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二十四章

作者:司马翎

  两人各自站稳马步,一上来武阳公便采取攻势,一般力道从敌人剑上传过去,

赵岳枫第一次接触他的内力,但觉这股力道从剑上传到他手臂,直攻到身上,来势

极是猛锐,自己在剑上虽是运布得有内功,却阻挡不住,霎时己感到胸口微微作疼,

心知敌人只要再一催动内功,加强攻势,便将内脏重伤。这一惊非同小可,赶紧提

一口真气,把内力全部发出。

  两人硬碰了一招,身子都微微摇晃一下,赵岳枫催力守御,已争回平分秋色的

局面。原来他早先一看要拼内力,剑势砍下之时,便即收回几成真力,回守待发,

因此外弱内强,武阳公才能突然长驱攻入。等到赵岳枫全力接战之时,才反回劣势。

  青岚道长见两人全力相持,倒也斗个旗鼓相当,于是稍稍放心。但他谨记着一

梦头陀说过赵岳枫不敌之言,因此虽是那两人的内力激撞出阵阵强风,吹刮起他全

身衣服,不大舒服,仍然不肯定开。

  武阳公一开始之时便主攻,内力一阵一阵发出,像海边浪潮般永无休止地卷拍。

赵岳枫则守得稳如金汤城池,他虽是练功日短,火候比不上对方,运用之际,便远

不及武阳公收发自如,攻守由心。不过他先后天真力融合为一,又是纯阳之体,加

上练成了阳刚路子的愣迎金刚力和阴柔路子的九转玄功,好比一块坚硬圆石,不但

本身坚硬,而且表面光滑,使外力难以落实。

  赵岳枫为人豁达大度,长于忍耐,再加上磨练之功,意志更是坚韧,不急不躁。

这时严密防守,虽然对方内功不断攻压,而且渐渐增强,却也无动于衷。若是换了

旁人,纵有赵岳枫这等功力,但如无他这等坚韧意志和耐性,却也不免会因对方有

增无减的压力而泛生气沮惊骇之心。这一来自然会趁内力充沛之时反攻。殊不知武

阳公为人虽是邪僻不正,但一身武功却是中原正宗绝学,只要对手功力不能胜得过

他,越是硬斗,他的内力便相应越强。

  两人斗了不久,头上都冒出蒙蒙水气。赵岳枫但觉对方的力道不刚不柔,却兼

具刚柔之妙,心中大是惊佩。暗想中原武学精深博大,走的是中庸路数,兼蓄刚柔

之妙,自己若不是练成少林及武当两派神功,因而也是刚柔并济的话,这刻便也难

以支持了。

  武阳公久攻不下,心中惊讶佩服之情比赵岳枫更甚,几乎想停手跟赵岳枫谈论

谈论两人之间,上乘内功的同异奥妙。

  要知武阳公乃是当世武学大宗师,数十年以来未逢如此强敌,今日得遇对手,

纵然事后会有嫉忌加害之心,但此刻却泛起无限英雄相惜之意。

  两人看看已拼斗了一个时辰的内力,青岚道长但见赵岳枫身躯渊亭岳枫峙般稳

立不动,面上神情如常。武阳公也没有占先或不支之态,想是两人旗鼓相当,功力

悉敌,当下大觉放心,暗念赵岳枫以童身练功,自是坚韧耐久;武阳公数十年修为,

气脉悠长,这一仗非斗个三天两日不可。

  正在想时,忽见赵岳枫面色发青,虽然略现即隐,但手中巨剑已被武阳公迫退

一尺有余,若再退一尺,对方剑尖便可刺入他面门,他这一惊非同小可!当下手抚

剑柄,暗想:“我要不要出手救他出圈?”

  赵岳枫心中也是波涛起伏,原来他刚才忽然感到全身一阵冰冷,内功立时减弱

了一半。幸而这一阵冰冷之感只是瞬息即逝,否则早已丧生。

  他自然知道,此是当日被紫心道长以华山振广寒阴功所伤,遗留在体内的一丝

阴寒之气作怪,是以心神震撼,暗念若是再冷上一冷,今日非落败身亡不可!他全

力以争之时,尚不能胜!何况身处劣势,心神又不能集中。

  武阳公哪肯放过这机会,提聚起数十寒暑苦修之功,突然增强力道猛攻过去。

  赵岳枫这时已经发觉不妙,也运足全力反击,两人恰是同时发动,内力一触,

两人身躯斗然一震,大厅之内烈风飘转,气流急游。

  武阳公攻势接续而来,双方硬拼了三次。到第三次之时,赵岳枫反击也最是猛

烈。只见这两人突然一齐分开,武阳公只退了一步,赵岳枫却退了五步之多。

  这等突然发生的形势使得青岚道长大惊失色,一跃上前,同时之间已掣出松纹

古剑,这一跃落在赵岳枫身边,沉声道:“赵大侠受伤没有?”

