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二十章

作者:司马翎

  黑衣女尼身躯微微一震,似是触忆起什么事,道:“云旗飞扬,铁柱销溶。这

两句话你听说过没有?”

  赵岳枫道:“在下曾听先师提过,但仍然不知这两句话的含义!”

  黑衣女尼道:“令师铁蓑渔隐莫平向来少在江湖上走动,不知这两句话的含义,

并不希奇。但即使是当年在江湖上走动的高手,也没有一个得知此语真意!”

  赵岳枫道:“这么说来,这两语实在没有什么意义!”

  黑衣女尼道:“那也不然,这两句话之中,第一句云旗飞扬所说的云旗,乃是

一种兵器。据武阳公说,他平生出手,使用兵器的话,只有克制别人,从未受制,

唯独这一面云旗能够克制他擅长的十般兵器。”

  赵岳枫以前听少林寺高僧一梦头陀提及过武阳公能用十种不同兵器之事,所以

不多追问,心下忖道:“她的话没有一句说错,无疑是深悉武阳公底细之人。但她

到底是什么人?她何以曾经见过武阳公?并且与武阳公谈论过许多隐秘之事?她若

是武阳公的故友,何故自称是三门四派之人,又懂得华山不传绝艺?”这许多疑问

一一掠过他心头,但没有机会询问,只听黑衣女尼道:“这面云旗十分奇怪,不但

招数自成一家,而且踪合兵器中软硬长短轻重六样长处,不属其中任何一种!”

  赵岳枫忍不住问道:“这就奇了,以在下想来,任何兵器总不出这六字范围之

内!”

  黑衣女尼道:“这道理也很简单,原来这面云旗旗杆乃是百练精钢,宝刀不能

伤损,就这一点而言,便属硬兵器范围,但秆端的那面三角云旗,乃是以金狮毛及

银丝织成,自具威力,单论这面旗子,又属软兵器范畴!”

  赵岳枫插口道:“单说这两点,确实不算希奇,但怎能既具轻重长短之妙,而

又不属这四者范围之内?”

  黑衣女尼道:“这道理也很简单,因为旗杆中断为二,接起就长而重,分开便

短而轻。”

  赵岳枫不觉哑然失笑,道:“老前辈这一说明,果然有理,不过这种奇形兵器,

定然极是难以施展。”

  黑衣女尼道:“你说得正是,贫尼参合三门四派各家心法绝艺,研思多年,仍

然无法领悟出云旗招数。武阳公平生就只曾败在云旗之下……”

  赵岳枫忍不住问道:“老前辈何以得知?”

  黑衣女尼淡淡看他一眼,不答这话,径自说下去道:“他即使在梦中也难忘此

辱,但他正如贫尼一样,用尽心思,也无法钻研出破解云旗的招数……”

  赵岳枫忖道:“我目下先后天真力已融合一体,又练成少林寺神功愣迦金刚力

和武当派九转玄功,武阳公纵是厉害,我也不怕!”想是这么想,口中仍然问道:

“老前辈可知道那位使用云旗之人是谁?他目下在何处隐修?”

  黑衣女尼摇摇头,道:“这个人是谁,天下无人得知,除非去问武阳公。武阳

公有一次酒后失言,透露此人虽然被他阴谋陷害,跌落悬崖之下,但仍然未死,成

为他心中的隐忧大患……”

  赵岳枫不禁记起山中那位任野老来,心中大为兴奋,道:“武阳公何以知道那

位老前辈未死?”

  黑衣老尼道:“他跟着便设法悬崖下搜寻,不但尸骨不存,连那面云旗也不见

综影,可知那人实在未死……”

  赵岳枫忖道:“日后我去问问任野老便晓得了。”

  黑衣女尼道:“现在贫尼开始传你华山六合剑谱,你且坐下调息,使心灵湛明,

方易记得这等极上乘微妙的剑学秘诀!”

  赵岳枫如言跌坐运劝,他不但内功超绝一时,加上一向心中没有许多杂念,是

以只一瞬间,便自神宁心澄,灵台空澈。黑衣女尼见他功力如此深厚,不觉微露惊

讶之色。

  当下缓缓背诵出六合剑谱的口诀,只背诵了一段,便突然中止,道:“你先记

住这一段!”

