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三十章

作者:司马翎

  这玉轴书生房仲乃是铁柱四奇之一,不但武功高强,智谋更是高人一等。此时

心中略一盘算,决定须得亲自出手及早收拾下那岭南派的三人,免得夜长梦多,突

生他变。

  心意一决,当即伸手环抱文开华,运集功力,打算抱住她跃上岸去。

  但他忽然间中止了前跃的动作,文开华大感惊讶,道:“房堂主不打算出手?”

  房仲透一口大气,掌指力道突增,抱紧文开华的纤腰凌空跃过江水,落在岸边。

  文开华微微一笑,柔声道:“哦!我明白了!”

  房仲道:“你哪里会明白?”文开华缓缓道:“房堂主虽是当今武林中有数高

手之一,平生做事极有决断,但目下仍然触动数年同事之情,以此适间不觉迟疑了

一下……”

  房仲默然不语,收回环把住她纤腰的手,动作甚是急遽。文开华又道:“前次

我们同在铁柱宫效力之时,我得到房兄时加照拂,心中甚是感念。我反正不想活了,

你可带我返宫成就大功……”

  玉轴书生房仲目光落在她的面上,默默思索她面上表情变化的含义。

  文开华讶道:“房兄为何不发一语?”

  房仲微笑一下,笑容之中隐隐流露出心情的落寞,接着缓缓道:“我放开手让

你离开可好。”

  文开华这时已完全了解他的心意,轻轻叹口气,道:“若是早几年我便拜领盛

情,但现在不行啦!”

  房仲面色一变,道:“听说他已经死了,你还忘不了他么?”

  文开华轻轻点头,房仲拉她走到坑边,低声说道:“我从来不把天下女子放在

心上,可是刚才你纤腰入手,突然间……唉……”

  文开华低头望住坑内的赵岳枫,没有回答。房仲又道:“你既是念念不忘赵岳

枫,孤孤单单地活在世上也没有意思。我或是带你回官,或是亲手取你姓命。停一

会儿再说,现下你且到坑中躺躺,我猜不久还有敌人赶来……”

  他随手点住她三处大穴,便把她放在坑内。此时文开华虽能走动,可是一身武

功已被禁制住,不能施展。

  房仲掣出玉轴,站在坑边向她深深注视一眼,转身突然奔去。

  文开华突然流下两行清泪,心想这房仲文武全才,潇洒飘逸,虽是中年以外的

人,可是丰姿不让少年。若不是此心已属赵岳枫,恐怕很难拒绝他的情意。

  她倒在赵岳枫宽厚的背上,见他仍然不动,想起那刁泼庸俗的梁珍姐,心中突

然涌起恨意,狠狠地张口咬住他背上一块肌肉。

  赵岳枫疼得暗暗一皱眉头,不过比起他心中的痛苦便算不了什么!

  文开华见他直到现在还不理会自己,心中又酸又痛,不再咬他,轻轻道:“好

吧,我嫁给房仲就是……”

  赵岳枫内心一阵震动,暗想我原已没有面目再见到你,更没有资格与你谈论婚

嫁,你还是嫁给他的好!可是想是这么想,心中的痛苦难过却依然充塞满胸臆。

  文开华爬出土坑,转眼望去,只见玉轴书生房仲儒衫飘飘,玉轴纵横飞舞,率

领铁柱宫三名高手迫急猛攻。他一加入战圈,姜三姐等三人便立呈不支,局势大变。

  房仲攻敌之际,抽空回头瞧看,见到文开华正在遥遥观战,顿时精神大振,玉

轴威力陡增。

  三招不到,姜三姐首先被他一轴扫去,震开六七尺远,联防阵势登时冰消瓦解。

  房仲长笑一声,跟踪上前,拦住姜三姐去路,不让她过来与岑老四、洗老五二

人会合。

  恶蚊马腾等三人环攻岑洗二人,大见容易,数招才过,岑洗二人身上都负伤见

血。

  战况正在危急之时,数丈外的树丛后面突然走出一人,卸是个身量矮短的女子,

头戴竹笠,面上遮了一块黑纱。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的钓竿。

  玉轴书生房仲心中微凛,忖道:“以我的耳力竟查听不出她来时声息,此女功

力可想而知,须得快速收拾下姜三姐……”

