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二十八章

作者:司马翎

  他在阴影中寻个平坦凹处,倚壁而坐,斗然间吃一惊,转头望去,只见左后测

臂膀所触之处,作铁锈之色,比石头还要冰凉。伸手摸一摸,又刮一刮,许多铁锈

应手而坠。他细细一看,从地面起,直到丈许高,便是突出的岩石,这丈许的一节

更矗立了一根铁柱,只是大半嵌在石内,上下两端还不知有多长?

  赵岳枫大叫咄咄怪事,设法撬开两侧的碎石,露出两侧,精光耀眼,点锈不生。

这还不奇,最奇的是发现其上有两个细而深的洞,宽约三指,深达四寸,似是用极

锋利之物刺成。

  他摸摸脑袋,惊讶自语道:“老天呀,这等精钢也刺得进去,不知是何等神兵

利器?”

  他好奇之心大起,便用乌木钩剔括劈打两侧,又露出好大一片,这时已看明白

真是一根比面盆还粗的铁柱,因埋地石内,不见天日,所以光亮如新。

  这时露出面积越大,那些深洞也就更多,并且是由下面上,直到上面丈许高也

见得有这种痕迹。赵岳枫细细察看,只见近地面的孔洞深浅不一,越是往上去就越

是齐整相似,最上面的孔洞个个深浅如一,不差毫厘。

  他现下已是武学大家,心中明白这些孔洞必是同一个人同一兵刃刺成,起先功

力未臻绝顶,所以孔洞深浅不等。渐渐功力高强,力道均匀,所刺之处便渐趋一样。

初时顺手刺向低处,后来便向上移,到了极顶之处,功力已臻圆满绝顶之境。

  这一点推想出来,心中甚是兴奋,特别因为这是根铁柱,似乎与铁柱宫这一派

大有关连。

  当下又用乌木钩子敲凿铁柱两侧的石块,这乌木钩坚逾精钢,每每进出火花。

赵岳枫手劲非同上可,不久敲落许多石块,忽然间击裂了一大块,当下对准裂缝刺

去,锵的一声,钩尖深深没人裂缝之内。接着使劲一撬,这一方岩石崩裂跌下,不

但露出数根铁柱,后面还出现一个洞穴。

  这个洞穴也不过是一尺高,七八寸宽。赵岳枫先闭住气向洞内望去,黯淡光线

之下,只见洞内仿佛是个宽大石室,不过四周碎岩堆积,顶歪墙斜,又不似是经过

人工开凿的石室。

  这人口洞穴甚小,寻常之人定难钻人,但赵岳枫却不放在心上,吸一口真气,

全身骨骼噼噼啪啪的响,顿时缩小许多。

  钻了人去,洞口没有阻挡,光线透人,瞧得清楚,正是一个石室,单瞧墙壁及

其平滑石板就可知道。

  赵岳枫恍然大悟,忖道:“是了,这个石室定是遭遇地震之类的天灾,故此上

下歪斜,又崩落不少岩石。”

  细寻之下,这个石室有两扇石门,但都空具形状,四周都被石块嵌死。不过其

中之一还有打开的指望,赵岳枫用乌木钩撬挖了一会儿,挖出四五块石头,那石门

果然大见松动。他运足气力~拉,居然拉开尺许宽的一道缝。

  从门缝向内张望,只见黑暗中闪耀出五颜六色的彩光,一时瞧不明白是什么事

物?

  他设法把门拉开一点,乌木钩伸人去钩拨出一团彩光出来,却原来是~长串宝

石项链,那些宝石也不知是何名色,每颗都琢磨得有数十棱面,闪烁出缤纷七彩,

极是悦目好看。

  他往脖子上一挂,侧身入去。门缝透人的光线较多,便瞧得出这儿又是一个石

室,室顶及墙壁略见倾歪,却比外面的一间好得多。一共有两丈方圆,堆放着不知

多少金砖银块,还有满地珠宝珍饰,奇形怪状,琳琅满目。

  墙角有个四方石糟,他走过去一瞧,槽内雄满珍珠,有大有小,上面有个像米

升一般大小的瓦觥,取起一瞧,上面刻有美人斗三个朱字。

  他微微一笑,想道:“古人有量珠聘美之事,这个白玉觥名为美人斗,想必就

是说一升明珠可以换一个美人之意。”

