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二十三章

作者:司马翎

  青岚道长向一梦头陀稽首道:“晚辈起先窃疑前辈心迹,特此请罪!”一梦头

陀道:“道兄不须客气,便教老衲易地而处,也难免疑惑!”青岚道人道:“大师

容色枯槁,比起昔日中毒垂危之时,还要萎顿,不知是何原故?”

  一梦头陀怔一怔,自语道:“难道他的用心竟是如此?”话声未歇,大厅后门

走人一人,接口道:“笑话,老夫对付你们何用施展手段!”

  这话一听而知乃是武阳公驾到,但声音已一如常人,没有那种雷鸣震耳的威势。

青岚道长抬目望去,但见这个数十载名震寰宇的老魔头长得俊逸清秀,衣着神情宛

如文士,一点也不像是个混世魔王,暗暗惊异。

  青岚道长上前稽首道:“贫道今日得晤老施主,真是平生之幸!”

  武阳公道:“这却要多谢你师父白木,他若不是被戮身亡,你别想见到老夫!”

  青岚道长眼中不禁射出悲愤光芒,但神情间仍然保持安详镇定,道:“贫道不

明白老施主话中之意!”

  武阳公道:“老夫在这二十年间,曾经分出一部分精神就三门四派的武功,研

思出克制手法。这老和尚枯槁憔悴之故,便是营苦思索如何拆解老夫所创的克制手

法所致。同样的,老夫对武当也创有破武当十三式,当日如果不曾杀死白木,这十

三式自是由他探求拆解之法,你便不能见到老夫之面了!”

  青岚道长淡淡一笑,道:“老施主好大的口气,竟不把天下之士放在眼中。贫

道虽然在敝派中籍籍无名,但今日既敢登门,老施主的手下恐怕还难我不住!”

  武宫主冷笑一声,道:“别吹,你连我都赢不了,哪有资格遇见家父!”

  武阳公道:“老夫虽然目空四海,但你和老和尚的一身武功却也不曾轻视,只

是老夫认为世上之事并非徒凭武功便可以决定,因此非得智勇兼具的人,老夫才肯

正式接见!眼下只有赵岳枫可以得此殊荣!”这武阳公口气中虽是把眼前两位高手

比了下去。但一梦、青岚对赵岳枫哪里会生出嫉心!反而武宫主双手在衣袖内紧紧

捏一下拳头,心中又是嫉恨,又是喜欢,嫉恨的是赵岳枫屡次出奇制胜,压倒了以

智计著名的她,喜欢的是这个英俊男儿果然迥异俗流,不负她当年轻眼赏识,芳心

暗许的一番情意。

  她心中又苦又甜的情绪一点也没有表露出来,同时暗暗决定,待会儿出去便即

召集众人,全力拦截赵岳枫,绝不让他上得铁柱宫。

  只听武阳公道:“你愿意先听听老夫的破武当十三招?抑是就此与老夫决一死

战?”

  青岚道长目光闪动,沉吟半晌,才道:“贫道愿意先听听老施主的绝世手法!”

  武阳公忖道:“谅你逃不出老夫的算计……”却见武宫主向厅外走去,当即叫

道:“佩儿听着,你的心思为父无不知悉,却不准你胡作妄为,拦截赵岳枫。”

  一梦头陀微哂道:“凭你铁柱宫的几个人,哪里拦阻得住赵岳枫!”

  武阳公道:“这话也不尽然,赵岳枫武功虽高,但远来此地,主客之势已分;

何况老夫这个女儿颇饶智计谋略,若是不能力敌,定当智取,如此于他有害无利!”

  武宫主哪知武阳公听觉敏锐无比,刚才听风了她捏拳微声,已猜出她的心意,

当下哪敢多言,颓然出厅。

  一梦头陀也回避到后面,不久,便见一名大汉领着青岚道长从后门出来。

  两人目光一触。已经了然彼此心事。青岚道长停住脚步,轻喟一声,道:“武

老施主果是武功绝世,奇才异禀,世所罕见。”

  一梦头陀问知青岚道长的静室须得经过自己那一间,便陪他向后面走去!一面

道:“老衲也想不到他二十年苦修之后,已练成金刚不坏之身。唉!中原武学博大

精深,虽是绝响数百载之久,但传人一出,便即做视千家百派;可惜此人心术不正,

反而使世人尽以为他一身武功乃是邪派绝艺!”

  青岚道长驻足道:“贫道也听敝派前辈讲究过,据说武老施主一身武功原是中

土绝学,成就更在时下各派始祖之上,想必与数百年前的天缺老人有密切渊派!”

