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十九章

作者:司马翎

  那些人的口音他都听过,正是早先碰见,那个沈堂主率领着的七骑。而他脖子

上加这么一条要命的细绳,便是姓郁的黑衣汉子献计。因此赵岳枫心中恨极这个姓

郁的人,心想这家伙最好别碰在我手中,不然的话,一定打扁他的坏脑袋。

  这时有人抗起他,走出大路。赵岳枫勉强睁开双眼,被风一吹,又簌簌落泪。

那人把他搁在马上,另外有人哈哈笑道:“看,这小子哭个不停,不知何事伤心…

…”

  另一个声音接道:“他定是天下间最怕死之人!但小伙子别害怕,大爷们等你

养肥了才舍得宰……”

  这嗓音正是姓郁的黑衣汉子。众人都大声哄笑,赵岳枫不用亲眼看见,也想象

得出这姓郁的姦诈狡猾而又得意的样子。

  笑声渐息,有个人道:“这小子武功虽然不错,但我们还用不着这等张致……”

  红面大汉沈堂主的声音道:“命令上交待得清清楚楚,说这厮是本宫几个主要

对头之一,命咱们万万不可大意,再说刚才这厮反应之灵敏,身法之佳妙,都不比

等闲!咱们运气太好,才能建此殊功。其实上头根本不敢指望我们能擒住他,已经

急令调遣在附近五省之内的高手赶来合力应忖此人。”

  早先说话之人诧讶地哦一声,不再说话。姓郁的黑衣汉子道:“如果本宫的对

头个个都像这厮般愚笨,小弟胆敢夸句海口,单凭本堂人马就足以尽数擒获。”

  赵岳枫一面听,一面付想这些人马似乎以前从未见过,而他们似乎还不知自己

是谁。

  过了不久,一阵车声传来。红面大汉沈堂主的声音道:“先把峨嵋派姓尹的小

子扛上车,再扛这厮!”

  赵岳枫闻言忖道:“那个受伤的人果然是峨嵋后起之秀房仲,唉,我不但铸成

大错,连自己也陷入敌手!”

  两个大汉过来扛他,一个托肩,一个托腿。赵岳枫涌起一腔怒火,趁他们要用

力而力量未发之际,蓦地气沉丹田,打个千斤坠。他的内功非同小可,那两人力道

才发,忽然被一股潜力硬追回去,各各立足不住,翻身摔个跟斗。余下数人见这两

个同伴一齐滚翻开去,都大是惊讶。

  那两名大汉也没有受伤,翻身跳起,互望一眼,眼中尽是狐疑之色。接着又上

来扛人,这回毫无变故,容容易易托起赵岳枫,放在车中。

  马车驰行好久,赵岳枫眼睛已经渐渐复原,只见这辆马车甚是宽大,车内铺着

又厚又软的垫子。房仲就在他左侧,身上还盖着棉被。他双目紧闭,面色发育,呼

吸甚是微弱,显然是内伤甚重,赵岳枫宁神静虑查看许久,才看出房仲乃是被一种

绝脉闭穴手法所伤。受到这等阴毒内伤之人事后即须觅地静养,并且须由懂得施救

之人相助,才能痊愈。眼下他伤势沉重之故,必是受伤之后,策马狂奔所致。怪不

得对方要使用这种舒适马车。

  马车虽是一直不停地向前驶去,但车后只有两骑跟着,另外沈堂主等五人早已

疾驰而去,不知所踪。到了黄昏时候,马车驶入一个市镇之内,便即停宿在一间客

栈。他们包下整间客栈,门外竖立着一枝镌镂满龙纹的铁柱,粗如鸡卵,长约两尺。

  这根铁柱竖在门边的一个木架上,所有的闲杂人都远远避开。但隔壁还有一家

客栈,因此仍然相当热闹,人来人往,只不到这边来就是。

  赵岳枫和房仲被安置在同一个房间之内,两名劲装大汉守在房内,赶车的大汉

则守在外面,戒备颇为森严。房仲一直昏迷不醒,赵岳枫时时忧虑地望住他。掌灯

后不久,那两名壮汉已发现赵岳枫的忧色,过去查看房仲情形,其中一个道:“施

兄你看情形怎样?”那个姓施名光的劲装大汉皱起眉头,面上剽悍之色已化作优虑,

道:“大概不行啦!”

  他察看一下,道:“李重兄,这事怎么办?”李重道:“沈堂主虽是说过不能

让这厮死,但他自己又不解开这厮脉穴,教咱们有什么法子好想?”施光道:“但

咱们也得尽尽人事,给他推拿一阵怎样?”

