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二章

作者:司马翎

  冰峰大师先是被黑煞手赖珞隔空一掌,劈得退了半步,对梅龙的攻势顿时中断。

幸得白石道长接踵而至,剑光卷住黑煞手赖珞。老和尚嗔念陡生,使出少林神拳,

呼呼呼一连劈出三拳,把梅龙向横迫开七八步远,接着欺身上前,再度迫攻。

  就在白石道长挥剑缠住黑煞手赖珞之际,那边太原乌魔健头颅一摇,头顶那个

高达半尺的大譬倏然散落,长发披胸,厉啸声中,疾掠出去。

  她的啸声暗蕴摇魂震魄的魔力,悲凄惨烈,刺耳难听。

  慧师太比凌霄道姑早一步出去,剑光如虹,横截上去。半途中便拦住乌魔娘,

施展出华山六合剑法,吞吐刺劈,剑法凌厉高妙。乌魔娘右手使用长约四尺的三股

金叉,幻出千百道金光,抵住慧师太的剑势。

  这乌魔娘不但是手中的三股金叉招数诡奇毒辣,最奇的是她那一头长达胸前的

乌发,时时突然飞起,硬如钢丝,向敌人腕臂或头面扫卷。

  幸得慧师大一来听说过这乌魔娘的魔发奇怪妙用,二来华山的镇山无上剑法乃

是以开阔纵横见长,对方实难有机会迫近、是以乌魔娘的一头魔发无从发挥威力。

  这时场中已有五对在动手,战况之烈,当真是风云变色、山摇地动。

  武官主凝神看了一下白石道长及慧师太的剑法之后,便微微冷笑,转限望住玉

轴书生房仲,道:“有烦贵座出手,一并把那峨嵋道姑算上,以便再调人替代梅家

兄弟……”

  玉轴书生房仲举手一揖,徐步出场。那边凌霄道始迅逾闪电般掠到,一挥手中

长剑,道:“房施主赢得贫道手中之剑,再到别处不迟……”

  玉轴书生房仲洒落一笑,取出兵器,却是一支长约三尺的玉轴,乍看极似是卷

起的书画条轴。

  他身上一袭青衫,人又长得斯文潇洒,虽是五旬以上的人,看上去却慨乎只是

三旬左右。单看外表,谁也猜想不出这位温文尔雅的书生,竟是二十年前便以心狠

手辣震动江湖的玉轴书生房仲。此人近二十年来,却似乎己敛迹销声,极少听说他

的事迹传闻。

  他拢手一揖,道:“峨嵋为四大剑振之一,区区心仪已久,今日正好领教。”

  房仲也应了一声请字,跨步上前,手中玉轴迫面点去。凌霄道站长剑迅快撩劈,

只见剑势只使了大半,忽然化为阴手,剑尖一转一沉,疾向玉轴书生房仲肋下大穴

迅急刺去。

  玉铀书生房仲不禁面色微变,疾退两尺。这时才知道峨嵋派列为四大剑派之一,

果然有真才绝学。而且这位青衣道姑外貌虽是素面朱chún,修眉朗目,颇具出尘绝俗

之美,使人感到她并非抡刀动枪那种武林人物,以致泛生她武功有限的错觉。然而

其实她功力深厚,运剑出击时得心应手,高妙异常。当下不敢大意,再度挥玉轴攻

了上去。

  凌冒道姑的阴阳剑法乃是峨嵋镇山剑法,奇奥繁复,暗合五行生克之道,尤其

擅长的是当她以阳剑长驱攻敌之时,突然化为阴剑,伤人于不知不觉之中。刚才的

一招不过是霜刃初试而已。

  这一对眨眼间便激战起来,玉轴书生房仲玉轴上功力深厚,激起一片劲烈风声,

凌霄道姑却以剑法精妙繁复见长,涌起一片剑雨光云,笼罩住对方。

  武官主再次点将,轻启朱chún,道:“有劳南奇大驾出阵,替下金煞。”

  雪轮宇文旷应一声遵命,撒下一个包袱,扭去袱布,却是一个雪白耀眼的圆轮,

轮内有三柄月牙利刃,精光四射。

  此轮施展之时,若是罩在敌人颈上,可以把整颗头颅割下,轮内三柄月牙利刃

更可锁拿兵器,乃是外家兵器中极厉害的一种。

  他刚一迈步,对面立时奔出一名僧人和一名道姑,那僧人手持戒刀,道姑则是

绰剑在手,双双拦截雪轮字文旷去路。

  这雪轮字文旷长得相貌清奇, 年约五旬上下, 身量高瘦。他略一皱眉,道:

“两位不是本座对手,还是回去观战的好!”

