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三章

作者:司马翎

  他身法何等迅快,晃眼已自扑到,长剑闪出冷电似的寒虹,一下子卷住天煞文

开华。

  赵岳枫微一迟疑,在这等情势之下,他虽然明知白石道长乃是设法要他逃走,

可是他怎能舍下白石道长一个人陷身在此地?自家却去逃生?

  白石道长当然知道他的心意,沉声低喝道:“生死之间,有鸿毛泰山之别,赵

兄岂可犹疑不决!”

  赵岳枫虎躯一震,反身纵出两丈,放目一瞥,只见七指翁江奎、水煞梅豹一道

奔来。赖略房仲这两个高手从另一边掩到。武宫主衣袂飘飘,打另一方抄截过来。

因此他只好先向无人的那一边奔去。奔出数丈,两条人影斜冲上来,把他去路拦住。

  这两人乃是阴风五舵舵主之二,一个手持鬼头刀,一个使用双钩,急骤发招,

凶猛拦截。

  赵岳枫也自一言不发,手中银鳞刀闪起千点银芒,疾逾闪电般向双钩砍去。

  那名舵主双钩迅撤,化作守势。赵岳枫健腕一沉,刀身急翻过来,锵的一响,

已砸在鬼头刀上。

  他的腕力极是沉雄,这一招只砸得那名舵主腕臂发麻,鬼头刀险险脱手坠地。

  赵岳枫绕步斜旋,银鳞刀刷刷连声疾砍数刀,把那个手持鬼头刀的舵主迫得往

同伴身上退撞不已,这一来那个使用双钩的舵主根本无法出手。

  但见刀光电起,风起劲厉,接着一声惨叫起处,赵岳枫的银鳞刀已斫中敌人手

腕,连手掌带鬼头刀,一齐坠落尘埃之中。

  赵岳枫不暇再伤敌人,趁机迅快掠过,向前直奔。

  这边厢的武当白石道长剑势如虹,圈住天煞文开华,连番急攻。

  天煞文开华细长眉毛紧紧锁在一起,手中三尺铁杵上下翻飞,抵住白石道长的

长剑,起先相形见细,险状百出。但十招之后,那支铁杵上威力渐渐增强,奇招迭

出,以白石道长那等身份名望的高人,也查看不出对方这些绝世奇招是什么家数。

局势顿时转危为安,一时三刻之内,决不致发生变化。

  黑煞手赖珞舍下追迫赵岳枫之举,径自疾扑过来,阴森森喝道:“文香主且歇

一歇,这老道交给本座……”

  文开华立刻使用败式,身形回旋驰突,眨眼已退出圈外。白石道长连用三招九

宫剑法中的绝学,居然拦阻不住,心中大感惊奇。

  黑煞手赖珞已经接上来动手,因此白石道长无暇多想,挥剑迎战,他左臂臂骨

已碎,如若换了别个功力稍差之人,这刻别说动手拼命,只怕连站也站不住脚了。

  赵岳枫放步向旷场那一头迅快奔去,转眼问已奔到尽头,跃上那一圈三尺高的

石墙上,放眼一瞥,只见底下却是陡峭悬崖,大约十丈左右,云雾如带,阻隔住再

往下看的视线。

  他心中叫一声苦也!沿着石墙向左右两边望去,只见都无路可下,只有在另一

头,也就是他们来时所经之处,才有道路下山。但那边有玉轴书生房仲,水煞梅豹

两人把守住去路。

  那位宫装打扮的武宫主已经走到旷场中心,莲步姗姗,远远望去,风姿绰约,

宛如图画。但赵岳枫却晓得在这美丽的外衣之下,蕴藏着何等惊人的杀机。

  那位身量矮小,相貌俏美的天煞文开华手持铁杵,也急急向他奔来,就凭这文

开华及武宫主两人的武功,不论他怎生挣扎,也将徒劳无功。

  赵岳枫再一次俯首下望,但见十丈以下的云雾暗影沉沉,目力无法穿透。姑不

论底下是何情景,单论这可见的十丈高度,若是摔了下去,势必粉身碎骨。何况既

有云雾绕崖而生,底下必定深不可测……

  天煞文开华后发先至,眨眼间已奔到,戟指喝道:“下来,咱们再拼个生死…

…”

