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十七章

作者:司马翎

  青岚道人摇头道:“小侠有所不知,按理说本门内功本应可以疗治这等伤势,

但自从先师白木真人十八年前走火入魔之后,才知本派内功修为根基不固,难期有

绝大成就,像贫道现在的伤势,必须将内功从头练起,但以贫道多年潜修中所悟心

得,只怕敝派内功对此无能为力……”

  赵岳枫听得愣了,心想武当派内功素以精深扎实见重于世,如是内家正宗最上

乘的功夫,怎会根基不固?又怎会走火入魔?

  只听青岚道人又道:“贫道为此也大惑不解,想了多年,才晓得以前数代发生

事故,以致各种绝艺均有传下,反而这筑根固基的内功入门口诀缺漏几句,等到功

行深厚之时,才发觉全身七大隐穴倒有三穴气机无法畅通。先师白木真人就是想仗

精纯功力强行攻穿这三大隐穴,以致走火入魔!贫道眼下本是千载一时之机,须得

从头练起,如若补回缺漏口诀,日后将有上窥九转玄功的机会。但这不说也罢,贫

道向少侠说了这许多话,只是要教少侠得知敝派内功大有缺憾,是以敝源各种上乘

武功少侠学去也没有多大稗益。还是从速离开,以免两面受敌,引起门派纠纷……”

  赵岳枫哦了一声,心中忽然触悟一半,急忙道:“道兄如果信得过在下,请将

贵派内功口诀吟说一遍!”

  青岚道人深深吸一口气,这一刹那间他已转过许多念头,自然他必须考虑到赵

岳枫是否趁机想记住武当内功心法,不过这许多疑念未得到答案之时,已经因见赵

岳枫满面正气而下了决定,随即诵出本门练功心法。

  赵岳枫潜心聆听,到了第五段背完,开始念第六段时,他忽然举手着他停口,

默想片刻道:“在下误入贵派秘府之内,曾经在一间石室墙上发现一段练功口诀,

当时在下一看甚是显眼,似是入门时筑根固基的心法,已经大感讶异,现在已得到

答案了。”

  他随即将那一段口诀背出来,又道:“大致上是如此,字眼有不同,但内容决

不会错!”

  青岚道人凝思半晌,眼中突然射出突变神光,肃然道:“敝派从此得以振荡起

衰,全蒙少侠恩赐,大德不言谢,且待日后贫道大功告成之后,自会将今日之事让

全山弟子得知。”

  赵岳枫突然侧耳聆听,接着道:“有人来了,在下得赶紧离开。也许从此离开

贵山,日后全仗道兄从中解释种种误会,在下已感激不尽。”

  说罢急忙抱起单水仙,急奔而去。他本应先下星沉谷天龙湖那边,但因有人是

从这边走来,是以径向相反方向奔去。走出数里,但见四下皆是嗟蛾怪石,穷山秃

岭,虽然景色不佳,但潜匿踪迹,却甚是理想。

  又走了七八里路,断续见到树木,可是景色仍然十分难看,他找了一个背风的

岩洞,把一梦头陀和单水仙都放下,吁一口气,先出手助一梦头陀把穴道解开,让

他趁早完成神奇之功。

  单水仙则安放在一层枯叶上,她昏迷了好久,醒来时已是黄昏时候。睁眼便见

到衣衫破烂但神采奕奕的赵岳枫在她的身边,芳心大感安慰。

  赵岳枫道:“二妹放心调养,我们已脱离灾难!”

  单水仙道:“我记得手臂疼痛如裂,随即便失去知觉,这两块木板是大哥扎的

么?”

  赵岳枫道:“不是我,是那武宫主,她大概是良心发现,所以替你包扎,又敷

上灵葯,据她说只要不碰触到伤日,只须一日就可痊愈!”

  她苦笑一下,道:“什么良心发现,她见已无法再下毒手,才故意取悦于你!

但却害惨我了!”

  赵岳枫道:“什么?她害惨了你?”单水仙道:“她对我种下此因,日后须受

十倍果报。但这个狠毒的女人却要我报答她,心中实在不大乐意。”

  赵岳枫笑道:“原来你是佛门信徒,所以极重因果,依我看来,你还是回家为

是!二妹你到底住在何处?家中还有些什么人?”