  此念在脑中一闪而过,手中玉轴威力突施,他乃是武阳公手下得力之人,近两

年来得到武阳公的指点, 功夫更见精进。 此时全力进击,威势难当。姜三姐一招

“左右逢派”,双刀疾劈出去,忽然发觉敌人玉轴已从双刀缝隙中迅炔点入,直取

胸口要穴。

  她大吃一惊,这才晓得铁往宫威镇天下,实是名不虚传。像自己及岑洗三人已

是雄霸岭南一方的高手,所向无敌,可是比起房仲来,只怕走不上二十招。

  心念转动之际,人也同时疾退。房仲哈哈一笑,玉轴化直戳为横扫,叮叮两声

肉处,姜三姐手中的柳叶双刀已经脱手飞出老远。

  房仲正要出手携下姜三姐,忽听脑后哧的一声,一宗体积细小的暗器破空飞到,

势道却甚是强劲。

  他暗暗一惊,心想出道以来会过无数高手,见识过无穷暗器,却没有一宗体积

这等细小而势道如此强劲的。

  当即横跃数尺,回头观看。他武功极是了得,跃开之际,顺便骄指虚虚点去,

姜三姐哎一声,坐在地上,原来已被他以指力隔空点中穴道。

  房仲回头之时,那破空之声跟着转弯袭到,快逾闪电。房仲大惊之下,急急大

弯腰斜栽柳,上半身向前顿优迅旋半个圈子,接着纵出寻丈。

  那点暗器带着强劲破空之声从他头上掠过,但随即掉转头,跟踪追袭。

  这等能够顺意转弯进退的暗器简直不可思议,房仲连瞧看也来不及,迅即跃开

七八尺,突然变化为鹰冲残雪的身法,折向左方。

  破空之声仍然如影随形田到,房仲实在想不出这是什么物事,竟有如许奇怪威

力,饶他智勇双全,一生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这时也有点慌张,竟不知向哪一方

闪避的好。

  正在慌乱之际,耳中但听文开华尖声喝道:“左方走!”

  房仲无法多想,迅急向左方跃去,又听文开华喝道:“前跃!”他一跃面前,

文开华喝道:“右避!”房仲又向右跃。

  但那暗器破空之声仍然追袭不休,来势笼罩住他后脑要穴,中上必死无疑。

  房仲依照文开华指示左闪右避,忽然间已绕到岑统筹人战圈后面,破空之声哧

地收转,接着又响起来,但这次却是向文开华那边飞去。

  只听文开华哎一声,房仲知她穴道被制,武功已失,实是无法闪避这宗奇异暗

器,势必遇难身亡。因此她这一声哎!只叫得他三魂七魄散了大半,只觉头皮发炸,

满腔酸苦怒恨,直涌上来。

  他迅即转眼一瞧,只见那头戴竹笠面蒙黑纱的女子手持钓竿,竿端一条极细鱼

丝,系着一枚小小鱼钩,此时尚在空中飞划,发出哧哧的破空之声。

  文开华已跌落上坑之内,瞧不见她如何死法。房仲面色铁青,举步奔去,突然

间停住脚步,凝视住那个女子,眼中射出凶毒之光芒,同时之间涌出两滴泪珠,沿

着面颊缓缓流下。

  这玉轴书生房仲,身为铁柱宫四奇之一,名重武林,这刻居然当众掉下两点英

雄泪,实是教人大出意料之外。

  那戴笠蒙面女子怔了一怔,尖声喝道:“她是你的情人?”

  房仲定一定心神,举步向这个形状举止都甚是古怪的女子迫去。只见他举步之

际,一身长衫无风自动,飘飘扔拂,一望而知已蓄满了内力,真气透出体外,鼓荡

起衣衫。

  那戴笠蒙面女子想是瞧出他功力深厚,又是在这等急于复仇的心情之下,出手

定然厉害万分,不知不觉退了几步。

  大凡高手相搏,气势二字最为重要。而这养气功夫,除了名师熏陶之外,还须

自身经历过种种场面,千锤百炼之后,才能不骄不馁。这话说起来容易,但事实上

却极是奥奇微妙。

  眼下那蒙面女子已露怯敌之意,房仲是何等人物,顿时更增加威焰,气势越盛!

  又迫近了两步,那蒙面女子喝道:“你的情人没有一点事故,不信就去瞧瞧!”

  房仲冷冷道:“这等诡计休想骗我!”他眼中的凶毒光芒,毫无减退。

  那戴笠蒙面女子又喝道:“要打就打,我也不怕你,但我还想问你一句话!”

  房仲哼一声,道:“你说!”蒙面女子道:“你们与那贱人俞慧,有何渊派?”

房仲长眉一挑,道:“你说的是南荒门五指龙女俞慧?她怎么啦?”

