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二十六章

作者:司马翎

  他停了一停,又道:“这一缕阴寒之气不似是武阳公的功夫,这一点使我大感

疑惑。不过无论如何这一丝阴寒之气最是危险,平时毫无关系,直到用上全力与敌

人拼斗内劲之时,才突然发作,使得他内功忽弱,虽然只是顷刻间之事,但高手拼

斗,这一丝空隙就足以招致身败名裂之辱!”

  文开华急得团团直转,连声说道:“这便如何是好?这便如何是好?”

  赵岳枫悠悠醒转,恰好听到此言,但觉语声甚是熟悉,不觉问道:“什么事?”

  文开华想得入神,一时不曾觉察这话是赵岳枫所发,应声道:“灵葯难求呀!

试问世上何处找得到那成形参王……”话声突然中断,讶道:“啊,赵兄醒来了!”

  赵岳枫坐起身,眨眨眼睛,登时记起前事,又见孙老爹就坐在旁边,面上泛起

的歉疚的笑容,当即明白他已得文开华解释清楚,信了自己。

  他跳下炕,觉得全身毫无异状,先见过孙老爹,又向文开华行礼道:“在下蒙

文兄屡次相救,恩德实难报答!”

  文开华还了一礼,孙老爹忽然接口道:“赵老弟,你可知道他为何屡次救你?”

  赵岳枫道:“在下天性愚笨得很,不敢测度。”

  孙老爹说道:“他不是男人,是位姑娘,你以后须得改变称谓才好!”这话没

有正面答复,却等如答复了。

  赵岳枫最怕触及男女之事,心中大大一跳,转眼望去,只见文开华眉如春山,

眼似秋水,体态窃究,声调娇柔,明明是个美丽姑娘,只不知何以江湖上之人都认

定她是个男子,连自己也一向坚决相信她是个男子。

  两朵红霞泛起双颊上,更添几分娇艳,赵岳枫不由得想起单水仙、武宫主二人,

心中大感烦乱。

  文开华瞧出他眼内那阵冰冷的情绪,登时芳心大震,心想,他终是爱他义妹单

水仙,唉,我只好一辈子单思苦恋罢了!

  孙老爹看得明明白白,他原是在情海波澜中覆舟没顶的过来人,当下以说话岔

开此一情景,只听他说道:“文姑娘,你说你见到铁柱宫之人,只不知要多久武阳

公可得讯赶到?”

  文开华凝想片刻,答道:“这得看武阳公如何决定,目下他们还不知我入此宅

中有何作用?因此武阳公纵是得知我的下落,也未必一定亲身赶到!”

  孙老爹点点头,说道:“我们三人须得找一处万分隐秘之地藏起来,但另一方

面郑家之人也不得受害,文姑娘智计绝世,必有妙法?”

  文开华沉吟良久,突然跳起名高,说道:“有了,有了……”当即把计策说出,

孙老爹和赵岳枫大为赞成。

  第三日早上,郑家买了一副棺材,对外只扬言家中的老人过世。中午便收殆出

葬,就在盖棺之时,忽然有一个中年文士装束的人进来,不但细细看过尸体,而且

伸手触摸过,这才飘然而去。

  墓地左侧有间破旧神祠,这天晚上,两条人影从祠中走去,在墓上停住脚步。

  其中一人说道:“文姑娘的葯必定有效么?倘若孙老先生救治不活……”

  文开华用娇柔的声音答道:“赵兄一万个放心,此葯我已用过数百回,没有一

个人事后救不活的……”说到这里,斗地面色一变,又道:“但孙老爹年纪老大,

已是油枯灯尽光景,莫要当真救他不活……”

  两人都急起来,连忙动手掘坟。这一次落葬时早有预谋,是以他们是拨开两尺

泥土,便露出一块木板,揭开木板,就见到棺木。

  在棺木两端留有绳索,两人各执一头,拉起棺木,赵岳枫一手揭棺,一手点燃

火折,文开华放了一粒丹葯在老人口中。

  过了片刻,那老人毫无动静。赵岳枫叹了一声,吹熄火折。黑暗中只听文开华

来走去,显然她心中极是不安。赵岳枫说道:“文姑娘也不必过于自责,这事出乎

意料之外,实是天意!”