  赵岳枫在心中反复背诵,有遗忘的不向黑衣女尼询问,如此不久工夫。便自记

熟。

  但黑衣女尼却不再传授下去,嘱他独自在谷中静心记熟,是日早晨再来传授,

说罢飘然自去。

  赵岳枫虽然觉得她此举没有什么道理,但他向来不是躁急之人,何况又答应过

传授剑谱之时,便一切听命于她。当下耐住性子,反来复去默诵这一段剑诀。

  到了后来,实在已背得烂熟,几乎可以颠倒背诵。这时不知不觉玩味文中意义。

  不久,他已悟出今日学的一段剑决,竟是华山六合剑法开手东招,每一招都说

得明明白白,其中变化也通畅明白。

  他反正闲着无事,便折了一根树枝,练这六招剑法,这六招剑法在心中设想时

并不困难;但当真依式练习,却颇为艰深难懂。

  好在深山静谷之中,毫无别事困扰。再者他以往在山中那一段日子,已过惯野

居生活,随便采摘点野果山粮,便可度日。因此他心意十分专一,完全浸婬在这六

招剑法之中。

  到了第二日清晨,他照例静坐用功。就在功行将满之际,数十丈外传来极轻微

的足尖着地之声,他明知是那黑衣女尼驾临,却没有睁眼瞧看。

  过了片刻,功行圆满,这才张眼,只见黑衣女尼肃立在两丈之外,神情宁谧她

先开口道:“昨日传的剑诀都记得么?”赵岳枫欠身应道:“在下不但记住,而且

已经练熟了!”

  黑衣女尼面上露出惊诧之容,似是难以置信。

  赵岳枫也不觉大感讶异,忖道:“这六招剑法虽是精微奥妙,但参合武当少林

及我本门心法,便不难理解,她何以有不信之意?”

  只听黑衣女尼道:“这六招剑法乃是华山派最高剑学,每一招都费尽前辈高手

心血,极是难懂。你说已经练熟,这就演练一趟让贫尼瞧瞧对是不对?”

  赵岳枫找到那截树枝,一招一招施展出来。他手中使的虽是树枝,但招式一发,

劲行气贯,隐隐发了风雷之声,威力十足。

  黑衣女尼瞠目良久,道:“你在剑招上不但已得形似之妙,连吐劲发力的真谛

妙诀都渗透了,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之事。”

  赵岳枫心想这六招剑法也不算世上第一等困难的绝学,但口中没有说出来,只

欠身拱手道:“老前辈过奖了,在下自己也不知练得对是不对?”

  黑衣女尼似乎想起什么心事,泛起暴躁的神情,负手踱来走去。赵岳枫公想今

日时间较多,可要请她多传一些,方自开口叫了一声老前辈,黑衣女尼便厉声斥道:

“闭嘴!”自家仍然负手于背,在草地上走来走去。

  赵岳枫记起她事先讲过传技的几日之内,可能脾气不好,便不怪她,默然站在

一旁。

  过了一会儿,黑衣女尼突然停在他面前,瞪眼道:“你怎么不讲话,敢是哑了?”

  赵岳枫不觉一怔,忖道:“刚刚你不准我出声,现下又怪我不讲话,唉,好没

道理!”转念又忖道:“她的举动虽然不合道理,但她有言在先,大丈夫一诺千金,

自然不可恼她!”当下陪笑道:“在下恭候老前辈传授六合剑法,正在调元运气,

宁静心神!”

  黑衣女尼哼一声,道:“忙什么?”忽然间变回平气的样子,又道:“好吧,

你仔细听着!”

  她缓缓清晰地背诵了一段,赵岳枫用心默默记住,方想复默一遍,黑衣女尼已

飘然走了。

  赵岳枫呆得一呆,立时忘记了几句,连忙收摄心神,反复默诵。但其中已忘掉

三句,怎样追想也想不出来。

  不过他也不大在意,等到记熟之后,便用树枝当剑练将起来。

  到了翌日早晨,黑衣女尼又出现在他面前,一见面便间道:“第二段六招剑法

可曾练熟了?”

  赵岳枫诚诚实实地道:“在下练是练熟了,只不知对也不对?”当下取起树枝,

演练第二段的六招。

  只见他剑招纵横开阖,大有横绝六合之概,功力十足,极是精妙。黑衣女尼看

完之后,又着他练了一趟。眼中露出惊疑之色。

  赵岳枫等她说话,过了一会儿,黑衣女尼忽然怒声道:“好,好,原来你早已

学会这六合剑法,却装不懂;拿贫尼消遣!”赵岳枫大惊道:“在下还是第一次得

窥这一路剑中绝艺,老前辈怎会有此一说?”

