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二十一章

作者:司马翎

  青明、青寒、青远三道比别人更是讶骇,他们深知青光剑术造诣深浅,见他忽

然用出本门最深奥的柔劲心法运入剑招之中,这一招手法从来梦想不到,不禁大为

惊奇。

  文开华叫道:“好剑法!”韩世川道:“果真有点意思!”话声中运杖如风,

连砸三杖。这三枚都击中敌剑,只发出叮叮叮三下微响。

  青光道人刷地运剑反击,洒出百数十点寒星。韩世川以杖代足,身躯离地两尺,

左摇右摆,全部避过。

  当下两人有攻有守,斗得十分激烈。原来青光道人手中长剑一旦不怕敌杖硬劈

硬扫的招数,剑法威力便增加好几分,是以韩世川长攻远打的招数,难以将敌人迫

在七八尺之外。不过他功力深厚得多,杖法怪异毒辣,到底还是攻多守少。

  赵岳枫这时仰首望天,看也不看场中激斗之人,苦苦思索一个难题。原来他不

诸武当九宫剑法,因此无法像在信阳玄都观中指点华山派女尼一般指点剑法招数,

只能从九转玄功的运用法门中找出妙诀,因是武当心法,那青光道人练过本门根本

功夫,是以一说便明,一点就透。

  场中两人翻翻滚滚激斗了四十余招,青光道人已呈败象,忽然间跃退丈许,凝

目瞪视着韩世川。韩世川怪笑一声,道:“你能够在本座之下拆了这许多招,大是

不易,武当派享誉多年,果然有不少杰出之士!”青光道人仍然凝目望住他,似是

想起什么心事一般。文开华接口道:“道长你可是服输了?”

  青光道人忽然挺剑又上,刷地一剑攻去,韩世川怒喝一声,抡杖猛扫。剑杖相

触,发出震耳的当一声,把四周之人都骇了一跳。

  众人凝目看时,只见韩世川的铁杖震起两尺高,青光道人的长剑只下沉了半尺,

随即趁隙攻入。韩世川急忙提气闪退,险险中了一剑。

  形势突变之下,不但众人惊讶,连文开华也骇然圆睁双眼,满面迷惑之色。

  青光道人连攻数剑,韩世川哪肯服气,觑准机会一杖击在剑上,只听当的一响,

铁杖震起两尺有余,又险险中了一剑。数招之后,他又试了一记,这一回被剑光削

去一幅衣袖,骇得出了一身冷汗,这才死心塌地,不敢再使出强攻招数。

  双方武功一消一长之下,形势比之早先大是不同,只见青光道人剑势如虹,着

着抢攻。韩世川步步后退,抵挡不住。

  文开华见形势不对,挥=挥手,立刻有七八名大汉绕潭奔跑,将一张张黑网放

落水中,那些黑网一大半沉入水中,尚有一边拦在岸边,整个水潭四方八面都布置

得有,少说也有八九十张之多。

  文开华接着跨前数步,迫近战圈。那边厢青明、青寒、青远三人迅疾冲来,拦

在前面。三支长剑指住文开华。青明道人喝道:“文堂主想出手么?”

  文开华尖笑一声,蓦地掣出铁挎,眨眼之间,连击三下,每一杵击中一把长剑。

青明等三人震得退了三步,若不是三人联手之势已成,劲力互通,这一下三柄长剑

都得脱手坠地。文开华道:“武当派神功果是超绝,但用以对付本座,尚嫌未足!”

  青明道人,道:“文堂主只要不出手帮助韩堂主,贫道等哪会无礼!”

