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三十一章

作者:司马翎

  激战中的双方见她走近,都不觉弛缓下来,瞧她要做什么?

  文开华恨很地瞪住赵岳枫,芳心中千回万转。她深知赵岳枫武功中的弱点,只

须联合其余数人与他拼斗内力,以他目下情况,势难赢得六人之力。于是在挤斗之

中,便可趁他体内一缕阴寒之气突然发作之时,取他性命。

  因此,她只须一出手,赵岳枫性命便难保存。而到了擒上内力之时,纵想打消

杀他之念也办不到,除非是她自愿死在他内力之下。

  赵岳枫见到她面上阴晴不定的面色,大是讶异,问道:“你干什么?”文开华

冷冷道:“我在想要不要杀死你?”赵岳枫苦笑一下,答道:“我的性命残如虫蚊,

一切荣辱祸福,都不放在心上,不过,我劝你不用动手……”

  温、于等人都觉得这话答得奇怪,姜三姐道:“文姑娘,别听这臭小子的话,

哼!这种长得好看的男人,最靠不住!”

  文开华知道她极是偏袒女性,憎恶男人,当下颔首道:“谢谢你,我不会上当

的!”于二姐接口道:“他若是对不起你,何不出手合力杀死他出气?”文开华道:

“我正有此意,不过,他的话也不无道理,我们杀死他,倒不如放他苟活世上……”

  于二姐讶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文开华道:“我晓得他活着比死了痛苦得

多,所以不想杀死他!”

  温老大陡然跃开丈许,赵岳枫得此空隙,便即冲出圈外。众人都十分奇怪温老

大何故停手,因此目光都集中在他面上。温老大仰天长叹一声,说道:“原来罗兄

也有生不如死之感,我们可说是同病相怜……”

  于、姜二人面上,都泛起愤愤之色,岑、洗二人却同情地摇摇头。这一来变成

三个女的同一阵线,四个男的又是一路。

  文开华冷笑道:“他心中虽是另有恋慕之人,也是不能如愿结合。可是他的生

不如死,却不是为了此事!”

  温老大讶道:“真的?世上除了这事之外,还有什么值得以生命换取的?”

  赵岳枫大不以为然,朗声道:“温兄此言差矣,试想古往今来,多少圣贤豪杰,

舍弃生命,成仁取义,这岂是区区一个情字可比?”

  温老大摇头道:“我们气味不投,看招!”跃上去出手猛袭,同时之间发出暗

号,于、姜等四人齐齐攻上,又形成合围之势。

  文开华思潮起伏,情绪变化极是剧烈,过了一会儿,终觉无法出手杀死赵岳枫;

轻叹一声,想道:“我既是无法割舍此情,又不能嫁他为妻,活着也没有趣味,不

如了结此生……”

  她目光扫过地上的包袱,突生奇想,忖道:“我抱着这个包袱自沉江底,他若

是打捞此物,便须把我尸身一并捞起,那么以后就永远都忘不了我……”想到这里,

面上泛起凄苦的笑容,却更加动人。

  她过去拾起包袱,向江边走去,赵岳枫惊道:“文姑娘,你上哪儿去?”他仗

着武当、少林两种神功,迫得对方五人无法近身,所以能够从容说话。

  文开华脚步一滞,反问道:“我若不走,便又怎样?”

  赵岳枫明知她话中深意,可是他自问已经没有资格说出任何承诺之言,只好说

道:“我能怎样呢?”

  文开华自怜地笑一下,说道:“好吧,我告诉你,我要到一处你永远找不到我

的地方!”

  赵岳枫却会错了意,心想原来她要远走天涯,设法忘记我,好嫁给房仲。于是

默然不语,也忘了问她何故取走云旗。

  文开华走到江边,跃上竹屋。温老大趁赵岳枫心神不定之际,连发暗号,占取

攻势。砰的一声,赵岳枫背上挨了一记钢挫,幸而他秘锁玄关己通,先后天真力融

会为一,背上虽是一阵剧疼,但体内真气如珠走玉盘,迅即复原。

  他奋起精神发招反攻,立时又平反局势。不过那五人联防之术,确是神妙无比,

任他如何进击,都能化解。而且激战了这许久,没有一个人的招数内力,以至情绪

与开始之时不同。

  这正是他们联防之术的惊人之处。任凭对方劝力何等高强,只要攻不破他们的

联防之术,迟早会感到内力不继,那时节自然得落败。

  赵岳枫大声道:“诸位联防之术果是天下无双的绝艺,但在下若是取出兵器,

不知诸位可抵御得住?”

