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柱云旗》

第三十三章

作者:司马翎

  赖珞阴冷笑道:“房兄何必气坏了身子,不错,兄弟今日两次得罪,举动可鄙。

但一个人若是死了,纵是名存千古,流芳百世又中何用?”

  温老大不觉怔,洗老五却自语出声道:“是啊,一口气不在的话,留芳遗臭都

是身后之事,与我毫不相干,唉!有时我觉得此理无可辩驳,但有时候又极是钦慕

烈士豪杰,觉得虽死无馅……到底孰是孰非,还待细细推究……”

  人人都留心倾听他的自语,只因这些话都是他们想过念头,而不得答案的疑难。

  独独赵岳枫奋然仰天大笑道:“洗兄这话差矣,大丈夫立身处世,须得择善固

执,岂能斤斤计较有无得失?既是明白羽毛、泰山的分际,自当勇往直前,生死何

足紊挂心头……”

  黑煞手赖珞冷冷笑道:“这话讲得容易,谁不会说,但要做到可就难啦!除非

活在世上事享都不遂心如意,把死字看得谈了,才肯去做为名舍生之事。”

  洗走五道:“你们的话都有道理,而且我都曾想过,就是因此难以决定。”

  玉轴书生房仲陡然间面色大变,仰天长叹一声,说道:“而今才知昔年误入歧

途,总因妄自尊大,不喜受世慾礼法拘束,以致加入黑道,唉!一失足成千古恨,

再回头已百年身……”

  洗老五急急问道:“房老师忽发此言,必有所感,可许赐教以?”

  黑煞手赖珞凛然一惊,想道:“房仲忽发此言,必有足以说服众人的大道理,

莫要被他煽动之下,以致赵岳枫连文开华的性命也不顾惜,出手来攻,那时节我死

无葬身之地了……”

  此念一生,迅即大喝道:“闲话少说,本座只问赵岳枫你一句话,那就是你要

文姑娘生抑是要她死?”

  这话虽然没有提及他本人的去留,却也就等如这么说了。

  赵岳枫迟疑一下,道:“我自然想她活在世上!”

  赖珞纵声一笑,又道:“房堂主你怎么说?可别节外生枝,爽爽脆脆的一句话

就行了。”

  房仲摇摇头,道:“这还用得着问么?赖兄若肯饶她一命,兄弟愿把头颅双手

奉上!”

  赖珞冷冷道:“兄弟与房兄无怨无仇,要你的头颅作什么用?既是如此,兄弟

就请文姑娘相陪一程……”

  岑老四喝道:“不行,这厮太靠不住,若是到时还不放开文姑娘,便怎生是好?”

  洗五淡淡道:“依四哥你说,该当怎么办?”他料岑老四会说出什么话,所以

使他讲出。

  岑老四道:“这位姑娘也是变来变去的人,她的性命何足重视,别让她耽误了

大事为是。”

  于二姐尖声道:“老四说得好,对!赵大侠立刻出手,取胜赖的人头,姓房的

若敢干预,我们足以应付有余。”

  姜三姐想想那文开华果是变化无常之人,当下也消去怜惜之感,随声附和。

  只有温老大顾念她守护过玉指龙女之事,感恩于心,是以没有做声。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赵岳枫面上,等他一言而决。

  赵岳枫心中泛涌起万丈狂澜,一时之间难以处决,失魂落魄地呆立不动。

  文开华穴道被制,做声不得,但她反而暗暗感激黑煞手赖珞此举,因为她到底

可以测验出自己在赵岳枫心中的份量如何。即使因此送了性命,也是甘愿。

  玉轴书生房仲瞧出目下形势,已不是他力量所能挽回,当下朗声道:“文姑娘,

你若是遭遇不测,在下先为你报却此仇,然后再找赵岳枫的晦气。总之在下自当以

此微躯报答你知遇眷顾之恩就是!”

  黑煞手赖珞道:“这就得瞧赵岳枫怎生决定了,最好是互释于戈,一切过节以

后慢慢地算。”

  赵岳枫突然下了决心,朗声道:“赖兄若是放了文姑娘,在下便任你安然离开

此地!”

  文开华听了这话,不由得掉下两滴泪珠。

  房仲走到赵岳枫面前,作揖道:“赵兄的英雄胸襟,实在不是常人可及!”

  岑老四大声道:“这算什么英雄胸襟?直是割不断舍不下的凡夫俗子!”