  他这一问实在是多余,只看赵岳枫面色淡如金纸,便知他内伤不轻。只听他接

着道:“大侠尽管运功调气治伤,其余之事有我!”

  转眼一看,只见武阳公面色也微有不同,便知他力攻硬拼之下,也负了伤;不

过比起赵岳枫却轻得多。

  赵岳枫手中沉沙古剑跌落地上,发出震耳响声,武阳公冷冷道:“小道士你护

得住这厮?”

  青岚道长横剑蓄势,道:“老施主不信的话,那就试一试看!”

  武阳公面上恢复红润之色,缓步上前。青岚道长态度沉稳之极。他这一全神准

备接战,面上便无丝毫悲喜之情。武阳公见他神情肃穆,虽然年事甚轻,但隐隐已

有一代宗匠风度。不觉皱皱眉头,停住脚步。

  青岚道长缓缓道:“老施主身上内伤也不轻,若是强自压制着出手,只怕后患

无穷。贫道念你前日派人将先师祖灵柩运回敝山之德,暂时带了赵大侠下山;一年

以后,贫道再来向老施主清算血仇!”

  武阳公心想:“这小道士眼光极是锐利,说的话句名属实。再说全宫手下都不

见影踪,可能是佩儿嫉恨之下闹出事故,此刻实在不宜与他们力拼!”

  于是颔首道:“即速去吧!老夫说不定会变卦!”话声中已跃出厅外。

  青岚道长可不惧怕,但为了赵岳枫,却当真不敢稍有耽搁以致生变。立即收剑

过去托住赵岳枫肋下,急急出厅,沉沙古剑也不暇捡拾。

  且说文开华带着一梦头陀在阴风崖四下搜索,由于事关重要,是以搜查得十分

仔细,搜了许久,文开华心中一动,道:“大师请随晚辈到那边瞧瞧!”

  两人向山中奔去,不久便走人一道狭谷之中。这道狭谷长达数里,他们缓缓向

前走去,边走边隐藏身形。

  看了前面已是狭谷尽头,却是一道插天峭壁,高峻光滑,猿鸟难渡。文开华和

一梦头陀躲在石后,文开华低声道:“前辈,峭壁之下有个天然洞穴,可以穿过这

座峭壁,过此不远便可出山,乃是铁柱宫秘密两道……”

  一梦头陀点头道:“文居士想是因见四周杳无人踪,故此前往秘密甬道查看?”

  文开华道:“若然全宫之人尽皆撤走,又没有别的阴谋,晚辈便想不通其中道

理了!”

  一梦头陀斗然如有所悟,道:“先查一查再说!”两人向峭壁底下奔去,只见

杂树丛生,藤蔓纠结,常人到此,定然不会再查看壁脚还有没有通路。

  文开华走到一丛杂树之前,低头查看之后,向一梦头陀点头道:“果真有数十

人经过的遗迹。”说时分树钻人,一梦头陀正要跟人,忽然听到说话之声隐隐传了

出来,老头陀立时警觉,停住脚步。

  过了好一会儿,文开华才钻出来,道:“里面还有一个铁柱宫手下的留守,竟

是武官主命他留下的!”

  一梦头陀见他眉宇间杀气未消,已知那名手下已经被他杀死,不禁诵声佛号,

道:“他还有什么话说?”

  文开华道:“他说是武宫主下令全宫撤退,暂时解散,因此宫中高手都各自走

了。武宫主着他留下,以便禀报老山主,说是单水仙姑娘已被她带走。”

  一梦头陀道:“阿弥陀佛,这世间妒之一字,实在惊人。武宫主得知单姑娘乃

是老山主亲女儿,又听说已将天缺三宝另一半赠给她,妒恨之下,不但解散全宫,

还把单姑娘带走,竟是要她父亲焦虑之意!”