  单水仙道:“我住的地方远得很,自小就没有亲生父母,但却有个富贵双全的

义父,我一年住在义父家,一年住在姑妈修行的尼庵中。”

  赵岳枫想不到她身世如此可怜而又奇怪,当下道:“你没有向义父或姑妈问起

你的亲生父母的下落么?”

  单水仙秀丽的面上流露出黯然之色,道:“我义父根本不晓得,他是个做官的

人,几年才回家乡一趟。至于我姑妈,她已是道行高深的女尼,一年难得见上几面。

她每次见到我,总是默然凝视着我,老半天之后便含泪诵佛号,回到禅房内。”

  赵岳枫道:“怪不得你无法出口询问父母之事,为兄尚有一点疑惑,那就是二

妹你有时风仪如大家闺秀,有时却如佛门弟子,这两点都有了解释。可是你有时却

流露出江湖气习,言谈中颇多江湖人常说的话,这却是从何说得?”

  单水仙道:“我义父家中有个老家人,他昔年是武林中颇有声名的人物,后来

不知何故当了我义父的家仆。是他有时带我到外面游逛,参加一些集会,座中都是

江湖粗豪重义之辈。带我去的那位老叔每次都是替我乔扮男装,要我效学他们口吻,

所以我不但识得江湖口吻,连武林中许多逸闻掌故以及一些著名人物我都知道不少!”

  赵岳枫摇摇头,道:“真想不到你出身如此复杂,怪不得机变百出,精灵透顶

……”单水仙微微一笑,心想:这可是你为人忠厚坦直,所以透着有点愚笨。

  只听赵岳枫又道:“那么你又怎会独自离开故居,要到阴风崖铁柱宫度化群魔?”

  单水仙沉吟一下,道:“我本来答应过慧师不将此事向任何人泄露,但既是大

哥下问,小妹只好从实供出……”她叹一口气,接着道:“我本来就酷嗜佛学,一

直有剃度出家之想。但姑蚂却不允港。因此四年前我就偷偷跑到二十里外一座尼庵

去求主持慧师许我出家。慧师一见到我就露出十分奇异的神色,不过后来对我极好,

时时限我谈论佛学要旨,又告诉如果我能度化恶人的话,这才真是菩萨心肠。”她

面上泛射出圣洁优美的光辉,自有一种令人仰慕的庄严。赵岳枫颔首道:“这种舍

身度人的大愿,和我辈侠义心肠大致相同……”

  单水仙接着道:“这四年来我一直在思念此事,忽然有一大发觉我既生而无欢,

何不发大悲大勇之心,捐弃这副皮囊去度化一些恶人,使他们改过自新,立地成佛?

于是我问慧师世上谁是第一恶人,她告诉我说阴风崖铁柱宫的武阳公可以当得第一

恶人四字而无愧。她说她听过许多证据确凿的传说,这武阳公一生之中单是败坏妇

女名节的婬行就不知做了多少万件,其余杀人掳掠之事,更是不胜枚举!”

  她沉思一下,似是回想当日之事,接着又道:“过了几日,我便跟姑妈说出此

意,姑妈那时十分震动,面色灰白。她用种种理由劝阻我不要做这件事,但我志己

决,只是低头念佛,后来姑妈告诉我说,她以前也听过有关武阳公婬邪恶毒的传说,

大概不假,如果我一定要去,她也无法阻止,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只望我在失望灰

心之余,还肯回去见她一面!随后将天缺三宝赐我,说是她听说天缺三主的另一半

就在武阳公手中,如果他迫得急时,相信可用这三宝换回贞操性命……”

  她忽然叹口气,停口不说,心中却想道:“大哥啊,你哪知我自从遇到你之后,

度化恶人的决心便已经动摇。只要你肯让我随侍一辈子的话,我宁愿不做菩萨!”