  房仲微微一笑,道:“常言道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凡是英雄豪杰,必是多

情之士,所谓‘妻子岂庆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是也!岑兄不可妄评。”

  温老大喝彩道:“好个英雄无奈是多情!”他此生为了情之一字,耽误了数十

载光阴,这话自是听得入耳。

  黑煞手赖珞道:“房兄多谢他又有何由,他此番作为,更令文姑娘倾倒,你此

生已经绝望,倒不如随兄弟回宫为是。”

  房仲点头道:“兄弟何尝不晓得与文姑娘从此永绝琴瑟之望,但在下宁可见她

快快活活地活着,决不愿见她凄惨而死。这等情怀,赖兄万难体会。”

  温老大道:“赵大侠既已答应,赖珞你怎的还不放手?”

  赖珞阴笑一声,道:“兄弟情知赵岳枫为人言出必践,决不会毁诺出手,但兄

弟仍然放手不得。”

  洗老五已明其意,鼻中冷嗤一声,道:“你一万个放心好了,我们决不会横加

干涉!”

  赖珞道:“俗语有道是小心能驶万年航,兄弟还是谨慎一些为上。”

  他接着向房仲道:“房兄走吧!待到远离他们,兄弟自会放开文姑娘,房兄在

一旁瞧了便更可放心。”

  赵岳枫眼见文开华动弹不得,此时只好任凭他怎么办。当下目送着这三人消失

在密林之内。

  步声渐远,终于听不见了,赵岳枫哺喃自语道:“我自家也不晓得做错了没有?”

  岑老四哼一声,姜三姐接口道:“当然错了,这赖珞若不除去,担保你明后日

就碰上了武阳公!”

  温老大道:“对不对只有老天爷才晓得,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世事确实难说得

很,这且不去管它,咱们先谈一谈以后的问题……”

  他停顿一下,又道:“赵兄说过功力未曾恢复昔年水准,但其时你仍然赢不了

武阳公,可知目下相逢的话,更难抵敌。”

  赵岳枫道:“温兄说得不错!”温老大又道:“只不知赵兄内伤如何才能医治

得好?”

  赵岳枫道:“须得觅到千年灵芝、成形何首乌之类的罕世灵葯,加以配制炼丹

丸,才能治愈贱体内伤。”

  温老大摇头道:“这等灵葯只是听故老相传谈论过,人间哪里就能得睹。”

  于二姐道:“这么说来,赵大侠的内伤岂不是永远无法痊愈?”

  赵岳枫道:“也许此生再也不能恢复昔年功力了!”

  温老大眉头一皱,道:“既是如此,咱们用不着去求取灵葯访寻明医。索性就

找一处地方暂作隐居,老五,你出个主意!”

  洗老五道:“大哥这个主意就最好不过,咱们岭南派联防之术向来是人数越多

越好,若是找得到一处堪以藏身匿迹之地,把这联防之术传与赵大侠,那时只要赵

大侠与咱们兄弟在一起,武阳公又何足惧?”

  众人一听都笑着点头,温老大道:“好主意!只不知赵大侠可愿与咱们盘桓?”

  赵岳枫心中甚是感激,道:“承蒙诸位如此爱护,设想周全,还不惜以贵派独

步天下的绝艺赐教,只此一端,在下便难以报答了。”

  他也晓得如果这联防之术有自己参加,武阳公决计破不了,这正是为人为己之

事,所以不再推辞。

  他自然放心不下文开华被赖珞押为人质之事,心中焦虑之情现诸形色。洗老五

瞧了出来,暗中对岑老四说了几句话,岑老四便独自去了。

  众人一面商议,一面等候文开华回来。过了许久,岑老四奔回来,道:“我追

上去查听他们的步声,查出他们三人一直走出十里以外,便停下来……”他说到此

处,沉吟一下,目光扫过洗老五面上,只见洗老五挤眼示意,不觉深深吸一口气,

才又道:“他们三人随即分作两起,扬长去了。”

  温老大道:“这就不妨啦,但奇怪的是文姑娘为何不回来?他们三人分作两拨,

不知文姑娘是单独走了?抑是与房仲一块儿走?”

  于二姐冷笑一声,道:“这还用说,当然是她跟房仲一齐走的!”

  赵岳枫听了这话,心中但感一阵痛苦,只听姜三姐也道:“二姐猜的准没错,

文姑娘对赵大侠固然有情意,但对房仲很不错,若是赵大侠和房仲站在一起,她不

用说也要跟随赵大侠!”

