中中一刹那便自燃烧,火焰顿时微弱,只剩下木板本身那一点火光。

  但毒蛛忽然后退,似是畏惧火光,赵岳枫进一步,它就后退一点。

  赵岳枫大喜过望, 纵回来叫道: “大伙儿快脱衣服——”接着向单水仙道:

“你是女儿家,只须小心看守一梦大师,用不着脱下衣服……”

  他率先将外衣脱下,接着将内衣也扯下来,光赤着上半身,露出精壮扎实的肌

肉。

  却见那边三人都不动弹,那腾圭正在运气调息,一望而知,故此他不肯分散心

神脱下衣服。还有道理。但文开华和那黄面小厮也不理不睬,却毫无理由。

  赵岳枫叫了两次,他们都不加理采,赵岳枫可就发火了,提住沉沙古剑纵到他

们面前,厉声道:“你们都聋了不成?”

  文开华道:“你干嘛这样凶?人家不愿意就不脱,你管得着?”

  赵岳枫虽是一腔忿怒,仍然觉得可笑,心想目下岂是开玩笑的时候?这种理由

简直胡闹。当下板住面孔,道:“少说废话,你先来!”

  他举剑指住那黄面小厮。而且迫近去。那黄面小厮眼中流露出惊慌之色,退贴

墙上,连连摇头。

  赵岳枫转眼望住文开华,那意思是要他说话,免得迫到动手强来之时,可就伤

了和气,以怨报德。但文开华固执地摇摇头道:“不行,这一点点火也烧那毒蛛不

死,你还是想个别的法子为是!”

  赵岳枫道:“好,那就让我替你们动手……”扑将上去,伸手便抓那黄面小厮。

  文开华喝道:“你怎可强迫人家?”话声中一掌劈向他肋下。

  赵岳枫右手长剑一提,封柱他的掌势,左手已堪堪抓中那小厮的胸口,忽觉他

伸手招架,几只手指散开来,分袭他手掌上虎口、脉门、掌背等四处穴道。

  他心中一凛,缩回手,道:“嚷,好高明的点穴手法,你真是厮仆之流么?”

  话声中又伸手抓去,那小厮一言不发,五指起处,再度袭他手掌数处穴道。

  赵岳枫这回已经有备,掌势忽然一沉转,已抢人去托住他的手肘关节。

  文开华连忙发招抢救,滕圭也不再调元运气,挥杖猛攻。

  赵岳枫的古剑过于长大,这刻文开华贴得又近,无法挥所发挥威力,再说他也

不能当真斫死这位有两度救命之恩的人。

  当下只好提剑用剑身封架他掌力,左手一扭,将黄面小厮扭到胸前,右手手臂

拦腰挟紧,用他的后背遮挡滕圭的蛇杖。

  那黄面小厮面部贴在他胸口上,但觉那壮健的肌肉上传来十分强烈的男人气味

以及暖热的体温,登时整个人都像软了似地紧紧贴在他胸脯上。

  文开华叫道:“别动手,惹恼了我们的话。地上那个头陀和你二妹先活不了!”

  赵岳枫心中一霞,觉得他这话大有道理,气得左手一推,把那黄面小厮捧开丈

许,大踏步回到单水仙身边,道:“二妹,他们不肯合作,为兄也没有道理强迫人

家……”

  单水仙嫣然一笑,道:“大哥明明是因他们用妹子的性命要挟,所以罢手。此

计既然不行,那就另想别法。”

  赵岳枫道:“唉,明明有好计可行,偏生不能使用,真是气死我了!除此之外,

还有什么法子?那支匕首又掉落寒潭之内,若是不然,我或可学一梦大师般将毒蛛

赶落水中。”

  单水仙道:“这也不妨,等到大众都实在无计可施,那时只好用此计策。妹子

早点死了,好教大哥没牵没虑,把他们通通杀死,剥下衣服。”

  她侃侃言来,好像是说别人的事一般,自把生死全然不放在心上,只听得文开

华他们变颜变色。

  赵岳枫呆了半晌,捡起木板,向文开华道:“来,我们试一试——”

  文开华迟疑了一下,才走上去。赵岳枫道:“我设法赶开巨蛛,你趁机迅速将

机关推动……”他随即把那石桥之下有支钢矛的详情说出来。最后道:“我自会将

石门支开让你脱身出来,不用担心!”