  想到此处,心中蓦地一动,呆了半晌,便满满兜了一斗明珠,循原路出去。

  不一会工夫,到了那座葫芦石谷的内谷中。侧耳一听,静寂无声,便闪身走入

戴默公出现的石缝内,一路丝毫无阻拦,晃眼定完那条狭窄石缝,只见陡然宽广,

一道石屏拦住目光,屏风土刻着一个老虎头,镣牙外露,神态甚是凶猛,虎睛绿荧

荧的宛如活虎一般,不觉一怔,定睛一看,原来是嵌上两块绿色的宝石。他微微一

笑,举步绕过石屏风。

  屏风后面地势相当宽广,布置得有如厅堂一般,上有一张铺着虎皮的太师椅,

右侧角隅间一副八仙桌椅。四下陈设得甚是富丽,数不尽银屏、玉轴、象牙、珊瑚

等珍贵之物。左右两侧的石壁都有裂缝,透入光线。

  赵岳枫也不细看这些陈设,四望一眼,只见共有三条狭窄通路,一时之间倒不

晓得该向哪一条通路走去。

  忽然听得一阵步声,赵岳枫迅即跃到一座银屏后面躲起。转眼间出来两个中年

妇人,都穿着绸缎衣裳,满头珠翠。面上涂脂抹粉,也还有几分妖艳风韵。

  她们在厅中张望一下,咭咭呱呱,笑谈起来,左边穿黄衫的说道:“二娘,咱

们说不定又有好日子过啦……”右边穿藕色衫的妇人笑道:“三娘说得是,这个新

来的小蹄子不但长得比那小狐狸好,最要紧的还是新货色,老头子专一贪新厌旧,

小狐狸不被打入冷宫才怪。”

  二娘道:“我可另有一说,那小狐狸心地狠毒不过,别说被贬进冷宫,只要得

知有了新人,她就容不得定要设法打杀新人,还要跟老头过不去,那时老头子性子

一起,定必一拳揍死了她。”

  三娘道:“对,对,那小狐狸实是狠毒不过,连咱们如此精乖的人都时时吃亏

上当。”

  二娘道:“老头还未回来,咱们小心点为上,回房中比这儿舒服。再说那小狐

狸虽是出不来,但凡事都得防备万一,碰上她咱们可受不了……”二娘微微变色,

连声说是,两人相偕又从原路隐没。

  赵岳枫忖道:“这当中的一条是两个婆娘的房间,余下两路,一是她们口中的

小狐狸,另一便是固禁那新人之所,我随便拣一路,碰碰运气……”他已晓得她们

口中的新人必是武宫主无疑,当下向左边通路走去。

  这条窄窄的甬道恰好容得一人通过,长约二丈,甚是弯曲,是以才走入两三步,

就瞧不见外边情景。

  甬道尽头是一扇三尺来宽的石门,既无缝隙也无门环门钮之类。他出掌抵住石

门,暗暗运力推去,果然缓缓推开,虽是十分沉重,却不带一点声息。

  推开半尺左右,便向里面窥看,只见内中是个宽大房间,地上都铺着厚毡,各

式家具齐全,皆是珍贵上品,东西两壁各悬一灯,照得全房明亮。

  房中毫无声息,赵岳枫大是惊讶,又把石门推开半尺,伸头进去一看,但见原

先被石门挡住视线的这一边有张大床,贴壁而放,床上有个女子跪在内里,面庞紧

贴壁。壁上原有锦幔,一手扯起,露出光滑的墙壁。

  赵岳枫见了那女子背影,首先就皱皱眉头,原来是这个女子只有一件亵衣,露

出两条雪白臂膀,底下只穿着一条短裤,躶着两条大腿。他本待退出去,但又见她

乃是贴壁窥瞧着什么事物,一时好奇之心大起,心想这个洞眼既是掩蔽在锦幔之下,

说不定连戴默公也不晓得,倒不知她窥瞧什么?

  方一迟疑,那女子似是感到冷风吹人,突然回头,一见须发松松的一个脑袋打

门缝探人来,顿时骇得呆住。

  赵岳枫迅快缩退,蓦地听到外面传来叮一声,正是黄金拐触地之声,不容多想

飘身人去,顺手关上石门。

  他这副野人装束,骇得那女子尖叫一声,赵岳枫怕她惊动别人,一晃身纵到床

前,伸向她胸口穴道点去。却见她亵衣半蔽,rǔ房露出大半,这一指怎生点得落去。

  她惊得浑身发抖,但仍然相当美丽。赵岳枫沉声道:“不许声张!”只见她瘫

倒床上,玉体横陈,虽是无意如此,却构成极是诱惑的姿势。

  赵岳枫赶紧移开目光, 向壁上望去, 但此时锦幔垂下,毫无所睹。便问道:

“你瞧什么?”

