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十八章

作者:司马翎

  单水仙哂笑道,“你不曾答应的,只有我亲口答应,那么小妹不去就是!”

  赵岳枫一想这话有理,不觉失笑道:“你真是智计百出,大概就是只有你想得

这么快……”

  单水仙小嘴一撅,道:“我比人家差得远呢?我可真怕大哥你这次再赴阴风崖,

就不再离开,干脆当起驸马爷,那够多好!”

  赵岳枫摇摇头,也不去驳她,径自出洞,口中吩咐道:“你别乱走,耐心等我

回来……”这时一梦头陀的背影,已消失在远处的山背,他忙忙放步奔去,如此一

路远远吊着,翻过十余座山岭,只见前面山麓草坡上,站着一个老道人,一梦头陀

迅快奔去,眨眼间已经迫到二十余丈之内。

  那老道人正是紫心老道长,这刻衣破譬乱,容色惨淡,独自仰首向天发怔。

  但他到底是一代高手,一梦头陀近到二十丈之内时,立即发觉,两道冷电似的

目光扫过来,冷冷道:“你是什么人?”

  一梦头陀奔到十丈左右,便停住脚步,细细打量这个昔年并肩力战强敌的故人,

但觉他形貌苍老,哪里还是二十年前英风飒飒,潇洒不逊的武当剑客?不过在他顾

盼之间,仍然隐约可以找回一丝昔年傲气英风。

  他朗诵一声佛号,道:“贫衲只是个行脚游方的穷和尚,道兄二十年来可好?”

  紫心老道长听到他的语声,仍然记不起这个破烂老头陀是谁,当下打个稽首,

道:“二十年作何解说?”

  老头陀道:“二十年只是一场永无终止的恶梦,道兄以为然否?”紫心老道长

点点头,道:“说得不错,说得不错,唉!唉……”他连连长叹两声,满面皆是衰

颓痛苦之色。

  老头陀心中一阵凄然,缓缓道:“道兄二十年前有什么事如此紊绕心头,不能

淡忘?”

  紫心道长面上皱纹更多,益发显得苍老可怜。他这刻神智仍然清醒正常。忽然

瞪大双眼,光芒四射,厉声道:“老和尚你到底是谁?”

  一梦头陀二十年来在秘府石洞之内苟延残喘,对于当年发生之事,不知想过几

千遍,这时忽地一阵激动,忍不住冲口道出心中疑团,道:“贫衲是谁与道兄无干,

只是贫衲也是玉环仙子裙下忠臣……”

  紫心老道长耳中听到玉环仙子四字,如遭五雷轰顶,登时呆了。

  一梦老头陀接着道:“若是玉环仙子有命,要贫衲做事,就算是背叛师门,欺

朋灭友之事全干得出来!”

  紫心老道长宛如泥雕木塑般僵立不动,过了良久,心中震动渐渐平复,厉声道:

“你到底是谁?”

  一梦头陀诵声佛号,道:“贫衲不敢复亿往事,是以时时神智昏乱。但已聚九

州之铁,铸成大错,人力已无法挽回,因此最好还是忘掉旧时名字。现下自号一梦,

道兄决记不起几曾见过我这个老头陀……”

  他句句字字,都像锋快刀剑刺入紫心道长心坎一般,眼见这老道人面色变来变

去,似乎疯狂又要发作,当下暗加戒备。

  两人默默对峙了一盏热茶时分,老道人长叹一声,身躯摇摇摆摆,生像是心中

负累沉重不堪,压得他连站立也不稳。

  一梦头陀心下大量悲悯,但仍然硬住心肠,毫不放松,道:“道兄昔年干下何

事,致今日无从补偿之疚,若是说了出来,定然好过得多!”

  紫心道长悄悄然道:“贫道昔年不意暗中迷恋上峨嵋玉环仙子,因此她的话贫

道无法推拒!”

  一梦头陀心中大为紧张,但面上却一点也不流露出来,接口道:“她要你做什

么事?”

  紫心道长道:“她要求趁……”他忽然住口,睦目望住面前这个衣衫褴褛,发

乱须长而又伤痕满面的老头陀,似是霍然醒悟,沉声道:“你到底是谁?”

  一梦头陀道:“贫衲法号一梦,道兄决不认识!”

  紫心道长想了半晌,道:“不错,恕贫道耳拙,竟是从来未曾听过,但这也不

难解决,只须出手一试,便知道兄真实来历!”