  这话说得甚是真诚,毫无借机罢手或者另生诡计之意。温老大傲然道:“你的

为人是另一件事,但一身武功却教我甚是佩服!好,你取出兵器!”

  他发出暗号,五人立即散开,赵岳枫道:“在下的兵器就在包袱之中……”说

罢,赶紧向江边奔去。

  才到江边,只见那竹屋一阵摇晃,几乎倒蹋。赵岳枫吃一掠,叫道:“文姑娘

……文姑娘……”

  屋内传出文开华一阵狂笑之声,接着又尖叫道:“你可想喝点江水?要的话就

到屋里来……”

  不但是赵岳枫,连温老大他们也都呆了。赵岳枫喝道:“你怎么啦?掉落江中

可不是好玩的!”

  温老大喝道:“别把俞慧的遗体也弄落水中,否则我绝不饶你!”

  文开华纵声狂笑道:“那时你还找得到我么?”温老大不觉一怔,答不上话。

  赵岳枫凛然道:“文姑娘,在下果真是生不如死,因此,在下不辞陪你葬身江

流之中。但只求你暂缓须臾,待我找到足以与武阳公为敌之人才死,可使得么?”

  文开华道:“狗屁,你找你的,干我什么事!”

  赵岳枫道:“请姑娘赐还孙老前辈的云旗!”文开华没有做声,过了半晌,倏

然出现在屋门,满面泪痕,一扬手把包袱扔到岸上。赵岳枫大声道谢过,深深注视

她一眼,之后便转身走开,一言不发。

  他这等举动,显然表示决心陪她葬身于江流,所以不必再说挽回或其他的话。

  文开华见他如此坚决,心中陡然觉得甚是轻松,忖道:“我且瞧完他们这一场

争斗再死便了!”

  赵岳枫取出云旗接驳好,迎风一展,猎猎有声。旗面上泛射出无数金光银点,

耀目生辉极是富丽壮观。

  温老大见他展旗手法别有出奇之处,立即用粤语吩咐其余四人,说了好多句话。

  赵岳枫朗声道:“在下这番出手,特用尽平生所学,诸侠若有丝毫大意,只怕

有伤亡之虞!”

  于二姐尖声骂道:“少说废话,我们死伤了与你何干?”温老大也道:“动手

拼斗之际,伤亡也不算是意外,罗兄尽管动手!”