  黑衣女尼见他神情口气都十分真诚,又素闻赵岳枫乃是正派侠义之士,不会使

诡弄诈,又不能不信。不觉皱起眉头,道:“第二段剑诀贫尼只背诵一遍,你就全

部记得?”

  赵岳枫道:“在下当时忘掉好几句,但后来起身练习时,慢慢想起剑势去路,

实在不知对也不对。至于这一段剑诀忘掉的几句,仍然想不起来!”

  黑衣女尼眼中闪射出奇异的光芒,凝视着赵岳枫,过了片刻,长长叹一口气,

道:“现在贫尼才能信服先师昔年遗训……”她歇一下,接着道:“先师昔年告戒

贫尼说;每个人的天份各有所归,有些在人事权谋上机变多智;聪明绝顶,但练起

武来,未必就能胜过一些鲁钝之士!反过来说也是一样!唉,贫尼自负聪明过人,

如今才知到底只限于一格而已!”

  赵岳枫道:“老前辈这话论得极是!”

  黑衣女尼白他一眼,道:“胡说,这话其实也不全对!”

  赵岳枫碰了一个钉子,心中微感愤慨,忖道:“明明你自己说这话不错,到我

说时,便又错,真是岂有此理!”

  那黑衣女尼板起面孔道:“武阳公不但权谋过人,机智绝世,在武学上更是触

类旁通,举一反十。像他这种世不一见的天才,绝非普通凡庸之士可以匹敌……”

  赵岳枫暗暗不以为然,忖道:“他若是不被我找到,自无话说,如果对面相逢,

动起手来,那就只有较量武功强弱之份,权谋机变有何用处?”

  黑衣女尼自然不知他心中之话,接着道:“但像你这等在武学上有超人倍力之

士,世上也不多见,贫尼倒要瞧瞧三门四派的绝艺能不能与武阳公匹敌?”

  赵岳枫一点也不明白她后面所说的话,为了不碰钉子,便缄口不问。

  黑衣女尼迅即变得十分慈祥温蔼,先将昨日赵岳枫遗忘的口诀补授与他,然后

再传新学。这一日所传的比前天昨天都多出两倍。赵岳枫用尽心力,好不容易记住

了,已经是午后时分。

  这一整天下午,他独自勤练不辍。原来黑衣女尼今日竟传了他十八招之多,以

六招为一段的话,这十八招就是三段了。

  次晨黑衣女尼看他练的剑法,大加赞许,便又传他六招。这一段特别艰涩深奥。

赵岳枫虽然不需多久就记住了,可是其后练习招式之时,每一招都得花上比以往多

数倍的时间,才能练得剑势畅顺圆滑。他练到第二次时,便即发觉这一路剑法暗合

自然奥理,每一剑攻守之际,发劲吐力都使得十分自然顺手。而这一次的六招不但

变化精妙难学,尤其发劲吐力之际,不易差错。

  他一直练了整整一日,总算练熟,自家大感舒畅,但觉其中之乐,令人难舍难

分。

  这一日他一共已学了六段三十六报,照理说华山六合剑法六六三十六路均已尽

在其中,谁知次日上晨,黑衣女尼仍然背诵了一段剑术要诀让他记住。

  这一段剑诀与先前的六合剑法大不相同,每一剑都极尽威煞毒辣之能事,共是

七剑之多。

  他学了一日,但觉这七剑其中之艰涩深奥,可比六合剑法的最后一段,简直把

他练得筋疲力尽。不过个中之乐,却又能令他忘去辛劳疲倦。

  次日黑衣女尼又传他一段,也是七剑。这天他觉得比较容易一点,在他想来,

恐是因为这一路剑法的使劲发力秘诀已被他摸出之故。

  他也晓得这后来的毒辣剑法与六合剑法乃是两路,但他在口诀文字中寻不出一

点端倪,不知这一路剑法名称叫什么,如果他不是在其中得到甚大的乐趣,定然会

拒绝再学,以免误了夺回剑谱的时机。

  此后他每日学一段或两段,每一段都是七剑,一共费了五日工夫,学了七段威

毒之极的剑法。五日之后,黑衣女尼又传他另一种剑法,这种剑法与前两种大不相

同,多半是盘空下击,每一招之中,总有七八种变化,依照剑势发劲吐力,不但凌

厉无匹,还能够在空中转折自如。

  赵岳枫完全浸婬在这种深不可测的武林绝学之中,其乐无涯,根本想不起别的

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