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二十二章

作者:司马翎

  老头陀转过身躯,对正乌魔娘缓缓一拳劈去,乌魔娘得见玉轴书生房仲狼狈情

形,哪敢封架,刷地纵开寻丈。但她身形一动,老头陀也跟着纵起追去,依然保持

相等距离,原来老头陀拳势虽是缓慢,但身法却迅快如电。尤其是他乃是主动之势,

事先预测得出对方将会闪避向何方,是以乌魔娘万万摆脱不了他这一拳之厄。

  武宫主到得后来,全神瞧着单水仙,凝目沉思,战局变化似是浑然不觉。

  黑煞手赖珞眼见乌魔娘十分危急,不禁大喝一声,离座扑去。他身法虽快,无

奈老头陀武功精深,左手一招“倒提金钟”,便把他迫得煞势落地。

  这时老头陀右手那股沉重如山的拳力已经罩住以乌魔娘的身形,耳中忽听武宫

主尖声叫道:“你是峨嵋玉环仙子的什么人?”老头陀心头一震,转眼望去,只见

武宫主揪住单水仙胸口衣服,话声甚是恶毒。他这么一分神,拳上劲势泄去大半,

嘭地一响,乌魔娘被震退八九步之远,没有倒下。

  老头陀疾出一拳,又把黑煞手赖洛震开数尺,侧耳聆听单水仙怎生回答。原来

他这一年偕同单水仙回到她生长之地访寻她的姑母,但这个女尼已经神秘失踪。其

时单水仙义父还在京师,他们又到了京城,见到她的义父。她义父倒是坦白得很,

告诉一梦头陀说,他只知这女尼姓秦,法名大悔,十七年前在皖鄂道上相遇,蒙她

出手击退仇家遣来的几名刺客,从此这女尼秦大悔便一直在他乡间定居。单水仙在

当日见面之时,约是两岁左右,他收作义女。十六年来他一直浮沉宦海,罕得返乡,

对于秦大海、单水仙身世实在毫无所知。老头陀失望之余,便和单水仙到处访寻,

结果毫无头绪。这刻听到这话,明知单水仙答不出什么话,但仍然忍不住留神聆听。

  单水仙愣了一下,道:“你怎会有此一问?”

  武宫主道:“最近我看过她一幅肖像,竟和你有七八分相似!”一梦头陀心中

道:“想是那幅肖像画得不好,若是见过玉环道友本人,才知道她们两人十足相似,

岂只七八分?”

  单水仙缓缓道:“我也愿意知道她是我的什么人!我自懂事以来,从不知自家

身世来历……”

  武宫主松开手,道:“这话可是当真?”话声甚是沉重严厉。单水仙道:“一

点不假!”一梦头陀也大声道:“老衲可作证明!”武宫主回头道:“那么老和尚

你知道不知道她的身世?”一梦头陀道:“老衲带她查访一年之久,毫无所得!”

武宫主道:“你们想不想知道?”一梦头陀和单水仙都大感讶异,膛目而视。武宫

主道:“太简单了,她就是玉环仙子的女儿!”

  一梦头陀啊了一声,颔首道:“这话有理!”单水仙道:“这位玉环仙子现下

在什么地方?”

  厅中没有一个人开腔,过了一会儿,一梦头陀道:“老衲正因怀疑你的姑母就

是玉环道友……”她哟了一声,道:“你该早点跟我说啊!”

  一梦头陀道:“说了也没有什么用处,若是见到了她,你自然明白一切!”

  大厅中又肃静无声,武宫主面色阴晴不定,似是考虑要不要向她下毒手,但谁

也不晓得她为何要加害这个不懂武功的女孩子。

  一梦头陀缓步向她走去,黑煞手赖珞,玉轴书生房仲、太原乌魔娘三人迅疾纵

到, 拦住他的去路。 一梦头陀知道硬闯的话,须得费去不少气力,当下朗声道:

“宫主敢是有意加害单姑娘?”