  蒙面女道:“若不是你那情人多事出头,姓俞的贱人早就死于半个月以前了…

…”

  房仲淡淡道:“俞慧现在已经死啦!”话声虽是平淡,但杀机更盛。原来房仲

联想到文开华既是帮助俞慧,必有渊派,俞慧已经被害,也就加添了一段仇恨!

  蒙面女子怔一下,道:“这话可是真的?”房仲道:“她的尸体就在那座竹屋

之内!”她全身一阵颤抖,突然仰天大笑,连手中钓竿也掉落地上。

  房仲双眉一皱,厉声喝道:“快拾起兵器,本座要出手啦!”

  她的笑声更是狂放,对于房仲的说话,宛如不闻,这时房仲只要上前一伸手,

就可要了她的性命,但房仲是何等身份之人,哪肯出手暗算?

  高亢狂笑之声远远传出去,在这荒旷江边,令人不禁生出恐怖之感。

  姜三姐叫道:“二姐……二姐……”一疏神间,险些被马腾等三人迫散联防阵

势。原来姜三姐当房仲被这蒙面女子突袭之时,迅即拾回柳叶双刀,奔过去帮助岑,

洗二人,登时布成坚壁高垒之势。

  洗老五沉声道:“咱们二姐心智已呈狂乱,三姐喊叫也没有用处!”

  恶蛟马腾攻势微弛,问道:“她是你们的二姐?姓什么?”岑老四道:“姓于!”

马腾老练无比,趁机查探他们底细内情,接口问道:“她何故以黑纱蒙面?”洗老

五道:“我们也想知道!”

  岑老四不知洗老五虽是闪避对方问题,才如此作答。应声道:“二姐想是不要

被大哥见到?”

  马腾哦了一声,道:“你们的大哥姓什么?他在哪里?想必也在这儿附近了?”

  岑老四傲然道:“我大哥姓温,不错,他就在附近,只要他赶得来,哼!哼!”

  刚说到这里,那于二姐一手扯落面上黑纱,笑声中大叫道:“俞慧死啦……俞

慧死啦……”叫声极是尖厉,边叫边向西南方旷野之地奔去。

  玉轴书生房仲一阵迟疑,竟不知追还是不追的好。他明知这于二姐已经心神错

乱,但不杀她又大不甘心,房仲平生处事极有决断,从无像目下这等犹豫不决的情

形。

  眨眼间于二姐已奔出老远,身形隐没不见,但狂笑尖叫之声仍然随风传来,众

人还可清晰听见她叫喊:“俞慧死啦!”这句话。

  这时土坑中的文开华仰卧在赵岳枫身边,美眸中尽是晶莹泪水,凝望着晴碧天

空,她表面上虽是极为平静,可是内心中风翻飚卷,波涛万丈。

  赵岳枫因为她跌落土坑之后动也不动,心中大是疑虑,当下轻轻掉转头瞧看,

目光到处,刚好见到她盈满泪水的双眸。

  她也侧转头来瞧他,赵岳枫心中无限愧疚,竟说不出一句话。文开华轻轻道:

“她是你的妻子?”声音极是幽怨。

  赵岳枫呐呐道:“那是因为……”他正要解释,文开华已经插口道:“不必说

了,你既不否认,那就是承认啦!”她面上神色一变,目光甚是冰冷,坐起身,举

手拭掉泪水。 赵岳枫无从辩说, 心中一阵剧痛,伸手相在她的背上,低声说道:

“忘了我吧!就当从来没有见过我!”

  他这一掌已经解开了她的穴道,接着便转过面庞,埋在坑底泥土之中。

  文开华跳出土坑,只见房仲已经奔出十多丈,背影甚是潇洒,她忽然觉得很对

不起这个名震一时的黑道高手,轻轻叹口气,叫道:“房仲……房仲……”

  玉轴书生房仲迅即奔了回来,喜容满面,道:“你果真没事,那就饶她一命!”

  文开华摇摇头,道:“没有这样便宜的事。”房仲道:“好,兄弟这就去擒她

回来!”文开华道:“等一等,你先解开我的穴道。”

  房仲微微一怔,心想若是解了她的穴道,她飘然一走,这一生一世不知能不能

再见到她。可是他又不敢拒绝,面上神情甚是尴尬。

  文开华望住他,柳眉轻轻颦蹙,极是美丽动人,她在这件事之上要决定一件大

事。那就是房体如若出手解穴,她就跟着他去,如若不然,她便不再理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