  那僧人沉声道:“字文施主尽管施展绝艺,少林寺岂有贪生怕死的人。”

  僧人旁边的道姑尖声道:“峨嵋山上也没有效善怕恶之徒。”

  雪轮字文旷冷冷一笑,道:“本座多年未曾出手,想不到今日却以空门中人作

祭礼……”

  话声中一手抄起长衫,一手举轮向僧人平推出去。他的手臂通共只不过两三尺

长,这一推只不过两尺许空间而已,但轮上风声洪洪,威猛异常,足见这宇文旷一

身功力何等深厚。

  僧人道姑一齐动手,刀剑齐施。他们均是少林峨嵋晚一辈中高手,自然也不会

差到哪里去。两人合力联手,眨眼之间已拆了五六招之多。

  这时梅家兄弟都陷入危局,首先是梅虎被那昆仑派高手罗奇一连数招,打得脚

下步法错乱。罗奇得势不饶人,身形蓦地下沉,一招龙尾招风,反掌横扫出去。梅

虎挥掌急挡,哪知对方这一招已运足全力,双方掌势才接,他的手掌已被震开。

  罗奇在半空中迅疾地借势旋身,化为“龙子初现”之式,左手疾出,迅遍闪电

般印在梅虎胸口。掌心一吐,内力发出。梅虎哼了一声,身躯连退六七步远,才栽

倒地上,已经气绝毙命。

  就在梅虎倒地之际,梅龙也被冰峰大师的左手拿住右腕,动弹不得。冰峰大师

右手高举,正要劈下,目光到处,恰好见到梅龙眼中射出恐怖畏惧的光芒。

  老和尚到底是得道高僧,慈悲为怀,此时心头一动,右掌下劈之势缓得一缓。

  北邙幽灵滕圭衣袖遥遥一拂,一蓬绿火无声无息地向冰峰大师后背袭到。

  午间阳光之下,这蓬鬼火几乎瞧不出来。冰峰大师如果一意杀人,定然难以发

觉滕圭的毒手,然而他一分心思忖,并非全神贯注敌人身上,便顿时感到身后似有

奇异微风拂到。

  老和尚怒哼一声,急切间只好松开左手,运起大手印奇功,向身后拍。

  只听强飙呼啸之声大作,那片袭到冰峰大师后背的惨绿鬼火突然向后倒飞,迫

得滕圭后侧边的天煞文开华急急分头跃开。

  梅龙万想不到对方突然松手,急急运功聚力,举起膝盖猛然一顶。

  冰峰大师无法闪避,只好运气护住要穴,硬挨他这一下,口中同时喝道:“好

孽帐,容你不得……”

  喝声中左掌电疾劈落,正好劈在对方胸口之上。梅龙倒退飞开寻丈,坠地身死。

但冰峰大师小腹上也挨了他一膝。

  这梅龙名列七煞之内,功力自然非同小可,冰峰大师但觉小腹上一阵剧疼,几

乎难以支持,必须弯下身躯,才能忍受。

  这位少林高僧嘴角突然泛起一丝惨笑,身躯依然挺立如山,但面色却变成一片

通红。转瞬之间,他面上红潮消退,抬目四望,却刚好见到一幕惊心动魄的景象。

  只见左侧不远之处,那雪轮宇文旷正以绝高身手,左拳震开峨嵋派弟子,那只

雪轮同时之间荡开那名少林僧的戒刀,迅疾地套落僧人头上。

  冰峰大师不由得善目一闭,再一睁眼,只见自家那个疼爱弟子的头颅已经和身

躯分了家,头飞身倒,死状之惨,令人怵目惊心。

  雪轮宇文旷收回雪轮,迅快推出,锵地一响,锁住道姑手中长剑。道姑运力一

挣,反而被对方拉得身形向前猛倾。急忙松手撤剑时,字文旷左拳劈出,砰的一响,

那道姑已跌开寻丈毙命。

  冰峰大师双目盯住雪轮字文旷,厉声道:“把禅杖拿过来!”

  一名僧人面含悲愤,扛杖飞步出来,躬身交给冰峰大师。然后转身到那边收拾

同门道侣及那名道姑的尸身。

  昆仑高手罗奇凌空掠到,落在冰峰禅师身边,低声道:“请问大师可是已经施

展贵派无实真谛暂住身无上法门,仗着数十年精纯内功真力,硬把内伤压住?”

  冰峰禅师神色如常,道:“罗施主的确是高明,贫僧确曾如此施为!”

  罗奇叹息一声,道:“只不知禅师心中可有未曾放下之事?”