  她的心事赵岳枫自是不知,见她停口不说,还以为她是想起这武阳公的邪恶而

心中畏怯,暗自忖道:“她到阴风崖无异自投虎口,我自是要尽力劝阻。不过她若

是回去依靠姑妈义父的话,定是毫无趣味,我得想个什么法子替她安排安排……啊,

有了,我从今就开始留心,若是遇到有胆有识的少年侠士,便替她做主。她嫁了之

后,生活美满的话,自然永不再浮起这种怪涎的念头……”他想出了解决之法,心

中大是宽慰,但暂时却不告诉她,等到适当时机才因她说。

  当下嘱她好生休养臂伤,自己出去查看四周形势动静,顺便采了好些果子回来,

两人就以果充饥。

  到了翌日早晨,赵岳枫看看一梦头陀面色甚佳,单水仙也是精神奕奕。她内伤

已愈,只有一点臂伤,毫无妨碍,赵岳枫大为放心,便独自出去采摘野果。

  岩洞附近数里之内,树木甚少。赵岳枫轻车熟路,直奔西北,数里外便是一座

青葱山岭,翻过山岭,峰峦连绵,树木郁苍,与山岭那边的荒凉光秃的景象迥异其

越。

  赵岳枫人林摘果,忽然听到有人穿林疾奔的声息,心中一动,循声追去。纵出

二十余丈,只见一个佩剑道人在前面迅快奔行。

  从装束上一望面知这些道人便是武当派弟子,赵岳枫沉住气悄悄跟随,穿出树

林,再转入一座幽谷之内,只见谷内花树杂生,景色清幽,在右边一片碧绿如茵的

草地上,二十余名佩剑道人无声肃立,在这一群道人前面站着一排五个道士,四个

须发如银,另一个却只有二旬上下,面皮白皙,挺拔英俊。

  赵岳枫隐身谷口树丛中,相隔虽远,却仍然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连群道呼吸之

声也听得见。

  他认出那四名老道人便是武当四老,属紫字辈,名望身份都极高。那年轻俊挺

的道人正是他恨不得一剑劈死的白霞道人,以他的身份,纵是勉强和武当四老排在

一起,也不应屹占当中位置。

  要知武当派门规甚严,这尊卑上下之礼决错不得。白霞道人居然占了当中主位,

赵岳枫可就大感讶异,更加用心探按其中缘故。

  那三名人谷道人奔到草地,先向自霞道人躬身稽首,然后才向四老行礼,接着

退人人群中,肃然伫立。

  赵岳枫更加讶异,忽然醒悟,心中大震,忖道:“莫非他已当了掌门人?如果

是的话,白沙道人何处去了?除非是死在他手中?”

  他一悟出此理,登时胸中热血奔腾,几乎要现身扑上去杀死那白霞道人。但转

念想到这恶道既然已登上掌门人宝座,门下弟子不说,那武当四老见有外人要加害

掌门,定要出手力拼。自己纵然有取胜之机,但能不能下煞手伤及四老?当下按捺

住心中气愤,决定只要白霞道人定单了,便现身取他性命,其余之事以后再看着办!

  白霞道人口中发号施令,那二十余佩剑道人立时散开,动作迅速,片刻间已各

自站好位置。

  赵岳枫遥遥看这二十余名佩剑道人分明是布下一种阵图,每人所站的方位,离

别的人只有两臂之远。看上去似是接着九宫八卦之位布成阵势。当下大感迷惑,忖

道:“武当派倾巢而出,在这僻静幽谷中布下阵势,不知要对付什么人?”

  自霞道人详细查看这阵势之后,道:“那换位及出手招数你们都记得么?”

  二十余道人齐声应道:“记得!”

  武当四老的八只眼睛在阵势中扫来扫去,像是第一次见到这座阵法,各各潜心

查看虚实一般。

  白霞道人举头望望天色,道:“快了,大家调匀呼吸,准备出手!”

  武当四老站在最左边的一位缓缓道:“掌门人的神机妙算,向来令人佩服!不

过今日这一座阵法能不能收到预期功效,大成疑问!”

  第二位老道人接着道:“这座阵法全按九宫八卦方位略加变化而成,虽然发动

之时会有神奇不测之威力,可是得看用以对付什么人……”这老道言下之意,无疑

是说对付待会儿要来的敌人便不管用!

  赵岳枫听了这话,心中更加滋生疑窦,左思右想总猜不出这一群道士要对付什

么人?

  白霞道人微微一笑,道:“四位师怕师叔不必多虑,此阵经过历代祖师推究,

决无失败之理,非是本掌门自行研悟,待会诸位师伯师叔便可眼见此阵奥妙了!”

他声调之中充满自信,那武当四老虽然辈份尊高,可是一则他身为武当派掌门人,

二则他更说出此阵乃是经过历代祖师推究而成,便不再开口说话。

  赵岳枫忽然醒悟一事,忖道:“他们等候的敌人一定武功高强无比,连武当四

老都没有获胜之望,才会如此慎重其事!这人是谁姑且不去理他,但此人既是如此

武功高强,我须得防他入谷时发现我的踪迹……”当下转眼四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