  文开华望望死门内的巨大毒蛛,面上现出惊怕之容,低声下气地求他道:“赵

兄你是当世勇士,什么都不怕,但我可不行,我见了那物已经双腿发软……”

  赵岳枫见他说得如此可怜,尤其是他一向娇声娇气,态度犹如女子,简直就像

是个娇弱女子向他求告,心中软了下来,耸耸肩头。忽然发现他双目灼灼望住自己

赤躶的上身,也不知是何缘故,哼了一声,目光落到黄面小厮身上。

  那黄面小厮不觉踌躇一下,摇手道:“不,不,我也不行,还是滕兄去吧……”

滕圭应声走出数步,道:“赵兄,咱们这就动手如何?”

  赵岳枫本来要文开华或那黄面小厮做这件事,惊吓他们一下,现下见滕圭出来,

暗忖此事不是儿戏,还是找个不怕那毒蛛之人为是。

  他道:“也好,你手中蛇杖够长,用不着悬挂在桥下,更是方便。”

  当下将木板折下一棍棒条,点着火向死门走去。单水仙这时已经恢复了平时的

机智灵变,眼看火光冒起,点燃那木棒时,毒蛛便忽然身体震动,缓缓后退。心头

忽然记起一件往事,当下也不做声。

  赵岳枫手举点着火的木棒,踏入死门之内,那毒蛛和他保持五六尺的距离,他

进便退,他退便进。

  滕圭道:“赵兄把毒蛛迫入两三丈远,滕某就可如法推动机关。”他说话时心

下忖道:“若是你听从此计,到时石门关闭之际,我滕圭好歹要全力阻挡你一下,

教你逃不出这两扇石门之外……”

  赵岳枫自忖两三丈的距离念动即至,那两扇石门关闭得虽快,仍然来得及冲出

去,当下颔首道:“不错,看来只有此法。”

  正自大步迫进去,单水仙叫道:“大哥万匆中计,他们打算在石门关闭时,拦

你一拦,那时势必被陷在死门之内。”

  赵岳枫停步道:“嘿,这话也有道理!”

  滕圭诡笑道:“现下我们同舟共济,焉有存心加害赵兄之理,何用多疑。”

  单水仙道:“大哥你站在石门口,吹熄手中之火,或者可见奇效!”

  赵岳枫不晓得她弄什么玄虚,只好依言迟到门边,那只巨蛛似是感觉出这些人

要设法开动机关,那赵岳枫一退,它就跟上来。

  赵岳枫一口气吹熄了枝上之火,那燃着之处登时冒出一股烟气,随着他这一口

气直送入内。

  鬼火毒蛛嘶嘶怪叫一声,众爪齐翻,急急后退。

  赵岳枫犹自未明其故,耳中忽听黄面小厮尖声道:“哦,原来这只毒蛛怕的是

木技燃着后的烟气……”

  单水仙接口道:“不错,那巨蛛双目已瞎,瞧不见一点物事,区区一点火光怎

生能惊退它?因此我猜出其中道理,幸好猜中了。”

  黄面小厮眼中射出凶光,文开华见了双眉轻轻一皱,已知这黄面小厮因单水仙

聪明美丽而动了杀机。

  这时滕圭已走入死门之内,俯身用蛇杖推动那支钢矛。那支钢矛一下子就陷入

墙内,滕圭急忙跳起身,冲出死门。

  但那两扇巨大的石门纹风不动,赵岳枫皱眉道:“怎么啦?你可曾把钢矛推入

墙内?”

  滕圭讶道:“有呀!”再走人去俯身瞧看,那支钢矛明明已缩人墙内,当下道:

“你不信就来瞧瞧……”

  赵岳枫等他走开,过去一看,顿时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滕圭冷笑道:“费了这么多心思力气,好不容易赶走那巨蛛,谁知竟没有丝毫

用处,赵岳枫你敢是拿我们来消遣。嘿,嘿,好刚才没有当真脱下衣服让你烧掉,

不然的话那真是天大的笑话……”

  赵岳枫若是蛮横之人,这刻自可打他一顿出口气,但他乃是这一辈侠义道中高

手,这会子只好忍气吞声,回到单水仙身边。

  单水仙见赵岳枫被人奚落,心中忿忿不平,大声道:“都是你们害人,武当派

晓得你们被困于这间活室之内,为了不让你们有一点逃生之机,所以在外面发动机

关,以致无法开启。哼,你们做下无恶事,声名籍臭,人人皆慾得而诛之,所以才

有这等变故,大哥你说是也不是?”