  赵岳枫仰天长啸一声,但觉一身恩怨虽是无穷无尽,却因死志已决,任何恩怨

也不必再牵挂心中。顿时但坦荡荡,甚是畅快。

  这般心情尽在啸声中抒发出来,四周树叶都被啸声震撼得簌簌乱抖。他单是这

一股威势,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于、姜、岑、洗四人都不由得退了一步,只有温

老大巍然屹立,只面色更见沉重如而已。

  赵岳枫抡旗横扫出去,风声劲烈震耳,岑。洗两人枪先招架,但云旗未到,那

股劲风力道已经沉重山般袭上身,把他们冲得连退两步。

  只见寒光连网,那姜三姐的柳时双刀已经破云旗风力,叮叮两声过处。这两刀

都斫在旗杆上。

  她双刀虽被云旗弹起老高,但云旗去势也微见迟滞。

  温老大、于二姐齐齐发出吼啸之声,并肩抢将上去四掌同时推出。他们两人一

共二十只钢指都点中旗杆,发出一阵连珠脆响。

  赵岳枫至此感到云旗已无法使完这一横扫千军的招式,双臂一抖,旗尖划空而

起。与此同时之间,旗杆另一端末尾从他掌中滑出,疾挑岑、洗二人。

  温、于二人不救同伴,双双急扑出手攻敌。姜三姐双刀分开来使,左刀疾削敌

手,右手斜破旗杆。

  岑、洗二人各以兵器砸劈旗杆,所取方位甚是奇特。赵岳枫泛起顾此失彼之感,

当即以旗杆未端一点地面,飞身跃起。

  双方暂时分开,但瞬息之是又再白刃相接,原来赵岳枫落下之时,云旗旋、扫、

挑、刺,加上那面三角旗卷拂之势,这一招竟然同时攻击对方五人。

  温老大口中连发暗号,五个人在旗影所罩的方圆两丈之内盘旋奔跑。彼此方位

一掉换。居然使得赵岳枫云旗攻势减去大半。

  赵岳枫这一招乃是云旗十八展之内的“飞雪千里”,极是奥妙神奇,眼看攻势

大半落空,斗然间旗面一展,便即卷住洗老五的三角钢挫。

  他眼看向外一扬,便要把洗老五兵器卷飞。谁知人影连闪,温老大、于二姐一

齐抢近,温老大双手抓住钢挫,于二姐则十只钢指一落,牢牢抓住旗面边缘。

  此外姜三姐及岑老四的兵器同时向他身上斫去,他们五人的动作一气呵成,倒

像是洗老五故意诱敌卷挫,以便己方之人下手一般。

  赵岳枫健腕一振,同时错步移开数尺。这一振之力只把于二姐弹开七八尺,温

老大和洗老五两人仍然抓牢钢挫,不曾松手,脚下只移动了两步。

  赵岳枫自知刚才云旗这一振的威力只用出七成,若不是功力减弱,使得出十成

功力的话,定可把钢挫硬夺过来,甚至可以震伤敌人。

  此时无亲只好化作“雷风相薄”的招数,先松掉钢铁,接着左旋右舞,激起阵

阵风雷之声。

  这一招把温、于等五人迫退寻丈,险险扫翻了岑老四。温老大口中不停的发出

暗号,五个人此起彼落,忽进忽退,总是恰好到处地全力抵御住云旗攻势。

  赵岳枫的云旗十八展眨眼间已用了八招之多,最厉害也不过迫得他们齐齐后退,

他自知这是功力所限,有好几招之中的辛辣变化根本使不出来。

  文开华远远见他八面威风,一派凌厉攻势,芳心之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她一

直设想不出,有什么手法可以抵挡得住他这一路云旗招数?不禁想到那武阳公不知

是否有破解手法?如若没有,赵岳枫岂不是就可取胜?

  赵岳枫发出第九招“旋人雷渊”,把五人迫开老远,突然收旗跃开寻丈,喝道:

“诸位停手!”

  温老大举起左手,众人果然都凝目止步。温老大道:“怎么啦?敢是招数已穷?”

他也是无法测得透这面云旗的招数手法,因此猜想他这等神奇手法哪有许多招,想

是已经使完。

  赵岳枫摇头道:“在下才使了一半,但觉得有点不对!”温老大暗中吃一惊,

道:“既是只使了一半,为何停手?”赵岳枫道:“在下有不妥之感,是以罢手想

一想!”

  温老大傲然道:“罗兄这一路大旗打法,虽是天下无双的神奇功夫,但想击败

我们师兄弟,却也不行!”

  赵岳枫道:“这话说得不错,实则在下吃亏在功力不足,但即使在下功力十足

的话,至多使诸位吃点小亏,无补大局!不过……”

  于二姐喝道:“要打就打,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温老大沉声道:“不要急,让他说!”

  赵岳枫道:“不过,在下总觉得你们这个联防之术有个漏洞,若是碰上武阳公,

早就看准这漏洞而加以击破了!可惜在下一时想不出……”

  文开华远远叫道:“你若是功力十足,也许能搅乱他们的阵势。”

  赵岳枫摇头道:“不是,若是如此,我早就猜出来啦!唉,武阳公过人之处,

只怕就在这一点……”

  温老大皱眉道:“听你的口气,好像已经跟武阳公动过手,但你的名字却无人

晓得!这件兵器也未听人提过。”

  洗老五道:“当日与武阳公动手而未死的,只有少林和武当派各一人,东海门

高手赵岳枫则已经丧生!他的样子年纪似是传说中的赵岳枫,但赵岳枫一则已死,

二则不是使用大旗……”

  赵岳枫微微一笑,道:“云旗飞扬,铁柱销溶,瞧来天下人间只有这面云旗可

以克制得住他!”

  这话不啻是说这岭南五高手联防之术也不能抵挡武阳公。岑老四恼道:“你这

人好生没道理,明明破不了我们联防之术,偏偏硬说有漏洞,真是可笑之极!”

  温老大道:“你们少说话,他的话绝不是胡乱讲的。我们若是得知漏洞所在,

加以改良,那时便天下无敌了……”这话是用粤语说的,故此赵岳枫没有听懂。温

老大接着说道:“罗兄不妨再行出手,也许就能求出答案!”

  赵岳枫颔首道:“这话甚是!”当即运功蓄势,横渡待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