  文开华已瞧见黑暗绝望的将来,因此失魂落魄地走来走去,一不小心脚下绊着

石头,向侧倾跌。赵岳枫听到风声,舒臂一抱,把她抱个结实。

  他身上的男人气味以及壮健的筋肉发散出强烈的力量,文开华心中摇播荡荡,

忘却一切。

  赵岳枫见她软绵绵的,又没声没息,惊道:“文姑娘,文姑娘……”文开华低

低晤了一声,赵岳枫体内顿时升起一股熊熊烈火,双臂抱得更紧。

  正在不可开交之时,棺中传来微弱的呻吟声,赵、文二人听觉比常人灵敏得多,

蓦地分开。

  赵岳枫喜道:“天啊,孙老先生活转来啦……”文开华道:“谢天谢地,快点

扶他入祠。”心中却惘惘然若有所失一般。

  不久,坟己填好,三入都藏在祠中,孙老爹第一句话便问起敌方动静,文开华

把有人揭棺查看之事说出,又道:“这人就是名列四奇之一的玉轴韦生房仲,他的

报告,武阳公不能不信。”

  孙老爹这才大感放心,事实上这一番布置计谋,所发生的影响及后果,是文开

华的臆测判断,到底能不能收效,谁也不晓得。而孙老爹他们也是在无可奈何中不

得不强迫自己相信她的臆断。

  当下三人就在这座荒废神祠中暂时容身。此祠虽小,却也分作前后两进。孙老

爹住在后迸,文开华则一直在前一进日夕把哨了望,防备有人来此。

  赵岳枫每日都在后一进专注地听孙老爹讲解他独门云旗的招数,到了晚上,才

敢到祠外空地上演练招式。休息之时则在外一进。

  初时倒也相安无事,每隔数日,郑捷便借上坟之名,带来他们三人所需的粮食

甚至衣着日用等物。

  如此过了一个月左右,赵岳枫最先感到苦恼。原来一则是孙子潇的独门武功已

练到精微深奥之境,除了内功上须得改变路子,以便吐劲发力时能够适合之外,在

云旗招数方面,也令他十分困扰。要知他虽是悟性绝高,身兼数家之长,可是这一

路云旗十八展不论攻守变化都与他练过的任何武功不同,其中的精微奥妙真有学之

不尽之感。只因这面云旗本身便兼含长、短、软、硬、轻、重、刚、柔八种特点,

特点越多,施展起来就越发困难不过。否则以武阳公一世之雄,宗师之才,焉能经

历数十年之久还是想不出云旗奥秘。

  除了武功上的苦恼,还有情感的波澜使他十分不安。原来他和文开华每晚共宿

外面的一进。起先各睡各的,互不干扰,但前几日的晚上,文开华忽然滚入他的怀

中,低声跟他说话。

  赵岳枫体念她日夕寂寞,无人共语的苦处,所以全心全力安慰她,跟她谈谈说

说。数宵过后,他就觉得不大对劲,只缘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又是长得那般娇

美黠慧,每日操作家务,妥贴之极,种种好处,自是深印赵岳枫心中。因之同裳共

枕之际,肌肤相贴,不免颇涉遐想。

  赵岳枫练的只是仙家功夫,不像空门中人那般以种种法门摒弃色慾,是以佳人

在怀之际,不禁心猿意马。若是平常时候,纵然发生关系,也没有什么。但目下他

全力投入学艺一享之上,尚嫌未足,焉能耗损精力,增加思想。

  因此他越来越感困恼痛苦,每日苦练云旗,进度极慢,晚上则还须以极坚强意

志抵抗女色诱惑。

  又是半个月下来,赵岳枫奋锐之气已失,人也瘦了许多,一天昏暮之际,他和

孙老爹缓缓走到祠外一块平坦旷地之上,演练云旗招式。

  那云旗十八展从头至尾的招式及变化他都牢记心中,但这时还在苦练第五招,

反复练习,几处错误总是难以改正,还有吐劲发力也屡屡有失。

  孙老爹长叹一声,着他停手,说道:“你心中杂念太多,因此精、气、神三者

不能合而为一。本门武功自成一家,自古以来,总是不能发扬光大,便因过于艰深

奇奥,传人难得,你目下虽是未能尽传其妙,可是已经不容易了!”

  赵岳枫大感惭愧,低头不语,孙老爹又道:“老朽自知寿元有限,恐怕最近数

日之内便要离开人世,昨宵辗转忖思,斗然间大彻大悟,尘寰中的恩恩怨怨,已不

再放在心上。”

  赵岳枫早就知道他活不了几日,因此也不惊讶,只是难过得叹息一声。

  孙老爹沉吟片刻,说道:“老朽劝你也是把恩怨忘去的好,武阳公纵是横行不

已,无人能制。但他终归也得老死!你可带了文姑娘找一处地方隐姓埋名,共度此

生,你看这法子可使得?”