  一梦头陀道:“这一派正宗武功创自千余载以前,极是精深博大,可惜时代湮

远,大半散落,数百年以来,已经绝迹人是,那天缺老人的武功只是其中一支而已!”

  那个领路的大汉听得十分人神,一梦头陀忽然出手点去,那人应手跌倒。青岚

道长瞥视一眼,发觉已经气绝毙命,心中大惊,忖道:“这位老前辈德望昭著,怎

的为了这一点点小事便开杀戒?”

  只见一梦头陀走到墙角,原来这刻他们已站在他的静室门前。青岚道长又讶想

道:“原来刚才一阵奇异的叫声,竟是从墙角传来!”

  他接着听到墙角传出“全山报警,有敌人侵”两句话。一梦头陀纵到他身边,

道:“我们快出去,想是赵岳枫来了!”

  青岚疑惑地望了墙角一眼,一梦头陀轻轻说出原委,他这才知道一梦头陀忽下

毒手之故,敢是怕那人泄露听到异声之事,因而让武阳公查出文开华传声的秘密。

  两人直奔出去,才出了月洞门,只见院子中站着三人,手中都持着兵器,这三

人之中有两个和一梦动过手,正是内四堂堂主黑煞手赖珞和玉轴书生房仲。另外的

一个则是外七堂堂主之一的十丈玄砂胡长寿。

  一梦头陀道:“三位可是奉命拦阻老衲出去?”

  赖珞浓眉一皱,道:“两位去而复转,有何贵干?”

  一梦头陀道:“我们要见见赵岳枫,别无他故!”

  那三人都一齐变色,想不出这老和尚具有何种神通,一旦本宫有警,便即知道。

  青岚道长踏前两步,面罩严霜,冷冷道:“诸位最好让开!”

  一梦头陀也迫上前去,道:“老衲刚才已破杀戒,诸位别迫老衲出手!”

  黑煞手赖珞奉命之时,原本只预料一梦头陀或会出来,万想不到他不但得知警

讯,而且又是两人齐出。形势大变,凭自己三人力量实在拦他们不住,当下侧身让

路,道:“两位请!”

  一梦、青岚二人,大踏步奔出大厅,只见厅中只有武阳公端坐太师椅上,武宫

主侍立椅后,此外闻无人迹,一梦心下大惊,迅速忖道:“莫非这老姦故意传警,

试探我从何得知警讯?”心念一转,便即低声对青岚道:“老衲少有心血来潮之事,

现下不见人影,莫非错了?”

  武阳公冷笑一声,道:“你们的视听功夫还不够火候,赵岳枫他已迫近二十丈

之内了!”

  一梦头陀松一口气,随即忆起文开华之事,当下装出不信的样子,疾奔出去,

放眼一瞥,只见十余丈外一个英姿飒爽的年轻壮士大步走来,左手提着那口特别长

大的沉沙古剑。

  一梦头陀迎上去,道:“你终于来啦!”赵岳枫欠身施礼,道:“大师几时驾

到的?”正说之时,耳中听到一梦头陀传声说出文开华之事;不禁一怔。当下又道:

“晚辈今日如果侥幸取胜,一切自当解决!”一梦头陀摇摇头,道:“不行,你还

得先查明单姑娘的下落!”

  赵岳枫惊道:“她怎么啦?”一梦头陀道:“她当时被武宫主点中要穴倒地,

老衲惭愧得很, 竟无能保护她的安全! ”赵岳枫虎目中射出慑人威光,切齿道:

“今日非手刃那狠毒妖女不可!”

  数丈外传来一声冷笑,声音娇脆,赵岳枫扬目望去,眼中出现一个宫装美人,

面上神情冷若冰霜。他含怒瞪她一眼,还未说话。武宫主已经轻移莲步,姗姗走来,

一直走到赵岳枫面前,相距不到两尺,才停住脚步,道:“你这么恨我,那就下手

吧!”

  赵岳枫大怒想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举起右掌,掌力慾发之际,不知如

何拍不出去。武宫主挺一挺胸膛,耸起的部分几乎碰到他的手掌,反而迫得赵岳枫

缩掌不选。她道:“杀呀,怎么不敢下手!”声音十分冰冷,似是满腔怨恨。

  一梦头陀摇头一哂,退开老远。赵岳枫见他走开,更感孤立无援,不知如何是

好!当下哼了一声,道:“这就奇了,我不出手好像反倒得罪你啦?”

  武宫主道:“当然啦,你骂我什么来着?”