  李重大概也觉得此责重大,便同意了。两人轮流在房仲胸口穴道推拿了一阵,

房仲伤势似乎更见沉重。

  赵岳枫道:“两位试试推拿他廉泉、水突、天鼎三处穴道看看!”

  李重和施光对望一眼,施光首先如言推拿,过了一会儿,房仲呼吸渐渐增强。

但一停手,便立时转得极弱。当下两人轮流不歇地推拿,过了老大一会儿工夫,李

重暴躁地咒骂一声,道:“老子不干了,要咱们服侍到什么时候?”施光道:“是

啊,但这厮若是死了,沈堂主怪罪好受,郁锋这妖狐的讥讽难当……”李重骂道:

“他妈的,那臭妖狐苦敢多嘴,老子就跟他拼了!”

  赵岳枫道:“这种独门绝脉闭穴手法,别人决难解救,两位推拿那三处穴道虽

然无功,但若是只要保存住他一条性命,却不是什么难事!”

  李重嘴上虽硬,但心中却真怕郁锋的损话,连忙道:“你有法子……但别叫我

们替你松缚以便施救!”

  赵岳枫道:“用不着松缚,两位把在下扛过去,待在下掌心按住他腰眼,设法

提增他体内元气,两位同时出手推拿他六处穴道,他一条性命定保无虑!”

  李重望住施光,道:“怎么样?”施光点点头,但接着低声道:“我只怕他趁

机弄死这厮,陷害咱们。”李重沉吟一下,道:“如果不试,这厮眼看已经没命,

结果总是一样!”施光决然道:“好,教他试试!”

  当下把赵岳枫扛过来,侧卧床上,背向房仲,赵岳枫倒剪缚着的双手便碰到房

仲身体。赵岳枫掌心按住房仲腰眼,道:“两位现下出手推拿他璇玑、华盖、紫宫、

以及库房、屋翳、神封等六穴。”李施二人连忙出手推拿,赵岳枫暗运玄功,将一

股热流透人房仲体内,缓缓攻入经脉之内。

  这一股热流舍开十二正经,攻入阴维、阴维、阴交,冲、督、任、带等八奇经,

缓缓穿行一遍,原来人体内之经脉有正有奇,的短阴三阳,足三阴三阳谓之十二正

经,上术的八奇经皆不拘于经,称为奇经八脉。

  房仲呼吸先是变得十分响亮粗浊,但不一会儿工夫,便由粗转细,由重化轻。

一呼一吸之间,相隔渐久。

  赵岳枫等他们推拿了一阵之后,才道:“好了,他的性命可保无虞。我也技止

于此,想要救醒他的话,已无能为力!”

  李重傲然道:“沈堂主的三阳绝脉手是他独门秘传绝学,天下无人解得,你自

然没有法子……”

  当下和施光两人夹手夹脚把他扛回另一张床上,赵岳枫打侧躺着,因要翘头曲

腿,是以十分难受。但他这刻却忘记了身上苦楚,忖道:“原来这一帮人马乃是绝

手判官沈斌为首,此人一向独来独往,横行于黄河南北,想不到也投效到铁柱宫中,

现下我已用武当派九转玄功潜行打通房仲的奇经八脉,使他自然而然蕴蓄气力,只

待对方一解开闭塞脉穴,他立刻可以跃起应战,如果他机警过人,定可趁机逃走…

…”

  他又将目前形势寻思一遍,便设法先行试探这李施二人的态度,当下微呻一声

道:“在下口渴得很……”

  李重凶霸霸地道: “别叫, 沈堂主吩咐过不得给你饮水食物!”施光叫道:

“他刚才运功之时,定然耗费不少气力,给他喝点水也不妨事!”李重道:“那你

就给他喝一点,我可不管!”施光便倒一碗茶喂他喝,道:“这是妖狐郁锋的鬼主

意,他说若是给你饮食,便得服侍你大小便,怕会出事!”

  李重道:“他的坏心眼多着哩,不然几时听一个男人的绰号叫做妖狐的?”

  赵岳枫道:“在下近年已不涉江湖,因此不但对这位姓郁的朋友毫无所知,便

是诸位提及的峨嵋重宝盘龙飞凤章其中有什么牵涉,也一概不知。”

  施光道:“现下告诉你也不妨,本宫业已将少林、武当、华山、峨嵋四派的镇

山之宝取得,分别陈列在四处地方,任凭武林同道观赏……”

  赵岳枫大吃一惊,道:“当真有这等事?”他心中过于震惊,以致头足一动,

颈上气管被细绳勒紧,涨得面红耳赤。

  李重道:“咦,看来这厮倒像是真的不晓得这件武林第一大事!你叫什么名字?