  文开华虽然毫无出手助战之意,但这时哪能分说,微笑道:“本座倒要瞧瞧三

位拦得住拦不住我?”铁牌起处,一招横扫千军,平扫出去。青明等一人齐齐出剑

抵挡,他们合击之术别具威力,称为连环剑阵,不传俗家弟子,是以世上少有人知。

这时只见青明等三人都右手持剑,左手抱住左边同门腰身,三支长剑一上二下,作

品字形冲刺敌人。文开华铁杵扫中上面那把长剑,但觉力道极强,心头微微一震,

底下两剑已经刺到。当即提气运力,柠势一沉,当当两声荡开两剑。

  青明等三人见他功力深厚,杵法诡奇,不敢硬闯,疾然退了数步,这才再次冲

上。那三支长剑上涌出阵阵强大潜力,文开华衣袂飘拂,有如站在强风之中。只见

他一挎砸去,劈中上面的一剑,接着挤尖疾地弹起,直取左手青明道人面门。这一

招迫得三道剑阵自动停止前冲之势,但文开华猝招也无法使足,两下又分开数尺。

那连环剑阵第三次冲上来,文开华发觉只有这一招可以迫住敌人猛烈攻击,便再施

展,以后合手数次,双方都是用同样招数。只看得四下众人甚奇怪,一来觉得文开

华声名赫赫,谁知不过如此,二来眼见青明等三人抱住腰身的打法,觉得甚是特别。

  这时全场之人包括铁柱宫的手下在内,都全神观战,竟然没人发觉赵岳枫悄悄

绕到对面潭边,跳上巨缆向竹亭奔去。

  他踏入竹亭之内,先瞧看那方白玉版,只见版上未痕,正是秘府中出入道路,

心中大喜,暗想这一口又容容易易便夺回至宝,福气不小。

  他刚刚伸手要取秘府图和沉沙古剑, 忽听文开华尖细的声音传入耳中, 道:

“赵兄且慢动手!”赵岳枫一怔,举目望去,只见文开华站在潭边,面向竹亭。背

后另有七八名劲装大汉一手持盾,一手持刀,抵挡住武当派连环剑阵。文开华接着

道:“赵兄先看看此潭四周!”赵岳枫转眼一望,潭边不知从何处钻出二十余人,

团团守住岸边。文开华又道:“这座竹亭随时会跌坠潭中,赵兄不信的话,何不伸

手取宝剑试上一试……”

  文开华的话声虽不响亮,但全场之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青光道人立刻收剑跃开

数步,韩世川如释重负,不敢上前缠战,也自跃开一边,寻思如何攻敌制胜之道。

  全场的人目光都投注潭中竹亭,人人都争睹这位震动武林的高手是何模样,但

见亭上站着一个年轻男子,衣着平常,面貌却十分英挺俊朗,身上不带兵器,似是

不把铁柱宫之人放在心上。

  竹亭内的赵岳枫心头大震,心想这文开华一肚皆计,若是比斗智谋,实在不是

他的敌手。

  那沉沙古剑和秘府图虽然就在眼前,他当真不敢冒然伸手去取。要知此潭形势

他已了然于胸,若然竹亭忽然沉坠水中,他轻功虽是佳妙,但不论纵向哪一方,也

不能纵到岸上。而敌人在岸边四周都布置着黑网,可知一落水中,定必立刻被敌人

网住。但这种危险还不要紧,最可虑的是武当派的两件镇山之宝如果沉没潭底,此

潭太深无法捞取,那才是不能补救的过失!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正不知如何措置之际,只听文开华道:“本宫准备迎战赵

兄的人手,都在洛阳。赵岳枫何不立刻离开此地,前赴洛阳?”

  赵岳枫忖道:“那位老前辈果是料事如神,敌方当真结集在洛阳等我!可惜她

没有料到今日的情形……”

  正在转念之际,文开华又道:“赵兄如不见迫,兄弟也不下令使你落水,但你

回到岸上,却不得借故出手,须得马上离开此地!”

  人丛中有人大叫道:“赵大侠还是暂时走开的好!”这话一出,便有不少入附

和。原来众人部怕赵岳枫落水被擒,又怕他为了面子不肯空手走开,故此出言劝他。

  赵岳枫剑眉一皱,心想如果义妹单水仙或是那个黑衣女尼在此的话,定能想出

对付敌人之计。当下朗声道:“文堂主这话可是当真?”文开华道:“赵兄难道还

信不过兄弟?”赵岳枫暗暗用心筹想计策,设想若是单水仙或黑衣女尼处身此境,

怎生应付?一面用言语拖延时间,道:“区区走开之前,还得请问文兄一事!”文

开华道:“赵兄请说!”

  赵岳枫停顿了一下,才道:“你们铁柱宫聚集至洛阳的人手是些什么人?”

  文开华道:“恕兄弟不能泄露,免得赵兄心中惊惧,不敢前往!”

  赵岳枫心中想着别事,是以片刻之后,才醒悟他话中之意,勃然怒道:“笑话,

铁柱宫有哪一个能够教我赵岳枫害怕?何况你们的头子武阳公不敢离山与我一斗,

余下之人更不堪我一击!”

  文开华讶道:“赵兄好大的口气,但你怎知本宫老山主不曾离山?”

  赵岳枫道:“我听说武阳公自溺智勇双全,若非智谋武功都足以比得上他的人,

他绝不会出手。因此我推想他没有出山!这话对也不对?”

  文开华道:“赵兄猜得不错,不过在洛阳有武宫主率领着内四堂的三堂堂主和

七堂中的四堂堂主,声威浩大,想来天下难有一人当得住这一干高手!”