  武官主冷笑一声,道:“你想从我的态度上推测,是也不是?”话声未歇,突

然伸手抓住单水仙的胸口,厉声道:“不错,我要取她性命!”当即举手骄指,向

她胸口死穴点去。

  一梦头陀大吼一声,抡拳猛劈,意慾闯进去抢救。但那三人都是当世黑道一等

高手,联手合力之下,抵挡住他前闯之势。

  武宫主指尖快要沾到单水仙胸口死穴之时,突然远处一阵雷鸣似的语声透人厅

内,道:“佩儿不可下手!”武宫主理也不理,指尖疾落,点中了单水仙死穴。那

阵雷鸣也似的话声再度响起,仍然是那句话。

  单水仙哎的一叫,跌倒地上,武宫主蓦地回转身子,双眼凝望厅门,似是等候

发话之人进来。

  一梦头陀眼见单水仙已被武宫主点中死穴,虽是因此激发了满腔仇恨杀机,几

乎疯狂,但他到底具有数十载修为之功,当下压抑住狂怒之情,纵退寻丈,心想只

等武阳公那老魔头进来,拼出高下之后,再作计较。

  大厅中所有的人都屏息肃立,过了片刻,仍然无人现身入厅。

  武宫主面色略见松弛,道:“房乌两位堂主身上可有妨碍?”

  房仲、乌魔娘齐齐道:“不妨事!”武宫主道:“这老和尚似是大有来历之人,

本宫不可轻视之。便请赖房乌三位堂主一齐出手,我也亲自参战!”

  众人索知这位武宫主不但武功超卓,智谋更是高人一等。目下这等慎重其事,

高手尽出,可见得这个老头陀必非寻常高手!

  赖珞, 房仲、 乌魔娘三人应声举步上前,光形成合围之势,武宫主冷叱道:

“即速进攻!”那三人齐齐应一声遵命!立时各施绝艺奋勇扑攻。

  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一梦头陀陡然记起一事,两道霜白慈眉一耸,双拳

并出,砰砰硬接数招,势若疯虎。武宫主冷笑道:“你拼命也不济事!”语声中掣

出一口长约两尺,宽达四指的金色短剑。看起来比平常之剑宽短厚重得多,与令箭

有几分相似。她款步迫近战圈寻暇觅隙,待要出手。她的面色本来就比常人白皙,

现下加上微青之色,简直不似活人。

  一梦头陀大喝一声,双拳翻飞,冲开一条道路,脚下迅快夺路奔出战圈。外七

堂堂主见他乃是向厅门奔去,都纷纷喝叱,抄兵刃纵扑拦截。谁知一梦头陀身形快

逾闪电,一眨眼间已冲出厅门。

  大厅外面左边数丈就是深不可测的悬崖峭壁,只有一道四尺高的矮墙围住。右

手数丈外就是插天石壁,一根粗如磨盘的黝黑铁柱,高约三文,插在那片光滑石壁

之前。

  一梦头陀面向那片光滑石壁,叫道:“武阳公你可敢现身与老头陀比划比划?”

  大厅内一片混乱,武宫主叱喝一声,登时人人都停止奔扑。当下武宫主率着赖、

房、乌三人纵向大厅,他们也不绕过去拦截老头陀逃生之路,只是打横排列在大厅

门外文许之处。

  那一片高插入云的光滑石壁离地四丈之处,有个丈许方圆的洞口,此时寂静无

声。

  一梦头陀目光更是凝注那洞口,又大声叫道:“武阳公,你在那石洞内躲了二

十年,岂不气闷?”

  武宫主冰冷的声音应道:“老头陀想是二十年前来过本山之人,是也不是?”

  一梦头陀道:“你最好问一问你令尊!”武宫主道:“用不着问啦!你就是少

林寺云和老僧!我告诉你,你虽是练成少林达摩神功愣迦金刚力,但我父仍然不屑

出于!你若能把我们击败,那时候你不找他,他也会现身找你!”

  一梦头陀道:“老衲非是善忘之人,这话早先已经听你说过,何须再说一遍?”

  武宫主不觉一怔,忖道:“他答话中隐含玄机,却不知是什么意思?”当下微

微冷笑,心中迅快寻思。

  一梦头陀厉声道:“武阳公你到底出不出来?”话声余响未歇,一阵雷鸣似的

声音从大厅内传了出来,道:“大和尚不但武功大有精进,连心机智谋也和昔年不

同,老夫该当与你见上一面!”

  这阵语声竟是从厅内发出,大出众人意料之外。一梦头陀转回身躯,道:“敢

情好,是你出来?抑是老衲进去?”

  说话之时,厅中涌出七八个人,却是外七堂众堂主。武宫主摆手道:“进去吧!”