何以上头的命令说你是本宫几个大对头之一?”

  赵岳枫想了一下,道:“你们两位对我不错,我可不能够编造假话哄骗你们,

但也不愿说出真实姓名……”他这两句坦白之言登时博得李施二人好感和谅解,原

来江湖上粗豪之辈,讲究的是光明磊落,最恨心计阴毒,手段险诈之人。李重道:

“行,你不用回答!”赵岳枫生性也是喜欢这种粗豪爽直的人,冲口道:“两位回

头最好设法教姓郁的看守在下!”

  施光讶道:“为什么?”赵岳枫这时微感后悔,但已不得不说,道:“在下要

设法逃生,若是成功的话,便不致连累两位了!”

  施李二人面上都露出不相信的神色,忽听一阵蹄声传来,不久停在外面,李重

道:“沈堂主回来啦!”片刻间五个人鱼贯人房,当先的一个正是那红面大汉绝手

判官沈斌,第二个便是妖狐郁锋。

  绝手判官沈斌瞧瞧赵岳枫和房仲的情形,似是甚感满意,随即掏出一个锦盒,

从盒中取出一方青玉印章,头顶雕着一只飞凤,身上盘着一条龙。把玩了一阵,道:

“李重兄可把姓尹的废了!”李重声一应遵命,过去把伊仲抓起,便向房外走去。

  赵岳枫心知这沈斌必是因盘龙飞凤章已经夺回,所以下令把房仲处死,心中大

急,正要设法一拼。忽听郁锋阴险的声音道:“且慢!”绝手判官沈斌浓眉轻皱,

道:“郁兄有何高见?”郁锋道:“堂主言重了,属下听说过死不瞑目四个字,却

不知是否真有此事,是以胆敢请堂主先行解开这厮脉穴,让他亲眼见到他们峨嵋之

宝已重落我们手中,这时再把他处死,瞧瞧他瞑不瞑目?”

  绝手判官沉斌先是怔了一下,接着哈哈一笑,道:“妙得很!”把手中的盘龙

飞凤章交给他,道:“你用点穴手手点他相应的百会、璇玑两穴!”他这种绝脉手

法解救时随时间之不同而变易穴道,是以不怕别人学去。

  郁锋面含好险笑容,走到房仲面前,伸手拍在他头顶正中的百会穴上,嗖着骄

指点中他胸口璇玑穴,道:“小子睁眼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房仲眼睛仍然闭着,但身躯渐渐挺硬,李重放开手,他摇摆几下才站稳了。郁

锋道:“峨嵋派只派得出你们这等窝囊废,妄想夺回镇山之宝,真是做梦!看,这

是什么?”房仲缓缓睁眼,首先就瞧见他伸到面前托在掌心中的盘龙飞凤章,不觉

微微向前一倾。郁锋迅即缩手,左掌疾然斫下,一掌所在房仲颈侧,房仲扑地仆倒,

屁股撅了几下,似是用尽气力也爬不起身。郁锋快意大笑,忽觉足踝一麻,心中一

凛,正待运足全力一脚踢出。但这时他足踝两侧的中封、邱墟两处穴道被制,四胶

皆软,哪里还能动弹。

  他右手一垂,掌心的盘龙飞凤章掉下地去,但尚未触地,一只手迅疾攫住。

  变生仓促,房中诸人尽皆一怔,却见人影蓦地飞起,数尺外的绝手判官沈斌怒

喝一声,运掌迅击。郁锋身形倏地一歪,挡在掌势前面,沈斌迫得疾收掌力,那道

飞起的人影正是峨嵋派后起高手房仲,此时快逾掣电,径向后窗纵扑,趁着最强的

敌人沈斌被阻之际,砰地一脚踢开窗门穿了出去。

  其余李重施光等五人吆喝连声,纷纷追出,绝手判官沈斌怒哼一声,一掌拨开

妖狐郁锋。床上的赵岳枫一直扭头注视着这个铁柱宫高手的动静,原来当他听到郁

锋出的主意之后,已经想象到这般局面,其时已考虑到这干人之中以绝手判官沈斌

功最高,只不知他高到什么程度,若然没有若何惊人造诣,则自己还不须出手。故

此他一直密切注意着沈斌动静,这刻一看沈斌随手一挥,郁锋便仆开丈许之外,这

等功力实在大得惊人。当下不再迟疑,运起少林寺前辈高僧,一梦老头陀所传的缩

骨神通,身躯手足尽皆缩小许多,立时脱出束缚。

  绝手判官沈斌刚刚纵起,耳边风声现然掠过,心中一阵大骇,连忙气祝丹田,

身形倏然坠地,目光到处,只见那个面貌英俊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