  他吸一口真气,左袖呼地拂出,这一袖暗蕴绝强的内家真力,比寻常刀剑还要

厉害。但两下相隔尚有寻丈。他的袖管再长也拂不中对方身上,一梦老头陀巍然屹

立,动也不动,任凭对方那一股绝强内力拂体而过。

  紫心道长见他硬接了这一记隔空真力,头面上须发以及身上破衣竟自纹风不动,

蓦地仰天长笑一声,清如鸾凤,道:“好,好,贫道近年来第一次会到高人,自当

竭诚领教……”话声中揉身迫上,仍然左袖拂出,这一回袖管直取一梦头陀面部,

似乎还没有第一记力道强劲。

  但一梦头陀反而面现沉侵之色,举掌推去,掌锋刚刚沾到袖管,立时三指斜伸,

如抓如戳。紫心老道人左手恰恰从袖影中出现,遇上对方三指斜戳之势,登时缩回,

袖管上力道猛然加倍涌出。一梦头陀亦在同时收指叱掌,发出一股阳刚之力。

  双方内力一触,嘭地微响,齐齐震通两步。他们在一刹那间各自在内力及掌上

招数,果是一代高手格局气象。

  紫心老道长施展出武当九宫八卦掌,只见他衣袂飘飘,游身发招,快如掣电。

那一梦头陀也自施展出一路神奇手法,亦是以快斗快,掌势每每从对方招数间隙中

攻入,每一次都迫得对方气势一挫,又得从头开始。

  眨眼问双方已激斗了三十余招,一梦老头陀大喝一声,宛如霹雷,喝声中连攻

三招之多,迫得紫心老道长连退五步,然后跃出战圈之外,道:“道兄且慢动手,

贫衲有话奉商!”

  紫心道长在记忆之中,从未遇过如此劲敌,只有当年的十面阎罗武阳公差可比

拟。心中大是震动,凝眸望住这个强敌,道:“道兄有何赐教?”

  一梦头陀缓缓道:“贫衲平生武学积聚在这一路分光擒龙掌上,适才连攻三招,

若是换了别人,即使不为贫衲所伤,也得连退五六丈远,始能稳住身形,道兄却只

通了五步,身上发出阳刚阔柔两种绝强力道抵住贫衲攻势,不复能逾雷池一步。贫

衲倒要猜上一猜道兄使的是什么功夫?”

  紫心老道长捋髯一笑,英气勃勃,朗朗道:“就请道兄赐教!”

  一梦老头陀道:“此是武学中绝顶难题,贫衲如是猜对?道兄须得送贫衲一点

采头!”

  紫心道人颔首道:“理应如此,只不知道兄爱什么么物事?敞派千葯谷中有两

株千载灵芝,足以起死人,活白骨,天下无伤不治,无病不愈,道兄分去一株如何?”

  一梦老头陀道:“这等罕世灵草非得福绿深厚者不克当之,况且还须玄门至宝

紫府金盂载盛,始能存活,贫衲一介头陀,无福无宝,岂敢觊觎这等希世灵物?”

这时他脑海中忽然现出秘府石洞之内,那个使他多年不致渴死的金盂,原来就是玄

门重宝紫府金盂,若不是提及灵芝之事,使他忆及移植灵芝之法,当真无法想得起

那金盂的来历。

  他接着又道:“道兄只须把二十年之事详予见告,便是最佳采头!”

  紫心老道人侧目道:“你……你可是……”他忽然住口,心中波澜起伏。原来

他蓦地记起一位掸门高手少林云和禅师,也就是二十年前与他肩杀敌的同道好友,

正是不贪不苟,正直慈悲之人。若以此刻拒绝千载灵芝之举看来,天下除却云和禅

师谁也难以做到,要知这千载灵芝除了愈疾治伤的神奇妙效之外,尚可增进功力,

延年益寿,正是武林中人最是垂涎之物。因此即使是最不贪心之人,听到千载灵芝

之名,也不禁要迟疑一下才能拒绝。何况对方提出的采头不过是昔年一件是非,纵

然知道了,也毫无益处,怎比得上千载灵芝无穷妙效?

  由此推想,第一点性格上极似云和禅师,第二点除非是云和禅师,谁有如许兴

趣要晓得昔年之事?

  不过他没有叫出云和道兄四字之故,却是由于四个理由,第一是他容貌全非,

面上伤疤点点,简直看不出一点昔年轮廓。第二是声音改变。第二是此人蓬首垢面,

须长衣破,而云和禅师一向是方正齐整,最爱干净之人。第四是他武功上看不出竟

是少林路数。

  因此话到chún边,便又咽回。只是疑惑地细看对方,但越看越不像,终于推翻心

中测度,道:“昔年之事与道兄有何干系?”