一梦头陀道:“姑娘做得了主?”武宫主道:“厅中之人既已奉命离开,自然是要

你进去,这便是家父的意思。”

  一梦头陀微微一笑,道:“好聪明的姑娘,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好好记

住老头陀的话!”当下举步走去,拦在前面的人纷纷让开。

  武宫主皱起双眉,寻思他话中之意。一梦头陀经过她身侧之时,向她颔首微笑

一下,这才迅快踏入大厅之内。

  大厅内只有一个人坐在太师椅上,但见此人服饰华丽,chún上留着一抹黑须,衬

上剑眉虎目,竟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厅内虽然没有刀剑光影,但自然而然笼罩着一股森森杀气。

  一梦头陀目光一扫,只见地上已不见了单水仙,当下合十道:“一别之后,流

光过隙,匆匆二十寒暑,施主丰采如昔,教老衲好生惊羡!”

  那个美男子凝坐不动,冷漠地瞅住对方,两道冷电似的眼神含有一种邪恶的智

慧,使人觉得他简直就是魔鬼的化身。

  一梦头陀迫到一丈以内,停步又道:“在未曾动手之前,老衲还有一言请教!”

  大师椅中的人点点头,老头陀便接着道:“你所存的玉环道友肖像是何来历?”

  武阳公开口道:“问得好,那是她自己对镜描绘送与我的!”

  一梦头陀心想:“他已经是领袖天下群邪的宗师身份,自然不会撒谎……”正

转念间, 只听武阳公又道: “你推想的不错,我平生绝不打诳!”一梦头陀道:

“好,老衲这就请你指点几手!”

  武阳公道:“你明知少林愣迎金刚力破不了我的护身神功,这一场架不打也罢!”

  一梦头陀道:“依你便怎样说?”武阳公道:“咱们眼下身份已非昔年可比,

动手动脚,未免显得小家子气。我在后面设有静室一间,现下我说出一招,详细说

明力道强弱变化,用劲发力之窍,你可到静室中研求破解之法,几时参悟,便告诉

我!”

  一梦头陀虽是修养功深,这时也不禁动了无名怒火,道:“笑话,你凭一招就

想困得住老衲?”

  武阳公面上表情毫无变化,道:“本人二十年来除了锻炼神功之外,便是研究

克制三门四派的手法招数,对付你们少林派的共有二十招之多!”

  一梦头陀心下骇然,忖道:“这二十招若是传出江湖,我少林寺势必大受打击

折辱!”

  武阳公似是能够看透别人心中念头,接口道:“不错,我若是挑选一二十个天

资不错之士,授以破少林二十一招,那时节少林寺之人动辄得咎,声威从此大大折

堕。因此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这二十招你须得完全破解,方能与我动手!”

  一梦头陀叹口气道:“这就是你智困群雄的妙计了!好吧,这一招是什么?”

  武阳公道:“此计也是因人而施,不久以前武当派的前任掌门白木真道人找到

了我,我可没有如此瞧得起他,只把他杀死算数!你还是使用那间静室的第一个人!”

  他随即说出一招,称为“活劈山僧”,一梦头陀听完种种手法变化之后,面色

登时沉重异常。

  武阳公告以静室所在,并指派专人在院外守候,待一梦头陀想出破解手法,便

可告知此人传话。

  一梦头陀向厅后走去,穿过一座院落,便见到一道月洞门,到内是个小小院子,

布置得十分雅致。静室门户大开,他人室一看,只见室内各式家具皆全,甚至有一

壶新沏香茗。

  地上放置着一个蒲团,一梦头陀看了这种布置,便知武阳公在未曾发声露面之

前,竟已命人安排好,这个蒲团,正是供他跌坐沉思之用。

  他心中对这个武林绝代奇才也不禁大是佩服,当下跌坐蒲团之上,却觉出蒲团

微微一沉,触动机括,首先是双扉自动关起,接着四面墙壁都垂下一幅阔轴,每一

幅轴上画着许多宽衣阔抱的和尚,个个拽拳伸腿,架式全不相同。

  一梦头陀只看了一眼,心中便大觉惊凛。忖道:“这四幅阔轴画着的尽是我少

林派精要武功,由此可知武阳公对我少林秘艺当真下过一番苦功,我老头陀虽是炼

成了愣迎金刚力,但出手招数他俱所探悉,这胜负之数己可预卜!”

  过了一会儿,他才定下心神,细想那一招“活劈山僧”的破解手法。沉思良久,

但觉他这相搏之际,以一梦头陀的功力,定能及时改变手法勉强抵挡过去。但这刻

却是要从少林武功路子中另创一种手法破解此招,其中难易自然与搪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