  那女子恢复胆子,道:“你自家瞧瞧就晓得啦!”说着起身高拉锦幌,露出一

个小小洞穴,赵岳枫上床向洞穴中瞧去。

  只见洞穴那边也是个铺锦敷绣的房间,华灯四悬,明着起身高撩锦慢,露出一

个小小洞穴,赵岳枫上床向洞穴中瞧去。

  只见洞穴那边也是个铺锦敷绣的房间,华灯四悬,明如白昼,床上坐着一个女

子,也是亵衣短裤。赵岳枫瞧清楚看她的面庞,原来正是武宫主,但见她眉宇间笼

着忧愁之色,全然不似往日的倔强严冷。

  床侧还有一个中年妖艳妇人,却不是先前的两个之一,她转头望住那女子,问

道:“她们是谁?”女子道:“一个是四娘,一个刚刚送来的!”赵岳枫跳落床下,

她又道:“奇怪,我还以为你想干什么勾当呢!”赵岳枫取起乌木钩和那一斗明珠,

随口道:“什么勾当?”

  她笑一笑,道:“你扮作野人,为的何事?”赵岳枫讶道:“你现下一点都不

怕了?你怎知我不是真的野人?”她道:“便是真野人又能把我怎样?你形状虽是

难看,但比那强盗胜强多啦!”

  赵岳枫暗想此女实是胆大包天,竟不怕我是戴默公同党,于是道:“我真是野

人、不过不像野兽般凶恶就是了……”说着走到石门边,只听她咭咭笑道:“你出

得去?”赵岳枫瞧瞧那道石门,但见四边嵌得密密,门上又没有柄枢或孔洞可供用

力,不禁讶道:“戴默公怎生出去的?”

  她道:“我且不告诉你,你先陪我谈谈……”说时,取了个小小布卷塞住壁上

孔穴,又道:“老强盗说不定几时去采那朵鲜花,我们这边一说话,他便听见!”

  赵岳枫虽有拯救武宫主之心,可是并不着紧。再说他也只是触动灵机,想跟戴

默公开个玩笑,眼下石门开不得,须得耐心从她口中哄出开门之法。于是道:“说

什么话?”

  她道:“我生梁,名叫珍姐,你呢?”赵岳枫道:“叫我野人就行啦!”梁珍

姐眼中闪过凶毒光芒,但一现即隐,赵岳枫不曾发觉。她道:“你不怕强盗进来?”

赵岳枫笑一笑,道:“有这一斗珍珠,谅他见了欢喜也来不及!”

  梁珍姐道:“我的天,这么多的珍珠?可是真的?”赵岳枫点点头,她接着道:

“若是真的,连我也可买啦!”他淡淡一笑,心想:我正要用来换一个人!珍姐眨

眨眼,道:“不行,他见了定要杀死你,夺走这斗珍珠!”

  赵岳枫道:“这个不烦忧虑,他不想要第二斗么?”

  她跳落床,走到赵岳枫身边,柔声道:“你把我买出去行不行?”说时像蛇一

般缠贴住他。赵岳枫见过单水仙、文开华、武宫主这三个各具风姿的绝世佳人,这

梁珍姐虽是妖烧媚丽,仍然远比不上她们,因此如何会着她的迷?当下道:“你先

穿上衣服,好好地跟我说话!”

  珍姐见他毫不动心,眼中又射出凶恶光芒,但仍然依言穿了衣服。

  赵岳枫道:“你不想跟戴默公?”她连连摇头,道:“这老强盗派人把我抢来,

谁愿跟他!”赵岳枫道:“听你口音似是江南人氏,戴默公即使放你走,你有处去

么?”珍姐道:“我宁愿流落为娼,也不愿长年囚在这儿!只要出得去,我有家可

归,你放心……”

  她极是伶俐乖巧,不但已听出赵岳枫口风有救她之意,兼且瞧出赵岳枫乃是侠

义之人,当下诉说一番苦处,赵岳枫听了,道:“好,我想法救你出去!”珍姐愁

道:“但这门怎生开的我可不晓得,不然我早就逃出去了……”原来她父亲原是镖

师,她也练过武功拳脚,三五个汉子都不是她的对手。但碰上戴默公之流的高手,

自然丝毫动弹不得,若是逃得出此地,外面虽是荒山野岭,却难不柱她。

  赵岳枫呆了半晌,珍姐拔出布卷窥看隔壁动静,忽然连连招手,赵岳枫跃上床,

她贴着他耳朵说道:“老强盗在那边!”赵岳枫听了身躯一震,自家也不知是何缘

故。珍姐在耳边悄悄道:“原来你要救她的,她是谁?”赵岳枫摇摇头,凑到孔穴

上望去,只见戴默公站在一边,四娘手执皮鞭正在抽打武宫主,几鞭之后,她身上

亵衣短裤都碎裂多处。

  武宫主惨遭鞭挞,竟不抵抗挣扎。那条皮鞭不知是何物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