  但不等对方回答,便又道:“好,贫道就以昔年的经过始未作为来头!”他心

中料定对方决猜不出自己所用的神功,是以无须多虑。

  一梦头陀道:“道兄一言九鼎,可不能食言!”

  紫心老道长仰天一笑,道:“这个自然,你当我是什么人?”

  一梦头陀道:“道兄用的是贵派九转玄功……、昆仑派的天龙五决!”

  紫心老道长那对霜眉皱得益发紧了,面上惊讶之色难以形容。过了片刻,他念

声无量寿佛,稽首道:“道兄慧眼通神,无所不窥,无所不见。贫道饮服之至,这

一场打赌是你赢了……”

  一梦头陀道:“贫衲一个出家之人,赢输之念本来不放在心上,既是幸而言中,

便请道兄赐告当日之事!”

  紫心老道人仰头想了半天,突然放声长笑,笑声高亢尖锐,似是又陷入狂乱之

中,一梦头陀紧张地望住他,等了好久,笑声方始渐低,又过了一会儿,紫心老道

人才停歇了,他道:“道兄真有耐性!”此言一出,一梦头陀暗暗安慰,知道他并

未失去理智。

  老道人又道:“道兄等候了二十年之久,这一会儿自然耐得住,对不对?”一

梦头陀合十躬身,没有回答。老道人拂髯长叹一声,道:“贫道二十年来苦练各派

神功绝艺,满以为可以借此重上阴凤崖找那老魔头拼上一次,但总得没有一种神功

能练得登峰造极,未敢轻易犯难,今日证明贫道并非过虑,唉,昔贤有之,爱博者

多浅,好奇得无益。贫道正是犯了此病!”

  一梦头陀仍然缄口不说一言,老道人道:“想不到二十年后故人重逢,面目全

非,云和道兄你这一向驻在何处?为何总不见面?”

  老头陀缓缓道:“贫衲已改名为一梦,这二十年来的遭遇不说也罢!”

  老道人道:“贫道决不毁诺食言,但现下却急于向道兄请教几手,看看咱们这

二十年到底增长了些什么?”

  老头陀仍然毫无火气,缓缓道:“贫衲二十年来马齿徒增,筋力衰迈,岂敢与

道兄争一日之长短!”

  紫心老道人胸中已有成竹,道:“若然道兄坚拒的话,贫道宁可自尽于道兄面

前,也不说出昔年之事!”

  一梦老头陀爽快地道:“既是如此,贫衲只好遵命!”要知他苦练了二十年内

功,在那等环境之下,自是专心一志,心不旁惊骛。今日脱困出来,也真想试一试

自家武功到底到了何等程度境地。

  两人互相行过礼,紫心老道长首先发难,一掌当胸劈入。他这一掌运足本门九

转玄功,有心先拼神功真力。一梦老头陀也和他一般心意,单掌外推,他们出手之

时,一切如常,似是掌上毫无力道,但两只手掌遥遥印上,噶地沉响一声,登时激

起千百道风柱,倾轧冲荡,卷得四下砂飞石走,三丈以内树木都落叶纷纷。

  紫心道长道:“不错!”面上仍不露惊讶之意,只因这宗神功乃是武当绝艺,

猜中了无足惊异。

  一梦头陀道:“另一种是少林愣迹金刚力!”这话一出,紫心老道长登时面色

如土。

  一梦头陀接着道:“这两种盖世神功性质相反,虽说练到登蜂造极的境界时,

可以相辅相成,但人生不过百岁,断难达到这等境界,是以这两种至刚至柔的神功,

尚须另一种天下无双的绝艺从中沟通运转。这宗绝艺,就是……”

  两人掌上神功一触即收,刚柔两种力道互相抵消,不分高下。梦头陀大喝一声,

举掌疾劈。紫心老道人遥遥发掌抵拒,又是嘭的一声,风翻飙转,像这样互相连换

了五掌之后,紫心老道人已略感不支,第六掌拍出之际,暗运天龙五诀神功,掌上

力道斗地由至阴至柔变为至刚至猛。

  一梦头陀的愣迎金刚力先被对方九转神功消卸了四五成,接着被一般至刚力道

击到,登时稳不住脚,腾腾腾连退数步。

  紫心老道人方自转眉一笑,却见老头陀已经抢回原位,迅急发掌,紫心道人心

中微微一凛,想不透对方何以不须调气运力,便能如常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