  赵岳枫仰天大笑道:“区区几个妖人,赵某哪会放在心上?”耳中忽听文开华

喝道:“赵兄且慢动手!”赵岳枫笑声一收,愕然道:“你怎知我要动手?”文开

华先不回答,回头下令道:“通通停手!”原来铁柱宫八九名手下已被武当连环剑

剑阵伤了两人,余众大怒出手猛攻,这些大汉个个都会使十来手奇诡狠毒的刀法,

加上手中铁盾护身,这一散开抢攻,青明、青寒、青远三道便抵敌不住,正在危殆

之际,幸好文开华命令及时发出,众大汉纷纷退开。赵岳枫看得明明白白,不知他

为何暗助武当之人,但对他此举却大生好感!

  文开华喝退手下之后,这才回头道:“兄弟早已看出赵兄借着说话拖延时间,

暗想计策。刚才一阵大笑,声音舒畅,必是想出妙计,只不知兄弟猜测对也不对?”

  赵岳枫道:“说得不错,你要我且慢动手,又是何故?”

  文开华道:“兄弟只想提醒赵兄几件事,第一是这个竹亭离四面岩边皆达五丈

以上,除非是背生双翅,始能飞渡,第二岸边布置的俱是特制之网,赵岳枫若是被

其中一张网住,绝难挣破逃出。第三是岸边二十余人之中,有十名是水道上著名高

手,赵兄若是落水,单是这十个人,赵兄便应付不了!”

  赵岳枫点点头道:“承蒙文兄赐言,甚是感激!”

  人丛中忽然有人叫道:“赵大侠小心他们先向你下手!”许多人轰然附和这话,

赵岳枫微笑道:“文兄只想不动于戈,和气收场!”文开华应道:“赵兄知道兄弟

的心意就行了!”

  赵岳枫面上浮起笑容,道:“但以文兄想来,区区会不会动手?”

  文开华大感莫测高深,眉头微皱,一刹那间已反复想了十多遍,仍然无从测度。

  赵岳枫伸出双手,把沉沙古剑和秘府图取到手中,朗声大笑道:“你既是想不

出答案,我只好把谜底揭晓,文兄不妨下令使竹亭跌落潭水之中!”

  文开华没有下令;道:“赵兄这等大胆,兄弟甚是出乎意料之外,须知兄弟右

手一举,两缆即断,竹亭便马上坠落潭中!那时赵兄侮之莫及!”

  赵岳枫道:“我若没有把握,岂敢如此胆大!”

  此时全场之人见赵岳枫仍然站在亭中,还不赶紧抢奔上岸,无不替他着急。

  赵岳枫好整以暇地将沉沙古剑斜插在背后,左手挟住秘府图,凛然喝道:“文

堂主小心,我要出来啦!”

  文开华左手一举,两缆四端刀光涌现,一齐所断巨缆,潭中竹亭立时向下跌坠。

  赵岳枫当他举手之际,蓦地飞身出亭,他的轻功甚是佳妙,这一纵已远达三丈

之外,众人看他势子渐缓,快要下坠,都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却见赵岳枫身子一屈一伸,两脚齐齐蹬出,又飞前了七八尺之远,这一下正是

昆仑派驰名天下的云龙大八式,全场只有几个人认得,心中大为纳闷。赵岳枫这时

离岩边还有一丈二三尺远,他已是强弩之末,纵然功力盖世,勉强提气再冲,最多

冲前数尺,便得坠跌水中。

  全场鸦雀无声,单等赵岳枫跌落水中。忽见赵岳枫身在空中,长啸一声,右手

翻腕掣出背上沉沙古剑,向前方作出劈刺之势,身子随着剑势出处,突然加快冲前

寻丈,转眼落在岸边。

  人丛中爆发出欢呼之声,赵岳枫刚刚透一口气,两柄长刀已夹攻上身,赵岳枫

心中暗暗叫声侥幸,挥剑扫去,当当两响,那两名出手劲袭的大汉被震得退开十多

步,长刀早就脱手落地。众人见他如此神勇,不觉又大声欢呼喝彩,闹成一片。原

来赵岳枫借沉沙古剑的神奇威力,才能越过潭面,但双脚落地之时,已感到全身力

道发尽,须得换一口气才能恢复气力。如若这时对方乘机攻来,势必伤亡。幸而敌

人都呆了一呆,才挥刀进犯。

  通臂魔杖韩世川大喝道:“好大的气力,且接本堂主一杖看看!”呼地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