  冰峰大师凝目道:“罗施主这一提起,贫僧倒是想到一事……”

  他沉吟一下,接着道:“敝派的无实真话暂住身法门,乃是传自天竺的一种上

乘功夫,能够将极严重的内伤压抑住,不让发作,时间久暂,只看施法之人本身功

力及伤势而定。时候一到,便即倒毙。这一点罗施主自然已经深悉。”

  罗奇道:“某家昔日曾听贵寺高僧讲究过,故此略知一二。”

  冰峰大师道:“贫僧看今日形势,恐难达到目的,因此突然想起如要伸张正气,

歼灭丑类,唯一之法,就是在三门四派之中,挑选出一位资质绝世,年轻胆大,而

又坚毅正派之人,秘密赴褐各门派掌门,修习各门派最上乘的心法武功……”

  罗奇颔首道:“大师此意极佳,昔年三门四派的前辈高人便有此议,可惜终未

实现。此事虽然关系重大,必须返山禀告掌门人,但某家如今却敢先行担承此事,

只要届时有这么一个人,本门定将心法尽行传授,决不敝帚自珍!”

  冰峰大师道:“好极了,目下已有少林昆仑两派认可此事,再烦罗施主转告诸

位道友,贫僧这就出战那雪轮宇文旷。此战死生未卜,罗施主必须主持大局,请诸

位道友共襄此举。”

  冰峰大师说完之后,携杖大踏步向雪轮宇文旷走去,面上神色凛然,一望而知

老和尚已有作一死战之意。

  雪轮宁文旷神情凝重,望住对面的少林高僧。他身经千百战,阅历极丰,自然

不会因对方的决心死战而凛惧动心。可是却也不敢丝毫大意,暗暗运功聚力,准备

这一场激烈搏斗。

  冰峰大师诵声佛号,道:“宇文施主艺业惊世,老僧不自量力,却要为世除害

……”

  雪轮宇文旷那清奇的面上泛起冷峻笑容,道:“老和尚何用饶舌?咱们动手一

分强弱生死就是。”

  老和尚挥杖猛可击去,杖上带起一股沉重已极的风力。宇文旷心中微凛,暗忖

这个老和尚功力实在不凡,当下举轮猛推,内家真力潮涌撞去。砰的一响,两人各

各震退半步。

  只见这两个当世高手乍分便合,手中兵器各显神通,凌厉攻拆。仅仅战了六七

招,声势之猛恶激烈,已超过其余所有的人。

  且说风雷刀赵岳枫力搏水煞梅豹,久久尚未得手,眼看冰峰大师及罗奇都已经

把对方击毙,不由得心中火躁,揉身迫上,奋勇进攻。

  其实梅豹已经落在下风,加上两位兄长都丧命当场,心神更因而散乱。这时被

赵岳枫强攻硬打,顿时更觉不支。

  风雷刀赵岳枫剑眉笼罩着一片杀机,招招都是立毙敌人的重手法,步步紧迫,

毫不放松。

  突然一道人影刷地落在战圈旁边,冷冷道:“姓赵的且慢张狂,我劝你赶紧亮

出兵器应战!”发话之人,正是七煞之中为首的天煞文开华。

  这天煞文开华口气虽硬,但嗓音尖细,加以身材纤巧,面目俊俏,使人泛生起

他乃是女扮男装之感。

  风雷刀赵岳枫瞥见他手中捧着一支长约四尺,通体黝黑形如降魔杵的兵器,而

且蓄势慾发。心中一动,暗念此人不但近两三年在黑道中声名极盛,甚且能够位列

七煞之首,足见绝艺惊人,非是盛名虚传之辈。自己如果不亮出本门银刀,只怕今

日性命难保。

  心念一转,顿时奋起全身功力,凶猛无铸地连环劈出。

  梅豹竭力挡住他第一拳,但赵岳枫第二拳更加沉重劲厉。梅豹虽然发掌挡了一

下,仍然被拳力震伤,哼了一声,连续退了六七步远。

  风雷刀赵岳枫朗声长笑,反手掣出银刀,凝目望住那天煞文开华。

  双方正在弩张剑拔,一触即发之际,突然后面有人宏声道:“赵兄且勿动手,

某家有话要与你相商!”

  风雷刀赵岳枫应了一声,戟指遥点天煞文开华,道:“你等一等,不要逃走!”

  天煞文开华俊面上泛起一丝微笑,道:“少罗噤,还是快点相商一个逃命之计

为要……”

  赵岳枫哼了一声,转身一望,罗奇就在文许之外。他走过去,道:“罗兄有何

吩咐?”

  罗奇道:“赵兄好说了,目下要商量的是如此这般……”他迅快地把冰峰和尚

的意思说出来。最后道:“某家已经用传声之法,把此事告诉那几位均在激战之中

的道友,均蒙他们赞成允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