  她不但聪明绝顶,料事如神,而且伶牙俐齿,只骂得滕圭双眼直眨,一时无法

反击。

  黄面小厮突然道:“好啦,好啦,现下就算大哭哀求也没有用,反正大家命运

相同,何不相安度过这几日?”

  滕圭果然退开一边,放弃了舌战。赵岳枫懒得去管他们,细细检查一梦头陀,

只见他面上被毒蛛溅中绿液之处,腐蚀入肉,仍然昏迷不醒。心窝还有一丝气息,

绵绵不断。

  他看了之后大是担忧,想起这位前辈高僧为了拯救他出困,竟不惜牺牲自己性

命。又想到他困居此间达二十年之久,不能说话,也不能行动,这一段岁月何等孤

凄难熬?好不容易从这种噩梦似的悲惨命运中挣脱出来,却无缘呼吸外面的新鲜空

气,看一眼青山缘树,便就此了结一生……越想越发为他扼腕可惜,心中尽是悲愤

之情。

  他的心情完全流露在面上,众人都看得清楚。过了许久,圆洞上透人来的光线

渐渐黯谈。文开华道:“不敢请问赵兄,这位头陀打扮的老人家是谁?”

  赵岳枫见是他开口询问,只好答道:“这位大师法号一梦,平生遭遇十分悲惨,

刚才因舍命重创毒珠,将它逐退,我们才得以开启门户。目下他行将圆寂,心中不

觉甚是悲恸感激……”

  文开华轻轻哦了一声,道:“无怪赵兄如此哀痛了,不过有生必有死,这一位

既是佛门中人,这等生死之事,原是一场虚幻,赵兄毋须过于固执哀伤!”

  单水仙瞪他一眼,道:“他死自他死,他哀自他哀,这原是两回事,你却缠在

一起来说,不通之至!”

  文开华笑道:“在下早就晓得姑娘深通佛学,可不敢跟你争辩!”

  单水仙道:“这还罢了!”她原本对文开华甚有好感,可是此刻赵岳枫也在眼

前,相形之下,文开华那种娘娘腔的美貌就远远及不上赵岳枫那种倜傥英挺来得令

人倾倒,是以文开华和赵岳枫对答之下,她便从鸡蛋中剔骨头,故意找文开华的麻

烦。

  滕圭守在死门附近,已将那块木板震裂,弄成数十根尺许长的小棒,点着其中

一根,阵阵烟气送入门内,那鬼火毒蛛远远避开,不敢近前。但火星一灭,便蠢矗

慾动,故此滕圭只好一直点燃。好在那块木板不知是何种木材,极是干燥,点燃之

后,吹灭了火缕,便像点香一般自行燃烧下去,不会熄灭。

  文开华道:“我们只要向武当派之人低头,大概还可活着出去!”

  单水仙嘲声笑道:“你别说梦话行不行?”

  文开华一怔,道:“什么?你没有见到那死门上面的题字么?”

  单水仙道:“我早就看得烂熟啦!但我请问你,我们能够抵挡住这只巨蛛么?”

  文开华没有做声,赵岳枫道:“有那一块木板,短期内没问题……”文开华道:

“是啊,你没有瞧见膝兄守在那儿么?”

  单水仙哂道:“那些木棒能用得多久?用完之后,你们谁抵敌得住它?”

  赵岳枫忧虑地道:“是啊,可惜它功力已复,竟不怕我用此剑斫砍,如若不然,

还可多支持几日!”

  单水仙道:“既然无人抵挡得住,文先生纵然扯动山巅巨钟,武当派也得等上

十二日才来放人,我们能活过了十二天而不被巨蛛吃掉么?”她说到这里,自己骇

得打个寒酸,浑身起了无数鸡皮疙瘩。

  黄面小厮忽然默默走过来,在一梦头陀身前停住脚步。

  赵岳枫仔细地观察他的举动,暗中蓄势运力,准备出手。

  那黄面小厮缓缓道:“既然大家都活不成,我不妨做一件好事,把老头陀救活。”

  他举目望望赵岳枫,道:“只不知救活了他,你是感谢我抑是恨我多此一举?”

  赵岳枫讶道:“恨你?为何要恨你?”

  单水仙抢着道:“他怕你想到反正活不了几日,反而将一梦大师救活,教他平

自多死一次,你便可能会恨他多此一举……”

  黄面小厮眼中露出妒光,道:“姑娘真是聪明绝顶,料事如神。”口气甚是冰

冷,分明并非真心想赞誉她。

  赵岳枫摇头道:“不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