  洗老五道:“那么这一次她为何不回来,赵大侠不是在这里么?”

  岑老四一直低着头,脚尖轻轻踢地,显然内心甚是不安。但这时谁也没有注意

他的举动。

  姜三姐道:“我说的是假使赵大侠,可是只剩下房仲一个人在她跟前,情势就

大不相同了!”

  温老大道:“好像讲得颇有道理,可惜使人有玄妙之感。”

  姜三姐道:“大哥有所不知,我瞧文姑娘对赵大侠至今仍是情深一往,不辞同

生共死。而且她晓得赵大侠还有一个义妹,仍然愿意委身求全,这等爱情只怕古今

像她才貌双全的女孩子很难找到。不过……”

  赵岳枫此时双眼瞪得大大的,情不自禁地问道:“不过什么?”

  姜三姐道:“不过她却容忍不得你娶那梁珍姐为妻之事……”

  温老大道:“这话更玄了,梁珍姐根本不能与她相比,明明摆着文姑娘一个人

可以独占赵大侠,为何反倒容忍不得?”

  姜三姐道:“文姑娘才貌双全,何等自负,正因为赵大侠肯要梁珍姐那等低贱

之人,所以她才不能容忍!”

  于二姐连连点头,道:“不错,文姑娘应当如此,哼!以她这等人才,岂能与

凡庸矗俗的梁珍姐共事一夫?便她肯了我也要劝她……”

  洗老五听了心中暗觉好笑,但表面上自然不敢露出神色。当下大声道:“既然

如此,文姑娘和房仲在一起想是力能自保,咱们已不须为她担心,赵大侠咱们往哪

儿去好呢?”

  赵岳枫茫然道:“随便,我现在没有一点主意。”

  洗老五道:“你原本打算到哪儿去?”

  姜三姐道:“我记得最初见到赵大侠时,他十分颓丧恢心,好像没有目的地。”

  洗老五道:“不然,他甘冒被揭破未死之秘踏入江湖,定必有了图谋。”

  赵岳枫道:“洗兄这一说倒把我提醒了,我是打算到常德探宝去的。”

  他约略把发现宝库之事说出,并且取出那截百宝孔雀的头和两张地图。岭南派

五人逐一传阅过,温老大道:“武林三宝之名我从未听过,不知是何等物事?”

  岑老四这刻才恢复常态,叫道:“咱们去瞧瞧就晓得啦……”一面用孔雀尖椽

划在石上,石块应手就现出一条槽痕,宛如划在豆腐上一般。他童心大起,附近的

石头都被他划遍。

  洗老五道:“这倒是值得走一遭之事,既然得到武林三宝之人可以无敌天下。

赵大侠那时便可以再赴铁柱宫与武阳公再战一场!”

  众人都说有理,决意陪他前赴湖北寻宝,赵岳枫极力装出冷静的样子。其实心

情紊乱无比,脑中想不出一点道理,只好任得他们摆布。

  且说文开华被黑煞手赖珞抓着前奔,房仲跟在后面,大概走了十里路左右。黑

煞手赖珞突然停步,皱眉道:“房兄目下是决计不能返宫的了。”

  房仲道:“老山主武功盖世,才智无双,兄弟若不返宫去,只怕激怒了老山主,

亲自出马追查,那时决难逃得活命。”

  赖珞道:“那也不然,天下之大,人海茫茫,随便哪处都可潜踪隐迹。”

  房仲讶道:“赖兄似是有意劝兄弟不回宫去?”

  赖珞摇首道:“你想错了,但事实上你岂能返宫?别说兄弟不敢替你隐讳今日

之事,单说文姑娘这一方面你就无法两全,难道房兄愿意把文姑娘带返宫去任由老

山主处置不成?”

  房仲叹气道:“还望赖兄有意教我!”

  赖珞道:“兄弟倒是有两个主意,可供房兄参考,却恐房兄不信兄弟的话。”

  房仲心想听一听他的话也无妨碍,便道:“赖兄即管指教,兄弟洗耳恭听,但

还望先放了文姑娘。”

  赖珞道:“放了她并无不可,但在未曾讲妥以前,兄弟须得委屈文姑娘一下,

暂时禁止住她的武功!”说着松手放开文开华,但己点住她的穴道。使她不能提聚

真气施展武功,不过行动却可以自由。

  文开华走开一旁,突然尖声叫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柱云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