  赵岳枫脑海里忽然泛起单水仙和武宫主的面容倩影,心中情绪蒙回起伏,暗自

想道:“她们两人何尝不是对我十分有情,但我既是担起对付武阳公重任,岂能为

了儿女私情,舍天下而不顾……”

  他没有把心事说出,翌日他显然变得专注得多,用心领略内功奥妙以及云旗十

八展的种种变化,牢牢记住。一连三晚,他都是通宵打坐,不再与文开华同裳共枕。

  第四日昏暮之时,他和孙老爹到词外祠炼招数,此举已中缀了三夜,孙老爹甚

感讶异,故此虽是感到身体有点不妥,也不说出来。

  赵岳枫手执云旗,神态极是威武豪壮。孙老爹不由得喝声彩!说道:“对啦,

须得有此气概威势,才能施展此旗!”赵岳枫随即出手演练,那支云旗在夜风中猎

猎有声,只见旗影纵横,劲风四射,每一招都得心应手,不差毫厘。

  孙老爹大喜过望,连连鼓掌。待得赵岳枫旗影一收,这位老人突然倒下,寂然

不动。

  赵岳枫跪在尸体旁边致哀。他晓得孙老爹一直倔强不死,便因绝艺未传,心愿

难了。这刻见他和文开华两人把坟内的空棺取出,一代高手终于长埋此地。

  翌日郑捷来到,得悉此事,便到坟上哭拜祭奠,赵、文两人拜别孤坟,离开此

地,重新踏入江湖之内。

  这时武林中只有武当派得知赵岳枫未死,其余各派以至武阳公都认为赵岳枫死

了多时。那武阳公自从经过赵岳枫第二次闯宫激战之后,得知武当派近年崛起的青

岚道人及少林老一辈高手云和大师不易对付,气焰稍挫。再者他忙于陪伴女儿单水

仙以及访寻玉环仙子的下落,所以也没有时间消灭少林、武当两派的敌手。

  铁柱宫已迁到开封府地面,坐落于南面离城七八里之外,建筑宏伟,气象万千。

武阳公虽是不再致力发展势力。但他手下能手甚多,威震天下,仍然被天下黑道奉

为盟主,每日都有各方专使缴呈金银,宛如各地属国遣使朝贡一般。

  三门四派以及武林正派各家都比以前消沉得多,江湖上等闲无人生事,风平浪

静。

  赵岳枫和文开华离开之后,便北上济南,隐居了一段日子。他专心致意修习武

功,每日连话也难得跟文开华说上几句,更别说和她亲热了。而且他的脾气变得十

分暴躁易怒,到后来文开华往往要挨骂。文开华却是越发的爱他,一切逆来顾受。

她了解赵岳枫一方面为了那云旗十八展再也无法施展到得心应手的地步,一方面为

了困屈一地,不能行侠江湖。所以脾气难以抑制。

  她暗暗观察好久,知道赵岳枫之所以时时避开自己,必是因为心中存有单水仙

的影子之故,再者他天生酷嗜武功,这却是无法改变的。

  经过慎重考虑之后,这一日她拉住正要到后面园子练武的赵岳枫,说道:“你

可还记得我当年混入铁柱宫中,成为内四堂堂主之事么?”

  这话题久已搁下不提,赵岳枫不禁一愣,答道:“我怎会记不得?”

  文开华道:“先母临殁之时,有一事难以瞑目,所以我才会设计在江湖上闯下

狠毒声名,得以混入铁柱宫……”

  赵岳枫道:“你以前跟我提及过,说是要查访一位前辈下落,想必与伯母心事

有关!”

  她点点头,说道:“我要访寻的正是我外祖父,他说过要跟武阳公拼个高下,

所以我想查出他是不是已经死在武阳公手底!谁知不但查不出来,反而陷身宫中,

无法离开。其后就发生三门四派来犯之事……”

  赵岳枫心中想起云旗招数,因此不耐烦地摆手道:“这些我都晓得啦!”

  文开华本来有满肚子的话,却被他这句话堵住,心中泛涌起无限凄楚自伤之感,

轻叹一声,说道:“别的话慢慢再说,别耽误了你用功……”

  赵岳枫提起云旗,迈步奔到后园。他微微感觉出文开华神态有点异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