  天煞文开华双臂一振,纵上那道石墙,举起铁杵,作出进击之势。

  赵岳枫运功聚力,蓄势以待,突然听到文开华低声道:“云雾之下,只有三丈

左右,就是一片浅水泥沼。”这几句话说得极快,接着已提高声音冷笑道:“谁怕

你来,看招……”喝声中铁杵挟着劲烈风声直砸过来。赵岳枫刀光一展,硬封硬架,

两般兵器一触,发出一阵震耳的金铁交鸣之声。

  两人功力悉敌,各各震得退了一步。风雷刀赵岳枫臂力较强,此时犹有余力,

立时揉身抢攻,施展出迅快刀法,眨眼之间,已攻出六七刀之多。

  文开华被对方抢占了主动之势,身形被一片刀光罩住,步步后退。

  那道石墙虽然不高,但一来宽度只有一尺左右,二来外面的一边便是深不可测

的悬崖绝望。因此这两人在上面动手,形势特别惊险。

  赵岳枫手中鱼鳞刀泛起千百点银鳞似的光芒,毫不放松,着着紧迫。他的风雷

刀法本以威猛凌厉见长,这时被他放开手尽力施为,招数宛如长江大河,滔滔而来,

隐隐接着凤雷之声,当真有别开天地,横绝古今的气概。

  一会儿工夫之后,武宫主已走到一丈之内,伫立观战。

  只见文开华用尽一身本事,奋勇抵拒,但脚下仍然一步后退,显然赵岳枫这一

番抢攻,已经尽制先机,占了优势。

  武宫主微微皱一下长眉,心想这文开华一身功力招数,深厚精奥,几乎可与四

奇抗衡,是以名列七煞之前。至于风雷刀赵岳枫,则是三门四派的代表中最弱的一

环。是以文开华纵然一时未能取胜,却也不该失利至此。

  她转头四望,已想出助那文开华一臂之力的妙计。

  天煞文开华本以为自己暗暗将峭壁底下乃是浅水泥沼的秘密告诉对方之后,对

方一定会客气些,哪知对方竟然放开手尽力抢攻。而他在疑惑之下,心神微分,被

对方完全抢制了先机,所以才落在这般地步。此刻大势已去,只剩下抵拒之功而无

还手之力。

  赵岳枫自然有他的想法,他眼看道消魔长,同来的人已经死亡殆尽,心中不免

悲愤填庸,加以逃走之路已断,忖度形势,自身也必难幸免。因此便存下能够伤得

一个敌人就算一个的决心。

  至于文开华告诉他底下乃是浅水泥沼的话,他当然不肯相信,况且即使他说的

乃是实话,但从这上面到底下泥沼高达十二三丈,再高的轻身功夫,也难制驭身形

下落时的平衡,如是横着摔落泥沼水面,也得当场骨筋震裂而死。纵然不死,敌人

难道不会绕路下去查看?

  故此他根本不考虑从这条绝路逃生的问题,运足全身功力,猛烈进攻。

  他的刀法越战越见威猛凌厉,好几次差点儿就把对方铁柞磕出手去。

  忽然听到武官主冷冷的声音飘送入耳,她道:“赵岳枫你还逞什么勇,你不妨

转眼瞧瞧那武当山的老道……”

  赵岳枫心头一震,明知对方有意分他心神,但仍然忍不住偷空转眼去瞧瞧那个

唯一仍然生存并且与他一齐抗拒强敌的白石道长。

  这一望之下,心头又是一震,原来白石道长这刻己被黑煞手赖珞打得团团直转,

手中长剑已经坠地。一看而知白石道长乃是仗着数十年精纯的内家修为,勉强作垂

死的挣扎。

  对面的文开华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口中叱喝一声,铁杵急急反攻。他不但

面目俊俏,动作娇软有如女子,连叱喝之声,也似是女子口音。

  赵岳枫一面招架,一面仍然分心去瞧看白石道长的形势。这一来就轮到他步步

后退,屈居下风。

  白石道长实在已筋疲力竭,右手手骨被砸碎的伤势,原本就大大影响他的功力

招数,此时更觉得奇疼攻心,难以忍熬。

  但他明知自己一旦倒下,这一干魔头便得以云集包围赵岳枫一个人,那时节赵

岳枫插翅也难以逃生。为了这一点,便竭尽全身深厚功力,拼死支撑下去。他一生

都是修习武当正宗内家心法,是以韧力极强,宛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是垂危

苦战,但每一出手,仍然极为厉害辛辣。

  黑煞手赖珞出道以来,身经大小数百战,却从未见过一个韧力如此强厚之人,

更没有人能够面对死亡而尚能支撑这么久的人。这位黑道之雄,此时也不禁深为震

骇,不敢过于紧迫。

  赵岳枫分心观看白石道长的战况,以致失去主动之势,当他看出白石道长已经

是垂死挣扎之际,不禁心神又一阵剧烈波动。

  天煞手文开华眼中射出怜悯之光,可是手中铁杵似乎更加凌厉猛恶。

  武宫主大声道:“赖香主尚须多久,方能取那老道性命?”