  赵岳枫既下不了手,便也不敢再提妖女二字,忽然想出计较,大声道:“让开,

侍我会过你父亲,再跟你算帐!”

  武宫主道:“人死不能复生,还算什么帐?”赵岳枫不禁呆了一下,怒气又填

满胸臆。忽见她面上已不像早先那样冰冰冷冷,换上凄楚动人的微笑,低声说道:

“单水仙真的是你的义妹?”

  赵岳枫剑眉一皱,道:“当然是啦!”武宫主低低道:“你是个顶天立地的大

丈夫,请告诉我,你对她没有世间男女之情么?”赵岳枫听到“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这话,可就不能胡乱说话。细心一想,但觉自己和单水仙之间既似只有兄妹骨肉之

情,又似还有男女之情,一时难以作答。

  蓦地想起这种事,一来不关武宫主的事,二来单水仙已经被害,登时怒气勃勃,

一掌扫去,武宫主应掌跌倒数尺之外,却哼也不哼,只瞪大一双美眸,躺在地上望

着他。

  赵岳枫瞪她一眼,道:“等会儿跟你算帐!”大踏步向厅门走去。

  厅中飞出一道人影,落地现身,原来是武当青岚道长,他肃然稽首道:“大侠

姗姗来迟,教小道望眼慾穿!”赵岳枫连忙还礼,道:“道兄哪得在此?”青岚道

人把闯山经过约略一说,接着道:“贫道因想既然武老施主瞧不起,不便强他所难,

只好等候大侠莅临,扫荡妖气!”

  正说之间,大厅中传出武阳公语声道:“都进来吧,老夫倒要瞧瞧二十年后三

门四派的绝艺能不能难倒老夫?”

  赵岳枫,青岚道长首先入厅,一梦头陀接着进来,厉声道:“今日这一关,只

怕你不易过得!我们三门四派如山血债这就要你偿还!”

  这几句话果然激起赵岳枫满腔仇恨,掣出沉沙古剑,啪一声扔掉剑鞘,喝道:

“来吧!”

  武阳公一击掌,当即有数名大汉从侧门出来,霎时间己安放好两个兵器架,上

面摆设着十种兵器。武阳公走到兵器架前取下一杆大枪,转身缓步落场,道:“杀

人偿命,欠债还钱,本是应份之事。你们有本事尽管割取我项上人头!”

  他举止潇洒从容,口气极是自负。赵岳枫面对这个当世无二的敌人,也不禁暗

暗折服他的风度。

  大厅中一共只有四个人,赵岳枫这一边占了三个。武阳公似乎一点也不放在心

上,这等势派果真不愧是一代英雄。

  两人对峙片刻,赵岳枫首先运剑进击,举剑直所过去,剑上毫无风响。武阳公

瞬息间连刺三枪,都攻不入剑圈之内,当即横枪封架巨剑所来之势,剑枪一交,啪

的一响,大枪断为两截。

  大枪断折之后,剑风才呼啸涌去。武阳公须发衣服飘拂不已。他扬手丢掉两截

断枪,一梦头陀等听到金石碰击之声,才晓得这根大枪枪杆竟是铁的。

  武阳公纵到兵器架前,取下一支方天画戟,回转来道:“老夫倒要试试你剑上

威力到了何种程度?”话声中挥戟劈戳,眨眼之间,涌出重重戟影,困住赵岳枫。

  一梦头陀和青岚道长心中暗暗喝彩道:“好戟法!”青岚道长更是平生第一次

见到如此凌厉凶猛而又细密无缝的大戟招数,不禁瞠目结舌。

  赵岳枫手提古剑,左所有劈,招数极是神奇严密,一梦、青岚两人都看出他这

柄古剑使出的招数搏杂非常,武林四大剑派的绝招都揉合其中。这事本来就够奇怪

的了;又见他虽是剑法博杂精奇,却无法破得对方大戟招数,竟是攻少守多,更加

惊怪。

  两人翻翻滚滚斗了四十余招,赵岳枫大喝一声,剑势一变,改为直劈横扫,才

一出手,便露出无数破绽。

  一梦、青岚都暗叫一声不妙,还以为赵岳枫打得性起,胡乱所杀。谁知奇事层

出不穷,那武阳公的大戟不但不能乘隙攻人,反而在赵岳枫第三剑直劈之时,劈在

大戟之上,当的一声,那支大戟弯曲如熟虾,再也不能使用。

  武阳公丢弃了手中画戟,道:“沉沙剑法果然有横扫三军的威力,老夫还要试

一试!”他虽是接连两次兵器被毁,但一点也不曾受伤吃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