  文开华这才明白,当下又追问一些话,得知武阳公说出单水仙乃是他和昔年以

美艳著称武林的峨嵋高手玉环仙子所生。武宫主必是发觉武阳公至今念念不忘玉环

仙子,又对单水仙爱宠有加,把天缺三宝的另一半给了她,所以妒恨交集,一手把

铁柱宫势力瓦解。

  两人回身向铁柱宫奔去,这时他们已耗费了两个时辰之久,到得崖上,已不闻

厮杀之声。赶紧入厅一看,只见兵刃纵横满地,他们一数之下,武阳公十件兵刃皆

在,赵岳枫的沉沙古剑也丢弃地上。

  一梦头陀大吃一惊, 凝睁寻思。 文开华却转身出去,不多时便自回转,道:

“完啦,赵兄一定是败走的!”一梦头陀道:“你怎生得知?”

  文开华道:“死牢中的两人已经毙命,乃是武阳公所为。他若不是得胜,焉有

余暇去杀死那两人?”

  一梦头陀道:“话虽如此,赵岳枫却不致于死!你只看青岚道兄的剑刃不曾留

下,可想而知!”

  文开华点点头道:“这话极是。”心中却暗暗恐惧武阳公突然出现,是以平素

智谋都消失了。

  一梦头陀沉吟一下,道:“赵岳枫和青岚道兄一路,自是无甚大碍,我们暂时

不必找他,还是设法追踪武宫主,救回单姑娘才是当务之急!”

  文开华暗忖武阳公定必也在追查武官主下落,若是碰上,岂不糟糕?当下默然

不答。

  一梦头陀以为他不反对此意,当先出去,文开华只好跟着,离开此地。

  且说青岚道长和赵岳枫出得山外,因见赵岳枫内伤不轻,便雇了一辆大车直奔

武当。一路上日行夜宿,井无意外,到得武当,白霞道人等都出现相迎。赵岳枫一

路颠簸劳动,内伤更见沉重。不过神智仍然清醒,见到白霞道长率着弟子出迎,咬

牙忍住全身酷冷之感,拱手道:“有劳掌门真人玉趾,小可实感惭愧!”白霞真人

道:“赵兄不必客气,即速入观休息为要!”

  赵岳枫这一次踏入武当派道观之内,得到全观上下崇敬,比起上一次来比,真

有天渊之别。

  他在观中静养了两日,内伤不再恶化,但离痊好复原,还差十万八千里。白霞

真人武当四老等,时时到静室中探视,青岚道长更是常来看他。

  又过了两日,赵岳枫斗然想起一事,待得青岚道人入室,便道:“武阳公伤势

甚轻,以他功力之深厚,这刻恐怕业已痊愈。在下若是留在此地养伤,只怕要为贵

派带来大祸!”

  青岚道长应道:“赵大侠一身安危,自此便是敝派之责,不管是什么人来,敝

派都将以全力与敌人周旋到底!”

  赵岳枫道:“道长盛情诚然可感,但却不是办法,我还是离开贵观为好!”

  青岚道长摇摇头,态度十分坚决,赵岳枫便不再说。等到掌门真人白霞来时,

才又提出此意。白霞真人道:“赵兄毋需多虑,目下青岚一人之力虽是抵敌不住武

阳公,但再过半年,白沙师兄功满出关,加上贫道三人之力,武阳公何足道哉!”

  这话听起来虽是有理,但赵岳枫却晓得事情不能这么说,第一,白霞真人乃是

堂堂一派掌门的身份,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不能让人插手相助。第二,武阳公

不但势力浩大,甚且手下高手都是狠毒狡诈之辈,行事不一定要按照江湖规矩。在

这一点上,武当派已经落了下风。

  不过这些话有的不便说出口,因此他只表示要离开道观。白霞真人见他十分坚

决,当下道:“贫道去商量一下,待会儿再来复命!”

  不一会儿,白霞真人和武当四老,还有下一辈弟子领袖人物青岚,青光两人一

同进房。众人依次发言,都劝赵岳枫留在观中休养,赵岳枫仍旧执意不肯。

  白霞真人叹一口气,道:“据青岚回报的经过看来,武阳公若是伤愈复出,天

下竟是无人能够抵敌,唯有盼赵大侠伤愈,才有希望!”

  他话声一顿,目光扫过众人面上,接着又道:“但赵兄所受内伤不比等闲,贫

道胆敢夸口说一句,若然敝派无法相助,天下再也无人能救!”

  赵岳枫大感惊异,心想这几日来你们哪曾出手助我疗伤?却听白霞真人又道:

“只因敝观后有一座深谷,名曰千葯,其中栽了两本罕世灵草,称为千载灵芝。这

两本灵芝功效通神,有起死人活白骨之神效,是以若然敝派也治不好赵兄之伤,天

下再也没处能治!”

  众道都默然无声,白霞真人沉吟一下,又道:“贫道本拟将灵芝葯炼成之后,

才告知赵兄;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