  黑煞手赖珞高声道:“敝座恭候宫主吩咐!”

  武宫主道:“十招如何?”

  天煞文开华眼见武宫主望住那边说话,赵岳枫则不住移眼偷觑。突然深深吸一

口真气,运聚起全身功力,左掌右椅,一齐攻去。

  赵岳枫陡感压力大增,连忙收摄心神,挥刀抵御。却见敌人铁杵使出一招寒江

独钓,倚风压顶砸到,功力之深厚沉重,远超于所有曾经施展过的招数。最奇的还

是他的左手,此时化为豹爪,五指似开不开,隔空遥抓。

  赵岳枫失惊地举刀力架铁杵,突然感到右肩似是被五只钢爪抓住,不但阻滞了

他银鳞刀封架之势,同时似是要把他摔倒生擒似的。

  他本能地向一侧挣去,一时没有想到那一侧正是深不见底的峭壁深渊。

  文开华铁杵之势依然力砸而下,正好击在对方刀上,同时之间,左手改抓施之

势为外推。

  他招数变化,极为微妙奇奥,迅快如电。赵岳枫来不及变招抵拒,已感到对方

格上力重如山,如迅雷般直压下来,同时身形又被对方顺着自己外挣之势推了重重

的一下,登时站不住脚,凌空向矮石墙外飞出。

  恰在此时,白石道长亦力竭不支,自行跌倒在地上。

  武宫主一回头,刚刚见到赵岳枫飞出墙外,直向下面迅急降坠。短促的一瞥当

中,仍然看到赵岳枫满面忿怒仇恨的面容。

  她愣了一下,心中涌起说不出的后悔,跃上矮墙,向下望去,只见云雾沉沉,

赵岳枫杳无踪影。

  文开华低哼了一声,道:“敝座被他劈中一掌,方始迫得他跌落峭壁,如果宫

主不见怪的话,敝座这就要运功自疗伤势。”

  武宫主举目一望,只见这个貌如女子的黑道高手,面色变得甚是枯黄,显然内

伤不轻,当下微微颔首,接着又俯首向下面遥望,明眸中流露出一片怅惘之情。

  三门四派的人除了一个赵岳枫葬身在峭壁下之外,全部死在当场,一个也没有

逃掉。

  玉轴书生房仲指挥几个劲装大汉,清理战场。黑煞手赖珞也走来走去验看那些

尸体,接着向房仲道:“这一干人已是当今几个大门派的精英,这一战全部折损,

各派元气已大伤,本座臆测最少也得有二十年工夫,方可弥补过来……”

  玉轴书生房仲点头道:“赖兄所言甚是,但本座却担心二十年前那批老家伙侦

悉此事之后,纷纷出关,只怕我们不易应付!”

  黑煞手赖珞阴阴笑道:“房兄未免多虑,以兄弟看来,这次三门四派选出这一

干好手,其中大有道理。第一点是显示出三门四派近二十年来人才凋零,只有这几

人撑住场面。第二是二十年前三门四派所推选的老一辈高手自从纷纷闭关之后,迄

今没有消息,可知当时他们虽然仗恃人多势众,迫使山主自闭二十年死关,其实…

…”

  玉轴书生房仲大感兴趣,插口道:“赖兄见解超世绝俗,兄弟恭聆高论!”

  赖珞微微一笑,道:“房兄过奖之言,愧不敢当,大概是兄弟的想法,与房兄

不谋而合,所以得邀房兄宠听……”

  玉轴书生房仲索闻这黑煞手赖珞武功机智卓异群流,如今看来,果然盛名不虚,

当下道:“兄弟虽然妄作揣测,终有疑惑!”

  赖珞道:“兄弟大胆说一说拙见,供房兄参考。关于那三门四派老一辈的高手,

这二十年来都闭关绝迹,起先兄弟也大惑不解,认为除非他们其实都不活在世上,

否则怎会成就诺大威名之后,突然都隐去踪迹?但自从投身铁柱宫之后,才恍然而

悟,一定是他们昔年虽是迫得山主自闭死关,其实个个身已负伤,返去之后,都无

力东山复起!”

  房仲击掌道:“不错不错,兄弟自从得睹宫主绝艺神功,才深信山主昔年被尊

推力百家千门之冠,天下无敌,实是名不虚传。那老一辈的三门四派高手全都负伤,

并非奇事……”

  那边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